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S007
書  名:新歡舊愛
作  者:貝拉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0-09-16
價  格:$190
特  價:$143
購買數量:
耿氏集團少奶奶的錄取標準--
條件一:言談得體斯文
「站住!老娘要是沒捉住你就不是人……嗯,夠粗魯!
條件二:儀態優雅大方
她拎起號稱七武器之首的爛木板朝猥瑣男砸去嘩,夠暴力!
條件三:懂得應對進退
身為服務生,打破餐具不夠看,還說老闆是俗仔……不識相!
 
這位大姐頭兼愛心社服人員兼餐廳服務生太有趣了
適時解救了他無聊到爆的人生及相親宴
不把這款人才留在身邊逗他笑,將來一定會後悔
決定了,換個新歡來救愛,什麼條件一二三全都死開
他耿澔的老婆大人寶座就歸她了!!
 
劇情急轉直下,女主角一頭霧水
她不過一時愛心氾濫,答應共演一場假婚戲碼
結果就是--同志老公、難搞婆婆背後靈管家……齊聚一堂
救命啊〜〜現在是花生省魔術!?
~第一章~


「站住……不要跑……站住……」

「老娘要是沒捉住你,就不是人!」

一個女孩邊跑邊把長袖子往手肘上推,沿路還一直罵著跑在前頭,長得獐頭鼠目的男人。

她邊跑的時候眼睛不小心瞥到路邊有一塊木板被丟棄在地上,隨手一撈一丟,還不忘一叫……

「阿雄……」

一聲獅子吼,吼得人心驚膽戰,皮皮剉(發抖)。

男人跑得滿頭大汗,氣喘吁吁,回頭一望,來不及嚇到拉屎,一塊木板就往他的臉上砸過來。

碰!!!

一個響徹雲霄的聲響把路上的行人嚇到停下腳步,兩眼找著發出聲響的地方。

「YES!」女孩的手在胸前握了一個拳頭,替自己的神準喝采。

「唉喲~~」躺在木板下的男人痛得唉唉叫。

「你還敢叫!」女孩從容的走到被砸的那個男人身邊,彎腰揪住他的領口。

「對不起,大姊頭,饒了我……饒了我……」男人跪地求饒,臉上全都是木板的屑屑,那木板屑嵌進臉上的皮膚,疼得他受不了,而且不僅臉上有木屑,他的鼻子還被木板砸到流下兩管鼻血。

「哼!饒了你,那你打阿珠的時候為什麼不饒了她?」

這個跪地求饒的男人只要心情一不好,就會打老婆、打小孩,如果喝了酒,就變本加厲,打得更凶。

今天就是他喝了酒發酒瘋,對他老婆阿珠又打又罵,還把他的三歲孩子打得頭破血流,從事社扶的葉馨看不過去,終於出手相救。

被叫大姊頭的葉馨,其實是個非常有愛心的人,她在愛心基金會工作,從事社會扶助工作已經好幾年了,在這些日子裡看盡生活在社會邊緣的弱勢團體的無奈與悲哀。

這些人,有的因為工作不順,不是打孩子就是打老婆;有的是單親,因為父親或母親工作很忙,疏忽對孩子的關心,使得孩子們整天到處遊蕩沒人管教;有的是孤兒,他們憤世嫉俗,不是偷就是搶,要不就加入黑社會,形成社會問題。

葉馨的菩薩心腸不忍見這樣的社會現象繼續下去,就一頭栽進社會工作裡去,想解救被邊緣化的同胞們。

雖然她有一副悲天憫人的好心腸,可是她的行事作風與其他從事社扶的人有著很大的差異,因為她滿口粗話又暴力,使得一些同事對她敬而遠之,不過她倒是讓那些接受幫助的人心服口服,對她言聽計從,不敢使壞,也讓不滿她的同事閉嘴。

「大姊頭,下次我不敢了……不敢了……」阿雄又是跪又是磕頭又是掉淚的直求饒。

一個大男人居然跪在路上對著一個女人又求饒又狂哭,真是一個奇蹟,路上行人的眼睛紛紛投視過去,可是他們沒種過去幫忙那個「可憐」的男人,只能用眼睛給予同情。

「還有下次!?」葉馨掄起拳頭。

「沒有、沒有……我不敢了,我不敢了,對不起,對不起!」阿雄趕忙搖頭又揮手。

「對不起不是跟我說的,去跟阿珠說。」葉馨扭起阿雄的耳朵,「走。」

葉馨拖著阿雄回家去。

就這樣,街上上演的這齣不知道什麼戲的戲碼就此落幕,行人們也就開始移動腳步,離開原地。

不過,在對街一棟金碧輝煌大樓的十五層樓上,有一個男人饒富興致的望著剛剛所發生的一切。

他原本是因為工作疲勞想看看窗外的景色放鬆一下,沒想到讓他瞧見那齣好戲,雖然距離有些遙遠,人物也有些小,但他的眼睛還不錯,可以看清他們大致在幹嘛!

耿澔,一個擁有萬貫家財,事業有成的黃金單身漢,在一般人眼裡是個天之驕子,可是他不快樂。為什麼不快樂?說實在的,他也不懂。

朋友曾戲謔的給他一個封號──笑面虎,因為在人面前,他總是露出陽光般燦爛的笑臉來迎人,讓人如沐春風,輕易的卸下心防,但他私底下一肚子壞水,常常有人著了他的道而不自知。尤其是工作上的伙伴常常讓他耍著玩,還幫他數鈔票。

朋友曾罵過他,但他一臉無辜,聳聳肩的說,這不能怪他呀!誰叫那些人那麼無知、那麼笨,才會供他把玩。

不過,他在商業上的靈敏度,常令大夥兒佩服得五體投地,所以大家對他是恨得牙癢癢的,但又不能不佩服他的睿智。

這麼一個有才華又有心機的人,怎麼會不開心呢?講出去,一定叫人笑掉大牙。

可他就是不開心,非常的不開心,不開心得想找人開刀。

而且,在心底深處深埋多時的孤獨感,最近直往胸口竄,竄得他發悶。

就在他不小心瞥到對面街道上演的戲,他笑了,真心的笑了,這是他從小到大第一次由心底發出的笑。

可惜那齣戲太早落幕了,害他不好的心情沒能好好地抒解。

讓他心情低落,是今早母親告訴他晚上有一個餐會,他知道那個餐會的意義,那是他母親替他邀請的相親會。

他一點也不想參加,不過他是個好兒子,即使不願意去,但為了成全好兒子的名聲,他還是得去。

看看手錶,時針已經指到七的角度。

嘟~~嘟~~

內線電話燈一直閃爍,電話也一直響。

他按下內線,連說聲喂都還沒,秘書就趕緊報告:「執行長,司機已在樓下等了,請您趕快下樓,因為老夫人已經打了不下十幾通電話催促了。」

「好。」耿澔嘆口氣,無奈的拿起西裝外套,關上辦公室的燈,然後去赴他不得不去的約。


「周夫人、周小姐,不好意思,我兒子因為工作很忙,所以遲到了,不過他馬上就來,請多多包涵。」耿澔的母親一邊向相親的對象賠罪,一邊示意司機趕緊再打電話給耿澔問他現在在哪兒。

「沒關係,耿家事業那麼大,忙是正常的。」周夫人客氣的說。

在一旁的周小姐也微笑點頭,溫柔的樣子讓耿母更加喜愛。

「對不起,我來晚了。」耿澔匆匆忙忙的進到餐廳的貴賓室,向裡頭的人們道歉,對耿母打了一聲招呼,然後由服務生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你呀!」耿母白了耿澔一眼,但眼底的那份濃濃親情一點也沒生氣的樣子。

耿母看了一下周小姐,「這是周氏企業的周夫人跟周小姐,周小姐的名字是……」

「我叫若盈,周若盈。」周若盈怯生生的低下頭。

「我叫耿澔,妳們好。」耿澔伸手想與對方握手,但是伸了好一陣子,對方卻一點反應也沒有,他只好悻悻然的收回自己的手。

「耿先生,不好意思,我們家教甚嚴,不能隨便跟男生握手。」周夫人替女兒說話。

呃!他是隨便的男生?

耿澔一愣,當場在額頭上刷下三條黑線,覺得不可思議,都什麼時代了,竟然還有人的頭腦這麼迂腐。

耿母眼見兒子的不以為然,而場面也出現尷尬,趕緊出面打一下圓場,「是嘛!這樣才是有教養的千金小姐,若盈真是個好女孩。」

耿母的讚美使得周若盈喜在心頭,頭垂得更是低,以顯示她的羞怯。

其實打從耿澔一進門,她就偷偷的瞄著他,他長得又高又帥,跟雜誌上描寫的一模一樣,身材比一般的型男有過之而無不及,能跟這樣好條件的男人相親,實在是好運。

而在周若盈偷偷瞄著耿澔的同時,耿澔也打量著眼前這位所謂的千金小姐。人嘛,長得是漂亮,柳葉眉、櫻桃嘴,可惜的是缺乏生氣,一個人沒了生氣就好像花沒了水一樣,不久就會枯萎的。

一旁的兩位夫人頻頻點頭,好像都非常的滿意對方。

「服務生,我們可以點菜了。」耿母叫來服務生。

服務生趕緊把菜單一一分送給客人們,「請問要點什麼?」

「周夫人、周小姐,妳們想吃點什麼?」耿母客氣的詢問。

「請耿先生點就好了。」周夫人盈盈一笑。

坐在一旁的周若盈則不發一語,全讓母親作主。

「周小姐呢?」耿澔轉向周若盈一問。

周若盈微微一笑,「我母親說什麼就什麼。」

耿澔微微蹙眉,但很快的散去,快到沒人瞧見他對周若盈的不解。

不過,站在一旁服務的一個女服務生瞧見了,她瞧見耿澔眼中快閃的不以為然。

其實她對周若盈的畏畏縮縮也相當不以為然,她不懂一個千金小姐怎麼會一點自我意識也沒有。她看過無數的千金小姐大多數都是嬌蠻女,雖然鮮少有謙虛有禮的,不過像周若盈這樣沒有己見的乖乖女,倒是第一次看到,可謂稀有動物啊!

而男主角耿澔並沒發表任何意見,只跟服務生說了幾道菜,請他們快點上菜。

服務生寫完菜單,立刻去準備,其他的服務生也開始倒茶,遞熱毛巾,忙活起來。

席中的氣氛相當悶,只有耿母在帶動話題,一下子問問周小姐是哪裡畢業的?現在做什麼?有什麼興趣?喜歡什麼……

周小姐有問必答,做起自我介紹。

譬如說:她是美國南加大的企管碩士,目前沒有外出工作,因為父母覺得她不需要到外頭拋頭露面,只要乖乖的待在家裡,趕快找個好男人結婚就好了。

至於她的興趣,完全是以她母親的興趣為興趣,沒有特別喜歡的東西,只要父母喜歡什麼,她就喜歡什麼。

耿澔聽到這裡,偷偷的嘆口氣,實在不懂一個好好的人怎麼會被養成一個沒有思想的娃娃。

耿母對周若盈的聽話也有些訝異,不過對周家的教育方式,她也不便說什麼,只能陪著笑。

「周小姐真聽話。」耿澔暗諷的語氣不知周若盈聽得懂不懂。

「澔兒……」耿母一驚,趕緊斥責耿澔,她怎麼會聽不出兒子的話中話。

「嗯,聽話很好啊!不傷父母的心,是做子女的責任。」周若盈好像聽不出耿澔的諷刺一樣,很有耐心的回答。

匡啷!

杯子相撞的聲音讓眾人嚇了一跳,全都回頭望向發出聲響的地方。

「對不起!對不起!」弄出聲響的服務生趕緊鞠躬道歉。

「對不起,不好意思。」另一個服務生也跟著鞠躬道歉,連忙拉著弄出聲響的那個服務生退出貴賓室。


「妳怎麼了?」退出貴賓室的另一個服務生郁秀,緊張的詢問葉馨。

「妳沒聽到那位所謂的千金小姐所說的話嗎?」葉馨猛搖頭,那位小姐簡直愚昧到了極點。

聽父母的話,當然是對的,但不能像那位千金小姐那樣毫無主見的任由母親擺佈,她就是聽到那位小姐說的驚人之語,才會不小心打翻了杯子。還好杯子沒壞,要不然那種貴賓杯,她可賠不起呢!

郁秀點了點頭,雖然也同意葉馨的話,不過……

「妳就別多事了,那是人家的家務事,不是我們能贅言的,我們只負責端盤子,知道了嗎?」郁秀深知葉馨有多愛管人家的閒事,為了不讓她管閒事,只能要求她小心別搞砸餐廳的規矩。

「是。」葉馨當然知道郁秀的意思,為了不使好友難做人,只好把自己的女性意識給收起來。


在貴賓室裡的耿澔不禁一笑,他當然知道葉馨為何會打翻杯子,她一定也是對周若盈的聽話感到不可思議。

從葉馨發出了那道聲響之後,只要她端菜上桌,耿澔就會不由得多看一眼。其實葉馨並不是什麼絕世美女,不過她長得很甜,特別是那雙大大的眼睛,活靈活現的,叫人無法移開目光。

「若盈啊,多吃一點。」耿母看到周若盈放下筷子,而碗裡還剩有一大堆菜。

「我吃飽了。」周若盈看了一下母親,等母親示意以後,才對耿母緩緩的說。

「咦……妳根本沒吃到什麼啊?」葉馨替大家佈完第三道菜之後才要退開,就聽到周若盈說她吃飽的聲明,她不自覺脫口說出心中的疑惑──那位千金小姐是不是頭殼壞了,每道菜只嘗一下味道就說吃飽了,這太誇張了吧?

葉馨此話一出,讓周家母女跟耿家母子通通一愣。

隨後,耿澔噗哧一聲笑出來,耿母則有些尷尬。

而周夫人臉上有了慍色,周若盈則不知所措,其實她並沒吃飽,只是母親有交代吃東西只能嘗鮮,不可全吃完。嘗鮮,是為了不使主人失面子,如果吃光見底,那會讓人恥笑。

「叫你們經理過來,怎麼會有服務生這麼不懂規矩?」周夫人生氣了,葉馨的隨意發言讓她的女兒受辱。

「我哪有不懂規矩,我只是說真話而已。這位小姐真的沒吃東西,她已經很瘦了,不需要減肥吧?」葉馨覺得周若盈很可憐,連吃個飯都不能好好的享用,一定是她這個母親限制的吧,真可憐!

「妳……」周夫人幾時聽過這種話,又氣又急,一副想罵人的樣子,但又礙於她是貴婦不能出言不遜,所以只能說個妳字就完了。

「媽,別生氣,小心身體。」看到母親這麼生氣,周若盈相當的害怕,順母親的胸口要她喘口氣。

「夫人,妳儘管生氣,氣壞了,妳女兒可能就可以大吃大喝了,不受妳控制。」葉馨可高興的咧!

聽葉馨這麼說,周夫人怒視女兒,「妳敢!?」

「我不敢,我永遠聽媽的話。」周若盈快哭了,怕母親不相信,咚的一聲跪在地上向母親保證。

天啊!看到這一幕,葉馨快受不了了!

「妳幹嘛跪啊?」葉馨伸手想拉起周若盈,可是周若盈的膝蓋好像黏在地上動也不動。

「怎麼回事?」領班一聽到貴賓室發出一些聲響,趕緊跑進來看發生了什麼事?

「叫你們經理來。」周夫人摀住胸口,不管舉止是不是得當,當場大叫。

領班嚇了一大跳,馬上就想去叫經理。

「等一下。」就在領班要奪門而出的時候,站在一邊看戲的耿澔出聲阻止。

這一制止,制止了所有人的動作,連被周夫人嚇到的耿母也立即回神。

這時,周夫人才發覺失態了,趕緊抓起女兒要她坐好,然後向耿母跟耿澔道歉,「不好意思。」迅速恢復她貴婦的優雅。

「一點小事,不用叫經理,請你們先出去一下。」耿澔揮手要領班跟其他服務生先出去。

「小事?怎麼會是小事!?」周夫人睜大眼睛不敢置信,耿澔連處理都沒處理就想放過,她怎能嚥下這口氣。

「周夫人,那妳想怎麼樣?」

「開除那個服務生。」周夫人怒視葉馨,都是她害自己失了面子,不除了她,心不甘。

「憑什麼?」葉馨不甘示弱,她又沒做什麼錯事,幹嘛開除她?莫名其妙!

「憑……憑我是周氏企業的夫人,而且也是個高貴的客人,我說什麼就是什麼!」

此話一出,所有人又全注視著所謂的「高貴夫人」,他們實在無法苟同所謂高貴夫人的說詞。

就連耿母,也被周夫人的話嚇到。

明明以前是個窮人家出身,怎麼還會用頭銜壓人?

她耿夫人才是貨真價實的出身名門,可她也從沒用頭銜來壓過任何人,更何況這名服務生也沒做什麼大不了的事。

而且,她更不懂周夫人幹嘛一直強調自己是貴婦,好似這身份多麼的傲人一樣,不明白!

有這樣的母親,難怪周若盈會這麼聽話,這麼沒主見。

「笑話,憑妳是高貴的周氏企業夫人,我就該被辭退嗎?這說出去,還有公理嗎?」葉馨索性豁出去了,工作再找就有了,就算沒了這份工作,她也不怕。

會來這兒工作,是因為愛心基金會入不敷出,她想補貼基金會才來做的,現在她可是忍不住了。

「更何況,我們這家餐廳是有制度的,不是誰說了什麼就什麼,那我們的老闆不就是個俗仔了。」

「咳!」耿澔差點哽到。

「小姐,說話別這麼粗魯。」耿母雖然也不喜歡周夫人的態度,但是這位服務生也太不客氣了。

「對不起。」葉馨為她的粗言道歉,「但這是那位夫人先挑起的,我這聲道歉是對您,不是對她。」

「妳……太可惡了!」周夫人氣到說不出話來。

「媽……」周若盈嚇到哭了出來,這樣的混亂,她一點也無法招架。

耿母也不知該如何處理了,只好拉拉在一邊看戲的兒子,「喂,別看戲了。」

「周夫人,妳可別傷了周氏企業!」既然母親都出聲了,耿澔再不跳出來可不行了。

一句話,堵住周夫人的哭天喊地。

周夫人本是周氏企業的一名小會計,因為搭上了老闆,才會飛上枝頭當鳳凰。雖然她盡量學習怎麼當個貴婦,可是骨子裡的那股酸氣始終放不了。

耿澔的那句話,讓她警覺到這事要是傳了出去,不僅她沒面子,連周氏企業也失了體面,更何況要是給其他企業的貴婦們知道了,那她的臉該擺在哪裡?

可是眼見肇事者就這樣無罪開釋,她不甘心呀!

「那你說該怎麼處理?」周夫人把球踢給耿澔。

耿澔知道大家都在看他如何處理這件小事中的小事。不過,他覺得是小事,但是周夫人可覺得是件大事。

他得處理得宜,要不兩方可能都不放過他。

「這樣吧!小姐,請妳跟周夫人道個歉,因為你們是服務業,服務業應該不能對客人做任何的批評,即使客人無理……」

「你說什麼!?」竟敢說她無理,周夫人不高興了。

「周夫人,您別生氣,您可是高貴的周氏企業的夫人,即使有人得罪您,您大人有大量,也會原諒那個不識抬舉的人,對吧?」

耿澔這麼一說,耿母跟其他的服務生們都想叫好,這樣兩人都有台階下,既不會有人被辭退,也讓客人有面子,多好!在這種情形下,氣焰高漲的周夫人也沒法說什麼了,她可是耿澔口中的大人有大量耶!

葉馨本不想道歉的,可是那個帥哥說的對,她現在可是從事服務業,客人至上的道理,該遵守的。

扁了扁嘴,葉馨忍住心中的不悅,還是道了歉,「對不起,高貴的夫人,是我有眼無珠得罪了您,請您大人有大量,原諒我的無知。」

既然要演戲就演的像一點,葉馨又是鞠躬又是敬禮的。

耿澔好想笑,但他忍住,不過嘴角邊的笑意瞞不了人,他對這個女服務生印象深刻。

「咳……」耿母趕緊假咳,要兒子注意一點,又緩頰道:「好了,好了,周夫人,人家既然道了歉,就別跟她一般見識。」人家服務生都鞠躬道歉了,再得理不饒人就說不過去了。

「下去,下去。」看到耿母都說話了,周夫人也不好意思再說什麼,要不人家會說她心眼小,為難一個小小的服務生。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領班趕緊把葉馨帶下去。

這件事就這麼莫名其妙的被挑起,也莫名其妙的結束了。

但是也因為這樣,耿澔的身影深深的埋進周若盈的心裡,這個男人不僅帥氣,處理事情又這麼有智慧,實在不可多得。

她好希望耿澔能喜歡她,她一定會當他稱職的好妻子。

「耿澔啊!我可以這麼叫你嗎?」周夫人又恢復了她的貴婦形象。

「當然可以。」耿澔點了點頭,他知道周夫人想的是什麼。

不是他自誇,要找到他這種金龜婿,實屬不易啊!何況今天的相親宴是周夫人千辛萬苦拜託他母親的閨中好友出面邀請的,要是搞砸了,可不是自打嘴巴就能了的。光是那群貴婦一人一口口水,就淹沒她了呢!況且,她也沒種把失敗的事公諸大家。

這就是當上流社會人士的悲哀,什麼事都不能出點錯,一點小錯,鐵定被擴大謠傳,一旦被冠上沒有氣度,沒有大量,沒有氣質……等等,那就得遠離貴婦的行列了。

這是周夫人最害怕的,她好不容易用心計較才進入貴婦行列,怎麼能為了這事被打入「冷宮」?

她不允許的。

「耿澔啊!你覺得我們家若盈怎麼樣啊?」話題總要轉回女兒身上才行。

她為了這次的相親宴,不知要女兒準備多久,她可是相了多少的黃金單身漢,才看上耿家少爺的。

耿氏集團的電腦事業縱橫亞洲、美洲,甚至歐洲,最近又積極的想進入其他行業,而且他們跟各國的政商都有良好的關係。

而耿澔,既是耿氏集團的少東,更是唯一的繼承人,沒有別的兄弟姊妹刮分財產,這種有權又有勢的家庭,才是她真正看上的原因。

耿澔只是微笑的盯著周若盈瞧,沒正面回應周夫人。

周若盈心一沉,眼眶微微泛紅,好像受了極大的委屈一樣。

「澔兒……」耿母撞撞兒子的手肘,要他說說話,要不然周家小姐可要哭了呢!

「周小姐人長得漂亮又溫柔,實在是個好女孩。」耿澔端起茶啜了一口,潤潤喉。

周若盈心情大好,害羞得低頭不敢直視耿澔,因為他的讚美讓她心花朵朵開,想著耿澔是這麼看她的,她就很開心。

「那……」

就在周夫人想再次追問之時,一聲平地雷響起。

「龍鳳雙拼上菜嘍!」

「怎麼……」看到端菜上桌的人居然是剛剛那個出言不遜的葉馨,周夫人這會兒又忘了她是個貴婦,臉色大變,「你們是沒別的服務生了嗎?」

「夫人別生氣,剛剛是我不敬,這道龍鳳雙拼是餐廳招待,希望您心想事成,您女兒早日嫁個金龜婿。」剛剛盛氣凌人的葉馨不見了,來了個嘴甜得發蜜的葉馨。

經過領班私下訓斥之後,葉馨自我檢討一番,想想人家在相親,她搗什麼亂,那位小姐要如何聽從母親,她也沒立場多言,所以她決定換張笑臉去致歉,順便炒炒氣氛。

雖然周夫人不知葉馨心裡所想,不過這話卻打進她心底,所以也就噤了聲,呵呵的笑開了,「謝謝妳的金言。」

耿澔跟耿母皆傻眼,尤其是耿澔,他立刻對這個叫葉馨的女孩產生好奇,很好奇她的腦袋,怎麼會變化得如此快速。

龍鳳雙拼?一點龍蝦,一點雞肉,就叫龍鳳雙拼,虧她想的出來!

而周若盈聽得更加高興,一想到能與風度翩翩的耿澔雙宿雙飛,她的一顆心就跳得飛快,希望能藉由服務生的金言成真。

「那什麼時候下聘啊?」周夫人興高采烈。

下聘!?

這會兒換耿母目瞪口呆。

才第一次見面就想下聘,會不會太誇張了?雖然對周若盈還蠻滿意的,可是她跟耿澔都還沒交往就要求下聘,這會不會太離譜了?而且,兩人也不知道合不合,結婚是一輩子的事耶!她可不想犧牲兒子的幸福!

「周夫人,這會不會太快了?他們倆今天才第一次見面……」

「怎麼會快?以前的人不是父母決定就可以了嗎?其實我們決定就行了。」周夫人可不同意耿母的話,打鐵要趁熱,不然失去機會可就不妙。

「這……」耿母被周夫人打敗。

在一旁的葉馨聽得也相訝異,但她忍住快嘴,知道這沒她的事,不能再隨意發表意見,要不然工作不保不打緊,禍延同事就不好了。

耿澔看出葉馨眼裡的訝異,突然腦中出現一個奇異想法。

「對不起,周夫人,其實我已經有一個論及婚嫁的女朋友了,對於您的厚愛,恐怕我無福消受。」

「女朋友!?」耿母跟周家母女同時驚叫出聲,尤其是耿母,她根本沒聽過兒子有女朋友的事情啊,要不她也不會答應今天的相親宴。

「是。」耿澔點頭。

「她是誰?」周若盈一副西施捧心,梨花帶淚的模樣很惹人憐。

周夫人更是吃驚的張大嘴巴,不敢相信會有這種事發生。

這麼大的八卦,連同服務生們都沒人動,大家都等著聽。

「就是……」耿澔頓了頓,然後眼睛轉向葉馨,大家也跟著他全看向葉馨。

「不會吧!?」其他的服務生個個不敢置信。

耿澔站起來緩慢的走向葉馨,然後站在她面前,堅定地說:「就是她。」一把將嚇呆了的葉馨摟在懷中。
2010-08-05
冬兒 著  
2010-09-02
孟樂姬 著  
2010-09-16
貝拉 著  
2010-10-07
冬兒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