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30208
書  名:我有一個童養夫(卷八)完
作  者:魚臨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1-02-03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松、虞兩縣的建設,隨著官窯落定,一點一點地落到實處,
不論是政務上的困難,或身心上的疲累,都因為有家人相伴而消弭。
在程祁佑和柳知行的號召下,兩縣富戶搶著捐錢,有力出力,
修建供孤寡老人居住養老的慈安堂、建置私塾、推行啟蒙畫冊……
使兩縣老有所養,幼有所依,不論男子或是婦人都能靠自己過活,
這一樁樁、一件件,讓松、虞兩縣日漸繁榮茂盛,
民心所向,也讓程祁佑與柳知行在聖上面前獨有一份恩寵,
即使祁王心有不甘,暗中給他們使絆子,也無法再威脅一二,
都說世事難兩全,越春歸卻得到了人人常盼的圓滿,
所愛之人在側,所求的安定,在眾人的齊心協力中漸漸實現……
第二百一十九章 夫妻之道


第二日,越春歸一覺睡到日頭高掛。
還是耿榮、柳仁起早,先將前頭鋪子開了,等柳家旺夫婦倆來了,兩個小廝和管事跟上後才出了門,不然等越春歸起了,外頭鋪子得聚滿了人。
同她一道起晚的還有身旁的程祁佑,兩人雙雙醒轉,看著日頭不由得笑出聲兒。
「你今兒不用去縣衙點卯嗎?」
程祁佑幫她將額髮理順,溫聲道:「不必,前兩日已將前縣令積壓的雜事兒處置乾淨,日後兩樁大事,私塾得與知行一道徐徐圖之,縣試則待州府裡派人過來把持,雖也不空閒,但與春姐梳頭的時間自是有的。」
越春歸訝道:「這麼快?前晚見知行那模樣,怕是還要忙好些時候。」
程祁佑淡笑道:「兩縣各有各的瑣碎,自然不同。」
窯洞已經落成,不日,手藝人就要分批次到四處官窯,幫手的工人也因上回當眾獎賞,名額報得滿滿當當。
工人跟手藝人分派不是什麼大事兒,程祁佑跟柳知行都全權交由底下人。
有前一次的震懾,加上輪班管事的法子,底下人都提著一股勁兒,何況,撇去了那些玩樂不作為的,剩下差不多都是品行端正的工人,兩個縣令較之前也放心了許多,才將重心放回到了處置縣衙裡堆積的一干瑣事上。
窯洞之事,柳知行跟程祁佑皆是一派忙碌之相,開天闢地頭一回,自然得忙,而如今處置兩縣公務就不一樣了。
不過,這些都是縣令正責,有人忙碌,有人空閒一些,都是正常的,因是瑣事,程祁佑也未同越春歸細說,只草草帶過就是。
只一點,不論細說還是草草帶過,程祁佑從來都將大小事兒放置越春歸跟前叫她過一眼,也免去越春歸心裡諸多擔憂。
他倆之間已自有一派相處之道。
如此,越春歸也不追問。
「我只是看著如意這兩天精神不大好,前天晚上你不也瞧見了嗎?我看這傻姑娘也陪著知行一塊兒熬著呢!」越春歸順著程祁佑的動作將外衣穿上:「知行若是不早早地忙完,如意也跟著受罪。」
程祁佑頓了頓,道:「也是大旱的緣故,當年派下來的縣令一門心思奔在賑災上,縣裡其他大小事兒一推再推,就此積壓到了如今,便落到了我跟知行頭上,春姐也不必太過憂心,再過些時候,大約就能處理完了。」
程祁佑這裡已處置完畢,這會兒越春歸自然是認同了,柳知行雖性子跳脫一些,但政事上不馬虎。
他們夫婦之間感情也是深厚,柳知行總不捨郭如意陪著一塊兒受累的。
只是越春歸未想到,並非天底下所有夫妻都能如她跟程祁佑這般,迅速地形成一派相處之道。

之後幾日,程祁佑確確實實不如往日般忙碌,清早也能陪越春歸一塊兒吃個早飯,或是出門買些瑣碎。
可叫越春歸意想不到的是,柳知行那邊卻仍舊每日早出晚歸,郭如意一日忽然過來,眼底下竟還是青黑一片,精神更比從前差了許多。
看得越春歸立刻皺了眉,連忙將人拉過來,問道:「妳這是怎麼了?有多少日子沒睡好了?」
郭如意摸了摸眼睛,面色有些睏倦,卻仍強打起精神:「越姐姐,不妨事,陪著知行熬了兩晚,待他忙完了就好。」
越春歸搖頭道:「他忙他的,妳陪著做甚?我還想著妳好幾日沒過來了,廚房裡燉著雞湯,正想給妳送過去。」
鄉裡擺小小滿月宴那會兒,知行夫婦倆就不時透出疲憊之感,怎的過了這些時日還沒緩過來?
郭如意不好意思道:「這幾日常白天補覺,就沒到姐姐這兒來。」
越春歸無奈道:「晚上睡不好,白日裡怎麼補都不成的。」她將人拉著坐下,趕緊叫丫頭端了湯來。
「妳聽我的,早早睡下,不然這身子就是這麼一點一點虧了的。」
哪承想,郭如意搖了頭:「我白日裡還可休息,知行卻是日夜忙碌,我不陪著,心裡總不放心。」
這下,越春歸總算覺出不對勁了。
「知行這般忙碌多久了?」
說起這,郭如意嘆了口氣:「自小小滿月宴後,每日都早出晚歸。」
滿月宴之後,算算日子也有六七日了……竟每日都這般忙碌?
「他這是在忙什麼?瓷器這事兒落成了一半,後頭也不必他去管顧,虞縣每日點卯竟忙成這樣,倒是比從前窯洞那兒還要吃力?」
越春歸一頭霧水,見郭如意這模樣,又叫過丫頭囑咐多做些菜,準備叫她一道在這兒吃了。
郭如意揉了揉眉間,她這兩晚熬下來,確實有些受不住了。
只是想到柳知行,她更是心疼,今兒強打起精神到這兒來,也是特意來尋一尋越春歸幫忙。
「就是虞縣一些瑣碎的事兒,前兒跟姐姐說過,兩個孤寡老人忽地沒了,他便起了心思,想看顧縣裡剩下的老人家,就是這事兒忙到了現在。」
這就更叫越春歸疑惑了:「這事兒竟拖了這許久?」
從鄉裡回來以後,程祁佑除卻日常點卯外,再無其他大事兒,怎的柳知行還在這事兒上打轉?
郭如意點點頭,又到:「旁的我也沒問,只是見他一直未有頭緒,我便想著來找一找越姐姐,或是勸他多顧念著身子,或是能叫他將這事兒說出來,大家一塊兒想想法子也好。」
越春歸皺眉道:「妳可曾勸過?」
她只隨口一問,可就這一問,卻叫郭如意忽地酸了鼻子:「……勸過的。」
見她一下紅了眼眶,越春歸心頭一震,一樁政事如何能叫郭如意這般情狀?怕是柳知行說了、做了什麼。
越春歸不由得起了火氣:「可是那混小子因這一樁事兒與妳起了爭執!?」
她這不由分說要替著出頭的架勢,一下便叫郭如意眼眶更紅。
這下,越春歸更氣了:「是何情狀?妳同我一一說來,若是知行欺負了妳,晚上回來,我親自去教訓他!」
「別!」郭如意看越春歸動氣,連忙搖頭:「越姐姐,他已經夠辛苦了,是我自己想著想著就想岔了。」
說到要教訓柳知行,郭如意又不忍心了。
越春歸倒是放了心,還能出言維護,想來不是大吵大鬧,依著柳知行那性子,也不是會同妻子吵嚷起來的。
只越春歸面上仍未變,柳知行不會同如意吵嚷,如意卻也不是作怪的性子,兩人之間總是出了什麼問題。
郭如意也不再耽擱,只將這幾日的情狀緩緩道來。

那兩個孤寡老人沒了後,柳知行也是未雨綢繆,想著不如將虞縣老無所養、少無所依的人數點清,一個一個照應過來,或是用上縣衙存銀,或是自個兒的私庫。
可沒承想,虞縣情況不同於其他縣,裡邊青壯年大多於大旱之年外出,或是鋌而走險跟商隊走了,比之松縣,少了一半的青壯年,剩下的多是老弱幼寡。
半年前,縣裡兩處官窯一開,招走了全數的手藝人跟青壯年工人,之前其他三處為何工人們都沒有異心?只因窮途末路,大多窮困潦倒,正仰仗著官窯裡的這份工錢攢下積蓄,不像鎮郊那處,晃晃悠悠的混子居多。
家裡有青壯年的人家,有了工錢可以度日,而那些失了勞力的人家,或是靠著婦人縫補,或是靠著老人家種菜,卻過得極其艱難,更有像那些失了倚仗的老人家與幼童,更是不忍提及。
柳知行這一清點,才知虞縣底下情況有多糟糕。
「這大半年,知行竟是毫無察覺?」越春歸越聽神情越難看。
郭如意搖頭又點頭:「縣裡師爺也是提過的,只窯洞一事在前,已叫他忙得腳不沾地,好容易窯洞這事兒過了,他便立刻著手處理,那兩個老人突然出事,他心中倍感愧疚,現下越處置,心裡便越難受。」
「顧了這個,來不及顧到那個,給了銀錢,又怕遭賊惦記,明晃晃地給救濟也是害了他們。」郭如意垂下頭,心裡同時難受得緊:「這些時日,我見知行已沒了笑臉,整日裡累得躺下便能睡著,可我又不知如何幫他……」
她哽咽道:「細算下來,我同他已有好幾日不曾好好說一說話。」
郭如意眼淚一滴一滴地落下,看得越春歸心裡直嘆。
這哪是出了一星半點的問題?這是大小公私都有了紕漏,兩廂夾擊,一個成了悶葫蘆,一個只能乾著急。
郭如意雖行事果決又大方,卻也是父母嬌養大的女兒。
柳知行霎時沒了往日裡的跳脫性子,做為妻子,她當下只有著急,慌亂之下也不知該做什麼,只好過來找上了越春歸。
雖知曉這事兒也怪不上柳知行,但人家一個好好的姑娘,平日裡一向貼心,嫁過來才幾個月便掉了眼淚,越春歸難免心裡要怨他一通。
她起身坐到郭如意邊上,半攬住她,勸慰道:「妳放心,今兒就在這兒吃了飯,正午後去房裡歇息半個時辰,也不可多睡了,不然晚上就睡不著了,待睡醒還是同往日那樣,咱們倆一塊兒說說話,繪一繪畫樣兒,等晚上知行過來了,再將這事兒好好說一說。」
一番勸慰之下,郭如意面色也好上了許多,才剛點頭,又忽地想起什麼,忙道:「姐姐別說他,這些時日為著虞縣老人家的安頓,他累得也不成樣兒了,他一向最敬重越姐姐,若是能對他稍稍勸慰,寬寬他的心就好了。」
若有可能,能解了這一難題就再好不過。
只是,這事兒叫柳知行困擾了許久,越姐姐再聰慧,一時半會兒哪有什麼好法子可想的?
郭如意心裡憋得難受,想到這兒更是滿面愁苦。
越春歸拍拍她的背:「傻姑娘,你們倆是夫妻,知行再敬重我,也不比妳同他親近,這勸慰一事,還是要妳來。」
越春歸如今已成半個外人,哪有他們夫妻之間親近的?
這對夫妻日子過著過著,竟想岔了。
郭如意這模樣,平日裡自個兒是多想了許多,柳知行又是個不知輕重的性子,想也知現在壓根不知道自家夫人鑽了牛角尖。
一個憋著不說,一個不主動解釋,再過幾日,郭如意怕是更加受不住。
越春歸又繼續安撫了一陣,叫她喝了整碗雞湯後,又單獨做了些小菜讓她先吃了,吃完休息一陣,送進了廂房補覺。
2020-03-25
溫壺酒 著  
2020-06-17
金釵雪 著  
2019-09-04
薔薇曉曉 著  
2019-09-25
尤冰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