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30803
書  名:坑來的神醫相公(卷三)完
作  者:臨水邊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1-03-03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薛安嵐看著駱泊安為了保護她,反被懷疑神醫的身分,
還得去做些不樂意做的事情來自證,她心裡頗為愧疚,
奇怪的是,每次她說要給診金,駱泊安都會當場甩臉子,
這人到底是哪裡不滿意?她辛苦攢錢可不容易啊!
駱泊安這邊還沒弄清楚,發家致富的路上又出現了新問題,
同行看薛安嵐藥材賣得好,竟聯合起來要把她從這個行當擠出去,
果然,人紅就難免遭忌!薛安嵐也是百般不願意,
幸好她有藥材朋友「神助攻」,為她解答疑惑,
駱泊安的心思、同行們的排擠,薛安嵐都一一化解。
待她終於擊敗妄圖排擠她的同行,成了聞名天下的藥王時,
駱泊安翩然而至,向她索要被害誤診的「賠償」,
不過,這男人要求的賠償條件……呵呵,怎麼好像她挺賺?
第六十一章 膠著


縣太爺這樣說,立刻讓齊安不知所措。
宋文腦子轉得快,急忙接上:「縣太爺確實今天剛來,還不清楚事情的經過。不過縣太爺,你還記不記得當初齊家出事,我去縣衙找你的事?」
縣太爺點了點頭,這事他記得,當初是宋文火急火燎跑到縣衙。說村裡出事了,可能會鬧出人命,讓他過來看看。
點完頭,縣太爺想起來了。
當初他過來一看,齊家帶著家裡兒孫,氣勢洶洶的要動手,村裡的村民們一開始不肯吭聲,可稍微一問,就一股腦的全都支持薛安嵐。
他當時也沒多猶豫,直接免去了齊家村長的職位,剩下的事,他就不知道了。
宋文今天提起,不知道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縣太爺心裡猜疑不定,趕緊補上一句:「當時本縣令見村民對薛安嵐眾望所歸,而齊家卻不得人心,所以才處理了齊家。」
宋文點點頭,對縣太爺和監察使拱手行禮,道:「這就是了,監察使、縣太爺,你二位知道當初為什麼會是那樣的情況嗎?」
縣太爺自然搖頭,監察使心裡煩躁,直接擺擺手。
宋文見狀,這才繼續道:「我屢試不第,當時正在齊家做管事先生。薛安嵐為了報復我退婚的事,勾結了那個假神醫,對外欺詐藥商騙錢,對內則大把撒錢收買人心。最後將齊家一舉掀翻,就為了讓我淪落成無處可去的喪家之犬!二位大人,薛安嵐收買人心的舉動,盡可問問村民。」
監察使抬頭望向村民,問:「可有此事?」
「沒有的事!」村民們紛紛高喊:「宋文在胡攪蠻纏!請大人明察!東家她是個好人!」
「薛安嵐隔三差五的就給你們這些在她家裡做幫工的人燉肉吃,這件事是真是假?」宋文也不著慌,冷哼一聲,頂著人群的喧鬧,高聲質問:「薛安嵐種的是藥材,不是普通莊稼,卻從來沒要求你們必須得認識藥材,只要下地幹活兒,就給工錢,是也不是!?」
人群反駁的聲音越來越大,宋文卻不肯停下,繼續道:「她還沒買下齊家的地時,就先招了幫工,幹活沒定量,也不限時,說是不給工錢,可一日三餐外加飲水,全都照顧得周全,是不是!?」

人群鼎沸起來,他們中有不少是靠著當初給薛安嵐做那不領工錢的幫工,才有口飯吃,後來薛安嵐買了齊家的地,也很快就安排他們開始上工、算工錢。
薛安嵐的舉動令他們心存感激,聽到宋文在這裡顛倒黑白,心裡越發氣憤,當即開始把手上的東西往宋文身上扔。
宋文趕緊抱著頭躲開人群,對監察使道:「大人,你看,村民們已經被薛安嵐這女匪收買至此,一聽實話,就憤而動手。大人!如果再放任這等賊匪發展下去,後果不堪設想!」
監察使無意關心是不是盜匪,他手上精兵不少,萬一真有盜匪,派兵剿匪就是。他只在乎駱泊安到底是真是假,他妻子的病究竟有救沒救。
宋文東拉西扯半天,卻始終說不到正題,只誇誇其談,說薛安嵐為了他退婚的事情一直記恨。
「那這神醫,你究竟如何知道他是假的?」監察使不耐煩了,直白發問。
縣太爺趕緊低下頭,裝作完全和此事無關的模樣。
剛才被問話的王藥商下去之後喝了些水,緩了緩氣息,已經不像剛才那樣難受了,聽到監察使的話,顧不得別的,高聲喊道:「這個神醫是真的,我能作證!」
監察使看了一眼旁邊的駱泊安,見他氣定神閒,沒有絲毫驚慌模樣,一旁的落羽臉色滿是不屑,似乎因為宋文的話而感到不快。
剛才被宋文激出來的猜忌之心,一下又滅了不少。
「大人!這個神醫確實是假的!」宋文看監察使的臉色不對,急忙開口道:「我有人證!」
說完,不等監察使有什麼反應,招呼手下的弟兄快去把證人找來。
王藥商見情勢不對,急忙要替駱泊安說話,卻被宋文攔下:「王藥商,你可莫著急,等會兒有你作證的機會。」
薛安嵐抬頭看了眼太陽,已經不早了,大夥兒從早上出來,一直折騰到現在,連口水都沒喝,更別提吃飯了。
因為宋文一直胡攪蠻纏,眾人心裡憤慨,無心思及飲食,還沒覺出飢餓來。
薛安嵐惦記著便宜爹娘和妹妹兩老一小,都是不能挨餓的,一下站起身來,對監察使道:「大人,神醫是真是假,直接請他出診,一試不就知道了,道聽塗說,哪裡能有個準確消息?」
監察使聽到這句,有些遲疑,正要點頭同意。
宋文橫插一槓,大聲道:「監察使夫人就算比不得宮裡娘娘金貴,也不是市井婦人那般粗糙,怎麼能在沒有鑒定身分之前就隨便看診!?何況,就算瞎貓也能碰上死耗子,江湖術士,少不得手上有幾個方子,若是碰對還好,錯了可怎麼辦!?」
「我家爺怎麼可能像江湖術士一樣瞎碰!?」落羽在一旁早就不耐煩,聽宋文越說越離譜,氣哼哼地開口道:「我願以性命相擔保,只要我家爺出診,就沒有治不好的病!」
「大人!他們這是狗急跳牆,要拿尊夫人撞大運呀!」宋文不和落羽爭執,只彎腰拱手向監察使行禮:「如果真有個什麼萬一,再來論罪可就遲了!」
監察使心裡遲疑,一邊想著夫人重病,確需要醫治,是該讓人試試。
可一邊又擔心宋文所說是真,萬一他真的不是神醫,胡亂用藥,出了問題豈不是悔之晚矣?
宋文見監察使搖擺不定,心裡暗暗著急,臉上並不肯顯露出來,只是不住用眼角搜尋,想知道去找證人的幾個人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駱泊安看了一眼薛安嵐,也站起來,道:「大人,不妨這樣,我先替尊夫人診脈,寫個藥方出來。大人要是不放心,大可以拿著藥方去宮裡請御醫鑒定,待御醫鑒定完了,再來抓藥。」
這個辦法著實不錯,監察使已經心動。
而且,上京的御醫肯定見過真正的神醫,他大可以再讓人給駱泊安畫像,一同送到上京去,請御醫幫忙鑒別。
宋文吞了吞口水,擔心監察使真的答應了這個法子。
正在這個時候,有人從人群後面喊:「證人來了!」
宋文扭頭一看,正是他等了半天的人證,心底頓時鬆了一口氣,臉上又得意起來,對監察使道:「大人,這個法子聽起來好,可卻是一個拖延時間的計策。可惜,小人這裡有人證,現在就能證明,這個神醫,是假的!」

宋文一句話,立刻讓本已稍稍平息的人群再次喧鬧起來,也讓原本已經有所猶豫的監察使下了決定。
他道:「宋文,你把人證帶上來,我有話要問。」
宋文趕緊親自走過去,把人證帶上來,一把按著跪下,道:「這就是小人的證人,他原是王藥商的小廝,後來看不過去薛安嵐和假神醫勾結,所以來找小人,讓小人代為寫訴狀。」
「哦,有這等事情?」監察使問:「把狀紙拿來。」
監察使身邊管家走過來,伸手向兩人要狀子。
小廝何曾見過這樣場面?早被嚇呆了,埋頭跪在地上,哆哆嗦嗦半天沒個反應。
宋文踢了一腳小廝,把他拽著跪直了,問他:「狀子呢?」
小廝這才哆哆嗦嗦地要從胸前的口袋裡找狀子,伸手在胸前口袋摸索半天,因為太害怕了,手指不聽使喚,始終拿不出來。
宋文嫌他慢,自己伸手替他拿出來,也不給監察使派下來取狀子的管家,自己雙手捧著,遞到了監察使面前。
管家臉色不悅,甩甩袖子,不輕不重地哼了一聲。
宋文直想著趕緊讓監察使把駱泊安當成是假神醫論罪處置,把薛安嵐以謀反直接處死,根本沒注意到管家臉色的變化。
監察使接過狀子,只見上面內容條理還算清晰,可卻沒什麼正經內容,說來說去,都是先認定駱泊安肯定是假神醫,然後才得後面的結論。

薛安嵐看著王藥商的小廝,忍不住揉揉眉心,不住頭疼。
當初,這小廝發起瘋來直接往村口跑的時候,她就擔心會有這麼一齣,沒想到竟然真的應驗了。
她忍不住吐槽自己太過烏鴉嘴,可也只能屏息凝神,等著監察使先放下狀子再說話。
監察使把狀子看了兩遍,確認裡面沒有提及任何證據能夠證明駱泊安確實是假神醫之後,抬頭看向小廝和宋文:「你們說駱泊安是假的,到底有沒有證據?」
宋文原本自認狀子寫得翔實動人,監察使看了,必定不會再懷疑他的話,應該會直接認定駱泊安一定是假神醫,沒想到卻被當頭這樣問,一時愣住。
監察使把狀子遞給一旁的管家,道:「你若是沒有其他證據,本官實在不能輕易聽信你一面之詞。」
宋文急中生智,又道:「大人!他如果不是假神醫,怎麼會認定薛安嵐種的藥材可以比肩山上採的野生藥材?這還不是因為他要和薛安嵐勾結,打算一起坑害藥商,這才扯出來的謊話!」
「是啊,大人!」小廝抖了半天,總算緩過來了,也抬起頭來,跟著宋文一起喊:「我家老爺就是貪圖我家夫人錢財,聯合這個假神醫,要騙錢休妻!」
王藥商見事情又扯到自己,趕緊上前跪下叩頭,口中道:「小人絕沒有休妻的意思,只想著要掙錢,薛家的藥材品質確實夠好,所以小人才決定從她家進藥材,盼著能多賺些錢而已。」
「大人,尊夫人的病,」駱泊安看著情勢越發膠著,像是無解的樣子,主動開口:「雖然未必能藥到病除,但只須用針灸之法,可立見成效,我是不是神醫,到時候自有定論。」
監察使一聽,大喜過望:「此話當真!?」
「大人不可!」宋文未料見監察使夫人的沉痾之疾,竟然有立刻見效的法子,心裡一驚,張口呼喊:「大人,千萬不可!」
「為何不可?」監察使蹙眉。
宋文的意圖,監察使已經看得明白,就是為了阻止駱泊安出手看診,方才見他總能說出道理,監察使自己心裡也有所憂慮,也就聽之任之。
現下駱泊安說可以即刻見效,大可一試。針灸斷不至於要人性命,家裡夫人患病多年,若是真能夠緩解,豈不是一大幸事?
這麼一想,讓駱泊安出診,利大於弊,讓他不得不動心。
宋文被監察使這麼一問,當即語塞,什麼都說不出來,嘴巴一張一合,一點聲音都沒有。
小廝還要喊冤,監察使把衣袖一揮,道:「不必再說,若等會兒證明駱泊安確實是神醫,大可讓他給你解釋,為什麼薛安嵐種的藥材反而更貴。若他是假的,本官自會還你和你主子一個公道。」
小廝無法和監察使大人爭辯,只好低頭。
2021-02-17
五色魚 著  
2019-03-06
狐狸糊塗 著  
2020-07-29
木靈 著  
2019-11-27
雅音璇影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