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30606
書  名:娘子太醉人(卷六)完
作  者:五色魚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1-02-24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北狄五王子扎爾扎率使團來訪,意欲與大梁修好,
承安帝安排接風宴,舉辦遊獵活動,邀皇子、諸臣共襄盛舉,
遊獵宴席上,娜多雅公主竟主動提出要與景王殿下和親,
承安帝婉言拒絕,聲稱趙璟早已定下景王妃,只待正式成親,
此言一出,不僅娜多雅不滿,連沐清溪也猶如晴天霹靂,
沐清溪這才發現,自己已經動了心、用了情,而他卻將另娶他人……
她為此事黯然神傷,決定和趙璟劃清界線,把欠他的都還清,
趙璟察覺小姑娘的心事,欣喜若狂,原來不是他一廂情願!
確定了彼此心意,沐清溪這個準景王妃還是得低調行事,
畢竟除了北狄公主虎視眈眈,趙璟身邊亦是危機四伏,
然而千防萬防,沐清溪還是遭人擄走,趙璟單槍匹馬趕去救援,
這回他不僅要救出心上人,籌謀的大計也該正式啟動了……
第一百七十四章 狂妄


趙璟看著沐清溪,許是在樹叢裡待久了的緣故,她衣衫上沾了些草葉的碎屑,衣襬處暈開一片深色痕跡,應該是被溪水打溼的,還帶著點點泥痕,臉色蒼白了點,八成是被嚇的。
當他視線下移,落在她胸前時卻立刻凝住,薑黃色的女裝上點點殷紅十分顯目:「是誰傷了妳!?」
沐清溪被他嚇了一跳,順著視線看去,只見胸前衣襟不知何時染了鮮血。
她立刻反應過來,連忙解釋道:「沒有!是、是牠的血。」說著,微微將懷中的小白虎舉高。
小白虎溼漉漉的眼睛看著氣息不善的趙璟打了個抖。
趙璟這才發現,她懷裡還抱著隻受了傷的小獸:「是老虎,哪裡撿的?」
他甫一抬手,卻忽然反應過來,那隻幼虎被沐清溪抱在了懷裡,而他剛剛視線所及之處,正是沐清溪的胸前。
少女的體型稍稍長開了,像一朵含苞欲放的花朵,而胸前那兩團也已經微微鼓了起來,明明上次見的時候還沒有那麼鼓……
沐清溪絲毫沒意識到景王殿下在想什麼,她將事情經過一一說了,末了才想起貓兒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也不知會不會有危險?」
她說完,卻聽趙璟一聲輕咳,道:「馬在哪兒?我送妳回去。」
那貓怎麼辦?
沐清溪狐疑地看著他,十分懷疑他到底有沒有聽自己說話。

承安帝看著精幹,卻到底年事已高,下場溜了一圈,隨意打了些獵物,便回到營地處,說是隨意,帶回來的獵物中卻有一頭成年的白色母虎。
隨行的官員免不了一番歌功頌德,承安帝不動聲色地受了,心裡清楚得很,這老虎是早已被獵場中的人處理過,為的便是逢迎於他。
他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這幾年是越來越差了,視線掃過席間空著的數個位置,兒子們越長越大,等得不耐煩了。
「皇上風采不減當年,臣妾今日一見,竟有恍惚回到少時之感。」
殷皇后坐於一側,笑得端莊,因為是在獵場,她也換下了繁複不便的皇后宮裝,代之以窄袖勁裝,配上保養得極好的臉蛋,看起來年輕不少,整個人透出一股子英氣。
殷皇后善騎射,年少時經常在春、秋兩季獵場上大放異彩,也是因此才被昭明帝看中,指給當時還是王爺的承安帝做了繼妃。
殷皇后這麼一說,承安帝也起了些追懷往昔之感。
他年少時,於騎射之上雖然也算精到,卻終究比不過兄長,為了避其鋒芒,常常找了藉口躲避,有一次偷閒,遇到了當時還未出閣的她,心旌搖蕩,自此輾轉反側,不能忘懷。
卻不料,父皇當時早有安排,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她鳳冠霞帔,做了別人的新娘,一晃幾十年過去,她的兒子都長得那般出眾了。
「到底是老了……」承安帝搖頭失笑,他從來不懼言老,只是有些事遲遲下不了決斷,拖到如今,已經夠晚了。
這時,忽有侍衛近前,悄聲稟報了些什麼。
承安帝聽完之後,龍顏大悅,眼角的紋路都深刻了起來,搖頭笑道:「這個顏卿,真是胡鬧!」
話雖這麼說,可是殷皇后伴駕多年,怎麼會看不出承安帝心情極好,根本沒有責怪之意,心中一跳,連忙定了定神,笑著問道:「不知皇上何事如此開懷,可否也讓臣妾知曉一二?」
承安帝只道:「待會兒便知。」
殷皇后笑著應了,心裡一面狐疑,一面忐忑。
承安帝近來身體每況愈下,乾清宮瞞得緊,卻還是讓她探到了蛛絲馬跡。
她更清楚的是,承安帝終於有意立太子,一旦立儲之議抬到明面上,有資格與她的珝兒相爭的人,卻不止一個。
先皇后汪氏所生的皇長子趙瑀生而眇目,不足為懼,須得格外提防的,是徐賢妃所出的六皇子。
徐氏不聲不響,看著不顯,卻讓皇帝幾十年寵愛不衰,就算明知道她不過是個替代品,可幾十年的情分,皇帝真的一點也不在乎?
何況,六皇子頗得皇帝喜愛啊!
除開六皇子,殷皇后最擔心的便是景王趙璟,趙璟年幼未離宮的時候,當初還是王爺的承安帝就對他格外寵愛,及至現在,也看似榮寵。
「臣妾貪玩來遲,罪該萬死。」
殷皇后的思緒被一聲清脆悅耳的聲音打斷,她皺眉看過去。
來人是最近頗為受寵的王婕妤,十七歲花兒一樣的年紀,尤其一雙眼睛水波流轉,跟徐賢妃有些神似,卻比徐賢妃更像承安帝心心念念放在心上的那個人。
「且入席吧!」殷皇后淡淡地說道。
不過一個玩物,再受寵,她也不會放在心上。

回到溪邊的時候,紫騮還站在原地等候。
沐清溪鬆了口氣之餘,不免覺得愧疚,御馬監裡那麼多馬,帝后哪裡用得過來?牠難得有機會出來,卻被她棄置不用,真是委屈牠了。
趙璟看著沐清溪取出傷藥,落在小瓷瓶上的目光微閃。
沐清溪給小老虎上了藥,重新包紮好,一回頭發現趙璟竟然還在,不免有些意外:「殿下不必去圍獵嗎?」
據她所知,獵物打得少了,是件丟人的事,尤其趙璟曾經是北境第一將領,合該爭個頭名的。
小老虎被上好藥,看著精神了點,這會兒趴在沐清溪懷裡東張西望,或許是對紫騮馬好奇,此刻正扒著兩隻沒受傷的前爪,想往紫騮馬身邊湊。
那兩隻前爪所在的位置,卻讓趙璟狠狠皺眉,有種把牠捏著頸子丟出去的衝動,聽見沐清溪的問話,卻不答反問:「妳不會騎馬?」
沐清溪霎時兩頰緋紅,不會騎馬對女子來說不是什麼大事,可從趙璟口中問出,卻讓她有種無地自容的感覺。
她是極不願意在他面前露怯的,卻總是不停地出醜。
「不曾學過。」她囁囁嚅嚅地道,聲音細若蚊蚋。
「今晚戌時來此,本王教妳。」趙璟隨口一言,仿若巨石入湖。
沐清溪一瞬間瞪大眼睛,反應過來,立刻拒絕:「不不、不必了,多謝殿下,郡主會……」
「妳在質疑本王的能力?」趙璟冷著臉皺眉。
他五官硬朗,線條鋒銳,冷著臉的時候很有些嚇人。
「當、當然不是……」沐清溪本想說不敢勞煩他,看著那雙寒星閃爍的眼睛,愣是一個字也說不出。

等渾渾噩噩地牽著馬回到營帳中,沐清溪才徹底反應過來自己答應了什麼事。
一想到晚上要被景王教騎馬,沐清溪頓時希望太陽永遠別落山,她打從心底裡不太敢跟景王獨處。
錦繡看著她衣襟染血,嚇了一大跳,連忙問是怎麼回事。
沐清溪回過神,把小老虎的來歷說了一番,其間隱去趙璟和她無意間碰到的那一段,錦繡這才鬆了口氣,又為她換衣梳洗。
圍獵結束後,尚有宴飲須得出席。
因為是圍獵場合,準備的衣服是緊身勁裝,沐清溪挑了身鵝黃色的,這顏色白日顯眼,天色一暗,卻最是低調。
等沐清溪重新回到宴上時,打獵的女子已經紛紛回來了。
曹元瑜和北狄公主娜多雅雙雙站在御前,前者面色不太好看,後者則得意洋洋、喜笑顏開。
「皇上,公主殿下既然拔得了女子圍獵的頭籌,論理是該有賞賜的,你看賞什麼好?」殷皇后笑著看向皇帝。
按慣例,男女頭名皆有賞賜,只不過這次的頭名是異國公主罷了。
承安帝正在思索要賞什麼,娜多雅卻突然出列,向承安帝行禮,揚聲說道:「尊貴的皇帝陛下,娜多雅可否向你討個恩典?」
「哦?公主有何請求,但說無妨。」承安帝饒有興致地問。
「我想……」
「三皇子到︱︱六皇子到︱︱五王子到︱︱景王殿下到︱︱」
娜多雅話未說完,禮官忽然間高聲唱和。
打獵的王子、皇孫紛紛歸來,承安帝大喜,命人宣召諸位皇子和北狄使臣入席,娜多雅頓時被晾在了一邊。
此次狩獵的成果,六皇子獨佔鰲頭,三皇子緊隨其後,接著是七皇子、殷國公、慶國公、定南侯……
叫人不敢置信的是,北狄五王子和景王趙璟竟然都是兩手空空、毫無收穫!
「小舅舅幹嘛去了,怎麼一隻都不打?」
身邊響起怒氣沖沖的聲音,手臂被人拽住,沐清溪這才發現,曹元瑜不知何時回到了席上。
驀地想起趙璟送自己回營帳的那一幕,沐清溪臉色有點發燒,雖然明知道趙璟不可能是因為她而沒有獵物,在曹元瑜面前卻止不住地有點心虛……
「興許是有緣故,妳且聽。」
疑惑的不只是他們,承安帝也很意外:「顏卿,何故偷懶?」
趙璟出列,淡淡地回道:「臣若下場,未免有欺人之嫌。」
沐清溪秒懂言外之意:他在北境叱吒風雲那麼久,殺狄人猶如砍菜、切瓜,回到京城跟這些錦繡中長起來的人一起比較,無異於西瓜欺負芝麻,他不好意思。
太狂妄,卻也太讓人不自覺地心情湧蕩!這樣的話似乎就該由他來說,而他說出來,誰也無法反駁!
話音剛落,剛剛還因為拿了頭名眉飛色舞的六皇子立刻臉黑如鍋底,而其他人臉上也不好看。
趙璟這句話簡直就是隨隨便便得罪在場所有人,卻偏偏叫人找不出反駁的理由,內心只餘二字︱︱憋屈。
承安帝卻朗聲大笑起來,眉眼間無一點怒色,盡是欣賞與讚許,他手點著趙璟:「你啊你……真是狂妄!」話鋒一轉:「明日不必藏拙,也讓你這些兄弟們看看,別讓他們坐井觀天,蒙了眼睛。」竟然就這麼輕輕揭過。
「那五王子又為何兩手空空?」承安帝轉而問扎爾扎。
北狄一行人個個低著頭,臉色極差。
扎爾扎咬緊牙根開口:「皇家獵場氣象恢弘,我等一路賞景,與景王殿下交談甚歡,是以竟忘了圍獵之事,還請尊貴的皇帝陛下寬宥。」
「噗︱︱」慶國公一杯酒剛送到嘴裡,一聽扎爾扎的話,頓時全都貢獻給了桌案,見別人都看過來,連忙起身謝罪:「老臣一時沒忍住,失態失態,請皇上恕罪。」
承安帝揮手示意他坐下:「五王子與顏卿是老相識,也算情有可原,入座吧!」算是打了個圓場,沒讓扎爾扎的臉皮被人踩在腳底下揭不起來。
可不管怎麼樣,北狄使臣這臉也是丟大了。
2018-03-14
粟米殼 著  
2019-06-05
何兮 著  
2018-06-20
蘭澤 著  
2011-05-05
當木當澤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