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22305
書  名:寧為妾(卷五)
作  者:煙引素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9-08-07
價  格:$250
特  價:$160
購買數量:
姑奶奶薄嬈之死,就像一條線索,
讓薄玉喬逐漸看清「扮豬吃老虎」的伯娘程氏,
難道這就是大部分後宅女子求生法門,最毒婦人心?
時間匆匆,轉眼薄玉喬已經及笄,
到了這時代傳說中的「女大不中留」年紀!
想著自己終於要按照當年約定,「賣身」入瑞王府,
混進那侍妾、美婢一堆,擺明著吃人不吐骨頭的狼窩,
還要和腹黑又喜怒無常的楚崢住在同個屋簷下,睡上同張床,
老天啊……她已經開始心驚膽顫了,怎麼辦?
第一百四十四章 思索


薄玉喬收拾好一桌子的酒菜之後,吩咐人將桌子搬入了正堂之中。
杏林館畢竟不是高門大院,不會刻意闢出一個膳堂來,不過薄玉喬並未太過講究的小娘子,入了正堂之中,落坐在莫如青身畔。
將一落坐,薄玉喬轉頭望著莫如青,面上掛著一絲淺笑,開口了:「義父,如今素墨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讓她跟我一齊回薄府吧!」
聽得此言,莫如青原本平靜如水的面色陡然一變,鳳眸微微瞇起,眉目處也現出了淡淡的怒意,望著站在薄玉喬身後的素墨,冷聲道:「怎麼,這杏林館難不成裝不下妳了?妳就這麼想離開此處?」
平心而論,此刻莫如青的言語,著實是稱得上刻薄了,只見素墨本就蒼白的面色,在聽得此言之後霎時間變得鐵青,身子不住的輕顫著,彷彿雨中的落葉一般,讓薄玉喬見了也不禁有些心疼。
薄玉喬眉頭微蹙,雖說莫如青是她的長輩,但素墨對於她而言,亦是極為重要的親人,所以她自然是不能眼睜睜的看著素墨受委屈,登時開口道:「義父,你可莫要如此說道,素墨本就是瑞王殿下賞賜給喬兒的人手,先前素墨因為喬兒受了傷,自然喬兒要派人悉心照顧才是,不必讓義父你太過費心了。」
聽得薄玉喬開口了,即便莫如青心下不豫,也不好當著薄玉喬的面前再多言什麼,只得閉口,食不知味的用著面前的膳食。

在杏林館中不歡而散之後,素墨也上了馬車,隨著薄玉喬一齊回到了薄府。
到了瓊枝閣之後,往日伺候在薄玉喬身旁的丫鬟、婆子們見到素墨,一個個彷彿耗子見了老貓一般,著實是安生得很。
薄玉喬回了主臥,順道叫上了素墨,她現下倒想知道,義父與這丫鬟之間到底生出了何事,為何會鬧成這般模樣?
眼下瓊枝閣主臥之中,只剩下薄玉喬與素墨主僕二人,薄玉喬並非多麼重視禮教的小娘子,登時讓素墨落坐在紅木凳子上,迫不及待的開口發問:「素墨,妳今日到底是怎的了?為何面色如此難看?」
聞言,素墨一張清麗的小臉顯得更為蒼白,微微低垂著頭,生怕薄玉喬擔心,扯了扯唇角,開口道:「多謝小姐掛心,奴婢無事。」
口中說著無事,但面色卻彷彿白紙一般,薄玉喬並非瞎子,自然清楚素墨所言口不對心。
登時,薄玉喬板著臉,一張嬌艷的面龐上帶著些許正色,拉著素墨的手,輕拍兩下,開口道:「素墨,妳我主僕二人相處多年,還有什麼事情是不能與我言道的?妳若是如此外道,事事都要瞞著我的話,那我可要心傷了。」說著,薄玉喬杏眸之中還帶著些許然,那雙晶亮的瞳仁彷彿一瞬間失了神采一般。
素墨真真心疼不已,急聲道:「小姐莫要如此言道,奴婢說就是了。其實,也並無旁的大事,想必小姐妳看出來了,奴婢心悅莫大夫。不過奴婢自知身分鄙賤,著實配不上莫大夫,所以未曾肖想什麼。至於給莫大夫做侍妾,奴婢卻不願,與其如此的話,還不如伺候在小姐身畔來得逍遙快活。如此,莫大夫有些氣急了,前些日子質問奴婢的想法,奴婢並未答話,後來,後來杏林館之中時常出入一個紅衣女子,瞧那模樣,奴婢便知是大家閨秀,且應當是傾心於莫大夫。」
言及此處,素墨的眼眶又紅了三分,好歹這小娘子並非那般矯揉造作的性子,強忍住眼淚,並未在薄玉喬面前太過失態。
紅衣女子?
薄玉喬聽得這四個字,心下不禁一陣恍然,素墨這不是吃醋了吧?不過這紅衣女子究竟是何人,為何會出現在杏林館之中,還與義父狀似親密?
「妳可知那紅衣女子的身分?她時常出入杏林館中,到底所為何事啊?」
聽得薄玉喬問話,素墨低歎一聲,頹然的搖頭。先前一見那紅衣女子,她便亂了心神,以至於什麼事情也未曾發覺。
「奴婢不知,只是奴婢日後也不欲再往杏林館中去了,省得徒增煩擾,還望小姐原諒。」
見到素墨如此開口,薄玉喬胸臆之中也酸澀得緊,她原本還以為能將素墨與義父湊成一對,現下看來她還是太過天真了,才造成今日這般剪不斷、理還亂的情景。
薄玉喬抿了抿嬌艷的紅唇,微微頷首,開口道:「如此也好,安心的在瓊枝閣中養傷即可。先前我還想著給杏林館中送去幾盞血燕,讓妳好生調養身子,但現下看來,咱們在小廚房之中自行熬煮即可。」
素墨抬眼,見到薄玉喬眉眼處並未帶半分不豫之色,心下鬆了一口氣,隨即有些悵然,到底是她身分低微,如此的話,還要肖想什麼莫須有的事情呢?
與素墨深談一番之後,薄玉喬絕了拉郎配的心思。雖說常言道「寧拆一座廟,不破一樁婚」,但若是素墨的日子過得安生還好,假如湊成了一對怨偶,那她的罪過可大了!
思及此處,薄玉喬吩咐餘下的丫鬟,將素墨原本住著的廂房好生收拾一番,讓素墨能夠安生的養傷。

安頓好素墨之後,薄玉喬心下仍記掛著薄嬈一事,登時差使黃鶯將阿珠給喚到主臥之中。畢竟阿珠乃是習武之人,做些事情自然是要比常人來的更是方便許多。
待阿珠入了主臥之中,恭恭敬敬的衝著薄玉喬福了福身子,開口道:「奴婢給小姐請安。」
瞧著阿珠那副嚴謹的模樣,好似換了個人兒一般,真真是讓薄玉喬不禁啞然失笑:「妳這是做甚?素日都並非這般模樣,偶爾如此知禮,我都有些受不住了。」
聽得薄玉喬的調笑之言,阿珠皺了皺豐潤的小臉,開口道:「奴婢跟在小姐身畔,本就是為了學些規矩,前些日子著實是有些太過放肆了,還望小姐恕罪。」
見到這丫鬟文謅謅的模樣,薄玉喬一時之間也有些受不住,隨即笑著擺擺手,不再糾結此事,才開口道:「阿珠,此刻姑奶奶的屍首停放在靈堂處,妳可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接近姑奶奶的屍身?」
聞言,阿珠眨了眨眼,咬著唇思索開來,好一會兒方才開口道:「大抵是能得,奴婢可以懸在梁上,如此守在靈堂的丫鬟、婆子瞧不見奴婢了。」
這確確實實是個法子,且薄玉喬也並非讓阿珠對薄嬈的屍身使出什麼陰私手段,不過是查看其頭頂囟門骨中心是否有赤色血暈罷了,能不驚動人自是極好的。
薄玉喬抿了抿唇,又道:「如此的話,今夜妳前往靈堂瞧瞧,姑奶奶的屍身頭頂囟門骨中心是否現出了赤色血暈,不管有沒有,都莫要讓旁人發覺,回來即可。」
聽得薄玉喬的吩咐,阿珠登時正色的微微頷首,將此事應下了。
待阿珠離去之後,薄玉喬也不禁思索開來,若是薄嬈真是死於針刺水分穴的法子的話,那她該如此將此事披露出來?只說程氏在那日出府,恐怕算不得什麼證據。
在薄府之中,現下掌家的婦人是程氏。
老太太如今折了一條腿,若非薄嬈離世,恐怕都不會輕易自壽吾院中出來,如此的話,到底該如何是好?
薄正雖說現下是薄府身分最高之人,身為戶部尚書,掌管天下錢糧,聽著著實威風不已。不過以薄正冷心冷血的脾性,即便當年與薄嬈生出過一段骯髒事,恐怕現下為了避嫌,也不會太過參與此事,省得惹了一身騷。
由此可見,若是要尋程氏的麻煩,恐怕還要自老太太身上入手,自古婆媳是天敵,如若能尋著證據的話,恐怕老太太會生生剝下程氏的一層皮!
杏眸微轉,薄玉喬腦海中倒是陡然浮現出一個人的面龐,心下思量了一瞬,自紅木凳子上起身,隨即出了主臥之中。
2017-11-01
蘇靜初 著  
2017-12-06
白沅 著  
2020-01-31
小醋 著  
2018-09-05
一箋清秋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