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S041
書  名:極品秘書先生
作  者:千小風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1-05-05
價  格:$190
特  價:$35
購買數量:
 S041 極品祕書先生  

果然,天下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
這個在外面光鮮亮麗、嫵媚動人的上班女郎
在家卻是極盡邋遢之能事的素顏奼女
髮亂、衣亂、環境亂……重點是──連內衣也不穿就過份了
這……擺明是誘惑,他韓冬豈會那麼容易就中招!?
咳……不過,偶爾「放縱」一下似乎有益身心~~

專解疑難雜症、排解各種醜聞紛爭的公關高手曉樂
明明是個吸□度百分百的甜蜜系美女
偏偏不拿情事當一回事,男朋友的位置始終從缺
原因是──男人這玩意兒她看多了,懶得花時間去交際
只是,「孽緣」一來,穿幾件防彈衣也擋不住滴!!
這個空降的代理房東幹嘛管起她的「家務事」……
好吧,吃人嘴軟,看在平時他常照顧她的飲食起居份上
在他「病入膏肓」時,她就義務當起小護士給他好好「照顧」一番
但,這是病人該有的反應嗎?他竟抱著她來個人體大探索
正當她意亂情迷忍不住想跟他合演「愛情動作片」之際
這個精蟲上腦的秘書先生,口裡喊的卻不是她的名……

~週末之前~


在星期五下班之前還沒有接到一通邀約的電話,對現代年輕男女來說,與其說是寂寞,倒不如說是一種……恥辱。

女孩子們出社會工作也有兩、三年了,正是花樣年華,有薪水可以好好打扮自己,也有工作經驗增加自己的歷練,不論內在、外在都可以說是處在人生的最巔峰,想追求的男人一大把,要挑都不知道該挑哪一個。

這些女孩們星期五中午才過後,就有一堆手機、電話接不完,甚至連老闆都忍不住走過來關切,是不是把手邊的工作先做完,再偷偷談情說愛?

但是,上面這些現象,都不會發生在一個人身上。

那個女人一樣長得漂亮討喜,臉上總是畫著合宜的妝容,衣著也很得體,簡直就是照著日系服裝雜誌上班女郎一週上班最佳穿法依樣畫葫蘆。而且她待人客氣有禮,臉上更總是掛著甜美的笑容,工作能力也是一流沒話說,以至於連老闆都忍不住好奇地又走過來關切。

「曉樂,妳這個星期五晚上又沒有約會了?」

「哎呀!老闆你真討厭!難道你想約我嗎?」

她巧笑倩兮,對老闆眨眨長長的睫毛,裝出無辜模樣。

老闆摸摸自己的禿頭,又看看自己頂了快十年的大肚子。

「曉樂,妳應該還沒有淪落到要和我這種糟老頭子出去約會吧?」雖然想是很想啦,但想到家裡的黃臉婆,他還想活久一點哩!

「既然老闆不想約我,那我有沒有約會,就是我的事情了,請你不要過問囉!」

年輕的職員露出讓人無法抗拒的甜蜜笑容。

老闆跟著訕訕笑了笑,然後離開。

老闆前腳才離開辦公室,一堆女同事就像同時放鞭炮似地炸開一堆問題──

「曉樂!妳『又』沒有人約了?妳都幾歲了,我從妳進公司以來就沒看過有人約妳啊!」

「曉樂!妳要不要振作一下?星期五!星期五耶!忍了一個星期的無聊工作,好不容易可以出去狂歡,妳卻沒人約?來來來,我這裡有一堆男人的電話號碼,妳閉著眼睛挑一個,我幫妳約!」

「曉樂!明天我們要聯誼,妳也來吧!這次聽說是竹科的帥哥工程師喔!」

「曉樂……」

「哎呀!」被圍在中間的女主角終於忍不住發作了,「我有沒有人約,妳們幹嘛那麼關心啊!我只是想一個人好好在家休息不行嗎?」

女同事們紛紛對看了一眼,然後又一起看向曉樂,大喊──

「不行!當然不行!」

很有同仇敵愾的氣勢。

曉樂翻翻白眼,一直掛在臉上的甜美笑容也變得僵硬起來。

「妳明天就和我們一起去聯誼!」


~第一章~


啊,難得的週末假日。

現在正是春暖季節,不太熱,也不太冷,外頭陽光燦爛,從二樓陽台望出去,可以看見一樓院子裡種植的櫻花樹。

這棵櫻花樹聽說已經四十歲了,每到春天就會先開出一樹桃紅艷艷的花朵,讓許多行人駐足流連不已。這麼美的櫻花、這麼好的日子,當然該來杯啤酒囉!

雖然一大早起來就喝啤酒好像不怎麼健康……

平常在辦公室打扮得漂漂亮亮、整整齊齊的曉樂,在自己家裡卻是邋遢到簡直判若兩人──出門前必定花上一個小時整理的頭髮,昨天晚上洗完後隨便擦擦就去睡了,現在亂得和鳥窩一樣,她也懶得管,隨便用鯊魚夾夾住,讓頭髮不要擋住視線就可以了。

那些精美時髦的上班服裝也扔在床邊,等到明天一起去送洗就好,她根本不想動手去洗、去燙、去摺衣服──那多麻煩啊!

在家裡就是要完全放鬆,所以她只穿著寬鬆的長褲和上衣,連內衣都不穿了,長褲底下的內褲也是從高中時期就穿到現在的小熊棉內褲,上頭的小熊都快洗成看不見的北極熊,內褲邊緣也脫線了,但她還是愛穿。

她赤著腳從亂七八糟的客廳走到同樣亂七八糟的廚房,打開冰箱,拿起一罐海尼根啤酒,然後再走回陽台,雙腿大開像個老頭子一樣「呼」的一聲就坐下來。

「啪」的一聲打開啤酒,暢飲一口。

「啊──這才是人生嘛!」

真的很像老頭子。

放假就是要放鬆,幹嘛還要穿上那些漂亮衣服,再塗滿一臉的化妝品跑出去和人交際?

她在公關公司工作,每天都要和人交際、打電話、傳真、發電子郵件,這些還不夠嗎?

她「交際」的人已經夠多,現在只想一個人躲在家裡好好休息,哪裡都不想去。

男朋友?有時候的確是會想要,但單身久了,也慢慢習慣了沒有男人的日子,況且,有了男朋友不就要時時保持形象,不能像這樣隨便和放鬆了?

個性一向懶散的她兩相比較之下,當然馬上就放棄了想要男朋友的渴望。

再喝一口啤酒,然後整個人往後倒在地板上。

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做,她的腦袋好像空了一樣。

這樣的日子,其實也不錯。


門鈴突然響了起來。

曉樂很不情願地從地板上爬起來,不是說了她不想參加聯誼嗎?

門「呼」的一聲打開,既然外頭是認識的人,就不用裝作一副溫柔賢淑的小女人樣。

「珊珊!我不是說了我不想參加聯誼嗎?不要再來找我了!我──」

不對吧!珊珊什麼時候長得比她高?

她的眼光正對著一個胸膛……一個男人的胸膛……不得已把眼光往上仰,就看見一個身高至少一百八十五公分以上、臉上戴著金邊鏡框眼鏡的撲克臉男人站在自家門口,一臉冷漠地看著她。

「請問……」

「請問妳就是住在二樓的房客?」

兩個人幾乎同時開口。

「我是。」曉樂皺皺眉,她沒見過這個男人。

那個男人也微微皺起眉,臉上似乎還出現了厭惡神情。

「喂!你誰啊?」曉樂不客氣地問。

男人臉上的厭惡神情更甚。

瞧瞧這個女人,站沒站相,頭髮只是隨便用個大夾子夾起來,也沒化妝,八成也沒洗臉,樣子長得還算清秀,但眼睛下那兩個黑眼圈實在很礙眼;再瞧瞧她身上穿的衣服,寬大到不行的上衣,依稀還可以見到高中名稱的運動褲,而且褲腳還不對稱!

這個女人未免也太邋遢了吧!

而且……他的眼光又回到了那件寬鬆的上衣,這女人是不是沒有穿內衣?她一打哈欠、一伸手,胸前就開始「波濤洶湧」,可愛的乳尖若隱若現……

難道她一點都沒有危機意識嗎?

萬一有個色狼來敲門怎麼辦?

「請問你到底有什麼事情?」曉樂打了個哈欠,然後不小心打了個酒嗝,淡淡的啤酒味飄了出來。

那男人臉上表情更難看了。

「妳一大早就喝酒?」

「這位先生,可不可以請你說一下,到底有什麼事情?」

這男人到底是何方神聖?連她喝酒也要管?真囉唆!

男人沒理會她,稍微抬高了脖子往室內看……非常慘不忍睹。

一向有潔癖的男人臉上暴出兩條青筋,「妳的衛生習慣未免也太差了吧!」他終於忍不住火了。

週末一大早就被一個莫名其妙的男人責罵(雖然這男人長得不難看),曉樂脾氣也來了,雙手扠腰,氣呼呼地說:「你到底是誰啊?憑什麼嫌我?連房東都沒嫌我邋遢,哪輪得到你來說話!」

男人低頭往下望著她,眼裡閃過一道冷光,然後稍微瞇細了眼,說:「妳的房東從來都沒嫌過?」

曉樂已經懶得再和這莫名其妙的男人浪費時間,她退後一步,把門關上,連再見也不想說。

但她才轉過身,門鈴又響了。

曉樂很不高興地再度打開門,還沒開口,那戴著眼鏡的高大冷漠男子已經先說出了讓她十分震驚的消息──

「我就是妳的房東。」

「你開什麼玩笑?我的房東是個中年阿姨耶!」曉樂從鼻孔「哼」了一聲,「要把妹也不要用這麼低級的招數好嗎?小心房東告你!」

「房東是我姑姑。」

「啊哈哈,好好笑。房東怎麼可能……」

呃,等一下,房東阿姨好像真的提過她有一個侄子耶……

「呃,你真的是……」曉樂狐疑地看著眼前面無表情的男人。

「我姑姑上個月突然中風住院,出院之後便被她兒子帶到加拿大去養老了,這棟透天厝就交給我管理,從今以後我就是房東。下星期我會搬過來,住在一樓。」

曉樂的下巴都要掉下來了,又是驚訝,又是自責,「你你你你、你真的要搬過來?你真的是新房東?房東阿姨什麼時候中風的?為什麼我都不知道?房東阿姨現在還好嗎?雖然我們一個月才見面一次,但她人真的很好,偶爾遇見我的時候,都會對我噓寒問暖,很關心我……」講著講著,她的眼眶紅了。

站在門口的男人見她毫不扭捏、真情流露的模樣,臉上冰冷的線條瞬間柔和了些。

但隨即他又恢復原樣,依舊冷冰冰的,不帶一絲感情,「我只是先過來打聲招呼。我姓韓,叫作韓冬。」

「我叫曉樂。」她有些怯怯地說。

「妳是做什麼工作的?」

曉樂愣了愣,這麼快就開始做身家調查了?

等等,她又還不是很確定這人真的是新房東啊!

萬一是什麼詐騙集團怎麼辦?

曉樂的眼裡閃起警戒光芒,她稍稍後退一步,上下打量這個高大的男人,「你就這樣突然冒出來,說你是房東阿姨的侄子,有證據嗎?我要怎麼相信你?」

韓冬微微揚起一邊眉毛,看來這小女人並不笨嘛!

「我不是什麼詐騙集團,過兩天我會請姑姑打電話給妳,把事情交代清楚。」他頓了頓,推推臉上的眼鏡,又說:「我現在在一所大學裡當董事秘書,不信的話妳可以打電話去問問。」

曉樂睜大了眼,這麼年輕就是一所大學的董事秘書?

「真的假的?」曉樂眼裡滿是問號。

「我說過了,不信的話,妳可以打電話去問清楚。我沒有必要騙妳,不然我大可以直接搬進來就好,也不用特地來和妳打招呼。」

韓冬說完就要離去,這時曉樂喊住了他,「韓先生!」

韓冬轉過身子。

「我現在在一家公關公司工作。」

別人都這樣大方把身家背景資料告訴她了,她總得釋出點善意吧!

「公關公司?」秘書先生像是很有興趣。

但他看了看曉樂後,露出十分疑惑的表情。

這女人真的在公關公司上班嗎?

公關公司的人不都最注重門面?就算不打扮得光鮮亮麗、名牌滿身,也不會邋遢到這個地步吧?這女人身上的舊衣服早該回收了。

儘管他也是個節儉自持的人,生平最討厭有人浪費、奢侈或是不珍惜(就像他現在服務的某位老是與學校老師鬧緋聞的董事先生),但他至少還沒淪落到回收破爛自己用。

「妳真的是在公關公司工作?」韓冬不客氣地指了指她的衣服,又指了指她那鳥窩頭,問:「妳不是在開玩笑吧?」

曉樂訕訕地笑了起來,說:「在家當然就隨興一點囉!」

隨興?

根本是隨便吧!

韓冬面無表情地看了她最後一眼,這才離去。


過完了慵懶……其實應該說懶散無比的週末,又到了一個星期的開始。

早上被三個鬧鐘吵醒後,曉樂終於滾下床,為自己梳洗打扮,繼續為新的一個星期戰鬥!

在鏡子前精心化妝了半個多小時,打上摻有亮粉的粉底,讓整張臉蛋亮起來,再用遮瑕膏掩飾黑眼圈,然後上睫毛膏、腮紅,最後塗上顯出好氣色的唇膏,今天早上的她,馬上搖身一變成為精神飽滿的甜蜜系美女。

「糟了!時間來不及了!」

她慌張地一面拿髮捲捲頭髮,一面手忙腳亂地吃著吐司當早餐,還能分出手來從洗衣店剛送回來的衣服堆裡挑出今天要穿的衣物──簡單俐落的灰色洋裝、黑色過膝長襪……咦?她的黑色高跟鞋怎麼只剩下一隻?

不行不行,一定要找到,不然就要重新搭配衣服了。

「哎呀!我的鞋子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曉樂氣呼呼地走到廚房,打開小冰箱想拿柳丁汁,卻發現剛剛找不到的鞋子就擺在冰箱裡。

她拿著冰涼的鞋子看了幾秒鐘,心想大概是昨晚啤酒喝多了,有點迷糊,誤以為鞋子是沒喝完的啤酒吧?

難怪她剛剛在鞋櫃裡發現一瓶早沒了氣的啤酒。

「好!準備妥當,出發!」

富有朝氣的上班女郎,再度離開亂糟糟的小窩,勇敢邁向公司。


還沒到公司,曉樂的手機便響了起來,原來是老闆親自打電話給她。

「曉樂,今天有件案子要出外勤,地點是在某所私立大學,可以麻煩妳嗎?」

「咦?大學?大學怎麼會需要公關?知道對方是誰嗎?」曉樂訝異地問。

這還是他們公司第一次接到來自學術界的案子呢!

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學術界人物會需要公關公司?

「曉樂,聽說這次是那所大學出了大問題,學校方面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所以才請我們過去商量協議。」

「大問題?什麼樣的大問題?」

「我聽接洽的人說,好像是某個重要人士鬧出嚴重緋聞,為了怕影響校譽,所以需要公關去好好處理一下。」

「好的,老闆,我知道了。」曉樂很敬業地點點頭。

「曉樂,那一切就拜託妳了!」


曉樂匆匆忙忙跑進這所大學裡,眼看和對方約定的時間就要到了,她衝到行政大樓,來到電梯前。

電梯門這時剛好打開了,曉樂急著要進去,偏偏她前面的人動作卻慢條斯理,她忍不住說:「先生,不好意思,可以借過一下嗎?」

遲到可是公關公司的大忌啊!

呀!剩下不到十分鐘了!

眼見只剩下十分鐘就要遲到了,曉樂也顧不得形象,先把男人撞開,趕緊鑽進電梯裡。別看她個子嬌小,力氣卻很大,男人被她一撞居然真的退後了兩步。

擠進電梯後,她伸手想按六樓,卻發現隨後進來的那人也跟著伸手按向了六樓。

兩人同時轉過頭,目光相接。

「咦?是你!」她一眼就認出這個男人,「你怎麼會在這裡!?」

這、這、這、這位戴著金邊鏡框眼鏡的高大冷漠男人,不就是前兩天來「騷擾」她的新房東嗎?

但男人看著她的眼光還是很疑惑,「我們見過面嗎?」

他怎麼想都想不起來,自己曾經在哪裡見過這個女人。

眼前的女人打扮合宜,簡單的洋裝將身材修飾得更玲瓏,強調小腿曲線的長襪、乾淨的雙手與保養得宜的指甲,還有那張可愛明亮的臉蛋,雙頰紅撲撲的,不知道是天生氣色如此,還是剛剛怕遲到、一路跑步過來引起的微微紅暈?

還有那頭發亮的深棕色秀髮,服貼整齊地落在肩膀上,髮質看起來極好,就像絲綢般,讓人忍不住想要親手去摸一下,確認是不是真像絲綢那樣柔滑細緻。

「妳認識我?」他推了推眼鏡。

「是啊!難道你忘了──」曉樂突然住嘴。

看來這個男人完全忘了她是誰,或者說,完全認不出來她是誰。

沒辦法,誰教她化妝前和化妝後、打扮前和打扮後會差這麼多呢?

既然不認得就算了,她也不用自找麻煩。

而且,他還真的在大學裡面工作耶!

看來他之前說的不是假的。

不過……自己的真面目還是不要那麼快就被識破,誰曉得這位新房東先生要是知道了她就是住在他家二樓的那位邋遢房客,會不會就此把她踢出去,連生意也不讓她做了。

那可不行啊!這樣她怎麼對得起老闆?

曉樂連忙換上一張笑臉,對男人說:「對不起,我可能認錯人了!」

話雖如此……但男人那藏在鏡片後的銳利雙眼,還是不斷打量著她,似乎正在拼命從記憶中挖出關於她的任何印象。

不行,還是徒勞無功。

儘管覺得眼前這女子面熟,但就是想不起來曾在哪裡見過她。

「叮」的一聲,電梯到了六樓。

電梯門打開來,男人不客氣地先走出電梯,直直往走廊盡頭的董事辦公室走去。

曉樂戰戰兢兢地跟在他後頭,看著男人穿著深色西裝的畢挺身影,她突然有種小鹿亂撞的莫名衝動。

這男人……其實長得很好看,身材也很好,只可惜表情總是那麼冷漠,個性也不太和善的樣子……

秘書先生就要走到董事辦公室門口時,突然轉過身來,指著曉樂說──

「我想起來了!」

曉樂縮了一下,臉上隨即出現不好意思的神情。

糟糕,還是被發現了。

「妳就是那個穿著破舊運動衣褲、頭髮亂七八糟、屋裡髒得可怕的二樓房客!?」

「喂喂喂!沒有那麼誇張好不好?」雖然是反駁,但曉樂的聲音並不大,甚至,還有些心虛。

因為他說的,都是實話。

韓冬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這個力大無窮的嬌小美女,居然就是兩天前那個蓬頭垢面的邋遢女房客?

這未免太神奇了吧?

他忍不住走到曉樂面前轉了幾圈,一面打量一面嘖嘖稱奇。

果然,天下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這小女人打扮起來的確讓人眼睛一亮,但沒打扮的模樣就實在讓人不敢恭維了。

曉樂則是尷尬萬分,自己最不能見人的真實模樣不但被發現了,而且對方還是公司的「新客戶」。

完蛋了、完蛋了……嗚,不但她的形象全沒了,這案子八成也接不到了。

看著小女人突然間頹喪下來的表情與垮下來的細瘦肩膀,韓冬大約猜得出來她在想什麼,心中不禁暗笑。

只不過是「真面目」被人發現而已,他不是沒見過世面,女人卸妝後的樣子多少也見過一些,只是落差沒有那麼大而已。

「……秘書先生,請問你要這樣看我看多久?」曉樂抱緊手上的資料,微微後退一步。

雖然那樣的眼光不像色狼般飢渴,可是被一個男人盯著瞧這麼久,感覺還是很怪。

韓冬這才驚覺自己的失態,連忙退後幾步,然後轉身往董事辦公室走去。

「沒什麼事,只是想多看清楚妳一下。」

在一般的情況下,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這樣說,通常都是充滿了調情暗示的意味,表示男方對女方有意。

不過現在並不是「一般情況」……

曉樂只覺得臉頰發燙,感覺秘書先生這樣說明顯是在取笑自己──在家是個醜八怪,上班卻是小美女,這麼明顯的差異,簡直就像變魔術!

難怪他要好好看看她,到底是不是原來那個不修邊幅又亂打酒嗝的女人……

看來她不只是形象全沒了,要是這案子真接成了,以後和這位秘書先生一起工作,日子也不會太好過。

雖然個人業績和平常在家的模樣一點關係都沒有,可男人都是視覺性動物,一旦有了不好的第一印象,很容易就把女人的價值定位,認為她在工作上也一樣一事無成。

曉樂胡思亂想了半天,站在走廊裡,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很尷尬。

最後她咬咬唇,決定還是跟了上去。
2010-08-05
冬兒 著  
2010-10-14
孟樂姬 著  
2011-03-03
朵朵橘 著  
2011-03-03
東方舲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