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S005
書  名:女僕幫幫忙
作  者:唐小菱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0-09-02
價  格:$190
特  價:$35
購買數量:

邵琳琳對褚天行的第一印象--

頭銜掛著企業副總,長相不輸少女殺手

但骨子裡根本就是隻有仇必報笑面虎!

她不過是在他和第N位女友的分手大戲裡軋上一角

又把他錯當襲臀之狼狠狠賞一巴掌

他給的報復竟是--送上一紙女僕合約!?

只要她無條件做牛做馬三個月,老爸欠的五千萬一筆勾消

你嘛幫幫忙!都什麼時代了,還玩這種「賣身為奴」的把戲?

既然褚大少想玩,她非常樂意奉陪

少爺,就讓奴家來好好「伺候伺候」你吧……

 

初見時,她像個高傲女王拋給他一個冷冷眼神

讓他宛若罌粟上癮般,從此戒不掉她

如果能將她從女王寶座上拉下來,肯定是件有趣的事

為此,褚天行展開「女王馴服計劃」--

先以合約為名,把她拐帶「私奔」到美國

蜜月套房裡,吻得她渾身無力、雙腳像麵條

共用一間浴室,步步攻陷她的防備

從貼身女僕開始,再來就是女朋友未婚妻孩子他媽……


~第一章~


邵琳琳很不開心,甚至可以說是憤怒。

「老爸,你怎麼可以這樣做!?」她憤怒的低吼著,像是要吼出心裡的無奈與氣憤。

坐在女兒面前的邵父滿臉愧疚,甚至不敢看女兒憤怒的臉孔。

「對不起,女兒。」他的頭垂得好低。

邵琳琳做了幾個深呼吸,面對垂頭喪氣的父親沒有半點同情,她真的不敢相信他竟然把她給賣了!?

「你與人簽什麼合約,你把自己的女兒當成什麼,貨物嗎?隨隨便便就決定我的未來,你不覺得你這樣做很過份嗎?」

「我……」面對她的咄咄逼人,邵父冷汗如雨,「公司需要一筆錢周轉……」

「所以把女兒給賣了?」邵琳琳咬牙切齒,心寒不已,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當成貨物一樣賣出去。

「又不是賣,別講得那麼難聽嘛!」邵父語氣充滿心虛。

「如果不是賣,這張合約是怎麼回事?」邵琳琳用手一拍,桌面微微顫動。

聲響嚇得邵父臉色發青,面對女兒的怒火,他有口難言。

「這只是請妳去當人家三個月的女僕,又不是賣,幹嘛講得那麼難聽……」邵父聲音微弱,怯生生地看了女兒一眼,她眼中燃燒的怒火令他害怕,他今生最怕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他死去的妻子,一個就是他的女兒。

「什麼女僕!?我為什麼要放著好好的工作不做,跑去當人家的女僕,這不是把我給賣了是什麼,你還找什麼藉口?」

「可是老爸的公司周轉不靈……」邵父期期艾艾地道,露出掙扎的表情,「況且妳不過是過去幫忙三個月,又不會怎麼樣。」

「你怎麼知道對方不會把我給吃了,或是對我怎麼樣,你又要怎麼負責!?」邵琳琳氣紅雙頰,面對父親滿臉無辜的表情就惱火萬分。

「假如對方真對妳怎樣,也不錯呀,對方可是排名前三的黃金單身漢……」邵父話說到一半,就看到女兒殺人的目光直射過來,馬上噤若寒蟬,不敢再說半句話。

「什麼鬼黃金單身漢,與我無關,我只想問這份合約,你打算怎麼辦?」邵琳琳冷言冷語,就算上面簽的名是偶像明星還是什麼世界首富,她一概不管,她只想要自由。

「這個……」邵父乾笑。

「說!」邵琳琳逼迫,她絕對不要被賣得莫名其妙。

「女兒啊……」邵父擺出可憐兮兮的臉孔,一副請女兒可憐老父親的模樣,「這家公司是妳的祖父白手起家,一手打下來的江山,妳忍心看它倒掉嗎?再說,這家公司以後會是妳的名字……」

「少來!不用跟我哭訴,我從來沒有肖想你的公司,以後你要給誰,我一點意見也沒有,你不用拿這個來說服我。」邵琳琳把頭撇到一旁,不想看父親可憐的神情,那會讓她心軟。

「不管妳要不要,但老爸不想讓這家公司倒閉,不然老了之後,我要靠誰養?」

「還有我啊!」邵琳琳癟起朱唇,聽父親的意思好像她是不肖女。

「妳有這心意是不錯,但等妳嫁出去,妳夫家會不會說閒話?」

「大不了休了他。」邵琳琳聳聳香肩,「我不是非要他不可。」

「說是這樣說,但老爸可不想成為妳幸福的絆腳石。」

「不想成為我的絆腳石,就乾脆把女兒給賣了?」邵琳琳皮笑肉不笑,眼中射出冰寒的目光,一針見血道。

「才三個月而已……」邵父低著頭囁嚅道,滿臉羞愧,不敢看女兒充滿怒氣的臉孔。

「三個月的時間要我替人做牛做馬,誰知道那男人會對我打什麼歪主意?」

「女兒,人家是黃金單身漢,肯為妳負責也不錯,只是我怕人家根本看不上妳。」邵父還擺出一副憂心忡忡的臉孔。

不擔心自己女兒,反而擔心男方看不上,她老爸的想法讓邵琳琳額頭青筋微凸,壓抑住想暴走的衝動。

「你管他到底看不看得上我,重要的是要是我有什麼三長兩短,你這個做父親的難道沒想過嗎?」

面對女兒的指責,邵父擺出嚴肅的臉孔,「有,我有想過。」

「然後呢?」邵琳琳瞇起眼,既然他有想到,又為什麼這樣做?

「對方身份地位比妳高,應該不可能自找麻煩。」

邵琳琳深吸一口氣,平復自己的心情,「換句話說,你認為他只是單純找我去當女僕?」

「沒錯!」邵父點點頭。

邵琳琳卻冷嗤一聲,問:「為什麼是我?」

被女兒這麼一問,邵父微愣,表情錯愕的搖了搖頭,「這個我倒是沒有想過……」

是啊!為什麼是他的女兒?

當初對方來找他簽約時,條件令他十分心動,腦海裡曾閃過這一絲疑問,但很快被他拋在腦後,最重要的是對方送來救急金,只要周轉過這陣子,公司面對的情況一切都會轉好,他有什麼道理不收?

「我不知道。」

「不知道就把女兒給賣了,你這個糊塗老爸!」邵琳琳終於受不了這種不負責任的父親,把合約撕成兩半,冷冷鄙視他,「合約我撕了,你去跟對方賠罪,我是不可能過去當他什麼女傭……」

「是女僕!」邵父更正道。

「女僕、女傭有什麼差別嗎?」邵琳琳狠狠地道。

邵父目光含著淚,「就算妳把合約撕了,對方手上還有一份,錢我已經匯入銀行給廠商了,拿不出錢來,對方要是告我的話,為父只有走上絕路……」

「你竟然用死來威脅我?」她不敢相信地看著父親。

「女兒,求求妳……」邵父用可憐兮兮的目光看著女兒,讓邵琳琳承受很大的心理壓力。

她深呼吸,太陽穴傳來陣陣刺痛,「這個男人是誰?」

「什麼!?」邵父微微一愣。

「跟你簽約的男人是誰?」她再次詢問道。

「女兒,妳想做什麼?」邵父有種不祥的預感。

「當然是去見見他,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她不相信那個男人簽這種愚蠢的合約會沒有任何目的。

「其實妳見過他。」

「我見過他!?」邵琳琳張大眼睛,「什麼時候?」

為什麼她一點印象都沒有?

「難道妳忘記了,就在上個月參加晚宴的時候,妳還賞了那傢伙一巴掌,罵他是色狼?」

邵琳琳瞪大眼睛,脫口而出:「什麼!?為什麼是那個渾球?」

她不禁回想起一個月前的夜晚,所有事件的開端──


她不應該來的!

邵琳琳滿臉陰沉,看著晚宴上笑語喧嘩的眾人,只有她板著一張臭臉,看起來心情似乎很煩躁。

沒錯!她是很煩,如果她知道一回家就會被逮來參加這種無聊的晚宴,就算加班,她也要賴在公司。

但沒想到她難得想當個孝女,打算好好陪父親聊聊天,卻忘了問老爸今晚的行程,結果才回到家就撞到他要出門,還順手把她牽了過來,根本不顧她的反對。

邵琳琳知道父親打的主意,他想要把她推銷出去,讓她多認識一些男人,然後找門好親事,把她給嫁了!

但是她沒有結婚的打算,就算父親急著想抱外孫也不可能!她的生活掌控在自己的手上,不可能交給別人支配,就算這個人是她的父親也一樣。

她才二十五歲,剛從國外回來,正要展開自己的事業,怎麼可能心甘情願進入婚姻這個墳墓。

或許,她的父母婚姻幸福美滿,就連她的母親死去,父親還是對母親念念不忘,所以才把心力全放在她身上;可是她看多了分分合合,就連自己所交的男朋友也是一樣,她不覺得自己幸運到可以找到讓她想陪伴他一輩子的男人。

「小姐,能跟妳聊天嗎?」看似彬彬有禮的型男正帶著溫柔的笑容,向她釋放出善意。

邵琳琳看了他一眼,半句話也不說就轉身走人,男人的笑容頓時僵在臉上。

這種男人大部分是來獵豔,想在宴會裡隨便勾搭一個女人上床,只要頂著黃金單身漢的名號,女人有如飛蛾撲火般投入他們的懷抱裡。

但是這種所謂黃金單身漢會停留下來的沒幾個,有如狂蜂過花叢,要的只是一夜情,這種事情她見多了,所以她也懶得理會這些男人的搭訕。

「妳看,又來了!以為她是誰,聖女嗎?」一堆女人在旁咬著耳朵,同時投給邵琳琳不滿的目光。

每次只要她在,男人的目光就會被她吸引過去。

她姣好的身材,前凸後翹,剛好是男人喜歡的那一款,再加上天使般的臉孔,即使她老愛板著一張臉,但柔美的臉龐如青蓮般惹人疼惜,自然讓男人色心大動。

這些還不是她們討厭邵琳琳的原因,最主要的是她每次來都一副高傲、不可一世的表情,拒絕所有邀請她的男人,彷彿她們這些女人全是那些男人最後的選擇,真叫人忍不下這口氣。

「唉呀!是剩下的霉女才對。」一堆女人呵呵亂笑。

所有的話邵琳琳都聽見了,卻沒有任何反應,假如這點氣都要生,她乾脆每天暴走算了。

她每天面對的冷言冷語又何止這些,如果以為這點小事就能擊垮她也未免太小看她了,她活得理直氣壯,需要跟那些三姑六婆吵些什麼?


邵琳琳走到陽台上俯視著花園,屋子內的烏煙瘴氣讓她想要逃離,可惜她今晚是搭著父親的車子一塊來的,若這裡不是半山腰,沒什麼計程車的話,她鐵定二話不說轉身就走。

隔著玻璃落地窗,邵琳琳看到父親正與他的商界名流朋友們打招呼,看著一群人堆著虛偽的笑容,她愈是覺得格格不入。

她不屬於這裡,學不來奉承與能把黑的說成白的的交際手腕,以她的脾氣只會忍不住爆發出來,這也是她為何要與這裡的人保持一段距離的原因,因為她看不慣。

看不慣每個人臉上帶著的笑容其實另有目的,這是她受了好幾次教訓,才學會的事,但也因此跌得最深。

想到不愉快的往事,邵琳琳深深攢起眉頭。

不是打算忘得一乾二淨,為什麼又想起被背叛的事?

「褚天行你站住!」突然樓下花園裡傳來女人的嬌斥聲。

邵琳琳低頭,看到就在她所在的陽台下方站著一男一女,女人背對著她,而面對她的男人面無表情,似乎不怎麼在意眼前那個女人的存在。

「有事嗎?」褚天行冷冷詢問,眼神浮起一絲絲不耐。

「難不成你要對我始亂終棄?」女人咄咄逼人,壓低嗓音像是怕被人聽到。

「始亂終棄?」他挑挑眉,嘴角扯出一抹殘冷笑容,「我和妳從來沒有開始,哪來的始亂終棄?」

「但是你的奶奶已經把我視為孫媳婦……」女人在找藉口,好像硬逼他承認兩人的關係。

「奶奶是奶奶,我是我,我沒有承認過我與妳有任何關係。」褚天行面無表情,眼裡多了抹諷刺,像這種刻意接近他家人的女人他見多了,目的就是想成為褚家的大少奶奶,但是他根本不認識這女人,會與她前來這場晚宴也是不想忤逆奶奶的交代,並不代表兩人就扯得上任何關係。

「你……你不能拋棄我不管,至少要跟我一塊進去,不然的話……」

邵琳琳聽到女人咬牙切齒的聲音,不知為何女人的嗓音讓她有種耳熟的感覺。

「不然怎樣?」褚天行瞇起眼。

「我就向你的奶奶控訴你始亂終棄。」這是女人使出的最後絕招。

她的絕招讓邵琳琳差點笑了出來,她不認為眼前這個男人會吃這一套。

「去控訴吧!」褚天行的眼神變得冷漠,嘴角勾起殘酷的笑容,睥睨著她,「在此之前,我會下令所有人不准讓妳靠近奶奶一步,哪怕是奶奶的要求也一樣。」

「你怎麼可以這樣做……」女人臉色蒼白,她沒想到他會做得如此無情。

「為什麼不行?」他反問。

「你這樣做會傷了你奶奶的心。」女人大言不慚道。

「讓妳再繼續造謠生事下去,只會帶來麻煩,請莊小姐好自為之。」他銳利的眼眸掃向她,臉上帶著冷漠,讓女人氣得牙癢癢。

「我不會放棄的。」她扔下這句話,氣憤的轉身回到屋內。

當女人轉身時,邵琳琳終於看清楚她的模樣,接著渾身一僵,怎麼也沒想到會在這裡看到她,這個女人向來與自己不對盤,每次看到自己就冷嘲熱諷,也不知道哪裡惹到她了。

邵琳琳心裡直呼好險,慶幸她沒有看到自己,她不想面對她,尤其是現在她被氣瘋了,一定想找個出氣筒。

「妳看夠了嗎?」褚天行冰冷的嗓音從下面傳上來。

邵琳琳低頭看著他站在下面,昏暗燈光照在他稜角分明的臉孔上,眼神幽暗,像支銳刃射了過來。

邵琳琳一言不發,冷冷睥睨著他,然後轉身往屋內走。

反正她與這個男人八竿子打不著關係,她根本懶得理會他的不禮貌,明明就是他們沒注意四下是否有人,就在那裡吵起來,還要她識相點離開?她沒怪他們打擾她的安寧就很不錯了。

可是,面對男人陰鷙的眼神,她還是選擇退讓。

她不想惹事,尤其是那個男人似乎也不好惹。


「女兒,妳窩在這裡做什麼?怎麼不多去認識一些人?」邵父站在一旁鼓吹女兒,卻換來邵琳琳冷漠的態度。

「不用。」她撇過頭,努努小嘴兒,「我想先回家休息。」

「明天是週末,又不用上班,幹嘛急著回家?」邵父知道女兒不喜歡這種場合,可是為了替女兒找到好對象,早日生出外孫,他忙於撮合,「來來來,我幫妳介紹幾位青年俊傑。」

「我不要……」

根本不給她說不的機會,邵父就拉著女兒的小手往一堆年輕男子的方向走去。


褚天行冷著一張臉,從屋外走進屋內時,看到剛才威脅他的女人站在一旁與姊妹淘們訴苦,看到他進來,扔給他哀怨的眼神,一旁的三姑六婆又在那裡嚼舌根。

「聽說你對某位大小姐始亂終棄?」一隻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

「什麼時候起,你也跟那些三姑六婆有得比?」冷眸微瞪,褚天行投給聶正風警告的目光,告訴他,他很不爽,最好識相些。

聶正風輕笑,「怎麼,是被女人糾纏怕了?」

「那些女人打著什麼主意,你會不曉得?」接過服務生端來的酒,他隨意靠在吧檯前,眼神慵懶。

褚天行就像一隻慵懶的黑豹,一舉一動都強烈吸引異性的目光,多少女人為他而瘋狂,俊美的臉蛋再配上驚人的家世,也難怪那些花蝴蝶不怕他的冷漠撲上來。

「別這樣,當笑話聽聽就好,有些女人就是吃不到葡萄才會說葡萄酸,沒有幾個人會把這些流言當真。」聶正風拍拍好友的肩膀安慰,受歡迎也有受歡迎的煩惱。

「她們要的只是褚家大少奶奶的位置,哪怕我長得跟二楞子有得拼,她們也無所謂。」褚天行看得很清楚,這些女人要的只是他的地位,而不是在乎他這個人。

「不!」聶正風表情認真,「你比那些二楞子長得英俊。」

「我該感謝你的稱讚?」褚天行似笑非笑。

「難道不是嗎?就是因為你長得帥又有錢,家世又不錯,才會有一些女人急著想要撲倒你,這不是件好事嗎?」

「別把你的浪蕩子調調套在我身上。」褚天行翻白眼,知道聶正風根本是來者不拒,他喜歡遊走在花叢間,與每個女人調戲,但是要他認真根本不可能。

「我說你呀,有些事情不用太認真,反正一皮天下無難事。」

「你這番話面對我的奶奶有用嗎?」褚天行冷冷一笑,看到好友動作微僵,臉上擠出難看的笑容。

「算我沒說。」就連他面對褚天行那喜歡碎碎唸的老祖宗也同樣沒轍,只有腳底抹油的份。

「嘴巴講得好聽,到最後可別變成只剩下一張嘴的男人。」褚天行投給好友譏笑的目光。

聶正風丟給他曖昧的眼神,眨眨眼,「放心,你不是我的菜。」

「我對男人沒興趣,給我滾遠點。」

「這麼快就要對我始亂終棄了嗎?」聶正風流露出哀怨的眼神。

褚天行笑罵:「別露出這種眼神,我看了會想吐。」

「咦,邵董好像帶著他的女兒過來了,難得邵琳琳竟然也參加今天的晚宴。」

「誰是邵琳琳?」順著他的目光,褚天行看到剛才站在陽台上的女人。

她帶著滿臉無奈,卻被一個中年男子拉著往他們的方向走了過來。

褚天行瞇起眼,這個時候他才看清楚她長得什麼模樣。

柳眉微彎,一張我見猶憐的小臉蛋,尤其是她眉心微蹙時,讓人忍不住想去呵護她,可是閃爍倔強的眼神洩露出她的真性情,大大的杏眸、高挺的鼻樑,再搭配誘人的櫻桃小嘴,一頭長髮紮了個馬尾,耳邊微露出幾根髮絲,黑色晚禮服勾勒出美好曲線。

「對了,你們好像沒有碰過面,她很活躍時,你剛好在國外,所以不曉得她,但自從那件事情過後,邵琳琳就很少出席這種場合,所以你們碰面的機會更少。」

「發生過什麼事嗎?」褚天行微感興趣。

他忘不了他剛才諷刺她時,她扔給他冷冷的眼神,像位高傲的女王,但她的冷漠不可思議地在他的心湖漾起一圈圈的漣漪。

「怎麼,對她產生興趣了?」

「這不用你來管!」褚天行投給他警告的目光,瞧他促狹的模樣不知道在打什麼鬼主意。

「咱們是好朋友,你就別害羞了。」

「你要不要說?」褚天行懶得與聶正風多說廢話。

「好吧,我來告訴你發生了什麼事,讓你對追求小美人有些把握。」

「我又沒說要追她。」他攢緊眉頭,只不過是問個話,聶正風會不會想太多?

「那你問這麼多做什麼?」聶正風壓根就不信,如果對她沒意思,會詢問她的過往?這根本不像他的個性。

「好奇也不行?」

「行,我沒說不行。」聶正風笑道,但心裡卻暗忖,如果不是對人有意思還會那麼好奇嗎?「為解除你大爺的疑惑,本人就長話短說,邵董牽著女兒就快走過來了,被人聽到不好意思。」

「既然如此,你之前幹嘛那麼多廢話?」褚天行覺得他根本故意在拖時間。

「跟你一樣好奇嘛!」

「廢話少說,你到底知道多少,快點說。」

「求我啊!」聶正風覺得有趣,開始拿起喬來。

難得褚天行竟然也有求他的時候,這讓他玩上癮了。

褚天行投給他冰冷的目光,「不說就算了。」要他求他,想都別想!

聶正風撇撇嘴角,這人真無趣,一下子就放棄了,害他沒得玩,「好吧,我聽說邵琳琳曾經與東莞小開訂過婚,可是不知道什麼原因,好像是因第三者的關係解除婚約,聽說這個第三者還是她的好朋友。」

「你還真八卦。」褚天行瞪向他,沒想到人家的家務事他也打聽得一清二楚。

「沒辦法,混在女人堆中,她們老愛嚼舌根,你又不是不曉得。」聶正風還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樣。

「哪天你會死在女人的肚皮上。」他瞪向他。

「總比死在工作上好。」聶正風吊兒郎當,提醒他,「他們來了。」

2010-08-05
幸恩 著  
2010-08-19
朵朵橘 著  
2010-08-19
月瀾 著  
2010-10-14
孟樂姬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