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27804
書  名:冒牌小醫女(卷四)完
作  者:池白矣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0-08-12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二妹蘇暮薇未婚先孕,孩子意外沒了,卻想嫁禍給蘇瀾漪,
蘇瀾漪順水推舟,使計讓蘇暮薇和景池這對狗男女當眾出醜,
怎料,剛回家就看到尹連城奄奄一息躺在她的院子裡……
這男人,怎麼每次被追殺都往她這裡跑?就不怕毀她清譽嗎?
儘管再無奈,蘇瀾漪也不能置之不理,只好親自貼身照顧,
誰知尹連城竟不告而別,皇城那頭更傳來七皇子失蹤遇害的消息……
都說禍害遺千年,蘇瀾漪相信尹連城不會那麼容易就死了,
父女、姐妹已成仇,她還是專心對付這些所謂的「自家人」比較重要,
落梅莊再度遇刺,蘇瀾漪才發現,尹連城一直易容守護在她身邊,
兩心終於相許,她決定以蘇家嫡長女的身分,全力助他奪位!
一場瘟疫在西北軍中蔓延,蘇瀾漪機關算盡,從詭譎的京城逃離,
她冒著生命危險,遠赴西北,只為能給尹連城提供助力,
新皇不仁,以人試藥的事引起軒然大波,西北軍已是勢如破竹,
尹連城在民心所向中,問鼎天下,而她,會與他一直攜手向前……
第一百零六章 懷疑種子


這天的事鬧得不大不小,蘇有衡知道後雖沒有責罰蘇暮薇,卻也以讓她安心靜養為名,間接禁了她的足。至於景池,他管不了,但推遲景池和蘇暮薇的婚事,他還是做得到的。
「你和蘇瀾漪到底、到底有沒有舊情復燃,你有沒有背叛我?」
蘇暮薇落水後身體受寒,再加上她才小產不久,在雙重打擊下,她終於臥病在床,沒法再蹦躂。
然而即便如此,她仍能三天兩頭抓著景池不放。
蘇瀾漪在她心裡種下了一顆名為懷疑的種子,從此她看景池便怎麼看怎麼覺得心煩意亂。
正如今日,她這兩個問題就問了十三次。
景池不勝其擾,可現實擺在面前,他若在這時候一走了之,便再無可能娶暮薇,他的萬般無奈只能化作煩悶。
在他知道蘇暮薇有孕時,就馬不停蹄地趕了過來,甚至一直在蘇有衡面前說好話,為的就是盡快娶了蘇暮薇,盡快讓她為景家開枝散葉。
現在蘇暮薇肚子裡的孩子沒了,婚事也被蘇有衡一句話推遲……
誰知這時候蘇暮薇非但不安分,還整日整日吵鬧!他猛地摔了狼毫,墨跡滲透宣紙,留下刻骨銘心的一塊烙印。
他這發洩的樣子惹怒了蘇暮薇,她大叫道:「你這就煩我了是不是?你就不知道我問這些,到底是為了什麼?我為了你,連自己的親姐姐都害了,如今她卻和我說你們情難自禁,舊情復燃!景池,你到底有沒有良心?」
「我怎麼沒良心了?當年的事是我一人做下的嗎?一旦那些事情敗露,妳、我都不會有好下場!」景池暴怒起身,負手在房間裡踱步,他的耳邊全是蘇暮薇嗚咽的哭聲。
他心軟了。
「暮薇,我們才是一條船上的人,我和瀾漪是絕無可能的。她那日說那番話就是為了激怒妳,為了掩蓋她推妳落水的事。妳放心,我會娶妳的,妳會是景家的嫡媳婦。」景池走到床邊將蘇暮薇摟進懷裡,反正婚事推遲了,這樣也好,他便有更多的時間……和瀾漪「敘舊情」。
「景哥哥……」蘇暮薇吸吸鼻子,聲音軟糯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就是太喜歡你,太在乎你了,你要是不樂意聽,那些話我就不再問了。」
景池心裡一鬆,他輕輕拍了拍蘇暮薇的背,說:「放心吧,我會向蘇伯父求情,請他鬆口,爭取不讓妳等太久。」
蘇暮薇點點頭,狀若無意地問:「那塊白玉佩……景哥哥,我都是要成為你妻子的人了,就不能……」
「家裡有規矩,等我們成了親,我一定給妳。」
「那我現在能看一眼嗎?」
「落在京城家中了。」
「那就算了吧!」
蘇暮薇緩緩閉眼,她將頭埋在景池懷裡,以此來遮住自己猙獰的模樣。
事到如今,他怎麼還能如此心平氣和地騙她?蘇瀾漪手裡那塊……景池,是你先對不起我的!

冬月初,蘇暮薇的身子好了許多,景池也因家中有事,不得不回了皇城。臨走前,他見到了蘇瀾漪。
這些日子,他被蘇暮薇折磨得幾乎失去了耐心,他的眼底是兩片青黑,整個人也顯得憔悴不堪,一點沒有當初的翩翩公子模樣。
這日,蘇瀾漪剛從仁和醫館裡出來,她去拿了藥,順便見了見李用︱︱那日林護衛幾人回淮陽時,這人正陪著穆醫師出診。
後來,李用沒有離開,蘇瀾漪偶然提起,才知道是林護衛給他留了手書,要他在昌鄴城裡保護蘇瀾漪。
有李用和林護衛、姜家聯繫,蘇瀾漪很快就知道了孫家的近況︱︱已落魄了。
那日,林護衛幾人帶著蘇瀾漪的話追上了姜家大部隊,林護衛把蘇瀾漪的計劃向姜家主一說,那位一家之主便欣然同意。
他們很快放出風聲,說淮陽碼頭的地契文書還在孫家,他們派人一次次造訪孫家,也是為了拿回那些東西。
可孫家哪裡會有?這邊還沒和姜家解釋清楚,那邊蘇家突然趁火打劫,逼著孫家交出地契文書來,在這樣的逼迫下,孫家家主連夜出逃,在被蘇有衡找到時,他已變成了一具屍體。
這些年來,如日中天的孫家,沒了。

蘇瀾漪手裡拿著一副藥,她剛從李用那裡得到了孫家覆滅的「好消息」,心情還不錯,可當她看到迎面走來的景池時,臉上淺淡的笑意深了,變成了揶揄。
景池快步走到她面前,下意識露出一個自認為很溫潤的笑,卻不知自己這副憔悴的樣子沒有絲毫風雅可言。
他看到蘇瀾漪手中的藥,擔憂地問道:「瀾漪,妳身子不舒服嗎?如今天涼了,妳該好生照顧自己才是。」
蘇瀾漪還沒說話,從後面追上來的方擷飛快地攔在她身前,對著景池說道:「我家大小姐好得很,不勞景公子費心。景公子若是無事,還請讓開些,大小姐要回去了。」
景池有些煩悶地皺起眉:「我與瀾漪說話,何時輪到妳這丫頭插嘴?」
方擷哼道:「在奴婢看來,大小姐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妳這是……」景池黑沉著臉,沒了往日的隨和,可轉念一想,方擷是蘇瀾漪的心腹,他不好將人怎麼著。
於是,景池只得將目光再轉回蘇瀾漪身上,深情款款地說:「瀾漪,從前那些事是我不對,我對妳的心意一直沒變過,我知道妳也是如此,我們可以……我們可以從頭再來啊!」
方擷簡直快被他的話給笑死了,什麼從頭再來,也不害臊!
「你和蘇暮薇的婚事……」蘇瀾漪若有所指。
景池說:「婚事已經推遲,暮薇心地善良,她肯定不會介意……」
「我那日胡說的話,你還當真了?」蘇瀾漪嗤笑著,毫不掩飾自己的輕蔑:「我不過是說了幾句話,就讓你們心生隔閡,你猜,蘇暮薇若是知道了你和蘇俏的事會如何?」
看景池這樣子,蘇暮薇肯定沒把白玉佩的事告訴他,既然如此,自己也不妨再推波助瀾一把。
景池果然變了臉色,他的眼神隨著來往行人飄忽:「阿俏已經入土為安,我和她清清白白,不知道妳在說些什麼。」
「你不清楚也不打緊。」蘇瀾漪神情淡漠:「只要我清楚便可。」
景池忽然兩手捉住她的肩,一臉痛苦地說:「瀾漪!妳就不能原諒我一次嗎?妳還記不記得當年我們是多麼恩愛?我們曾花前月下,海誓山盟,我們……」
「無恥之徒。」蘇瀾漪僅僅給了他一個疏離的冷笑。
若不是景池當她是個假貨,定然不敢對她說這些話,然而卻是這個誤會,讓蘇瀾漪更真切地為當初的自己感到不值。
他當年在跟自己琴瑟和鳴的時候,不僅勾搭上了蘇暮薇,還對蘇俏有意思。後來她慘遭背叛,這個罪魁禍首之一的人竟還有臉……
方擷狠狠拍開景池搭在蘇瀾漪肩上的手,一張俏臉繃得緊緊的:「大庭廣眾之下,還請景公子自重,你不要臉,奴婢管不著,可大小姐臉皮薄,況且大小姐還得許人家呢,你行行好,別壞了大小姐的名聲!」
她的聲音如一道驚雷砸在景池心頭。
今日恰逢市集,街上來往的人眾多,蘇瀾漪和景池對他們來說都不陌生,尤其是景池的未婚妻正臥病在床︱︱他和自己未婚妻的姐姐在大街上拉拉扯扯,大戶人家的事,果真是說不清楚的。
雖然來往行人不敢對他們指手畫腳,但一個個都伸長了脖子、側著耳朵想看一看、聽一聽。
蘇瀾漪是不在乎旁人的眼光的,然而景池做不到不動如山,他好不容易穩住了蘇暮薇,讓她安心,若是這時候再讓她知道什麼……肯定不得安寧。
景池握緊的拳頭霎時鬆開,退後兩步與蘇瀾漪拉開了些距離。
可他的目光卻依舊溫柔:「我希望妳好好考慮一下,瀾漪,我們曾經無比恩愛,以後也可以……」
方擷聽著他溫柔得發酸的話,氣不打一處來。
然後,她就聽蘇瀾漪說:「既想娶妹妹,又想勾著姐姐,景公子當心竹籃打水一場空,什麼都抓不住。」
2017-08-30
盛世流光 著  
2017-09-20
許之行 著  
2018-06-13
阮夏枝 著  
2019-01-30
長溝落月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