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703
書  名:我家首輔不好惹(卷三)
作  者:墨湯湯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1-28
價  格:$250
特  價:$188
一番暗中調查,阮慕陽知道了「情敵」身懷驚天秘密,
同時,她也發現,原來自家夫君野望不小……
武帝身衰,立下一份只有張安夷知曉的遺詔,
太子和永安王雙方人馬蠢蠢欲動!
阮慕陽一點一點試探,卻淪陷於張安夷的溫柔,
他為她拒絕御賜的姬妾、為她剷除障礙,對她有求必應,
他的縱容和寵溺令她毫無招架之力,但郎心如海深,她始終猜不透……
武帝駕崩前夕,阮慕陽被招入宮,成為人質,
在這驚心動魄之夜,皇城喪鐘終於敲響,
各路人馬匯集,遺詔上的內容牽動著所有人的命運,
最後登上皇位的是誰?
這一世,她能否報仇成功?
 
第七十九章 挑明


十月,阮中令生辰,張安夷與阮慕陽一同回了阮府。
阮中令早已今非昔比,不僅自己是工部尚書,幾個親家也都是了得。
嫡長女阮慕雲嫁的是內閣宋學士的嫡子,二女兒阮慕陽則是張閣老的夫人,嫡長子阮明華娶的是右都御史劉之洞的嫡長女。
此次阮中令生辰,阮家極為熱鬧,就連永安王謝昭也來了。
雖然現在是敏感時期,謝昭不宜在武帝眼皮子低下公然結交大臣,但阮中令是他的舅舅,他前來祝賀,別人也挑不出錯。
但實際上,因為阮中令態度曖昧不明,始終沒有站在永安王這邊,阮妃暗中提了好幾次也沒有用,現在雙方的關係不是那麼好。
男客與女眷是分開坐的,阮慕陽只是遠遠看了謝昭一眼,如今他意氣風發,隱隱有了帝王之相。
就在阮慕陽出神的時候,忽然被人拉了拉袖子,她低頭一看,發現是自己的小外甥宋聞淵,她心頭一軟,揉了揉他的腦袋說:「叫小姨。」
兩歲多的宋聞淵奶聲奶氣地叫了一聲。
阮慕陽被他叫得高興,從身上解下了一塊玉珮給他。
一旁的阮慕雲皺著眉道:「妳又給他東西。」去年的年底,她又生了個兒子,現在還抱在手裡。
阮慕陽出手大氣,每回見到兩個外甥就送這送那的,她笑道:「聞淵討喜嘛!」
「看得出來四妹妹是真的喜歡孩子。」一旁的劉雲歡道。
阮慕陽垂了垂眼睛,隨後笑道:「嫂嫂,妳可別吃醋,等妳肚子裡的侄子或者侄女生出來,我送得一定更多。」
劉雲歡也有了五個月的身孕。
趙氏歎了口氣,有幾分憂愁地道:「慕陽,妳的肚子怎麼一直沒動靜?」
受不了母親加上姐姐、嫂子這樣的目光,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阮慕陽找了個藉口離了席。
她不知道,不遠處謝昭一直關注著她的動向。
她一離席,他就有了機會。

阮慕陽剛帶著點翠和琺瑯走到了後院,便聽到了一聲「四妹妹」。
她皺了皺眉,不冷不熱地說:「參見王爺。」
謝昭看著阮慕陽精緻的臉,眼中露出了冷意:「四妹妹好手段,前不久,我才知道兩年前擺我一道的不是洛階,而是妳。」他指的是蔡氏母子的事,那件事讓武帝很生氣,害得他元氣大傷,花了許多精力和功夫來挽回。
阮慕陽面色不變,心中有些意外,謝昭為什麼會知道?蔡氏供出了她?
「點翠、琺瑯,妳們兩個去幫我守著。」知道謝昭是來興師問罪的,阮慕陽心中卻不害怕,又問謝昭:「蔡氏告訴你的?」
謝昭冷笑了一聲:「蔡氏已經被我殺了。」說話的時候,他的一雙眼睛始終停留在阮慕陽的臉上,兩三年的時間過去,她比起原先成熟了許多,渾身那股子風韻動人極了,尤其是沉澱下來的端莊,這幾年,她的影子始終縈繞在他心裡,甚至有幾次在夜裡夢到自己將她壓在身下。
可現在,他看著阮慕陽的端莊和沉靜,除了依舊有那種想要侵犯她的衝動外,更多的是憤怒。
見阮慕陽聽到蔡氏死了,只是垂下眼睛,並不害怕也不驚訝,他瞇起眸子:「看來從前是我小瞧了四妹妹。」在蔡氏口中聽到了阮慕陽的名字,說兩年多前來京城是受了她的幫助,連勸蔡氏害他的也是她,他心裡是說不出的震驚,他沒想到她竟藏得這麼深,這麼狠,像是恨不得他死一樣。
謝昭從來沒見過這麼狠、心機這麼重的婦人,就連他母妃阮妃或許都不及。
「聽不懂王爺在說什麼。」阮慕陽心中實際上是有些感慨的,蔡氏到底還是沒有逃過一死的結局,想來是她性子所致,猶豫不決,擔驚受怕,被瞧出了端倪。
想到兩年多前不是被洛階,而是被一個女人暗中害得那麼慘,謝昭恨極了,他恨不得現在就掐住阮慕陽那纖細的脖子,弄死她。
察覺到了謝昭的殺意,阮慕陽平靜地與他對視著,現在的她不是當初那個侍郎府的四小姐了,而是三品誥命、內閣大臣張安夷的夫人。
阮慕陽沉靜的樣子在謝昭眼中就是有恃無恐,認定他不會把她怎麼樣。
謝昭低頭靠近她,見她仍是不躲,甚至連眼睛都不曾眨一下,他氣得雙手緊握成拳,但他現在確實不敢殺她,也不敢像以前一樣欺凌她。
在這個關頭,謝昭不敢出錯,他輸不起。
「沒想到妳竟然是洛階的人。謝昭語氣裡帶著咬牙切齒:「所以,張安夷表面上跟洛階、徐厚都不錯,沒有站隊,實際上是站在太子那邊的?」
謝昭心裡始終認為,阮慕陽一個後宅婦人做不出這樣的事,背後一定是張安夷在指使她,告訴她該如何做,只有這樣想,他心裡會好受一點。
張安夷一直是兩邊拉攏的對象,可卻始終保持著中立,換作是其他官員,早就被洛階或徐厚剷除了。
但偏偏他是張安夷,如今皇上極為信任他,他有這個能力讓兩邊的人都不敢動手,只能拉攏他。
阮慕陽後退了一些,與謝昭保持了一些距離:「這是我自己的事,與他無關,而且我也不是洛階的人。」
她的話,打破了謝昭最後那一點身為男子的驕傲,一個曾被他威脅,被他玩弄於股掌中,紅著眼睛想要去死的女人,竟然有能力在背後暗算他!
說到這裡,阮慕陽頓了頓,再次直視謝昭,目光中帶著再也不壓抑的冷然:「我只是不想讓你好過而已。」
聽到阮慕陽這樣說,謝昭不怒反笑,她這樣恨他的樣子,再次激起他的征服欲和藏在骨子裡的好勝心,目光惡意從她身上掃過:「記仇?恐怕不能如四妹妹願了,若是我日後好過了,四妹妹可要小心了。到時候可不要哭著求我放過妳。」
任阮慕陽心機再深,始終只是個婦人而已,謝昭骨子裡對她還是輕視的。
阮慕陽也露出一個嫻靜的笑容:「多謝表哥提醒。」實際上,她心中的勝負欲也被激起,心中有著前所未有的激盪,頂多一年的時間,一切都會有結果了,日後到底如何?走著瞧好了。
2018-01-17
七和香 著  
2016-12-28
一枚銅錢 著  
2013-04-03
袖唐 著  
2017-08-02
墨輕愁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