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20503
書  名:寵冠群芳(卷三)
作  者:流光寂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9-04-03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得知孫懷蔚的身世,姜承鈺想到前世的自己,頓覺同病相憐,
姜承鈺對大房這個庶出表哥關心照顧,他卻始終拒人於千里之外。
中秋夜,姜承鈺去看望孫懷蔚,忽感暈眩,一頭栽進了水中,
幸虧救治及時,姜承鈺撿回一條命,不料竟查出中了慢性砒霜之毒!
大舅母高氏下毒暗害姜承鈺,東窗事發,最終被奪去掌家權。
經此遭,孫懷蔚終於向姜承鈺坦露自己裝痴傻以躲過嫡母迫害的無奈,
同情之餘,姜承鈺主動幫助一心求學的孫懷蔚,並幫他保守秘密,
孫懷蔚蒙冤、遭欺凌,姜承鈺暗中為他出氣,兩人建立起深厚情誼。

另一邊,陸玉武隨祖父和二叔出征漠北,仍對姜承鈺心心念念,
他只能隨身戴著小丫頭親手給自己做的瑪瑙腰佩,睹物思人,
年關將至,陸玉武囑託在金陵的母親給姜承鈺捎帶了新年禮物,
大孫氏早就相中姜承鈺這「準兒媳」,樂得給兒子「牽線」,
哪曉得,遠不止世安王府這對母子倆「惦記」著姜承鈺,
元宵佳節,姜承鈺偕孫懷蔚一行出遊,她竟被拐子當街擄走……

 
第七十三章 砒霜


平彤守在廊下,百無聊賴地望著天上那輪冷月發呆。
她和那位二少爺見了面總是要吵,雖然二少爺不會說話,多半時間都是她在埋怨。
今晚姑娘又去找他了,姑娘知道兩人見了面總不得安靜,讓她先回來,她在屋外,別人也不會猜到姑娘去了別處。
可她就是看不慣自家姑娘對他這麼好,他還一副不領情的樣子,就是看不慣姑娘低聲下氣地去哄著別人,熱臉貼了冷屁股,就是看不慣……
「啊!」小腿處猛然一疼,平彤呼痛,蹲下來揉搓,發現腳邊有塊鵝卵石,猜想是哪個調皮的小丫頭捉弄她,氣得四下張望,啐道:「小蹄子再不出來,被姐姐我逮住了,仔細妳的皮。」
四周卻並沒有人,她心裡正奇怪,突然瞥見走廊盡頭的朱漆柱子下倚著個人。
那身月白色的襦裙,不正是姑娘今日穿的嗎?
平彤忍著痛跑過去,發現果然是自家姑娘,連叫幾聲沒反應,摸著她的裙子溼漉漉的,又慌又急,忙哭著喊人。

庭院中言笑晏晏。
孫立言正在得意洋洋地說他往年在外遊山玩水的見聞,平彤連喊了好幾聲,陸玉武才透過歡笑聲聽到有人在呼救。
「是承鈺身邊的丫頭。」
陸玉武聽清她在說「姑娘出事了」,急得一下子站起來,把桌子撞得劇烈一晃。
孫步玥邊上的茶盅被撞翻,茶水潑出來,淋溼了她大半裙子。
「武表哥!」孫步玥懊惱地叫他。
陸玉武卻已經跑遠了,老太太也起身去看,後面一眾人都跟著離了桌,剩孫步玥一個孤伶伶地對著個紅木大圓桌生悶氣。

「表少爺、老太太,你們快救救姑娘呀!」平彤淚如雨下,剛才她探了探姜承鈺的鼻子,發現呼吸非常微弱。
老太太看了這情景,大呼一聲:「我的兒啊!」
繡芙在邊上扶著老太太,才沒有暈倒過去。
陸玉武心急如麻,頭腦卻還保持著冷靜,他衝過去把姜承鈺打橫抱了起來,眾人尾隨著進了廂房。
高氏猜著是砒霜起了效用,但乍一看姜承鈺這副將死之相,還是嚇了好一跳,心虛害怕人發現,又忙強作淡定,命丫頭去請大夫。
大夫遲遲沒到,平彤在旁已經哭成了淚人。
老太太一口牙咬得緊緊的,老淚縱橫,她要撐著看大夫把她的心肝醫好!
眾人無比擔心,圍在床前關切地注視著床上的小丫頭。
陸玉武轉身走到了凝輝院的月洞門,心裡暗罵:這老頭怎麼走得恁的慢!待會他來了,自己一定提著他的脖子把他一下甩到承鈺床前,一刻功夫也不能耽擱!
他在門外踱來踱去,雙拳緊握,望一眼院內,又望一眼院外。
若干年後他回憶起這年的中秋夜,才發現當時內心的煎熬勝過他第一次帶兵出戰的千萬倍。
大夫終於姍姍來遲,客套話也說不出來了。
陸玉武真提著大夫的領子疾步把他拖進屋子。
大夫驚魂甫定,好容易平靜下來給姜承鈺診脈,這一下去又是一通驚魂。
這樣的脈象他不是第一次診到,十幾年前,他曾為皇帝的寵妃號到過這樣的脈。
當時那位寵妃得皇帝專寵,皇帝甚至幾次起了要廢掉髮妻,立她為后的想法。
那會兒他在太醫院當差,皇后找到他,要他每日為那位寵妃請平安脈,但無論發現什麼,都只許說一切正常。
後來那位寵妃便莫名死掉了,旁人都在嘆她沒福氣,只有他知道,她是死於慢性砒霜中毒,而這件事,無疑是皇后指使人做的。
他原以為退了休,不用再見這些爾虞我詐,沒想到如今又讓他撞見了,當事人還只是個幼小的女娃,好狠的心啊!
但畢竟這裡不再是皇宮,沒有皇后壓制,他決定說出實情。
「姑娘是中了砒霜之毒,不過幸好發現得不晚,請老夫人趕緊讓廚房準備燒焦的饅頭和鹽水送來,如果有新鮮牛乳更好,我馬上施針為姑娘放出毒血。」
丫頭、僕婦手忙腳亂地拿來了大夫要的東西,大夫把焦饅頭研了末,和水後灌姜承鈺服下。
不一會兒姜承鈺有了反應,開始劇烈地嘔吐,直吐得天翻地覆,胃裡的東西嘔盡了,又開始吐黃水,吐完又一頭栽倒過去,人事不省,看得老太太在旁「心肝」、「我的兒」地嚎啕。
大夫又為姜承鈺施針,扎了幾個穴位,慢慢的,姜承鈺的手指尖浸出些紅中帶黑的血滴,血緩緩滲出,直到轉為鮮紅色,老大夫才收針,鬆了口氣。
「姑娘已無大礙,只是姑娘之前落了水,恐受寒生病,我再開些疏散的藥。這段時日不可吃油膩葷腥的東西,飲食一定清淡,以養腸胃為主。」
老太太聽得點頭如搗蒜,命丫頭一一記下。
又留大夫為剩下的兒孫診了脈,直到大夫確認其他人都無礙後,老人家一顆懸懸欲墜的心才有了點著落。

大夫走後,老太太望著床上奄奄一息的小丫頭怔了好一會兒,被繡芙扶到屋外,門輕輕掩上,廊下烏泱泱站了一大家子人。
「娘,府裡怎麼會有人下砒霜?而且只針對承鈺一人?」這是家宅不寧,或是有人想害孫家,先拿姜承鈺下手示威?大孫氏為娘家擔憂起來。
孫立行把盧氏緊緊抱在懷裡,夫妻倆對視一眼,都在為剛才的事後怕。
郭氏一手護著一個女兒,心裡也不禁打起了鼓,想著回去就再請大夫來為兩個女兒把把脈。
孫立言默不作聲,心裡卻盤算著家中不安全了,該上哪個外室那兒躲一陣子?
高氏怕露出什麼破綻,也沉默不語。
眾人都等著老太太發話。
老太太卻轉過身對著屋門淚眼漣漣,半晌,才開口道:「把伺候過承鈺的丫頭全拉去審問,要是不說,就吃板子!」
「母親,這是用私刑啊?」郭氏為人一向寬和,不主張體罰下人。
「人都這樣了,還管他是不是私刑!?等咱們全家都給歹人害了,再讓大理寺的人來用刑嗎!?」老太太心亂如麻,罕見地斥了兒媳一句。
郭氏知道婆母是因為著急,當下閉口不言。
高氏見郭氏挨了罵,卻很開心。
「母親,我這就讓人把承鈺身邊的人先抓起來問話。」高氏說完,便雷厲風行地指揮起來。
她並不擔心,因為這件事根本是她身邊的人做的,查姜承鈺身邊的人,任憑把人祖宗十八代都查清了,也不會發現事情真相。

平彤還在焦灼地期待姜承鈺睜眼醒來,卻被衝進來的婆子抓得牢牢,說要審問她。
繡桃尚在家中,準備吹燈歇息時,門外彭彭亂響,竟是國公府的小廝們,二話不說地把她扯回了國公府。
今晚團圓之夜,衛國公府燈火通明,亮如白晝,上上下下幾百人卻不得安寧,各人揣著各自的擔憂,徹夜未眠。
陸玉武不肯跟大孫氏回去,大孫氏知道他心疼這個表妹,只好同意他留在國公府。
眾人回了各自的院子,孫步玥看她的武表哥在這兒,卻捨不得走,但如果陪他守在凝輝院,就是變相地守著姜承鈺。
她不願意守著姜承鈺,她在心裡祈禱這個外來的表妹不要挺過今晚。
老太太到底年紀大了,情緒起伏波動又加上痛哭一場,一雙老眼渾濁起來,佈滿血絲,最後被陸玉武勸回房歇息。
老太太臨走時,留了幾個信得過的丫頭照看。

上半夜時,姜承鈺小手一直冰涼,陸玉武把她的手握在自己手心裡,攢得緊緊的。
他一直盯著姜承鈺的臉不挪眼,期待著她或者翻個身,蹬個被子,可她除了淺淺的呼吸,只給陸玉武留下一片死寂。
天濛濛亮時,陸玉武從床邊醒來,第一反應便是去看姜承鈺,小丫頭沒有動靜,連姿勢也和昨晚一般無二。
「承鈺,妳醒醒呀!天亮了,承鈺。」陸玉武捧起那張蒼白的小臉蛋,這是他當初奮力在江流裡搶回來的小丫頭,他不許她就這麼沒了。
「承鈺,玉武哥哥帶妳去盪鞦韆好不好?」他的聲音已近哀求:「妳再不醒來,我就把戲台子搭在妳屋子裡,讓那些伶官咿咿呀呀地唱戲鬧妳。」
記事以來,他第一次嘗到淚水糊了眼睛的酸楚,以往二叔的板子落在身上,他也絕不會吭一聲,可是這回他被一種深深的恐懼徹頭徹尾地擊敗。
他真怕失去懷裡的小丫頭!
2015-07-08
則慕 著  
2019-02-27
狐狸糊塗 著  
2012-12-26
吱吱 著  
2018-09-05
陳雲深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