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30206
書  名:我有一個童養夫(卷六)
作  者:魚臨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1-01-27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祁王之亂後,程祁佑與柳知行通過殿試,金榜題名,
兩人深受皇帝賞識,官封縣令,接下開官窯試行手繪瓷器的重任。
為感念程祁佑的真情,聖上賜下一道「天作之合」的匾額,
有金口玉言加持,免去了越春歸以童養媳之身嫁與他人的閒言碎語。
好事成雙,她與程祁佑,郭家小姐與柳知行,正式定親,
然而,新生活的諸多考驗,正一道一道地走來……
新官上任,為抽空完成終身大事,程祁佑與柳知行超前部署,
修建窯洞的事情正進行得如火如荼,誰知竟遇大雪成災,
面臨安頓流民的問題,越春歸思慮周全,順利幫助兩人化解危機,
沒想到她接下來的挑戰,竟是要幫郭家老爺「教兒子」!?
第一百五十五章 窯洞選址


因鎮子上的鋪子不能停業太久,柳知行、程祁佑又忙著上任前的一干事項,這一趟待足了兩日,越春歸便打算回去了,而這兩日也是吃遍了各家的好東西,自家裡愣是沒開過一次伙。
除卻鄉民們的招待,程祁佑跟柳知行也特地分出了半日,去往齊老秀才那兒拜訪了一趟。
小涼山熱熱鬧鬧的,每個人都是一派揚眉吐氣、與有榮焉的模樣。
而甜水村兩家族長那兒卻是冷冷清清,坐足了冷板凳。
似是沒想到越春歸一行人還真不將他們倆放在眼裡,連尋常報喜都不曾報到他們家,聽到幾人已經離鄉回了鎮上,這兩人立刻氣得關緊家門,一口氣提著不上不下,不住地念叨:「竟這般失了孝義!竟這般失了孝義!」
可儘管好一陣念叨,越春歸一行的馬車也早已跑出了老遠。
程祁佑與柳知行的一干榮耀皆與他們倆無關。
如今,旁人又哪會說兩個縣大人不孝不悌,數典忘祖?只有說兩個族長有因有果,一報還一報罷了。

回了鎮裡,最要緊的就是鄉親們送的幾大籃子蔬菜,冬日裡蔬菜、瓜果好存放,也架不住半車子的分量,一家子每日吃也要吃上半個月。
想了想,前頭鋪子停業了許久,越春歸早前答應了左鄰右舍,開張後叫他們放開吃兩日,因這幾日忙著給程祁佑兩個補一補身子,又回鄉裡待了許久,實在推託了好幾日了,對著來鋪子前催促的客人們,越春歸也有些難為情,便打算想些新鮮東西招待招待。
又正逢冬日,冰窖裡的冰怕是用不著了,過著過著,遲早要到穿著幾層衣服也喊冷的時候,越春歸想了想,索性在這堆蔬菜、瓜果裡作了文章。
冷清清的天氣,最是吃熱騰騰的湯水時候,除了去年在家門口賣的蕃薯糖水,又將每日李志高運來的一部分牛奶煮了牛奶茶。
對著這半車的新鮮蔬菜,越春歸想了想,用了各色香料,和程祁佑、柳知行那幾口箱子裡上好的火腿,片了好些肉下來,一道熬煮了一鍋白湯,再炒了一大鍋的辣椒,另起一鍋紅湯。
又請李志高砍了好些竹子來,削成一整捆的竹籤,剝開了各色蔬菜,買了新鮮牛羊肉串到竹籤上。
冬日裡最討人胃口的蔬菜肉串,便做好了。
這種新鮮的吃法,自家吃了一頓後沒有人不叫好的,如此這半車子的蔬菜也有了著落。

蔡氏懷胎三月已顯懷,也不好叫她在廚房裡轉悠,於是隔日,越春歸便張貼了招工啟事,日常打雜或是做些尋常點心。
不比前頭還要程祁佑、柳知行鎮頭鎮尾地張貼,這一次只在店鋪門口貼出去沒多久,便來了人。
來人是個鎮上姓王的一位大娘,只一個女兒前個月嫁了人,在家待著也是做些尋常針線,所幸廚藝還算不錯,見越春歸這兒招人,又有兩個縣大人坐鎮,便想著來碰碰運氣。
只是做些尋常打雜下手的事兒,手腳麻利,人勤快,就再沒挑的了。
這位王大娘便留了下來,每日付上五十文的工錢。
這樣又過了一日,王大娘上了手,前頭的鋪子便又重新開了門。
為著給越春歸道喜,又實在想念這兒的點心,一整日,鋪子上下兩樓都擠滿了人,擺放的凳子坐不下,更有自備桌椅的。
更遑論越春歸將兩大鍋的紅白湯擺出來,各色蔬菜肉串放置一旁後,眾人那驚奇的反應了。
越春歸沒想到的是,這每日兩大鍋子的蔬菜肉串,除了平日裡光顧的客人們愛吃,就連八九歲的娃娃也時常紅著張臉過來要上一兩串。
蔬菜一文錢一串、肉類兩文錢一串,都不是貴價的東西,尋常孩子省下兩日的零用錢便能吃上幾串,拿了自家的碗去柳家旺媳婦兒那兒舀一勺白湯或是紅湯,這樣冷的天氣裡喝上一碗,別提多舒服了!
鋪子裡有客人打趣:「越娘子這是要把大人、孩子的錢都給賺了!」
說完,便有人反對:「越娘子哪裡掙了孩子的?沒見只要是個小娃娃過來,紅白兩湯隨便舀不說,還搭送一兩串呢!」
「就是!我昨兒吃完又去別處晃悠了一圈,回了家竟看到我家小子背著我吃了好幾串的白菜菇子,一問就買了兩串素的,越娘子給送了四串!他老子摳摳索索攢下十來文才吃了五六串,他兩文錢就吃了個痛快!」
有人來了興趣,笑問道:「那你可是被自家小子氣得心裡不平?」
「當然!我氣得立馬把他剩下幾串給搶過來吃了!」
滿場聽得當即哈哈大笑。
「你這做老爹的,等你老了,看你家小子如何管控你的吃食!」
耿榮、柳仁聽著他們說話,不由得笑道:「我們家春姐最是疼孩子,看來這串子生意也要長長久久地做下去咯!」
半個月分量的蔬菜果子,短短五六日便被一掃而光,耿榮又經越春歸囑咐,駕馬車回小涼山收了一回新鮮蔬菜,後頭耿榮自行做主,與周邊幾個村子定下一份收時令蔬菜的協議便是後話了。

家裡幾塊匾額送來後,柳知行與郭家,越春歸與程祁佑兩對的事兒已是人盡皆知,越春歸自是住在這兒,大門一開,與程祁佑說話與言語親近,都在眾人眼皮子底下,兩人又向來都是如此要好,眾人早先還有對程祁佑的敬畏,可看得久了,也不免要多番打趣。
而郭如意與柳知行是大棒子突然落下,從前又無跡象可循,這會兒郭如意不知是為了避嫌還是害羞?還不曾到柳家來過,眾人想打趣兒都見不著人,只好扒著柳知行一人不放,直問何時能吃到一杯喜酒。
說起來這兩對都是女大男小,有心急的人不免催促道:「咱們越娘子過了年便實打實的十九了,虛歲都二十了,女大三,抱金磚,這金磚可要快快抱起才是!那郭小姐也正青春年華,咱們不知道何時能瞧見這一門雙喜啊?」
柳知行這樣一個厚臉皮的,愣是被鬧得滿臉通紅,快步走回宅子,一屁股坐下,感慨:「這群人,怎的盯著人家家裡的事兒不放?」
說完,他忽地想到從京都回來時,周 那又哭又嘆,不知何時能再見,程祁佑拋下的那句:「來年春,自有個正當名頭邀你過來。」
又想起近日與程祁佑忙得馬不停蹄,那試行地的一干前事商榷與那縣衙裡的交接,何處不是問題?
按理說,如今這般忙碌其實也未有必要,上任前本就是最後的空閒期。
而兩人卻默契地每日腳不沾地,柳知行也隱隱有感,那一日怕是不遠了。

這頭,柳知行被打趣得面紅,另一頭,程祁佑已將幾日來同他一道走訪的幾處地圈圈畫畫,遞給了在旁的越春歸,再拉過她坐到書房長椅上。
「來,春姐瞧瞧。」
越春歸被引得坐下,一瞧,正是兩縣各地的山貌圖。
共是六張圖紙,松縣稍大一點,分了四張出來,虞縣兩張。
幾張紙裡,她一眼就瞧出了小涼山各處的地貌,被朱砂筆圈出了好一些。
她偏過頭疑惑道:「這是?」
程祁佑淡笑道:「這幾日與知行一道各處走訪,兩地的地貌圖皆在上頭,如春姐之前所擔憂,試行地一事從人手到選址,再到開窯洞,都不是易事。」
他點了點越春歸手裡那張:「正巧那日上山祭拜爹娘,見山頭多有平緩處,請教了開窯的師傅,小涼山那處也是一塊好地方。」
越春歸不由得一愣:「原來那日你們倆竟是在查看地貌?」
看他點了頭,越春歸又看向手裡這張圈劃的圖紙,下意識問道:「這是打算定在那處?」
程祁佑認真道:「既是塊好地方,自然選在了那處。」
聽得越春歸不吭聲了。
瓷窯分官窯跟民窯,當初郭如意帶她去到鎮郊的那一處是民窯,多為商戶所用,而程祁佑與柳知行奉命行事,若定的窯洞,必是官窯。
官窯是何概念,從窯洞到工人皆受於朝廷,工錢、津貼一律出自朝廷,皇帝既是有心將手繪瓷器給做下去,那這頭一批工人所受的保障定非尋常人能比的。
不說工人,窯洞附近擺個日常的攤子,怕是也要掙個盆滿缽滿。
換句話說,小涼山那處要是出了一個官窯,跟長了個金疙瘩無異,繁榮指日可待。
她沉默半晌,偏過頭看向正靜靜地注視著自己的少年。
連日來的忙碌與決策,叫他整個人已有了漸定的氣勢,眉眼間溫柔與凜冽交替,已看不出從前涼薄的性子。
想到從前他一言一行裡皆是對眾人的冷漠,再看到今日的他,越春歸不由得緩了神色:「鄉親們定會感激你。」
豈止是感激,這樣天大的好事落下來,怕是要燒香拜佛替程祁佑立長生碑了。
程祁佑看到她眼裡的欣慰與讚賞,輕輕一笑:「春姐只當我在其位,謀其事,兩縣各兩處官窯,一南一北,不是小涼山,也有其他地方。」
越春歸勾了勾嘴角,而他最終選定了小涼山。
兩縣共四處窯洞,這兩人忙碌近半個月,終是定下了。
越春歸細細的想著,工人好找,只要是賣苦力,誰人都可以,而一批在裡間的手藝人卻難尋,少不得要費些心力,手繪瓷器不比尋常的瓷器,不僅是燒窯的火候,在瓷器上作畫,便要難退一幫人。
2016-02-03
花日緋 著  
2015-01-28
殺豬刀的溫柔 著  
2015-04-01
蘇小涼 著  
2012-11-14
意千重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