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30802
書  名:坑來的神醫相公(卷二)
作  者:臨水邊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1-03-03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第一批藥材賣出去,薛安嵐總算小有收獲,
加上神醫駱泊安的關照,距離她發家致富的夢想又近了一點。
只是她沒想到,羨慕、嫉妒她的人手段越發陰險,
神醫居然也以收藥材的名義賴在了她家,似乎對她頗為好奇。
家裡供了這尊大佛,薛安嵐簡直一個頭、兩個大,
但忙忙碌碌的生活中,似乎有什麼事情發生了變化……
駱泊安不許她再叫他神醫,還關心她、照顧她、認真保護她,
壞人汙蔑她、陷害她,甚至聯合官府給她設下陷阱,
在駱泊安和藥材好朋友的保護下,她總是能夠逢凶化吉,
就是駱泊安的曖昧態度,讓她忍不住心中小鹿亂撞,
薛安嵐偶爾會想,能夠遇見駱泊安真是太好了!
這下,她實現自己夢想的路途,定能一帆風順了吧?
第三十一章 煽動


聽到駱泊安的喊聲,落羽趕緊住手,這幾天自家爺脾氣不好,得順著些。
但好不容易能活動筋骨的機會就這麼沒了,落羽活動了下才剛剛找到感覺的四肢,心頭也有些不大高興,拎著程虎走到駱泊安面前,把人狠狠地往地上一摜:「這是我家爺,你給我老實點兒。」
駱泊安居高臨下,睥睨著程虎:「你們到底想幹什麼?」
程虎覺得自己被輕視,反而徹底發了狠,咬緊牙關,一個字也不肯說。
落羽往程虎小腿上踹了一腳。
程虎悶哼一聲,還是一句話不說。
駱泊安蹲下來,平視著程虎的眼睛:「你和薛安嵐有什麼深仇大恨嗎?」
「哼!」程虎的小腿已經被落羽踢斷,他原是忍著疼不肯出聲,這麼哼了一聲,反而再忍不住了,臉上表情也因為疼痛變得越來越扭曲,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往下滴,臉色更是蒼白,不一會兒,冷汗就幾乎將他的衣衫打溼。
落羽又踢了他一腳。
這次下腳不重,可程虎已被斷腿的傷處弄得無暇他顧,又被踢了一腳,只覺得心頭憋著一定要死扛下去的那口氣一下就散了,眼眶霎時就紅了,呻吟和呼痛聲開始從牙縫裡漏出來。
「薛安嵐那個賤人!」程虎連眼淚都忍不住了,汗珠和淚水一起順著臉頰流下來,倒讓人分不清了:「要不是她,我怎麼可能連地都沒了!?」
一直壓抑著的心思,合著眼淚一起說出來,讓程虎完全卸下了心防,再沒法子像剛才那樣憋著不說話了:「她挖甘草能賺錢,等我們去挖了,卻一下就全賠了!憑什麼啊!?」
駱泊安皺眉看著程虎,他只當這些人和薛安嵐有什麼以往的積怨,沒想到只是因為挖甘草的事。
程虎開了口,像是洪水破了閘,聲淚俱下地開始哭訴:「我們沒了地,齊家又被她弄倒了,快要連口飯都吃不上了。她可倒好,賺了錢就不認人!地頭那麼多藥材,賣了得有多少錢呀?出錢雇上我們,讓我們有口飯吃怎麼了!?她現在那麼有錢,又不差這一點兒!」
駱泊安緩緩站起身來,臉色不見喜怒。
落羽倒是忍不住了,一腳把程虎踹倒在地:「還有臉說!?當初不就是你們一起去圍了薛安嵐,眼紅人家賺錢,去堵人家家門,賠了錢又去堵人家家門,最後自己作孽沒飯吃了,還去堵人家家門!你們可真夠有臉的!」
程虎被落羽斥責,卻不知從哪裡生出了一股勇氣,竟然撐著斷腿站起來,撲向落羽:「你們也是和薛安嵐一夥兒的!你們不讓我活!我也不讓你們活!」
落羽身子輕輕一晃,就躲過了程虎的扑打,看著程虎摔倒在地,揚起一片灰塵。
駱泊安站遠幾步,避開塵土,無意再理會程虎,對落羽吩咐道:「去把請藥商的帖子送出去吧!」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落羽躬身應道:「是。」

待駱泊安走遠了,落羽才起身,扭頭看向癱在一旁的程虎。
落羽奉命一直跟在薛安嵐身邊保護,薛安嵐遭遇的委屈,他全都親眼目睹,這讓他對程虎這群人再憤恨不過。
落羽蹲到程虎身邊,抓著他的領口,咧開嘴,露出雪白的牙齒:「我家爺沒說怎麼處理你,你說,我該怎麼辦呢?」
落羽在駱泊安身邊一向沉默盡職,但他絕不是什麼任人宰割的綿羊。
他的性格和他的外表一樣粗狂,喜歡直來直去。
「我家爺說過,以德報怨,何以報德?」落羽不喜讀書,但耳濡目染之下,多少沾了一點書卷氣:「所以要以直報怨,懂嗎?」
程虎是個莊稼人,哪裡聽說過這些繞口的古文?胡亂抹了一把臉上眼淚、汗珠和鼻涕的混合物,蹭到衣服上,視死如歸道:「我既然落難,你要把我送官就送官,在這說什麼亂七八糟的廢話!?」
「送官?」落羽搖搖頭:「把你送去官府,可太便宜你了!」
落羽話音不落,手上就猛地扇了他一巴掌:「自己想要害人,反倒害了自己,居然還有臉哭!?」
程虎反倒發狠,想要還手,落羽趁勢捏住他雙腿的關節,輕輕用力一捏。
程虎一個成年男子,就在落羽的動作下,發出尖銳的哀號。
「你!你!」程虎發覺自己雙腿好像動不了了,驚恐地大喊:「你廢了我的腿!?」
落羽只留下一聲「哼」轉身離開,任由程虎在身後嘶吼。

之前跟著程虎一起鬧事的人,遠遠的見到落羽和駱泊安都走了,這才慢慢靠過來,要扶著程虎起來。
程虎見大夥兒回來扶他,一時情緒湧上心頭,大喊:「對不起,大夥兒,我這腿算是廢了,對付薛安嵐那個賤人的事,就全交給你們了!」
剛才倉皇逃竄的宋文蹲在灌木叢裡聽到動靜,也露出頭來,趁機煽動:「大夥兒你們看看!你們還要我說清楚為什麼要對付薛安嵐嗎!?你們難道還敢去給薛家做幫工嗎?」他指著程虎,做出一副悲痛的樣子:「程虎兄弟現在這副模樣就是原因!」
大夥兒還有些遲疑,在薛家做幫工的人不少,也沒見誰落得和程虎一個下場。
何況,今天對程虎動手的人又不是薛安嵐,也不是薛家人,這帳好像算不到薛安嵐頭上。
「剛才那個人,提著我的領子罵我,你們知道他罵我什麼嗎?」程虎雙腿已經動彈不得,只能靠人扶著,可他滿臉憤恨,揮舞著雙臂:「他罵我不要臉,就因為我說薛安嵐那麼有錢了,雇咱們幾個做幫工又用不了多少錢,憑什麼不雇我們!」
「就是,薛安嵐憑什麼不雇你們!?」宋文趁勢繼續煽動:「大夥兒的地,大夥兒的家當,難道不是因為薛安嵐才沒了的嗎!?現在她發了財,就不認人了,還要反過來罵大夥兒!這像話嗎!?」
「就是,雇咱們幾個,又用不了多少錢!」有人跟著呼應:「薛家現在都賺了多少了,還這麼摳門,連給大夥兒一口飯吃都捨不得!」
大家跟著一起呼應起來,吵吵嚷嚷著,怒罵薛安嵐為富不仁。
宋文見眾人一起把目標對準了薛安嵐,心裡樂開了花。

駱泊安重回藥田的時候,薛安嵐已經帶著人把收穫的藥材全都搬進了倉庫裡,正站在牆下的陰涼地擦著汗。
駱泊安見了她,臉上表情稍微緩和,走過去,遞上一方絲綢巾帕:「用這個擦。」
薛安嵐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粗布帕子,再看看駱泊安手上的,委婉地試圖拒絕:「謝謝神醫,不過我已經擦過了。」
雪白的絲綢帕子,上面還繡著翠竹,應是駱泊安自己用的,她在藥田、倉庫裡忙活了這麼長時間,沾了一身土,哪好意思接過來用?
駱泊安神色不變,收起帕子,負手站在她身邊,也不說話,只靜靜瞧著。
幫著搬運藥材的幫工們也得了空乘涼歇息,薛安嵐瞧著日頭大,早就讓錢翠玲去熬了清熱瀉火的綠豆湯,看幫工們得閒,招呼大夥兒一起喝一些:「都喝些綠豆湯吧,太陽大,當心中暑。」
幫工們無非就是趁著東家一時沒瞧見,想偷閒片刻,沒想到薛安嵐全都看見了,還有綠豆湯喝,大夥兒都不大好意思,互相推搡著過去,一人喝了一大碗,抹抹嘴,再不好意思閒著,趕緊去田裡給採摘藥材的人幫忙了。
駱泊安看得分明,薛安嵐眼底藏著狡黠的笑,似是早就料到幫工們會是這樣的反應。
薛安嵐看大家都喝了綠豆湯,叫來錢翠玲,指著眼前的六畝地說:「妳跟大夥兒說,要是今天能把這塊地裡的藥材全都收完,所有人採摘和搬運藥材的人,這個月工錢多給三倍,要是只能採八成,就多給兩倍,要是只有五成,就沒有獎勵。」
錢翠玲點點頭,小跑過去,把這獎勵的事告訴幫工們。幫工們原本只是不好意思偷懶,聽了這消息,全都來了精神。
三倍工錢,那可是挺大一筆錢了,除去日常用的,能存下不少。若是年年都能有這樣的機會,多存幾年,就能把自己家的地贖回來了。
六畝地,說多不多,說少不少,尋常人家兩到三個男丁,只夠照顧兩畝地的。薛安嵐一共只有二三十畝地,手下幫工有五六十人。
她原本就只調撥了十來個人來採收藥材,另外加三五個幫忙搬運藥材的人。
六畝地對這些人來說,剩下半天時間,需要好好加把勁才能收穫完。
此時得了這麼一項鼓勵,立時覺得全身來了用不完的力氣,埋頭努力幹起來。
藥田裡一派熱火朝天,薛安嵐笑了笑。
尋常人誰還能沒個想偷懶的時候?這些人本來也不是慣常混日子的,想讓他們加把勁,只要稍微給些正面激勵就好了。

幫工一群人一鼓作氣,六畝地,天剛剛擦黑,就全都收穫出來,藥材流水似的送進了倉庫。
薛安嵐看著整整一倉庫的藥材,心裡總算鬆了口氣,這下她總算是有辦法把駱泊安這尊大神請走了。
她帶著駱泊安去了倉庫,讓他看看那些藥材:「駱神醫你看,這就是我今年能收穫的所有藥材了。」
駱泊安神態自若,一排一排看過去,一言不發。
薛安嵐跟在他身後,問:「神醫你想要哪些,我明天親自給你送過去?」
「村口有劫匪攔路,妳真的出得去?」駱泊安已覺出她的目的,故意這麼問她。
薛安嵐為難地皺了皺眉,她只好小心翼翼地問道:「那,可否請神醫允准,讓落羽幫忙運送?」
駱泊安見她打定主意要趕他走,眸色微沉,簡短地答道:「可以。」
薛安嵐瞧著駱泊安神色不變,可周身又是一股冷氣,心裡咯登一下,有些慌張。
錢翠玲一路小跑著過來,正要告訴薛安嵐她今天打聽來的好消息,見駱泊安眉目微沉,不自覺地放慢了腳步,來到薛安嵐身邊,安靜站著。
駱泊安見狀,負手離開。
錢翠玲這才鬆了一口氣,拍著胸脯說:「呼,神醫真是太嚇人了。」
薛安嵐見她這模樣,猜她有事要說,問道:「說正事吧!」
「哦,差點忘了。」錢翠玲一拍腦門,趕緊把好消息告訴她:「今天我聽人說了,神醫帶著落羽一起去把攔在村口的劫匪給收拾了。」
錢翠玲一說起這事來,瞬間來了精神,恨不得把打聽到的消息一股腦全說給薛安嵐聽:「東家,妳知道那伙劫匪的頭頭是誰嗎?」
薛安嵐正震驚於是駱泊安帶人處理了劫匪,心裡不由惴惴不安地猜測著剛才駱泊安為什麼要那麼問她,完全沒聽到錢翠玲的話,只下意識地發出了一個單音節:「啊?」
錢翠玲卻以為薛安嵐是好奇,痛痛快快地說了下去:「就是那個程虎!上次還跟著人群一起來堵門來著。」
薛安嵐總算悄悄回過神來,皺起眉:「程虎?」
她記得程虎,是個貨真價實的悶性子,他怎麼可能去做劫匪?
這事恐怕另有隱情。
錢翠玲滔滔不絕地講著剛才她打聽來的事情。
「聽說程虎是真的虎起來了,落羽把他打得鼻青臉腫,他就是死也不說為什麼要故意針對東家妳,可是,神醫就那麼往他面前一站,連話都還沒說,立刻就嚇得程虎屁滾尿流,哭著、嚎著把原因全招了。」
「這神醫真是厲害,長得又好,又有本事。」錢翠玲不無嚮往地說:「看著神醫也快該談婚論嫁了,就是不知道誰家姑娘那麼好命,能遇上這麼一個好夫君?」
薛安嵐心裡聽到這話,莫名有些不痛快,她自己都有些納悶,還未及細想,就見落羽來了。
落羽還是一如既往大步流星,走起路來虎虎生風,他走到薛安嵐面前,把手上的東西往薛安嵐面前一遞,連話也不說,扭頭哼了一聲,明顯是衝著薛安嵐來的。
薛安嵐倒是不太在意,落羽對駱泊安忠心耿耿,駱泊安一來她這兒,就黑著臉回去,落羽要是能給她好臉色,才叫見鬼了。
錢翠玲卻不大高興,衝落羽抬抬下巴:「誒!你怎麼回事,怎地這麼沒有禮貌?」
落羽見薛安嵐已經接下帖子,瞪了錢翠玲一眼,又哼了一聲,再次大步流星地走了。
錢翠玲跺了跺腳:「真是粗魯!那麼好的主子,怎麼有個這樣的僕人?」
薛安嵐一邊勸她不要在意,一邊把落羽給自己的東西打開,只見是藥商們的回帖,正在籌措運送藥材的車輛,約好時間,後天就過來。
薛安嵐鬆了口氣,她的藥材已經採收完畢,只待藥商過來了。
2020-04-15
沫芷 著  
2018-08-01
醒時夢 著  
2020-11-11
無宴 著  
2018-12-05
蘭澤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