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30604
書  名:娘子太醉人(卷四)
作  者:五色魚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1-02-24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寶嚴寺一行,沐清溪偶遇嚴章,清白差點不保,
眼見小丫頭受了天大的委屈,趙璟自然要幫她出氣!
他一出手,不僅嚴章去了半條命,連幫凶沐清河都沒好下場,
趙璟卻忘了,堂兄沐清河身敗名裂,也會連累沐清溪被指指點點,
為了補救,趙璟只好借外甥女元瑜郡主的名義,約見沐清溪,
一來,給小丫頭拉抬身價,二來,其實趙璟就是想再見她一面……
讓堂堂景王殿下陪自己逛街當「金主」,沐清溪實在很惶恐,
而且,偶然發現的母親遺物,還是趙璟借錢給她贖回來的,
但男女授受不親,為免造成誤會,她確實該跟趙璟保持距離了……
多方查探下,沐清溪終於得知母親當年「被自殺」的真相,
想為母親報仇,她只能徐徐圖之,耐心與祖母及徐氏母女周旋,
誰知她好心報信,景王殿下居然夜闖香閨,也太膽大包天了吧!?
第一百零六章 淨土


「你要帶我去哪兒?」
看著周圍的景色越來越陌生,沐清溪仰頭看向趙璟。
趙璟腳下不停,並沒有看她,只是低沉的聲音問了句:「害怕?」
怕什麼?
自然是要怕他。
沐清溪看著趙璟刀削般的側臉,不自覺地有些出神。
她以前從沒覺得他有多俊美,她的父親、哥哥,包括不良於行的三叔,個個容貌出眾,各有千秋,她的品味自然也被養刁了,等閒人是入不得眼的。
可是,暗夜下的趙璟,此時此刻看起來卻有種令人心驚的陽剛之美。
沐清溪忽然想起,他是戰場上號稱戰無不勝的將軍,民間甚至有傳言說他是「戰神」轉世。
他在戰場上會是什麼樣子呢?
她從來沒上過戰場,也沒有見過戰場上奮勇殺敵的父親和哥哥,但莫名的,她就是覺得趙璟身上有種氣質跟父親和哥哥很像。
說不出是什麼,卻讓她覺得親近,覺得即使在這樣的夜裡被他抱著去向未知的地方,也不會害怕。
「不怕,只是好奇。」
趙璟低頭看她,小姑娘眼睛忽然間有了一點神采,亮亮的,月光照映下,清澈得像是沐浴著柔光的清水。
「就快到了。」他說,心裡一角忽然間有點軟、有點暖。
沐清溪不再問,這種莫名的信任,不知從何而起,但是她卻覺得,有這麼一個人可以依靠、可以信任的感覺很好。
轉過陌生的佛殿,眼前出現了一座看起來十分精巧的建築。
寶嚴寺殿閣眾多,多承襲北方建築的風格,以宏偉壯麗見長,給人一種莊嚴大氣之感,而眼前這座建築則更注重細節,比起別處顯玲瓏秀雅,尤其在朦朧的細雨下,更顯神秘清幽,就像越中的吳語絲竹忽然間混入了北地的銅板鐵琶,格格不入。
沐清溪疑惑,這是什麼地方?
無論前世、今生,寶嚴寺若是有這麼個地方,肯定是人人趨之若鶩,名聲大噪。至少她知道,若是有這麼個地方,徐氏肯定會跟著附庸風雅,附庸完了還要高調地炫耀,哪怕她被關在小院裡都能知道。
所以,要麼這地方前世沒有,要麼就是不是什麼人都能進的,如果是後者的話,這個準入的標準必然不低。
她沒有再問,趙璟抱著她,一路走進那建築。
前面是一座低矮的殿閣,因為是夜裡,沐清溪看不清全貌,但是路過門廊時卻看到兩旁柱子上雕畫的飛天使女,衣袂飄飄,栩栩如生。

閣名「淨土」。
閣中閃爍著昏黃的燈火,寂靜的雨夜裡,像在等待著夜歸的行人,有一種說不出的溫暖。
這座殿閣面積不大,與她居住的禪房大小相仿,殿中不供奉菩薩神佛,惟有兩側點滿了蠟燭,那些燈火正是蠟燭的燭光。
趙璟沒有停下,而是抱著她穿過殿閣,繼續向後面走。
沐清溪這才發現,殿閣和後面的三層塔離得並不算近,大約過了一刻鐘有餘,他們才進了三層塔,塔名「極樂」。
與前面的殿閣合起來便是「極樂淨土」。
佛家傳說中,虛無縹緲卻又人人嚮往的世界。
趙璟想做什麼呢?沐清溪看著他的側臉微微出神。
入塔之後,趙璟並沒有停下來,而是抱著她沿著台階一路上行,一直上到頂層。
沐清溪這才發現,嚴格說起來,這極樂塔並非塔的建制,更像是三層小樓,樓上其實很寬闊,一字排開約莫有五六間房屋。
趙璟抱著她徑直走進其中一間,屋子裡十分暖和,顯然被人早一步佈置過了。
被雨淋溼的髮絲貼在面上,乍然接觸到這樣的溫暖,沐清溪忍不住瑟縮了一下。
趙璟把她放到榻上安置下來,然後指了指屏風後,道:「那邊有熱水。」言外之意,可以洗漱打理。
頓了一下,似乎是不太放心沐清溪現在的狀態,他又問:「可要幫忙?」
沐清溪臉色乍紅,她要沐浴,他幫的哪門子忙?她才不要他幫忙!
大概看出她的不自在,趙璟簡單說了句「別泡太久」,便推門離去,只留下沐清溪一人在房中。

沐清溪坐了一會兒,感覺到身上的力氣回來了些,才蓮步輕移走到浴桶邊。
光裸冰涼的肌膚接觸到熱水的瞬間,整個人就像重新活了過來,水裡大概放了安神的精油,有種幽微的香氣,十分雅致,沐清溪泡了沒多久便覺昏昏欲睡。
「小姐可是好了?可要奴婢伺候?」
門外忽然間傳來丫鬟的聲音,是她從沒聽過的,沐清溪猜大概是景王安排的,揚聲回道:「不必。」
此時才想通,剛剛景王問可要幫忙,應該是讓丫鬟服侍她,是她自己想岔了。
窗外的丫鬟應「是」,便沒了聲音。
但是沐清溪知道她還在,看著手臂上被掐出來的紅色指印,深深嘆了口氣,不想被人看見自己這副狼狽樣子。
屏風後一應換洗的衣服俱全,試了試,竟然十分合身,沐清溪自己穿戴好,才命丫鬟進來幫她擦拭頭髮。
丫鬟名叫斛兒,自稱是景王派她過來服侍沐清溪的。
沐清溪倒是沒起疑,端看景王抱著她這一路走進來,塔中卻是空無一人,就知道這地方不是可以輕易亂闖的。
有時候越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地方,越是掩藏著巨大的殺機。
就好像這「極樂淨土」,若沒有特殊的手段機巧,如何能在無人守衛的情況下,還保持著該有的清淨?

趙璟到的時候,沐清溪還未來得及綰髮,她只著了素白中衣,端坐在銅鏡前,斛兒正拿著乾布巾和熏籠為她打理頭髮。
沐清溪的頭髮生得極好,濃且黑,半乾的頭髮披散在肩上,襯得巴掌大的小臉越發小了。
趙璟看著她沐浴後泛著桃霞的臉蛋兒,心中一動。
他在看沐清溪的時候,沐清溪也在打量他。
景王應該也沐浴過,換了身簡便的玄色直裰,看起來十分清爽,還多了幾分書生氣,像個穩重的世家貴公子。不過,他可比世家貴公子的身分高多了。
沐清溪胡思亂想著,等回神的時候,卻發現銅鏡裡身後的身影不知何時換了,她一驚,陡然轉頭去看。
趙璟不防她突然轉頭,握在手中的青絲來不及鬆開,沐清溪登時被自己坑得頭皮一緊,痛呼出聲。
「急什麼?」趙璟皺眉。
能不急嗎?沐清溪暗想,堂堂景王殿下跑過來給她擦頭髮,傳出去,京城那些愛慕景王的女子恐怕能撲上來把她給撕了!
「我自己來……」沐清溪說著,捂著被扯痛的頭皮,想拿回被景王放在手裡的頭髮,卻驚訝地發現,方才還半溼的頭髮經了景王的手,竟然已經幾乎全都乾了。
趙璟看著她瞪大的眼睛,眸中劃過一絲輕笑:「雕蟲小技。」
沐清溪吶吶不能言,她以前聽智空說,武功練到一定境界可以用來做很多事情,比如製冰、化霧等等,當時只當是玩笑,可眼下看來,好像是她孤陋寡聞了。
這都是雕蟲小技,那景王豈不是還有更厲害的?
「多謝殿下。」最後,沐清溪乾巴巴地說了這麼一句,傻愣愣地站在妝台旁邊,不知道該做什麼。
洗了個澡以後,意識回籠,想起今晚發生的事和景王的作為,沐清溪不知怎麼的臉上一陣發燒,對著景王更是添了幾分不自在。
趙璟敏銳地察覺到她的變化,眼神微暗,卻沒說什麼,轉身走到一旁取出一件茶花紋的披風,抖開就要給沐清溪披上。
沐清溪下意識地想避讓,覺得這樣不太好,卻逃不開趙璟的臂膀。
他修長的手伸到前面幫她繫上披風的繫帶,溫熱的手指無意地輕碰到她的肌膚。沐清溪訝異地仰頭躲過,卻看到他垂著眼眸,十分專注地打著結,臉上沒有笑容,彷彿打個結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情,動作卻又輕又柔。
沐清溪的心怦怦跳得極快,說不清是為什麼。
「跟我來。」趙璟不動聲色地收回手,拇指不經意地擦過食指,指尖上似乎還殘留著剛剛觸碰到的滑膩。
2016-08-10
趙岷 著  
2019-03-27
張琦 著  
2020-07-08
蘇靜初 著  
2019-07-10
蘇唯碎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