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27906
書  名:與君共榮華(卷六)完
作  者:開機甲的貓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0-08-12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大皇子被廢後,心有不甘,竟勾結外敵,企圖竊國!
心機算盡,最終自食惡果,到底是因果循環,天道好輪迴。
前生仇已盡報,又與故親相認,這一世顧清漪再無憾恨,
只不過,秦王一上位,她又成了太子妃……
難道真是天意,她註定了要「母儀天下」?
但皇帝卻看不順眼繼承人太專情,硬逼秦王不可獨寵……
欲成至尊,必要廣開三千後宮?
哎,好像當皇后也不是那麼「香」的事了!
幸好君心如她心,堅定了便此生不移,
江山配美人,她的君,始終就要她這美人,一個!
第一百八十四章 發現身分


秦王看書的速度很快,但這一份家書卻看得格外久,臉色一點一點地冷凝下來,甚至有了風雨欲來的黑沉與恐怖,若是外人看了,定然會嚇得不敢靠近。
但顧清漪不怕,一來她知道秦王不會傷害她,二來她實在思念父親,不僅想看父親在家書上寫了什麼,更想看一看父親的筆跡,以解思念之情,於是她直接從秦王手上把家書抽出來。
秦王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也沒發現書信被抽走了。
顧清漪開始看信,父親熟悉的筆跡映入眼簾,展信是家常的問候。
父親是武將,自詡是大老粗,除了兵書什麼也不願意讀,文采欠佳,連問候的言語都是直白簡單,十幾年來都沒有變過,但是言語間透露出的感情是真摯的。
顧清漪還是顏舜華時,就常常負責給祖母朱氏讀家書,每每見父親在家書中提到她的名字,總是歡喜不已,但是這一次卻是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因為顏舜華已經死了,父親根本不敢在信件提起她,但從旁安慰祖母的話一點也沒少說,他一個直來直往、幾十年都學不會委婉的粗人,因為大女兒的暴斃,擔心母親的身子受不住,終於學會了迂迴的措詞。
這種轉變,讓人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父親沒有提她,卻提了顏舜英。
是的,父親也知道了太子妃身分的貓膩,因為他在家書上寫著:「英兒素來乖張任性,當初有膽子殘害手足,應是少不了太子的攛掇,如今太子被廢,也是冥冥中的報應。她曾給我寫過家書,讓我替廢太子求情,被我拒絕了。她估計不死心,會繼續打母親的主意,母親切莫心軟,被她矇騙住,摻和到廢太子的泥潭中去,徒惹陛下猜忌。廢太子不甘心被廢,已有所動作,茲事體大,武安侯府須自保為要。」
問候敘舊的部分就此結束,下面父親寫的是他發現廢太子小動作的內容,也正是這部分的內容讓秦王臉色大變。
顧清漪細細一看,臉色也跟著沉了下來。
涼月城乃邊關要塞,毗鄰北方匈奴,秦王以前便駐紮在涼月城。
自從秦王被傳召回京後,武安侯顏忠武被皇帝調遣,成為新的邊疆守將。
在秦王以前,顏家是對抗匈奴的主力軍,武安侯顏忠武對匈奴人很是警惕,時常戒備,一直派遣斥候注意匈奴王庭的動靜。
就在不久前,斥候來報,匈奴王庭出現了中原人,但對方十分警惕,很快就甩掉跟蹤的斥候,不見蹤跡。
雖然不知那人的身分,但是廢太子的人恰好出現在涼月城,所以顏忠武懷疑廢太子不甘被廢,怕是要利用邊關生事,故而寫信回來提醒朱氏謹慎行事,莫要捲入奪嫡鬥爭中。
朱氏歷經三朝,經歷過國破家亡的痛苦,對戰鬥和時局有著非同一般的關注和理解,她不願意再起戰事,更擔心駐守邊關的武安侯出事,才想到把消息傳遞給秦王,讓秦王想辦法,若能夠阻止紛亂是最好,若是不能,也能讓遠在邊關的武安侯多一份助力。

顧清漪越想越心驚,忍不住朝秦王看去。
秦王已經回過神,臉色平靜得看不出異色,他先是安撫地拍了拍顧清漪的手,才對朱氏道:「老太君,多謝妳提供的消息,本王會注意廢太子的動靜,不會讓任何人踐踏家國土地和難得的和平。」
朱氏鬆了口氣:「老身已經老了,時局如何,老身也無可奈何,只想著家人平安。」頓了頓,再次開口時變得艱澀和苦難:「如果有那麼一天,廢太子真的通敵賣國,罪不可恕,希望秦王能夠看在老身的面子上,饒了我孫女一命。」至於顏舜英腹中的孩子,她已經不敢奢求了。
朱氏這個請求頗為突兀。
廢太子若是通敵賣國,自然有皇上懲治,現在她求秦王,彷彿他能夠作主似的,或許在她心目中,將來能夠在這個國家當家作主的是秦王。
朱氏的神色平靜從容,彷彿說的只是簡單的一句話似的。
秦王從朱氏身上看到了熟悉的影子。
他看了旁邊的顧清漪一眼,見她正在緊張地看著他,臉上既是擔憂又是複雜,擔憂是害怕祖母觸怒他,複雜是仇恨和親情之間的掙扎和博弈,此時此刻,她也說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希望秦王答應下來。
秦王瞭解顧清漪的性子,她對自己心狠,但對於別人是最心軟不過,家人更是她最大的軟肋,她可以恨顏舜英,可以對顏舜英遭遇的災難淡然處之,但等到某一天給她機會報仇,她敢殺了廢太子,但肯定會對顏舜英下不了手。
即便顏舜英親自餵前世的她喝了毒酒,但親人畢竟是親人,再怎麼罪大惡極,她心底總有割捨不斷的血緣羈絆。
也正是因此,秦王從未想過殺了顏舜英,即便是他要替顧清漪報仇,也是落在廢太子和東宮的侍妾上,並未直接對顏舜英下手過。
但不報復顏舜英,並不代表著原諒。
秦王的眼神漸漸銳利:「本王可以饒廢太子妃一命,但是她後半輩子必須在寺廟中修行,贖清她的罪孽。」
一輩子青燈古佛不得自由,對顏舜英來說已經是最大的懲罰。
不管是朱氏還是顧清漪,都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朱氏起身朝著秦王福了福身子,真誠地道:「老身先替不孝孫女,謝過秦王殿下寬宏大量。」
朱氏到底是顧清漪的祖母,是必須敬重的長輩,秦王不敢受禮,側身避了避:「老太君太客氣了,妳是漪兒敬重的長輩,那就是本王的長輩,不必行此大禮。」
朱氏忍不住朝顧清漪看去,見她坐在華兒最喜歡的一把椅子上,腰上靠著引枕,茶盞被她放在桌几最中間的位置,分毫不差,即便挺著大肚子,她也是規規矩矩把雙手交疊放在膝蓋上,一切的情態習慣都宛若華兒重現,巧合得讓人無法相信。
朱氏雖然人老糊塗,但是顧清漪那小姑娘以前是什麼性子,她心底知道得一清二楚,一個人雖然能夠改變,但本性難移,有些根子的東西是怎麼也改變不了的。
現在的顧清漪,正附和著秦王點頭,眼中對朱氏的孺幕和依賴如此熟悉,朱氏想要當作巧合都難。
朱氏的呼吸有些急促,心臟怦怦怦的,劇烈跳動著,顧清漪的面容似漸漸和顏舜華重合……
眼前出現了幻象,朱氏忍不住伸出手,叫了聲:「華兒。」

顧清漪聞言,渾身一震,還來不及驚訝,就被朱氏通紅到發紫的臉色嚇到了,連忙站起來。
秦王比顧清漪更快,幾步上前掐住朱氏的人中。
顧清漪急切的聲音隨即響起:「快,王爺,快給祖母餵藥,救心丸就在她隨身攜帶的荷包中。」
秦王連忙解下朱氏腰間的荷包。
那荷包已經發舊,用的是宮繡繡法,秦王身上就配著一個同樣繡法的荷包,是出自顧清漪之手,朱氏的荷包應該是昔年顏舜華做的。
秦王心裡紛紛亂亂地猜測著,但也不妨礙他給朱氏餵藥。
吃了藥之後,朱氏漸漸平緩下來。
顧清漪替朱氏胸口順著氣,焦急地問道:「祖母,妳怎麼樣了?心口還疼不疼?妳等著,我讓人叫太醫。」
「不用了,祖母不疼。」為什麼以前就沒有發現呢?事實是如此明顯啊!這孩子一著急起來,喊的是祖母呀!原本已經冷硬了心腸的朱氏,眼圈很快就紅起來,緊緊地抓住顧清漪的手,生怕她消失不見似的,再次強調一句:「都是老毛病了,祖母一點都不疼,妳別急,妳現在是雙身子,別動了胎氣。」
秦王看了朱氏一眼,眼中閃過一抹深思和瞭然。
顧清漪卻不如秦王這般透徹,根本沒注意到朱氏特地強調的「祖母」,不贊同地搖搖頭:「我沒事,我一點也不急,但妳必須看太醫,家裡也沒有人照顧妳,我一點都不放心,妳也別怕麻煩,但凡有什麼問題,一定要讓人過去秦王府告訴我,知道了嗎?」
顧清漪一臉嚴肅和認真,看在朱氏的眼中親切又可愛,原本抽痛的心口漸漸溫暖滾燙起來,她含笑地點頭:「知道了,祖母都聽妳的。」
以前只有自己聽祖母的分,這還是頭一回讓祖母聽自己的!顧清漪既是稀奇又是開心,覺得自己終於成了祖母的依靠,連忙喊人去叫太醫。
太醫很快就來了,診出朱氏情緒起伏過大,需要保持心緒和平,安心靜養,之後留下藥方就離開。
顧清漪看著人煎了藥,親自餵給朱氏喝了。
朱氏原本不願意讓她挺著大肚子操勞的,但她不依,秦王又聽她的,朱氏只好提著心讓她餵了藥。
見顧清漪還要繼續守下去的架勢,朱氏連忙道:「我沒事了,喝了藥再睡一覺就行了。妳快回府吧,小團子還在府裡,這麼久沒見你們,怕是要哭鬧的。」
顧清漪果然猶豫起來。
秦王接收到朱氏遞過來的眼色,便開口勸道:「老太君這兒有丫鬟守著,有什麼問題我們都可以趕過來,再說了,日後妳想見老太君了,隨時登門都可以,是吧,老太君?」
朱氏以前不願見顧清漪,是心有芥蒂,現在猜出她的身分,哪有拒絕的道理?連忙點著頭道:「秦王說得極是,漪兒,妳儘管把武安侯府當作娘家,什麼時候想回來就回來,就是小住一段時間都行。」
顧清漪沒想到今兒還有這個收穫,立馬被兩人合夥哄得找不著北,樂顛顛地出了武安侯府,在半道上才回過神來,發現了不對勁:「不對,好端端的,祖母怎麼會突然間情緒激動?還改變了態度,答應讓我登門了?」
顧清漪一臉的驚疑不定,分明是有了某種猜測,只是不敢相信而已。
秦王替顧清漪說了出來:「妳猜得沒錯,老太君應該是認出妳了。」
顧清漪愣了愣,一時不知道該擺出什麼表情才好,短短一瞬間,心裡想了許多,緊跟而來是餘悸和慶幸:「是我忘形了,祖母這麼精明的一個人,我洩露了這麼多,她老人家看出來也是正常,好在她雖然受了刺激,卻沒發生什麼大事,不然……」後頭的話就沒有再說,那可能性,不敢想像,雖說人終有一死,卻還不能接受祖母離開自己。
秦王安撫地拍了拍顧清漪:「放心吧,本王會讓暗衛盯著,不會有事的,現在老太君已經知道妳的身分,日後便當祖孫相處就是,這下子妳不需要有顧忌了。」
估計是想到日後的情景,顧清漪的情緒明顯振奮了,高興得像個小孩子似的:「日後我常去看祖母。」
秦王寵溺地看著她,輕輕揉了揉她的腦袋:「好,都聽妳的,本王陪著妳。」
2020-04-22
斷崖女王 著  
2018-06-20
楠奚 著  
2018-07-25
淮西 著  
2018-08-29
陳雲深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