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27902
書  名:與君共榮華(卷二)
作  者:開機甲的貓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0-08-05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常言道,「母憑子貴」!但對顧清漪來說,
她與秦王結下的這段孽緣,就是另一個火坑!
物是人非,眾叛親離,如今還要被金屋藏嬌?
難道她再活一次,不僅無法討回公道,也不能活得堂堂正正?
她原打算成全表妹「遺願」,誰知秦王這男人打翻醋罈子,
先一步下手為強,設局讓情敵另娶他人,
簡直不可理喻,難道要當爹的人都如此神經兮兮?
不過,秦王雖然霸道,卻十分「護犢」,
而她身為孩子的娘,自然處處受到他的佑護,
他助她認下義母,替她求得賜婚,還替她洗清了汙名……
第三十九章 沒有如果


雖然才晨曦,但桃花庵也該熱鬧了起來,可一路上都沒見著人影,想必是已經暗中清了道,不然秦王也不會來往這麼多次都沒被人察覺。
即便如此,他也沒有走大門,而是帶著顧清漪從後山的小道離開,正是李娘子帶顧清漪走的那條路。
上次顧清漪獨自行走時只覺得崎嶇不平,如今被秦王牢牢地抱在懷裡,連顛簸也未曾察覺,即便有橫生的枝椏橫亙出來,也被他提前折斷,未曾讓她受到絲毫的波及。
山間的小道陡峭而狹長,彎彎曲曲地蔓延到遙遠的盡頭,顧清漪靠在他堅硬而冷冽的胸膛,耳邊是鳥雀清脆的鳴叫,眼中是沾著晨露綻放的野花,紅的、粉的、紫的……各式各樣,在陽光的折射下綻放出晶瑩璀璨的光芒。
她忍不住抬頭望天,橘黃色的太陽剛從山縫中吐露出來,溫和得宛若一團色澤飽滿的蛋黃,帶著磅礡的生機普照著天地萬物,就這樣沐浴著大自然最無私的饋贈,似乎連骨子都溫暖起來。
「妳在看什麼?」秦王忽而側頭與顧清漪說話。
莫說顧清漪現在被點了啞穴,就算是能說話也不想理會這個蠻橫無理之徒的,立馬就閉上眼,沒有看到他臉上一閃而過的懊惱。
她心底恨著他,那他又何必熱臉貼冷屁股呢?

顧清漪雖然並不重,但好歹也是成年女子,秦王抱著她走了這麼長時間,再好的體力也禁不住消耗,呼吸緩緩沉重起來。
顧清漪察覺到他胸口的起伏,估算著他什麼時候把她放下來,結果走了一路,他都未曾鬆手,一直抱著她上了山腳的馬車,才鬆開手讓她坐下。
馬車裡寂靜無聲,顧清漪悄悄睜開眼,正好對上秦王深邃目光,突然有種作賊心虛的尷尬和無措,倏地閉上了眼,等到冷靜下來才想起來,明明是秦王看她,那她又何必心虛?
即便在太子面前,她都未曾如此惶然無措,如今一而再、再而三地落於下風,難道是從心底畏懼秦王凶悍無情的性子?
顧清漪深以為恥,為了表彰自己的氣節,勇敢的睜開眼看過去,結果,秦王已經移開眼,只留下線條簡單又孤峭的側臉,整個人變得疏離又淡漠起來,她視線在他濕潤的額角和潮紅的雙頰劃過,便斂下長長的睫毛,遮掩了雙眸的情緒。
山路並不平整,馬車匡啷晃動著,顧清漪全身僵硬地任由馬車甩動,車轂轆邁過了一個坎,她再也控制不住身子的往車壁摔去,結果旁邊伸過來長長的手臂,把她摟在了懷裡,免去了一場災難。
顧清漪絲毫沒有感激,她腹中翻江倒海,一股噁心難耐的感覺從腹腔中竄起,她頓時臉色發綠,恨恨地看著身邊的男人。
「哪裡不舒服?」約莫是她眼中的情緒太過強烈,秦王終於有所察覺,伸手解開了她的啞穴。
一朝得到解放,顧清漪根本顧不上討伐他,只焦急地朝外邊喊著:「停車!」
馬車依舊向前跑動,她頓時急了,怒瞪著旁邊的男人:「快讓他停車!」說完,緊緊地閉上嘴,生怕她一時不慎吐出來。
秦王估計以為她是在使小性子,神色懷疑,並沒有動作。
顧清漪心中氣急,心想直接吐到他身上算了,但那種不雅的行為,她著實做不出來,只好無奈地道:「我肚子不舒服,想吐。」
也不知道哪個字觸動他的神經,秦王神色微變,對外喊了一聲:「封鳴。」
他話音方落,馬車就停了下來,緊接著她穴道被解開,還未等到她有所動作,秦王再次抱著她下馬車。
一呼吸到新鮮的空氣,她再也忍不住推開人,天昏地暗地吐起來,但她這兩天並未吃下什麼東西,吐了一地苦水之後,就只剩下乾嘔了。
秦王看著她抱著肚子蹲在路邊,巴掌大的小臉上蒼白如紙,眼神空曠怔然,不知在想些什麼,長長睫毛上還掛著一滴晶瑩的淚珠,瞬間宛若帶雨的梨花般楚楚可憐起來。
他下意識地掏出錦帕要替她擦拭,結果空無一物,這才想起已經被他在桃花庵用掉了,而她身上衣裳是他替換的,自然沒帶上帕子,只好用袖子替她擦了嘴,沉聲道:「妳若是難受,本王抱妳回去。」
顧清漪望著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山路,扯了扯唇角,默默站起身重新回了馬車上,別說讓秦王抱回去了,怕是她逃跑都沒有路的。
秦王不知與封鳴吩咐了什麼,馬車再次跑動時變得平緩起來,雖然還有顛簸,但顧清漪已經能夠承受了,但秦王不知發什麼瘋,居然把她抱在懷裡摟著。
看她要掙扎,他便冷冷地威脅道:「不想被點穴就別動。」
失去身體掌控能力的滋味實在難捱,顧清漪聽話地安靜下來,雙眼無神地盯著車廂,漸漸地覺得眼熟,頓時憶起當初他們荒唐而混亂的一幕,她臉色又青又白,難看至極。
秦王注意到她的神色,以為她又不舒服了,連忙按揉著她左肋下的小腹,問道:「又要吐了?」
「沒有。」顧清漪硬邦邦地丟下兩個字,側頭避過他灼熱的呼吸,不經意間看到他手上一圈結痂的咬痕,眸光一凝,臉上閃過一抹複雜之色。
前所未有的無力感侵襲而來,這一場孽緣,何時才是個頭?雙手忍不住覆上了小腹,她忍不住想,若是沒有這個孩子,一切是不是截然不同?
可惜,這世上並沒有如果。
無論她怎麼抗拒,馬車依舊駛向秦王府。

秦王當著所有下人的面把顧清漪抱下馬車,帶著她走進一處名為霽月的院子:「從今以後,妳與本王同住,直到把孩子安全地生下來。」
顧清漪沉默不語。
秦王低頭看了她一眼,眼中閃過一抹暗色,把她放在軟榻上坐下,找來院子中伺候的下人,吩咐:「看好顧姑娘,她身邊一刻不得離人,若是擅離職守,斬。」
秦王鐵血般的話語落下,院子中的下人瞬間冷汗直冒,戰戰兢兢地跪下回話:「奴婢遵命。」
敲打完院子中的下人,秦王便離開了。
顧清漪看著滿院子如履薄冰的下人,腦袋一陣刺痛,無力靠在軟榻上閉目養神。
即便身體疲憊又沉重,腦袋卻無比地清明與活躍,無數的法子冒出來,卻又被她一一否決,想破了腦袋都無法破此僵局,最後精神漸短,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一覺睡到傍晚,顧清漪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身上蓋著兩張厚厚的暗金雲紋錦衾,難怪睡夢中覺得胸悶氣短,四月天雖然還有些涼,但蓋這麼厚的被子,就算是沒捂出痱子,也是一身熱汗。
掀開被子坐起來,床榻下沒發現繡鞋,她便赤腳走出去,掀開薄紗帷幕,穿過鏤空雕花的月亮門,看清了外間的景色。
屋子格局很大,但擺設並不多,檀木月亮門兩邊放置著兩個細頸汝窯白瓷瓶,十步遠的中間放著一張黃花梨木圓桌,上邊放著一盞圓筒白紗燈,正散發著昏黃的光芒。圓桌西邊是松竹屏風隔斷的浴間,南邊是紅木鏤空花紋隔門,此時緊緊閉著,暗色幕簾遮掩了上部的窗櫺,阻擋住了堂屋的情景。
至於東邊,是她白天睡的靠窗軟榻,此時在正中間支上一張炕桌,桌上放置著一沓章表和一盞琉璃宮燈。
一頭端端正正跪坐著一個男人,手執章表,不知裡面寫了什麼消息,讓他緊緊地蹙起眉頭,深邃的側臉輪廓冷厲又嚴肅,散發著難以言喻的威嚴。
顧清漪瞧得有些發愣,不自覺靠在門上看去,眼神空泛而虛無,正如她此時空蕩蕩的腦海,恍恍然無所依。
她就這樣安安靜靜地沉寂在傍晚枯寂而沉鬱的昏黃裡。
2014-09-17
糖耳朵 著  
2012-09-05
衛風 著  
2013-03-13
袖唐 著  
2018-11-07
東風著意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