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8605
書  名:宅門賢妻桃花多(卷五)
作  者:洛染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8-11-28
價  格:$250
特  價:$188
木婉晴正期待自第二輪選秀刷下,好歡天喜地的回家,
卻在選妃之日前夜被騙入廢棄宮殿,再次與太子一同受困,
這似曾相識的套路……到底是誰如此執著的拱她「爬牆」?
就在她與太子絞盡腦汁,要把「逃脫密室」打通關,幕後黑手竟放了把火,
這是不想玩了,就要滅口的節奏嗎?
千鈞一髮之際,火光中一隻鳳凰沖天而起,兩人性命險險保住,
木婉晴卻被認為是鳳凰命格,從此安寧不再……

木萬霖經過千辛萬苦,終於返回國都,卻帶回徐梓卿身亡的噩耗,
木婉晴陷入巨大的悲痛,同時又因「身懷鳳命」的謠言,捲入宮闈爭鬥,
哀莫大於心死,她選擇拜天師容若為師,寧願孑然一生……

 
第一百四十一章 好人才


木婉晴想要推薦給太子的人自然是秋屏。
來瓊有背景,不用操心,自有太后會替她安排,只是秋屏卻有些前途未卜。
秋屏求得簡單,只要能待在宮裡就很滿足了,可是這如何待?卻有很多種不同的待法。
此次除了皇子們的妃嬪之外,還會選取一批女子入後宮。
像是秋屏這種有容貌,但是卻沒有身家背景的,多半就是在入宮之選中了。
只是這樣一來,前途自然比不上跟在皇子身邊。
畢竟藩王也好,太子也好,都是年輕人,總還有個盼頭,可若是現在入後宮,面對一個比自己爹年紀都還大的皇帝,以及一群如狼似虎的宮妃,有什麼前途?
況且按照律法,一旦皇帝駕崩,先帝的後宮妃嬪們若有兒女,便可恩准出宮,進親王府或者公主府與兒女一起居住,除此之外,都是要送去太廟裡帶髮修行的。
秋屏如今不過十四歲,就算皇帝能再活十年,她也才二十四歲,難道就要去太廟做那活死人?
木婉晴想到這些,著實於心不忍,若是讓秋屏跟了太子,那便好多了。
雖然太子殺伐決斷,不是省油的燈,但是他對於一直跟著自己的人卻頗為寬厚。
前世趙柔芳的死,那是因為他們本來就是敵人,其他後宅的女人們,在他登基後,哪怕是不得喜愛的,都憑著苦勞得了晉封。
至於那些跟他親厚的,他更是寵得無法無天。
徐梓卿的官聲不算好,但是仍然位居親王,瑤華聲名狼藉,他卻仍然視若無睹的封她為長公主。
除此之外,最惹人注目的是,他後宮的女人一直不算多。
太子府中不過五六位,後來當了皇帝,也沒有超過十個,比起他的父親、祖父,那堪比和尚了。
世人都讚他不沉迷女色,當然說他其實好男色也有的,但是木婉晴覺得多半是這個男人的精力都放在了國事上,所以才對女人渾不在意了。
太子聽了這話,卻是哭笑不得:「連妳都想給我塞女人了?」
「什麼叫連我都?」木婉晴愣了一下,好奇的看著他。
太子倏然意識到失言,紅著臉轉過頭。
「還有人給你介紹女人?」木婉晴忽然覺得他苦逼了,似乎他這兩輩子,身邊注定要睡滿了不喜歡的人。
「妳一個小女孩子家的,能不能不要這樣說話?」太子只覺得,跟她討論自己要收幾個女人著實尷尬,偏偏她還沒有半分不好意思,真是讓他不知如何自處了。
「反正你有多少個女人,是天下人都好奇的事情,不當面談也會背後談。」木婉晴撇了撇嘴,忽然高聲對前面喊了一聲:「秋屏!」
「妳做什麼啊!?」太子被木婉晴這忽如其來的舉動給嚇到了,慌得伸手就要捂她的嘴,卻被躲開了。
秋屏在前面聞聲轉了過來,有些疑惑的看了看木婉晴,又好奇的看了看太子,不解的問道:「晴兒,有什麼事?」
「沒,沒什麼。」木婉晴笑著對秋屏擺了擺手:「我只是想問妳,背著來瓊累不累?」
「哦,沒事兒,不累,我在家也常搬東西。」秋屏愣了一下,搖了搖頭,卻仍然帶著三分審視的看著太子,像是懷疑他要對木婉晴不軌一樣。
太子被盯得臉色有些難看,悻悻的收回了手,在別人面前總要保留點形象的。
「那就繼續走吧!」木婉晴揮了揮手。
秋屏一頭霧水的轉過了腦袋,繼續前行。
木婉晴則是捅了捅太子:「怎麼樣,長得漂亮吧?」
「比妳好看!」太子氣鼓鼓的說道。
「那是。」木婉晴點了點頭,卻是一點都沒生氣:「我也這麼覺得。」
「妳……」她這麼說,太子就沒轍了,只能扭過頭去生氣。
木婉晴見狀又在他腰眼上戳了一下:「就是她,你答不答應?」
「答應什麼?」太子一時還沒有回過神來。
「納了她啊!」木婉晴低聲嘀咕著,然後努力的推銷:「秋屏真的不錯,長得漂亮,為人又講義氣,精通詩書,又擅長女紅廚藝,還會點功夫,真心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不要!」太子賭氣的說道,故意氣木婉晴。
「你的女人那麼多,多她一個不多,你就當做好事了不成?」木婉晴有些鬱悶,理直氣壯的說道:「反正比起別人來,她沒有任何背景,在你身邊會一心一意的對你,總好過那些心懷叵測的人跟在你身邊啊,你躺在那些人身邊,也不怕覺都睡得不安穩……」
「我一個人睡慣了,旁邊不需要有人,所以她們對我有什麼樣的心思,一點都不重要。」這種攻守之勢調轉的局面讓太子很得意,他故意刁難的看著木婉晴。
「你……」木婉晴咬了咬嘴唇,有些生氣,卻也知道他說的是實話。
皇帝其實是沒有枕邊人這個概念的,女人對他來說只是工具,別說每次辦事時有尚寢局的人在旁邊記錄,就是他辦完事,他或許想溫存片刻,也會被人提醒不要沉迷,於是最終寢榻上只能孤零零的一個。
木婉晴說不動太子,只能鬱悶的閉住了嘴不說話了。
這裡不行,大不了趕明兒去惠妃娘娘那裡求求她好了。

兩人沉默的走了一段路,太子終於按捺不住,主動張口問道:「怎麼,生氣了?」
「不敢。」木婉晴硬邦邦的說道,盯著腳下不抬頭。
「說不敢,那就是真生氣了。」太子笑嘻嘻的說道,然後伸手拍了拍她的背:「妳求人也有些誠意麼,這會兒不是應該對我死纏爛打、百般殷勤?」
「你想多了。」木婉晴看了他一眼,然後轉過頭去:「強扭的瓜不甜,你不要就算了,哼,你早晚一天會知道,錯過秋屏是你的損失。」
「噗,聽著妳這麼篤定的樣子,妳就那麼喜歡她?」
「秋屏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是因為覺得你好,才把她推薦給你的。」木婉晴有些賭氣的說道,不過這的確是她心裡頭最初的想法:「我本來還以為天底下除了你之外,沒有人能配得上秋屏呢,哼,沒想到你也是有眼無珠的。」
「妳真的覺得我好?」太子笑了笑,看著木婉晴的目光變得柔和起來:「別人都當我這是條快要沉了的破船,就妳這麼堅定的往我這船上送人?」
「你才不是破船呢,你是真龍天子,不過暫時龍困淺灘而已,那些人有眼無珠。」這種話說過一次之後,再說便格外流利,木婉晴幾乎是脫口而出。
「好吧!」她的這些言語很是逗樂,所以太子當下笑了,爽快的答應:「就衝著妳對我這麼有信心的分上,我也不能駁妳的面子。妳放心吧,這個人我會去給宸妃娘娘說一聲,叫她撥人時撥過來就得了。」
要一個地位低的女人的確不是難事,宸妃主管這些,想必也很樂意給他個面子,
「真的?」木婉晴聽著這話喜出望外,當下就對著他一拜:「那我多謝你了。」
「不客氣,不過下次不要再做這種事了。」太子有些無奈的說:「我不喜歡後宅裡有太多女人。」
「你放心,我還沒那麼多好姐妹嫁給你呢!」木婉晴撇了撇嘴,然後自己也笑了:「我也是希望你有人陪。」
「居上位者,本來就是孤家寡人,得到的越,多失去的就越多,這些我早就看開了。」太子倒是挺豁達的,看了木婉晴一眼:「想要讓我覺得幸福,你們就長長久久吧!」
有的時候自己不幸,看看別人的幸福,倒也是種安慰。
2017-01-18
花日緋 著  
2016-02-03
蘇靜初 著  
2013-11-20
趙岷 著  
2016-02-24
七和香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