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23003
書  名:玉堂嬌色(卷三)
作  者:尤冰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9-09-25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管平貴為東廠都督,手握無上權柄,向來喜怒由心,
曾幾何時,盛明珠這小丫頭的一顰一笑,總能撩動他的心,
從并州到京城,管平早就把她納入自己的「保護範圍」,
他對盛明珠的另眼相看,落在有心人眼裡,可是給她拉了不少仇恨,
這不,太子府小郡主滿月,盛明珠精心打扮赴宴,搶盡風頭,
不僅傾慕管平的江大郡主眼紅,更惹得一干貴女嫉恨,掀起軒然大波……

太子府的風波過後,管平以看貓為藉口,約盛明珠見面,她找宋瑜作陪,
兩人在街上偶遇正與宋瑜議親的柳至然,不料,他竟是來拒婚的!?
這下可好,宋瑜不想嫁,柳至然不想娶,雙方一拍即合,
只是,柳至然竟當眾承認喜歡盛明珠,讓管平頓時生出危機意識……
冬狩活動熱熱鬧鬧的展開,向來好動的盛明珠躍躍欲試,
怎知冤家路窄,她遇上仇敵柳飛池,趁機攛掇七皇子魏祀為難她,
盛明珠不慎掉落陷阱,困在深坑中,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又冷又餓的她,終於等到管平從天而降,他卻脫口說出「我心悅妳」,
盛明珠覺得這不是驚喜,根本是驚嚇!她可一點都不想嫁給他啊……
第六十五章 心有忐忑


這些日子盛明珠亦寢食難安。
夢裡頭所有的事情似乎都陷入了迷霧,還未入冬,她便覺得身上刺骨的寒。
這日盛謙未上早朝,父女倆在一處用罷了早膳。
「囡囡,妳想什麼?沒精打采的?」她素來驕傲得像個小孔雀一樣,今兒一早起來就垂頭喪氣,盛謙自然發覺了愛女的不對勁兒。
「我在想那些事情,」盛明珠看著她爹:「爹,我最近總覺得很忐忑,會出什麼事情嗎?」
盛謙敲了敲她的腦袋:「能有什麼事兒?不管有什麼事兒,還有爹爹在前頭撐著。」又笑了笑:「馬上到冬日了,等書院放假,爹爹帶著妳去鎮國寺那裡看看。雖是冬日,那裡的桃林卻四季常開,很漂亮。」說完便從桌上拿起了官帽,準備走。
盛明珠看他包子只吃了一個:「爹爹你吃飽了嗎?」
盛謙擺了擺手,人已經走出了院門口。
盛明珠也沒追上去,這些日子他總是忙忙碌碌的。
一旁芸娘從裡頭走出來,手裡正提著食盒,看著只剩下長女一個人:「怎麼又走了?戶部事忙,我還想著讓他帶著東西墊墊肚子……」
盛明珠走過去,打開食盒,是雲片糕,還泛著熱氣。
昨兒個晚上她就聞到香味兒了,只是一直沒見著,便伸出手:「爹爹沒口福,我卻是有的。」剛拿了一片就被芸娘打了手,她縮回手,又委屈的看著芸娘:「娘,妳淨偏心,有好東西只想著爹爹。」
「當我沒發現呢!妳晨起時有沒有洗臉淨手?」
盛明珠便縮了縮脖子。
黃媽媽從裡頭端著盆熱水出來,又拿著帕子幫盛明珠細細擦了擦手,一邊念叨:「都快說親的姑娘,還沒個性兒,等著明兒嫁不出去呢!」
盛明珠鼻尖皺了一下,被黃媽媽伺候著淨了手,正準備拿糕點呢,外頭卻有敲門聲傳來。
金枝去開了門,是門房,遞過來一張帖子:「太子府的宴帖,小郡主滿月,太子側妃娘娘宴請各家賓客。」

這種場合一般都是當家主母帶著家中適婚的兒女去,宴請賓客,除了正常的禮儀來往,多半便是如此。
阮氏打扮得體之後,便又去了盛菲菲處。
盛菲菲還正發脾氣,屋裡胭脂盒的瓷片兒碎了一地:「這個往前詩會的時候我都戴過了,今兒個小郡主滿月,我去又戴一次,不是丟人麼?」
「我的小祖宗,馬上就到時間了,妳怎麼能還在這裡鬧騰?」阮氏上前,撿起被她扔在地上的步搖:「今兒個是去太子府,裡頭未成親的皇子、皇孫多的是,妳還在為這些小事兒鬧騰,不怕耽擱了時間?誰能想到那側妃娘娘突然生產,要打造首飾少說也得三個月,不戴這個去旁人以為妳慢待太子府呢?」
盛菲菲心氣兒高,早前就該說親了,卻一直拖到現在十六的年紀,為的便是求一分好前程。
阮氏都這麼說了,縱然不願意,盛菲菲還是由著翠竹給她戴上。
今兒個是喜事,滿月宴,她便穿了一身粉色打底的衫子,又由著婢女給點綴妝容。
盛菲菲模樣自然不差,一番打扮之後,嬌艷又楚楚動人。
阮氏滿意點頭:「我兒貌美又年輕,此次宴會必然力壓群芳。」
盛菲菲臉上有些紅暈,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下巴又抬了些。
打理完之後,幾人匆匆忙忙到外頭的轎子上,盛菲菲卻眼尖的還看見了另一頂轎子,頓時秀眉蹙起:「怎麼?盛明珠也去?」
阮氏搖了搖頭,這太子府發來了宴帖,她壓根就沒給三房那裡。
「該不是,他們又沒帖子,去了再說。」
盛菲菲便回望了一眼,踏上轎子。
阮氏正預備上轎子,卻見儀門打開,又出來幾個人,是一直跟在盛明珠後頭伺候的金枝,正望著,便見金枝托舉著一疊細紗,後頭便邁出一個人影。
一身正紅色的衫子,肩膀處交襟拉開,卻又被披帛擋著,戴著金色明艷的步搖。瞧上去很普通又略顯艷俗的打扮,可大約因為她天生氣質就華貴,反倒互相融合,便像是朵明艷的牡丹。
步搖燦燦生輝,也灼了盛菲菲的眼睛。
眼瞧著盛明珠要上轎子,又抓了阮氏的衣袖:「妳去問問,我不願跟她待一處兒。」
阮氏不想多生事端,卻耐不住她磨,便揭開轎簾問了一句:「明珠,妳今兒盛裝要去哪裡?」
盛明珠半隻腳已經上了轎子,又聽阮氏問話,回頭時坐正了身子,又拈起轎子裡的冬棗:「今兒不是小郡主滿月宴嗎?大伯娘不是去那兒嗎?我還以為大伯娘知道。」說完了便將冬棗塞進了嘴裡。
甜是甜,但大約是早上轎子裡放的久了,有些涼,她皺了皺眉頭,沒再吃第二個。
「小姐,棗涼了,潤潤嗓。」金枝遞給她一杯暖茶,順勢又放下簾子。
阮氏便只能看見裡頭兩個人影兒,有意想再問話,前頭盛明珠那轎子卻行得極快,要想再說就得拉高了嗓子,頗為不雅觀。
阮氏只得按下,又悻悻放下簾子重新坐著。
「她憑什麼去?」盛菲菲將手裡的帕子揉得破爛。
一開始還沒有這樣的感覺,但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她便不想看到盛明珠那張臉。
盛明珠旁的本事沒有,即便她蠢鈍如豬,即便她性子驕橫,可她有張好臉,還有個好爹,任憑她再怎麼鬧騰︱︱跟柳飛蓉只是小兒女家之爭,偏偏因為這個,柳國公的國公之位都沒了。
她成了京城裡的名人,反倒讓自己這個嫡女無處容身。
「妳想那麼多做甚?她一庶女爾爾,今兒去的可是正經的宴會,世家聯姻怎麼會想到一個庶女?妳心且放寬了。」阮氏是個能屈能伸的性兒,跟女兒不同。
尤其是現在盛謙做了戶部侍郎,要是可以,她還想著讓女兒跟盛明珠親如姐妹。
「妳懂什麼?」盛菲菲張口斥道。
阮氏出身不高,在盛菲菲面前也從來沒有立起過母親的威嚴。
盛菲菲咬著唇:「世家聯姻看嫡庶,那些個男子還不是膚淺的只看一張臉,若她去了,七皇子、三皇子幾個都看她,誰還看我?她就生了張狐媚子的臉,姨娘生的下賤貨,慣會勾人!」自己怎麼比得過?
「妾生的就是越不過嫡的。」阮氏還是大周時的想法,身分重於一切:「妳是盛國公府的嫡孫女,妳祖父手握重兵,那些皇子哪個不想登基?只要存了這個想法的,妳便是他們求也求不來的寶貝。」
盛菲菲聽她這麼說,眉宇剛鬆快一二,卻又突然不滿道:「妳從小就跟我說什麼盛國公家門第清貴,偏偏那些真正的貴女沒一個願與我相交的。」
盛菲菲嘴裡說的真正的貴女莫不是江潤言,還有另幾個郡主以及公主之類,她是國公家的姑娘,連一品大臣之女在她眼裡都算不上真正的貴女。
「這事兒妳得問妳祖父,他那臭脾氣,滿朝文武幾個忍得了?」說起這兒,阮氏也非常不滿:「咱們大小也是個國公家,偏偏妳祖父不與那些皇宮貴族深交,還供養了一大批泥腿子,一到過年時節,妳瞧瞧別家走親戚是什麼樣兒,妳再瞧瞧咱們盛家?」
盛菲菲微微皺了皺眉頭,拿起了小鏡,又看起了自己的妝容。
2012-09-05
紫微流年 著  
2013-01-30
時久 著  
2019-05-15
樓西廂 著  
2018-04-25
子醉今迷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