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30605
書  名:娘子太醉人(卷五)
作  者:五色魚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1-02-24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沐清溪實在不明白,沐清菀跟她究竟有啥深仇大恨?
先是在清音閣裡設計一場「偶遇」,想壞沐清溪名聲,
又在自己及笄禮上和兄長聯手,打算給沐清溪下藥,讓她當眾出醜,
沐清菀大概沒想到,沐清溪早已洞悉先機,將禍水東引,
到頭來,沐清菀自食惡果,汙了清白,只能被迫與嚴章定下婚約,
沐清溪自認不是白蓮花,對這種人絕不會心慈手軟,
只是,沐清菀的名聲敗壞,沐清溪卻成了被殃及的「池魚」,
王家夫人上門意欲退婚,沐清溪主動應允,反正她才不希罕呢!
七夕乞巧節,沐清溪被沐清菀硬拉出門逛街,再度遇險,
又是趙璟出手搭救,沐清溪覺得,她欠趙璟的人情應該還不清了吧?
趙璟一句「以身相許」,讓她飽受驚嚇,幸好只是玩笑,
但看著趙璟幫她贖回的一箱箱母親遺物,難道真要讓她「賣身還債」!?
第一百四十一章 陷阱


柳嫵的心怦怦直跳,越靠近約定的地方便越是緊張。
丫鬟來說的時候,她萬般不敢相信,卻又抱著萬分之一的希望忍不住過來,父母都說他不是良配,京中才俊子弟甚多,可殷磐再好,又怎能及得上他分毫?
「妳在這兒等著。」柳嫵對身後的丫鬟道,自己則轉過一叢茂密的藤蘿花,滿懷期待的看向那裡的人。
然後,柳嫵大驚失色,看著張岳,又驚又怒:「張公子這是何意!?」
日思夜想的女子就在眼前,容顏嬌弱妍麗,一雙眼睛含情帶水,勾得人心癢,只是,他習慣了仰望,即便離得再近,也只敢遠觀罷了。
「在下唐突,出此下策,情非得已,今日請柳小姐過來,是有事……」張岳的目光描摹著女子的容顏,面帶癡迷卻溫文爾雅。
「張公子此舉實在過分!告辭!」柳嫵不欲與他多做糾纏,張岳的心意,聰慧如她豈會不知曉?往常他不言不語也就罷了,如今竟作出此等逾矩之事。
「柳小姐且慢!」張岳一抬手,把人攔住,苦笑著嘆道:「在下雖心慕佳人,卻非登徒浪子,小姐大可放心。」
柳嫵依舊不信,張岳只好繼續說道:「請小姐來是為了出氣。」
「出氣?」柳嫵皺眉看他,不解其意。
張岳一挑眉:「沐清河一事幕後主使乃是景王殿下,起因則是沐家二小姐。」
這話說得蹊蹺,柳嫵沉思一瞬,才想通。
沐清溪與安遠侯府二房不和,人盡皆知,如果沐清河的事是景王為沐清溪出氣……那景王對沐清溪又抱著什麼心思?
柳嫵想起了明華公主的賞花宴,明艷清靈的少女站在眾人面前侃侃而談,將她所言批駁得一無是處,不是不討厭,但也說不上恨。
沐清溪的身分、家世擺在那裡,再怎麼譁眾取寵,又豈能比得過她?
可是,現在有人告訴她,她心心念念的良人,竟為了個剋死家人、流落鄉野的粗俗女子費心至此?
「這與你何干?」柳嫵冷眼看向張岳,這張岳如此作為,難保沒有壞心腸。
張岳看著她笑得溫柔:「在下之心,可鑒日月,小姐大可不必如此戒備。」
柳嫵看著他,眼中怒色稍退,一個愛慕她的男子願意為博她一笑而做些什麼,這對她來說很正常,不是麼?
「你要怎麼做?」
張岳朝她身後的方向抬了抬下巴,笑道:「哪裡用我做什麼?小姐只管看著就是。」
柳嫵心中狐疑,卻不再多說什麼。
她心底惱恨沐清溪得了景王青眼,卻又對自己這般作為感到羞恥,從小祖父便以男兒眼界教養她,她曾自得於自己的才華和學識。
卻不曾想有這麼一日,貪、嗔、癡、怨、妒,她與世間尋常女子並無不同。
明知張岳說的未必是真,她卻因為那一點可能,恨上了沐清溪,甚至在這裡帶著點快意地等待即將上演的「好戲」,心底一面瘋狂地鞭撻這樣的自己,一面卻又忍不住為自己開脫,她什麼都沒做,不是嗎?
便是真的發生了什麼,也只怪沐清溪運氣不好,與她何干?

羅蓉蓉一路跟著前邊的沐清菀主僕倆,只見她們竟是走小路,繞過戲台子,走到了後邊來。
羅蓉蓉不曾來過這裡,只覺得清音閣後邊佈置得委實不錯,小橋流水,花木掩映,十分值得一遊,然而,沐清菀主僕倆步履匆匆,顯然不是來賞景遊玩的。
沐清菀腳步一停,忽然回首,羅蓉蓉連忙側身躲到一旁的大柳樹後邊,綿密的柳枝柳葉繁茂,藏在其後,完全不擔心被發現。
「確定是這裡?」她聽到沐清菀的聲音問道。
緊接著小秀答道:「還需往前,在那邊的藤蘿花架底下。」
說罷,主僕倆便快步離去。
藤蘿花架底下?聽起來是個雅致地方,沐清菀難不成要去會情郎?

明知有人設了新陷阱,沐清溪打起十二分精神應對,她走得很小心,時刻觀察著四周的動靜。
荷花池佔地頗廣,走了約莫不到一刻鐘,藤蘿花架近在眼前。
細密的藤蔓隔出一方獨立的空間,便是裡面發生什麼,只要不走近,外面就看不清楚,沐清溪只是遠遠看著,沒有直接過去,此刻四周無人,若對方真要做什麼,這藤蘿花架無疑是個好地方,而且旁邊並無別的路可以走。
遲疑一瞬,就在沐清溪下定決心過去的時候,旁邊忽然響起一道聲音,下意識地,她閃身躲在了荷花池邊的一塊假山石後面。
「怎麼不見人?你不是說都辦妥了?」
女子的聲音,有些尖利,帶著顯而易見的焦急,聽在耳中卻熟悉得很。
沐清菀,果然是她!
不及深思,另一道聲音忽而響起,沐清溪下意識地把自己藏了藏好。
「沐小姐何必著急?我安排的人必不會出錯,翠芝?」
是個男子的聲音,這聲音沐清溪只覺得在哪裡聽過,卻一時想不起來。
翠芝應聲上前,對沐清菀行禮道:「沐小姐,人確實往這邊來了,怕是腳程略慢。」
沐清菀也知道自己不能太著急,只好道:「好吧,那我便等著,只是,張公子莫要忘了我們的約定才好。」她會和張岳合作也是偶然,既然有相同的敵人,聯手才是最正確的選擇,事半功倍。
「沐小姐放心。」張岳彬彬有禮地說道。
而後,兩人分道揚鑣。
沐清溪剛想從山石後出來,忽然斜前方一棵大樹後轉出個人影,正是今日跟著沐清菀一起來的羅蓉蓉,沐清溪連忙又藏身回去。
等羅蓉蓉離開,又等了一會兒,確定無人,沐清溪才鬆了口氣,從山石後出來。
她暗道:今天這是怎麼了?一個、兩個都來針對她,她到底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搞得天怒人怨……

等沐清溪離開,走向藤蘿花架以後,剛剛離開的張岳和沐清菀竟然從一旁的樹叢後走了出來。
看著沐清溪漸遠的身影,沐清菀問:「她會上當嗎?」
張岳笑得自信:「自然,沐清溪以為自己足夠謹慎聰明,又豈會知道,除了翠芝,還有別人在監視她?」
他目光略過隱秘的藤蘿花架,這地方足夠迷惑人,但也只是迷惑之處罷了,醜事發生在誰都看不見的地方,如何讓她身敗名裂?
「張公子高見,不過,你這樣費盡心思對付個小丫頭,真讓人意外。今日過後,徐公子和柳小姐想必都會十分感激你。」沐清菀笑道。
張岳看了沐清菀一眼,語帶玩味:「恐怕王奕也要對我有所表示。」
只要沐清溪一出事,王家退親理所當然,到時候,沐老夫人為了維護侯府的名聲和面子,必然會主動提出讓她代替沐清溪。
至於沐清溪,徐公子妾室的身分也不算辱沒了她。
沐清菀笑得歡暢,幾乎已經能預見到自己身披嫁衣、嫁入王府的情形。

沐清溪一路走到藤蘿花架底下,東瞧瞧、西看看,一點不像有人的樣子,難道是她猜錯了?
這麼想著,剛走出花架,刺斜裡忽然伸出一雙手一把將她攬入懷中,沐清溪被嚇了一跳,驚叫立時出口,卻被牢牢捂住嘴巴,聲音也消失在口中,不曾傳出。
她瞪大了眼睛,看著攬住自己的男子,又急又氣,眼圈一下子便紅了。
趙璟看著這雙水汪汪的眼睛,佳人在懷,她的唇瓣緊緊貼著他的手掌,柔軟、微涼,卻讓他一下子心頭起火。
「莫要驚慌,有事說與妳。」低啞的聲音一出口,連趙璟自己都驚訝,自從上次的事後,他便不曾見過她,此時再見才發現,他竟是思念她了。
沐清溪睜著一雙大眼睛點點頭,生怕他不信,又刻意眨了眨眼睛。
趙璟看得心頭一動,只覺得胸口更熱。
心有繾綣,便一時一刻都不願放手。
他從不知自己會對一個女子產生這樣的欲望,一旦接觸,放開片刻都覺得難以忍受,偏偏對方對他並不是同樣的心思。
趙璟甫一放手,沐清溪立刻就要遠遠地後退,被趙璟一聲「站住」喝止在原地,垂首不語。
她低著頭,那一截雪白的頸項白得晃眼,趙璟強迫自己移開視線,聲音依舊低啞:「事出突然,跟我來。」
沐清溪看著伸到自己面前的手,她不止一次覺得趙璟的手好看,是一種能夠看到力度的剛硬,不像她的手軟綿綿。
但是,發生了那樣的事,他怎麼還能如此若無其事地要自己信任他?
一旦她伸手,就等於答應了什麼。
沐清溪猶豫,同時心裡又難過,趙璟看似給了她選擇,但是,她真的有選擇的餘地嗎?
趙璟幾乎是無奈地在心底嘆氣,他所有的無奈大概都用在眼前人身上了。
「莫要被人發現。」他說道,轉身走了出去。
沐清溪愣了愣,心底一鬆,隨即跟上。
不管怎麼說,趙璟願意讓步比什麼都好,她還沒弄清楚今天的事,但是,趙璟出現在這裡,一定是因為他知道了什麼。
沐清溪不得不承認,即使趙璟對她做過冒犯的事,面對他的時候,她潛意識裡依然覺得是安全的。
真是可怕的錯覺。

離開花架後只有一條路,便是通往戲台的那條小巷子,巷子一側,則是兩座清靜的小樓。
沐清溪不知道趙璟要帶自己去哪兒,回想起極樂淨土的那天夜晚,那時她只有安心,現在卻多了忐忑。
她知道他不會害自己,卻怕他再像那天晚上一樣肆意妄為。
「王爺,都清楚了。」龍一不知從何處冒出來,向趙璟匯報。
然後,那雙漆黑如墨的眼睛便朝她看來:「請妳看戲。」
趙璟聲音很淡,沒什麼起伏,沐清溪卻從中聽出了壓抑的怒氣。
趙璟在前面走著,她在後面跟著,龍一遠遠地綴在後面。
趙璟說:「若是有人要害妳,妳會怎麼報復?」
「大概會讓他們自作自受吧!」她不確定地說道,因為不知道他們到底想做什麼,她其實也不知道要怎麼報復。
話說完,趙璟卻發出一聲輕笑。
沐清溪訝異地抬頭,恰好看到唇邊那一抹殘留的弧度,他笑什麼?
「我以為妳會問誰要害妳,看來還不算笨。」聲音裡有點好笑,還有點欣慰。
話語裡的親暱顯而易見,耳根一熱,沐清溪咬咬唇,有些不高興。
她不喜歡他這樣,好像她是個不懂事的小孩子,被他捧在手心裡疼寵,她本能地抗拒他這樣單方面定義他們之間的關係,完全不尊重她的意願。
明明,她還沒有同意的啊!
2019-03-27
張琦 著  
2019-05-08
海的挽留 著  
2020-07-15
蘇靜初 著  
2020-02-05
濯清清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