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27803
書  名:冒牌小醫女(卷三)
作  者:池白矣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0-08-12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五妹妹蘇俏之死,激化了蘇家姐妹之間的矛盾,
蘇瀾漪成功將四妹蘇錦拉進自己陣營,合力對抗二妹蘇暮薇。
中秋將至,蘇家做為大澤第一世家,受邀入皇城赴宴,
蘇瀾漪雖不受父親待見,好在有人不請自來,充當她的免費護衛,
尹連城不僅一路護送,甚至用內力給她驅寒,對她真是好得沒話說,
只不過,這男人總是不按牌理出牌,究竟背後有何圖謀?
抵達皇城,蘇瀾漪要面臨的挑戰還真不少,
蘇暮薇迫不及待跑來示威,姐妹的鬥爭再次浮上檯面,
中秋節宴正式登場,蘇瀾漪孤立無援,一進宮就被二皇子的人帶走,
她好不容易應付過去,尹連城這才姍姍來遲,不是說要來接她?
算了,看在他精心安排了螢火賞月的分上,她就姑且原諒他!
哪知返回蘇家途中,兩人意外遭遇刺殺,虧得尹連城捨命相救,
蘇瀾漪終於知道,他不會是景池那種負心漢,但兩人之間仍存在鴻溝,
因晚歸的風波,蘇瀾漪被提早遣回老家,此時假死的蘇俏竟出現了……
第七十一章 中毒身亡


天剛濛濛亮,遠方一道銀白的線,是破曉來臨之際的先鋒,如同一隻蒼白的手,驀地撕裂了整片天空,也撕裂了昨夜裡的寂靜。
丫頭的尖叫聲幾乎直衝雲霄,緊接著是長久的騷亂,像一顆石子投入水中,引發了激盪不止的波瀾。
蘇瀾漪還沒睜眼就聽到了外面的吵鬧聲,她思忖著應是蘇俏「身死」,被清晨伺候的丫頭給發現了。
蘇俏倒也乾脆,竟不怕自己會給她一顆真正要命的毒藥。
「大小姐,妳醒了嗎?」門口,方擷輕輕敲門詢問。
蘇瀾漪道:「進來吧!」
方擷便端著熱水進來了,她神色莫名:「聽說五小姐今日一早沒了,現在府中上下都已知道︱︱多半是五小姐覺得老爺太狠心,一時想不開才……」
蘇有衡要把蘇俏指給一個半百老頭做妾的事,早就傳遍了蘇府,這消息還沒傳兩天呢,活生生的人就沒了,能不讓人產生聯想嗎?
可老爺也確實捨得,竟願意把親生女兒送人,天底下哪有這樣做父親的?
蘇瀾漪洗漱完後,叫方擷伺候更衣,蘇俏是怎麼「死」的,蘇瀾漪心知肚明,也就沒有搭腔。
「今年府上也不知是怎麼了,幾位小姐一個接一個的出事。大小姐,妳可得當心呀!」方擷還在碎碎念。
蘇瀾漪理好了衣裳,隨口應了句:「再厲害的人,又能把我怎麼著?妳吩咐珠兒去靜園通個氣,一會兒事情該鬧到老夫人跟前了,老夫人身子虛弱,這些傷神的事不要去打擾她,我記得父親昨日出門應酬,回來了嗎?」
方擷說:「奴婢曉得了,老爺昨日沒有回來,今早也不曾回。」
蘇瀾漪點了點頭:「去吧,隨後再同我去去那邊看看。」

夏日的太陽是急性子,上一刻還沉在山後忸怩如小女兒家,下一刻便一躍而起,成了碧空中一只大火球。
蘇瀾漪和方擷走在彎彎曲曲的迴廊裡。
早些時候,她們還沒動身,柳姨娘就派了人來催促,說是老夫人不願出面主持大局,於是只得請了蘇瀾漪過去。
柳姨娘到底沒什麼運氣,自己女兒「死」了,她本可以借此機會和蘇有衡鬧一鬧,討點寬慰補償。
可惜蘇有衡不在家,她再好的機會也都沒法施展。
領路的丫頭正和蘇瀾漪說著今早的情況:「最先發現五小姐的,是她的貼身丫頭素梅,素梅一直負責伺候五小姐起身、洗漱之類的。早晨她便是去請五小姐起身,誰知敲了好一會兒門都沒人應,於是她叫了幾個丫頭一起破門,這才發現了……柳姨娘為這事傷心不已,這種事情不好請仵作,於是便又請了穆醫師來,再過不久應該就能到了。」
一路上,丫頭把自己知道的事仔仔細細交代了清楚。
還沒靠近蘇俏的院子,幾人就隱約聽到了哭天搶地的聲音,再走近,那聲音如魔音刺耳,百轉不散。
蘇瀾漪聽出了這是柳姨娘的哭聲,她舉步走進院子,徑直入了蘇俏的閨房,果然看到了痛哭流涕的柳姨娘和同樣抽抽噎噎的蘇錦。
「我可憐的孩兒啊,如花般的年紀,怎麼說沒就沒了!?老夫人吃齋念佛多年,竟也不願為妳出頭,查明真相!孩兒啊,妳怎地這麼狠心,何不帶姨娘一起去了啊!?」柳姨娘哭得肝腸寸斷。
這是她身上掉下來的一塊心頭肉,就算以往蘇俏再爛泥扶不上牆,再辱沒門風,都是她的親骨肉。
如今人就這麼去了,她自然傷心欲絕。
見狀,丫頭正要提醒柳姨娘,孰料,蘇瀾漪一抬手阻了她的話。

蘇俏是死在自己床上的,神情安寧,眉眼中卻是死氣沉沉。
此時,柳姨娘趴在床邊哭得幾乎昏厥過去。
「穆醫師來了嗎?」蘇瀾漪上前看了一眼,確實是假死無疑。
丫頭道:「應是快到了的。」
她話音剛落,穆荇之的聲音就傳了過來:「你們慢點!急什麼急!?」
「人命關天,奴婢們也是沒辦法,穆醫師千萬不要怪罪奴婢們!」
原來是穆醫師年紀大了,腳程比較慢,能這麼快趕過來,全賴幾個丫頭半推半拽,也難怪穆荇之火氣這麼大。
丫頭沒進門,只在外頭等候。
穆醫師和穆荇之剛跨過門檻,腳還沒站穩,那邊柳姨娘就哭天搶地的撲了過來:「穆醫師,穆神醫,求你救救我女兒吧!你一定能救她的,對不對!?」
穆醫師被柳姨娘撞得七葷八素,要不是有穆荇之扶著,怕是要摔個倒仰。
穆荇之頓時拉下臉來,冷聲道:「不是說人已經沒了嗎?妳說能救就能救,大羅金仙也沒這個本事吧!」
「她昨日還好好的,怎麼可能睡一覺就沒了!?一定是有人害她!穆醫師,你好好瞧瞧,她是不是中了什麼奇毒,所以我們看她就像……就像死了?」柳姨娘慌不擇言,卻真是誤打誤撞猜了個八九。

蘇瀾漪叫人扶柳姨娘去了一旁,她走到穆醫師跟前道:「又要麻煩你了。」
穆醫師是昌鄴城醫師中泰斗一般的人物,蘇瀾漪拿不準會不會被他看出來,尤其是在柳姨娘一番話後,穆醫師明顯變得深沉的表情,已然是在思考了。
蘇瀾漪順勢扶著穆醫師往床邊走,一邊說著:「五妹妹是個可憐的,生時不能和心上人在一起,只盼著她死後能如願,有時候死也是一種解脫啊!」
穆醫師點點頭:「這樣的年紀,確實可惜了。荇之,把東西拿過來。死人晦氣,不相干的人都出去吧!」
他這樣說,就是確定了蘇俏已死,絕無生還可能。
柳姨娘臉上的陰霾又多了一層,她看丫頭們一個個神情恍惚,明顯是聽了穆醫師的話後不願待了。
晦氣,真是晦氣!
柳姨娘冷笑道:「養不熟的白眼狼,都滾出去吧,省得見了心煩。」
屋裡的丫頭們如蒙大赦,顧不上揣摩會不會得罪柳姨娘,急匆匆魚貫而出。
蘇錦猶豫片刻,還是留了下來。

此時,屋子裡的人不過七八,穆荇之幫著穆醫師打下手,蘇瀾漪要「主持大局」,便也留了下來。
她倒是想讓方擷出去,可這丫頭寧願害怕也不走。
但最讓蘇瀾漪意外的是,那名叫素梅的丫頭竟然也留了下來,她是蘇俏的貼身丫頭,平日裡蘇俏對她十分信賴。
看來為蘇俏解決「後事」的,就是她了。
「我可憐的阿俏,妳可是姨娘的心頭肉啊!如今說沒就沒了……若姨娘知道是誰害了妳,定要讓那人下去陪妳……」柳姨娘哭哭啼啼地指桑罵槐,目光卻是一瞬也不瞬盯著蘇瀾漪,活像要吃人似的:「女兒啊,妳泉下有知,千萬不能放過害妳的人!」
滿屋子的人被她吵得頭疼。
蘇瀾漪藉著喝茶的動作悄然勾唇,可笑柳姨娘為蘇俏肝腸寸斷,那蘇俏卻只想著景池,兒女私情,如此可笑。
「我勸妳還是歇一歇,要是打擾了穆醫師驗屍,錯過了什麼線索就不好了。」蘇瀾漪說。
柳姨娘喉間一滯,目光立馬轉向穆醫師:「穆醫師,你可有查出什麼?是不是有人加害我女兒?」
她說這話時,一直看著蘇瀾漪。
「人死不能復生,諸位節哀。」穆醫師直起身來,接過穆荇之遞來的帕子擦了手,說道:「五小姐乃是中毒身亡。」
「中毒!?」柳姨娘驚叫著拍案而起,她指著一直安靜站在角落的丫頭,道:「素梅,妳過來,蘇俏的飲食一向是妳在負責,妳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妳是不是收了什麼人的好處?妳從實招來,只要妳說出指使妳的人是誰,我便求老爺饒妳一命!」
素梅身子一抖,沒走兩步就腿軟跪倒在地,她頭垂得極低,聲音沙啞道:「回姨娘,奴婢沒有做過對不起五小姐的事,受人指使,更是無稽之談。」
柳姨娘恨恨地剮了蘇瀾漪一眼,回頭看著素梅道:「蘇俏死了,別的人巴不得離得遠遠的,只有妳留了下來,妳這麼可疑,還說不是妳幹的?」
素梅咬著唇,沒說話。
2017-09-13
盛世流光 著  
2019-06-19
雲笙 著  
2019-07-24
東風著意 著  
2018-11-07
暴走的蛋蛋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