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25702
書  名:家有醋娘子(卷二)
作  者:孫小簡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0-04-01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品醋大會的下毒疑案水落石出,溫婉終於獲釋,重見天日,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溫婉怒懟見死不救的叔伯,決意分家!
分家後,溫婉與妹妹溫暖聯手,全心投入研發新醋的配方,
風波暫歇,司莫晗迫不及待想抱得美人歸,請父母與溫家商定婚期,
無奈皇上金口一開,欽點溫家醋坊參加京城舉辦的賞醋大會,
婚禮被迫延期,皇命難違,司莫晗再哀怨,也只能摸摸鼻子認了!
此時,驚聞舅舅太醫程子由被淑妃陷害入獄,溫婉準備進京營救,
司莫晗身為大內密探,京城就是他的地盤,自然要幫未婚妻打點一切,
在琰公子的幫助下,舅舅順利獲救,溫婉對司莫晗的神通廣大佩服不已,
小倆口的婚事再度提上日程,兩人決定提前回木緣鎮成親,
孰料,先是太子遇刺,回鄉途中又意外頻頻,溫婉差點被匪徒玷汙,
莫非真是好事多磨?不知不覺間,一場未知的風暴已悄然來襲……
第三十六章 徹底分家


溫婉的話對於這些溫家叔伯來說就是晴天霹靂,他們萬萬沒有想到一向善良可欺的溫婉會變成這般模樣。
每個人做事都是有底線的,不要依仗著血緣關係胡作非為,一旦超出人的忍耐力,爆發出來的能量往往也是你無法承受的。
而當你的生活需要仰仗別人的時候,更不要以為自己有多了不起,一旦失去援助,打回原形,那樣的日子絕對是現在的你無法承受的。
驚訝、崩潰、茫然、不知所措、後悔莫及……這些詞都無法準確的形容溫家叔伯兄弟此時的心情。
「婉兒,妳不能這樣做,大伯這麼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這麼做,妳就不怕街坊四鄰笑話嗎?」
大伯眼見溫婉竟然如此絕情,也顧不得叔侄輩分直接說了出來,要知道,如果真的脫離了溫家醋坊,他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才能維持生存。
「大伯,你現在知道做事還有街坊四鄰會看著了?我和爹爹入獄之時,你們來溫家醋坊逼著我娘和暖暖交出鑰匙的時候,你們置街坊四鄰於何處?」
溫婉根本不給大伯喘氣的機會,繼續說下去。
「當我和爹爹在獄中備受折磨,而拿著借溫家醋坊的名聲賺來的金錢揮霍的時候,你們又置街坊四鄰於何處?」
「試問大伯,那個時候,你們就不用在乎街坊四鄰的看法,不用在乎祖宗顏面了嗎?」
溫婉不顧大伯臉上千變萬化的顏色,一口氣說出了堆積在內心的諸多不滿,頓時壓得大伯根本無還口之地。
「溫婉,雖然妳現在掌管著溫家醋坊,但我們始終都是妳的長輩,這一點妳不要忘了!」
溫家眾人聽著溫婉控訴般的訓斥,根本無言以對,只能悻悻的看著大伯,希望這個常常帶頭的人可以繼續站出來為他們撐腰。
「呵,大伯不說,婉兒還真的忘記了,各位在座的叔叔、伯伯們,婉兒從小到大都只知道一些依賴我們溫家醋坊長期生存的寄、生、蟲!」溫婉故意把最後的三個字加重了語氣。
聽見這話,在場的每一個人都面紅耳赤,如坐針氈。

「溫婉,妳不要太過分!」
溫家大伯實在是聽不下去了,拿出長輩的威嚴,想要震懾溫婉。
大家都知道溫婉說的每一句都是事情,也沒有臉面反駁,而大伯做為這件事的始作俑者,現在這個時候也只能硬著頭皮往上衝。
溫家大伯很清楚,溫婉雖然年齡小,還是個女子,但在處理事情上從不含糊,只要是她決定的事情,基本上就沒有挽回的餘地,這也是溫家醋坊可以在溫婉手上逐漸做大、做強的重要原因。
而這一次,如果真的被溫婉做了決定,那麼此刻在場的每一位以後都別想有好日子過。
「怎麼?大伯,這樣就生氣了嗎?」溫婉本來就是想激怒大伯等人,這些人不給他們點顏色看看,永遠都以為她溫婉會看在溫家祖宗的面子上,處處忍讓他們。
「溫婉,妳要知道妳在和誰說話!」
溫家大伯再無別的辦法,只能一味的拿長輩的身分來壓溫婉,希望這個丫頭可以稍微顧及一下祖宗的顏面,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絕才好。
「我很清楚,恐怕不清楚的人……」
「婉兒!」
溫婉還想繼續說下去,一個蒼老而不失威嚴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爹!」循著熟悉的聲音,溫婉轉身親暱的喊了一聲,剛剛所有的憤怒和不滿,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你不是說身體不舒服嗎,怎麼又出來了?」
「婉兒,他們畢竟都是妳的叔叔、伯伯,該有的尊敬,妳還是不能忘記,畢竟妳還是溫家的子孫。」
「嗯,爹教訓得是,剛剛是婉兒不對,在這裡和各位叔叔、伯伯賠禮了。」說著,溫婉站在中央禮貌的鞠了一躬。
這事情發展轉變得著實有些快,讓在座的所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看來真的是救星來了。
「婉兒,不管妳做什麼決定,爹都支持,但這些畢竟都是叔叔、伯伯,說話還是要注意分寸。」
大家本以為溫老爺是出來救場的,沒想到溫老爺說出了這些話,一個個都未能從震驚中清醒過來的時候,耳邊再次響起了溫婉清脆洪亮的聲音。
「的盧,送客!」
「是,小姐!」傻掉的是那些自稱是一家人的叔叔、伯伯們,聽到小姐說話的的盧可是第一時間有了反應:「各位老爺,請吧!」
溫婉說完也沒有多做停留,直接扶著溫老爺朝著後廳走去,留下一臉錯愕的溫家眾人。
主角都已經離場,再多做停留也是毫無意義,眾人只能在的盧不友好的眼神注視下紛紛離去。

溫婉把溫老爺送回房中,又去看了看溫夫人,確定兩人都沒有事後,準備回房休息一下,這幾天她也確實太過於疲憊。
溫婉剛走到房門前,準備推門進去,餘光掃到猶猶豫豫朝自己走來的溫暖。
「暖暖,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找我?」看出溫暖的猶豫,溫婉也不繞彎子,直截了當的看向溫暖,並說出了心中所想。
「姐姐,我……我……我想……」
溫婉從小便執掌醋坊,雖為女兒家,性子裡卻練就了許多男孩脾氣,對於這個從小長在深閨的妹妹也多是寵愛。
要不是前段時間溫暖主動要求,再加上醋坊實在缺人,溫婉根本捨不得讓妹妹出去拋頭露面。
現如今看到妹妹這般為難,她猜想肯定是遇到了難事。
「暖暖,咱們進屋說。」溫婉看了下四周,拉著溫暖走進了閨房。
「有什麼事情,直接和姐姐說就好,無須這般猶豫。」溫婉探詢的眼睛看向還在猶豫的溫暖。
「姐姐,我……」
溫暖還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她心裡很清楚姐姐的脾氣,一直都不讓自己和寒山決來往,如果現在知道自己是想為寒山決求情,一定會非常生氣。
想到這裡,溫暖更加猶豫,起身準備走人。
「姐姐,我沒事了,我先走了,妳剛回來,先好好休息吧!」
根本不敢等溫婉回答,溫暖直接起身朝門外走去,溫婉還來不及阻攔,溫暖已經開門走了出去。
溫婉感覺到溫暖的異常,想想這麼多天沒見,或許還是因為叔叔、伯伯們前段時間來搗亂導致的害怕所致,也沒多細想,躺在床上便閉起眼,終於回到了屬於自己的床上,溫婉很快便進入了夢鄉。
……
溫暖從溫婉的房中逃了出來,心中卻還是惦記著寒山決。
早上出門聽一個衙役不小心說出大牢內關了一個很厲害的人物,據說是司莫晗親自送進去的。
溫暖覺得不對勁,追上去詢問才得知,司莫晗和那個京城來的神捕一起,已經在昨天把寒山決抓住,並且送進了木緣鎮的大牢,還說這幾天就準備帶回京城受審。
剛剛溫暖本想著去找姐姐,帶她去見一見寒山決,最後猶豫再三,還是不敢張口,只能倉皇逃出來。
2014-08-20
端木景晨 著  
2018-07-25
淮西 著  
2018-08-29
一箋清秋 著  
2012-07-05
十三弦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