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30205
書  名:我有一個童養夫(卷五)
作  者:魚臨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1-01-27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羊奶風波過後,鄉鄰們悔悟,越春歸也不是那起小心眼之人,
她以德報怨,又委託鄉親大規模種植番薯,並許以高價。
不過,她這回多加了一道保險,與鄉鄰們簽下契約,防止生變。
眼看鋪子的生意紅火,長輩們開始盯上越春歸的婚事,
里正媳婦兒亂點鴛鴦譜,程祁佑情急下,直接將兩人的關係曝光,
本以為會迎來巨大的反對聲浪,沒想到結果卻出乎預料,
長輩的拳拳愛護之心,少年貼心的相伴之意,讓越春歸感動不已,
科舉在前,程祁佑一行上京都搏功名,誰知有人扯後腿,
因一樁番薯地被灑鹽事件,牽扯出程祁佑分家的長嫂與人私通,
禍不單行,京都裡,眼饞瓷器生意的祁王也對程祁佑一行下了手……
第一百二十三章 按規矩來


越春歸一出來,人群裡剛才窸窸窣窣地說著話,一下便停了,個個睜著眼睛,小心翼翼地看著她。
一張張熟悉的面孔,有從前未有過來往的,也有平日裡最是交好的,就連里正媳婦兒也站在那兒,滿是笑意地看著她,李老爹也被李志高、李志存兩兄弟攙著,老人家卻一副老當益壯的模樣,還不樂意被這麼扶著。
此刻,這些人眼裡有試探,有不安,但最多的便是歡欣。
里正跟村長兩人坐到一邊,給越春歸鎮著場子,剛剛一趟一趟的,要敲打的都敲打了個遍,如今就不好再站出來。
見人來得差不多了,蔡氏就將幾個孩子一道叫了進去。
門一關,越春歸便朝眾人笑了笑。
「各位叔伯、嬸子都吃過飯了吧?這臨時託村長爺爺和里正叔將大家召集起來,實在是不好意思,各位長輩可千萬別惱我才是。」
前兒因羊奶一事跟越春歸生了嫌隙的鄉親們,雖今兒得了越春歸送的點心、果子,但此刻也不敢應聲。
可平日裡就跟越春歸交好的那些長輩,就不一樣了。
里正媳婦兒聽了,就嗔怪道:「瞧這丫頭說的,我們怎捨得惱妳?不說妳是來給鄉親們謀好處的,就是叫我們來幫忙掃屋子,我們也樂意呢!」
這樣捧場的話一出,旁人也都是附和。
越春歸假意無奈道:「既然嬸子這麼貼心,一會兒大家誰都別攔啊,我這兒還有兩個房間沒掃的,就等著嬸子了。」
這玩笑話,誰聽了不樂呵?原本有些忐忑的鄉親們聽到這兒,都不自覺地笑了起來,這氛圍較之前也好了些。
待蔡氏從裡間出來,耿榮也在一旁候著給她充門面,越春歸看了一圈,直接進入了正題。
「各位長輩們都清楚,自年前開始,為了補貼家用,我先後替鎮上清正雅居的掌櫃、郭小姐畫了扇面,又上山移栽了草藤果熬煮糖水。」
越春歸指了指院子裡兩塊地,因有李老爹每日打理,地裡剛摘了一茬的番薯,一地的葉子藤蔓還未清掃乾淨。
「後來攢了些銀錢,又有郭小姐相助,我便跟蔡姐姐兩人到鎮上開起了鋪子,那鋪子在當口上,每日生意也確實好得沒話說,我們家阿榮,還有家旺哥和嫂子忙得腳不沾地的。」
越春歸每說一個名字,眾人聽了沒有不羨慕的。
如今誰還不知道柳家旺夫妻倆每個月的月錢加起來就有近一兩,還不算越春歸每個月送的禮、客人的小費。
還有這阿榮,原本就是個逃難來的,看今兒這身上穿的,還有這壯實的身子骨。
更不用說那蔡氏跟李志存夫婦倆,當初差點被浸了豬籠,名聲有損的一對,多少人在背後嘀咕,可現在一看,蔡氏頭上戴的釵子、身上那素錦色的襖子,哪個婦人看了不羨慕?
越春歸將眾人的神色看在眼裡:「也多虧了李爺爺幫忙,時時給我送上這兩季的番薯,我這一家鋪子,李爺爺跟陳實大哥專門分了兩塊地出來,給我種上這東西,也叫我沒了後顧之憂,剛剛村長爺爺跟里正叔想必也同大家說過了,郭小姐有意在京都的鋪子中,加上我這些點心。」
見眾人應和著點頭,越春歸繼續說道:「鎮上郭府的名聲,各位叔嬸比我更清楚,我這兒也不自謙,這些點心到了京都,只會賣得更紅火。」
「那是,春歸這手藝沒話說!」
「有郭家的小姐罩著,又是去了京都那地方,穩賺不賠的生意啊!」
一圈人連連附和。
鎮上的熱鬧景象,有的人沒看過,可今兒這點心卻是實打實地送到了他們手裡,家裡孩子沒有一個不愛吃的。
越春歸微微一笑:「只是,也遇到了一樁難事。」
她往前走幾步,將手上那份契約往最前頭的里正媳婦兒手裡一放。
在眾人迫切的目光中,越春歸緩緩道:「其餘的食材都方便,不論是羊奶、牛奶還是芋頭,都是些尋常東西……只這一番薯,卻是去年才種起來,除了李爺爺、陳大哥跟陳二哥幫我種了兩塊地,日常供應我那鋪子,其他地方的人想來還將這東西當做野草,正眼都瞧不上。」
里正媳婦兒手裡拿著那契約,還沒來得及看上一眼,便點頭:「春歸說得沒錯,出了鎮子,那草藤果一茬一茬,老得牙都咬不動,就是咱們村裡這些鄉親們,不也由著那東西漫山遍野地長著嗎?」
旁邊一個婦人出了聲:「這也怨不得我們,那東西早前缺了糧食的時候,還能摘點回來,依著春歸教的法子蒸熟,填補肚子,可後來我們熬過了那難處,那東西照我們的手藝也賣不出高價,還白費這功夫做甚?」
這話裡也有幾分無奈,只老老實實種地,實在是種不出什麼名堂,可他們這村子如今也只有老老實實種地這一條路子可走。
也正是這樣,小涼山是這四鄉八村裡有名的窮地兒。
越春歸點了點頭,和氣道:「尋常人家是無用,但你們是清楚的,若是京都的鋪子開起來了,我這兒是怎麼都不嫌多的。」
她一邊說著,對面那群人的眼神越來越熱切。
越春歸看著看著,也不由得笑了笑,繼而朗聲道:「我便託一託各位鄉親們,家裡有地的、有空閒的,幫我分出兩塊地,專門種那草藤果,一年兩季全都拿來供應京都的鋪子,可好?」
這話一落,一圈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個接著一個喜不自禁地點頭,跟吃了定心丸似的。
一句又一句激動的回應,從人群裡冒出來:「好!當然好!」
最左邊那大叔見著是剛從地裡趕回來的,手裡的草帽一下一下地扇:「春歸丫頭,村長也沒明說,只說妳要帶著我們種那草藤果,也虧待不了鄉裡鄉親的,合著我們都是莊稼地裡長起來的,一輩子別的不會,就會種地,這事兒啊,就包在我們身上!」
說這話的確實是一片誠心,掏心窩子跟越春歸做著保證。
「對,我也是這麼想的,妳有心帶著鄉親們走一場,我們打心眼裡都是感謝妳,這事兒最簡單不過!別的我們還底子虛,可種地,那可真是我們老老少少的強項!」
一個開了口,其他的也陸陸續續跟越春歸保證。
雖然有前頭羊奶一事,打擊了她心裡這股勁兒,可這村子裡大多數的鄉親卻都是打心眼裡的善心善意,越春歸心裡一陣感慨,感慨過後,也微微斂了笑意。
「各位鄉親們,且聽我把話說完。」
此時,里正媳婦兒已經將手裡這份契約完完整整地看了一遍,忙不迭捂著胸口,滿臉震驚地看向越春歸。
越春歸感受到這一道目光後,便也特意看過去,微微笑著朝她點了點頭。
里正媳婦兒差點一個趔趄,虧得旁邊的人扶了她一把。
越春歸淡淡地勾著唇角:「這一年,我們家裡失了雙親依仗,多虧了村裡長輩的照應,因而我也不願虧待了鄉親們。」
眾人像是意有所感,面面相覷後,心裡也打著鼓,都等著越春歸後面的話。
「我剛剛同村長和里正叔也商量過,但凡應承了我這邊,日後不論收成多少,一年兩季,每一季每一塊番薯地,我都給一兩銀子。」

越春歸這話一落,滿村子的幾十人,連窸窸窣窣的聲音都消失了,怕是落一根針在地上都清晰可響。
「……春歸丫頭,妳……妳可是在說笑?」終於,有一道聲音哆哆嗦嗦地響起。
再有另一道:「丫頭,是一塊地……還是一畝地?」
這一畝地,一季一兩銀子倒是說得過去,可一塊地……這怕是在說笑吧!?
眾人又是希冀,又是試探地看過去。
被這麼幾十道小心翼翼的目光探視著,越春歸也有幾分無奈,她依舊是淡淡地笑著,只毫不猶豫地點了頭:「一塊地。」
她又指了指自家門口的幾塊菜地:「如同這般,這樣的一塊地,每一季便是一兩,一年兩季,便是二兩,你們只需將平日裡種菜的地兒分出一兩塊給我就好。」
俐落的幾句話說完,這下就連呼吸聲都聽得清清楚楚,幾十人裡裡外外都跟吞了個雞蛋似的,呆在原地,只傻愣愣地看著她。
原本那些在大旱天沒了地的人,正心裡懊悔著失了這一趟機會,可此刻卻聽到越春歸說的,心裡當即鼓鼓脹脹的,怕是要原地厥過去了!
這四鄉八村,家家戶戶誰還拿不出一塊菜地!?就是把院子給開墾了,也能開出兩塊菜地啊!
這樣兩塊地,一年便是四兩銀子,攢個兩三年就能買上兩畝山地,越春歸哪是在託他們幫忙?這是在救他們的命啊!
後頭的蔡氏早已「噗哧」笑出聲,原想過這些人是怎樣的震驚,怕是要纏著越春歸直念佛了,卻沒想到是如今這情形,幾十個人,連一個聲響都沒有。
藉著這空檔,越春歸掃了一圈眾人,將同樣震驚的里正媳婦兒手裡那份契約拿過來,繼續道:「只是,這不比我前頭收羊奶,這麼多的番薯,這樣的價錢,想也知道,光一年就是多大的生意。」
她頓了頓:「不是我不信任諸位鄉親,我也並非要藉著前頭那羊奶生意,對各位挑刺,只是如今我確實得按照人家的生意流程走了。」
眾人漸漸從呆愣中反應過來,打起精神看向越春歸手裡那張紙。
越春歸揚了揚手裡的東西:「這兒是一份現擬的契約,上頭寫明了鄉親們每家每戶最多三塊番薯地,且每塊地,每一季都能拿到我這兒的一兩銀子,但也說明了鄉親們必須好好種植那番薯,若非天災,每年每季都得按時交果子,若有那偷奸耍滑……或是打著小聰明的,便要賠付我百兩銀子!」
「百兩銀子」四個字一落,幾十號人再也沒有不清醒的。
前頭在羊奶上做手腳的幾位婦人個個都臊紅了臉,想也知道是羊奶那事兒讓越春歸生了這一道心眼。
只是一群人被百兩銀子震在原地,張著嘴,不知道作何反應。
這時,李老爹慢慢悠悠地開了口:「誰做生意不簽份契約?倒是沒見過旁人像咱們春歸這般,一樁生意做得跟送錢似的,一塊地給一兩銀子,過不了三年五載的,咱們小涼山,怕是個個都要做地主咯!」
那拿草帽扇風的叔兒早已停了手裡的動作,將草帽戴回了頭上,沉默半晌後,開了口:「咱們又不會搞那偷奸耍滑的事兒,板上釘釘是咱們得了這大便宜,這契約簽了有什麼要緊的?丫頭,妳給我預備上一份那契約,我家裡有三塊菜地,通通挪出來種妳的番薯,明日我就去山上把那番薯移栽咯!妳等會兒同我說說有什麼要注意的,叔兒保證給妳種得好好的!」
他一說完,其他人便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沒一會兒,其他人也陸陸續續開了口:「春歸!我家有兩塊!妳給我記上!」
「我家有一塊,等我回去把院兒裡的地兒開了!到時便有兩塊!」
「對!咱們明兒一道去山上挖那草藤果,後日怕是有雨水,趁明兒天晴,趕緊挖空了才好!」
就連那山頭做了羊奶生意的幾個婦人也紅著臉出來保證道:「春歸,前兒是我們不厚道,如今簽了那契約,一定踏踏實實地給妳把事兒給做好了!」
越春歸欣慰地看著眾人,心裡那塊石頭總算落了地。
2017-10-25
如意餅 著  
2020-03-25
許小培 著  
2020-04-29
淺嘆 著  
2019-04-30
海的挽留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