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30207
書  名:我有一個童養夫(卷七)
作  者:魚臨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1-02-03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接下教養郭展鵬成才的重責大任,越春歸另有盤算,
其實,她胸無大志,只想過上安穩的生活,踏實度日,
只要將紈褲少爺領到正途上,再將機靈的夥計培養成大用之才,
她就可以放心做她的甩手掌櫃,偶爾擺擺縣令夫人的譜兒,
在越春歸的訓練下,幾個小子逐漸成長起來,慢慢接手家業,
教養之路雖艱難,卻也頗為得趣,做官又何嘗不是這樣?
程祁佑、柳知行籌建官窯、安頓流民,給了鄉親一份穩定收入,
一片真心,卻換來工人「偷梁換柱」的行騙之舉,
程祁佑一度對自己產生懷疑,幸得越春歸開解,重拾為官的責任。
這一次,他決定收起寬宥之心,重定制度,獎罰並行……
第一百八十七章 灰心失望


依照往日的安排,程祁佑該在兩處窯洞各待上半日,同工人們一道蒙上布巾各處巡查,而此刻,他卻一步一步地往回走。
幾個官差正同平日裡一般,給程祁佑拿了蒙面的布條,才發現程祁佑人已不見了。
「大人去哪兒了?」
「不知道啊,會不會回小涼山了?大人平時上午都在小涼山,難不成今日是特意來同我們說飯錢的事兒?」
另一個官差點點頭:「不會錯了,不然也沒什麼大事兒。」
「誒!大人可真好!還特意來說一聲。咱們也趕緊進去吧!」
這幾個官差又高高興興地進了窯洞,懷揣著對程祁佑的感激。
……
另一邊,因蔡氏臨產的日子也差不多快接近了,越春歸跟王大娘一道將要預備的東西通通備下,雖然心頭對耿榮說的那事兒還在意著,但想著程祁佑已然知曉,總能知道個究竟,便暫時給放下了。
蔡氏這邊每日請了傅青大夫的娘子來把脈,兩個丫頭也不離身。
柳知平這樣每日蹦跳的習慣也給改了,從私塾裡回來都是靜悄悄地走路,穩婆是蔡氏她娘親自去請的,一概物件也都妥當,只等著那日來就成。
蔡氏這是第二胎,自個兒就有章程,見家裡上上下下地忙著,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直摸著肚子感嘆:「你是個有福氣的,家裡人都看顧著你。」
李志存每日寸步不離,他這樣的憨實性子,不會說話,心裡卻都記著一家子的好,夫婦倆都感念著這樣的好日子。
兩人正在屋前說話,院子裡不知什麼時候長出了些婆婆丁,蔡氏一邊叫他去採些來,一邊跟兩個丫頭搗鼓手裡的小衣裳。
而越春歸正在廚房裡燉湯,三盅湯,另兩盅給程祁佑和柳知行準備著。忙碌了許久,兩人都可眼見地瘦了下來。
這味道夾雜在前頭鋪子傳來的香味裡也能聞得清楚。
程祁佑一路走來,掩下鎮郊裡湧上來的情緒,路上時常有人喚他一聲,他面上勾出溫和的笑意應著眾人,而腳下的步子卻未停,直走到家門口,嗅到一股熟悉的味道,眼裡不禁有些溼意。
算起來,他已經許久沒有吃到越春歸做的飯,每日早出晚歸,次次都是他一個人坐在平日裡熱鬧的桌前,吃著王大娘或是丫頭備下的食物。
他只原地站了一會兒,就被院子裡正採了野菜起身的李志存給看到了。
李志存沒看出什麼,只憨笑了聲兒:「祁佑怎麼回來了?」
程祁佑這才跨進了門,同往日一般笑了笑:「今日沒什麼事兒,便回來了。」又朝坐在一邊的蔡氏點了點頭:「蔡姐,我回書房。」說完,便快步走進正堂。
李志存採了一手的婆婆丁給自家媳婦兒瞧,邊道:「祁佑回來得正好,這婆婆丁現採才好吃,鎮上賣的那都不新鮮,一會兒包個餃子。」
李志存看不出什麼,蔡氏卻是個會看面色的,這青天白日,哪怕兩處窯洞沒什麼大事兒,祁佑跟知行都是日日在那兒待著的,今日才出去沒多久就又回了來,面上又怎麼看怎麼奇怪。
她想了想,指了指廚房道:「你跟春歸去說一聲,說祁佑回來了,剛進了書房。」
她也不好說什麼,程祁佑那兒也只有越春歸能說得上話。
李志存不疑有他,只當傳個話,走到廚房將一把野菜放到水盆裡,就對越春歸道:「祁佑剛回來了,在書房呢!」
「他回來了?」越春歸轉頭,一邊將腰上的圍裙解下,一邊問道:「他怎麼回來了?知行也回了?」
李志存搖搖頭:「沒呢,就祁佑回來了。」
自兩邊打通後,柳知行每日也是先進了這裡,再順道接了來吃飯的郭如意回家。
越春歸愣了愣,回身舀了一碗老鴨湯便出了廚房。

程祁佑端坐在書房內,細細地回想這幾日。
窯洞裡那事不難猜,從年前就有的跡象,捨不得工錢,又覺得活兒累人,便找來一個樂意頂替的人在裡頭充數,或是平分工錢,或是給個什麼甜頭,那章二就是其中某個人的替身,照他今日看到的六七個生面孔,那窯洞裡怕是遍地都是充數的人。
他仰頭靠在椅子上,閉眼沉默著。
實在是這些時日太累了,他捨下新婚的妻子,捨下教養兩年的弟妹,每日早出晚歸,甚至連一頓像樣的飯都未同家裡人吃過。
他將全數的精力放置在這兩處窯洞上,又將全數的心力投在這批工人身上,嘗過來自底層百姓的敬仰,嘗過做為一個縣令微薄的成就感,就在他投身此處時,卻又碰上一齣這樣的鬧劇。
他從來都知道人心難測,這世道的涼薄,他早早地嘗過,與越春歸在一起後,他終於也漸漸地學著將全身的冷漠收斂,報之以溫和的態度處世,而今日這份來之不易又難得的溫和被如此打臉,他頓覺不值。
連月來的堅持一下破了個口子,叫他猝不及防。

越春歸在外敲了敲門後便推了進來,一進門就看到程祁佑閉眼皺眉的模樣,似是沒反應過來,下一刻才猛地睜眼,眼裡是一覽無餘的沉靜,和隱在底下微微的失望。
看得她心頭一頓,連忙露了個笑:「回來得正好,剛燉了湯,本想給你熬到晚上。」
她瞧出了不對勁,卻不詢問,只將手裡的湯往他跟前一放。
「咱們院子裡長了好些野菜跟蘑菇,我起來後便摘了些,正好王大娘買了隻老鴨回來,燉了湯正好,老鴨還燉著,湯已是夠鮮了,你嘗嘗看。」她笑著將湯碗往前推。
程祁佑靜靜地看著她,撲鼻的香味湧過來,才叫他有了些微實感。
他拿起勺子,攪動幾下,頭頂是越春歸溫柔的目光。
喝了一口後,才好似回了神,他抬頭,輕聲道:「春姐不問我什麼嗎?」
越春歸卻笑了笑,拉過椅子在他對面坐下:「問你什麼?我家程大人好容易有一日能在家休息,我不緊著給你餵點好吃、好喝的,還來問你話,這不是浪費了嗎?」
她一句玩笑,便叫沉默了一路的他露了笑。
頓了頓,他突然道:「那我便每日在家,日日吃春姐做的菜,好嗎?」話裡似有若無的認真,目光帶笑地看著她,見越春歸一瞬愣了,又垂下頭繼續喝湯。
越春歸在旁靜靜地陪著他,腦海裡卻四處搜尋著異常之處,這幾日每日都是這般忙碌,一樣的行程,除了昨天晚上將耿榮所見同他說了說。
怕是出了一樁不小的事兒了,能叫他生了辭官,抑或是消極怠工的念頭。
程祁佑一口一口地喝著湯,最後小半碗拿起碗灌下,再半垂著頭,等緩過來。
他向來能自如地控制情緒,這一碗下去,也就到底了,他捨不得讓越春歸滿懷疑惑地乾等著。
下一刻,他便將今日的這一樁,明明白白地同越春歸說明了。
每日巡視,眼皮子底下的窯洞出了頂替之事,工人與旁人合夥算計官府工錢的事兒,不知是要辯一辯人心難測,還是他這個當縣令的無用。
可想而知,越春歸聽完後一肚子的火便冒了出來。
「哪來這麼大的膽子?不要命了不成!?」
這聖上親下的命令,跟朝廷國庫掛鉤的活計,竟有如此鼠目寸光、貪心爛肺的人來攪和!這要是程祁佑上報了,這批人不死也要脫層皮!
她滿眼怒火,卻又在對上程祁佑臉色後,怒火漸消,繼而轉成對他的心疼。
說到底,眼前這人不過是個被迫立起來的縣官,一朝天子下令,他與柳知行便身擔重任,她知道他心性堅韌,知道他品格堅毅,可也防不住連月來的奔波後,來自底下百姓的一樁算計。
除了失望,怕是還有對幾個月付出的質疑。
質疑這幾個月勞苦從無所獲不說,還被一些卑劣的人性當頭棒喝。
越春歸起身走到他身邊,半蹲下,握住他的手:「祁佑……我知道這事定是叫你難受萬分。」
從年前便投身於此,她知曉他有多看重跟自己的婚事,可在瓷窯這事兒上也退了一射之地,更知曉他每晚回來滿身疲憊,躺在身側時,連呼吸都是輕輕淺淺的。
古往今來,多少為民做實事、為朝廷效力的好官當得一聲讚頌,而只有在見了程祁佑這般後,她才清楚地感知那一聲讚頌,背後需多少艱辛。
「不是難受,春姐。」程祁佑輕輕地搖了搖頭:「是一時之間不知該做什麼、說什麼。」他便回來了。
「不瞞春姐,回來後聞到春姐燉的湯,我一瞬間只想卸下肩上這擔子,再也不管屋子外邊的事。」
他最初也只想跟她一同過著普普通通的日子而已,而非在疲倦的奔波裡見識尋常百姓之間的算計。
越春歸鼻子一酸,握著他的手微微發緊。
「我知曉,同春姐說過以後,我還是要繼續擔下去,說到底,這事兒等我揭示出來後,該敲打的敲打,該罰的罰,縣令的身分壓下去,該出的氣也都出了,但即便如此,我仍然想回來說一說。」
此刻,他已經比來時好受了許多,彷彿只要她在面前,先前缺失的、流逝的,都會逐漸填滿。
越春歸淡淡笑著,仰頭看著他:「相扶相伴,不就是如此麼?」
喜怒哀樂都一同分享著,無力的時候,回身歇一歇,便又有底氣踏出腳下的步子。
「只是,祁佑,別因這些人的算計就對所有的百姓們失望。」
2019-04-30
海的挽留 著  
2019-05-15
女王不在家 著  
2018-07-18
淮西 著  
2020-09-02
何兮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