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S014
書  名:無敵將軍
作  者:唐朵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0-11-04
價  格:$190
特  價:$143
購買數量:
愛一個人有多難?
為何他們之間似有千軍萬馬橫阻其中
她是縱雲國的落難公主,他是大奇王朝的無敵將軍
兩國交戰,他們不該有任何牽扯,可命運卻將他們拉在一起!

潘宇璐──潘氏錢莊的三千金,歷來最年輕的總管

聰明伶俐、作風大膽果決,將錢莊的聲勢推向最高峰
養父的驟逝令她被潘府驅逐出戶
唯一對她伸出援手的,竟是那個讓她心動卻不能行動的男人
只因為,她的真正身世是一輩子也不能說的秘密……

余東堤──大奇王朝最剽悍出名的傳奇英雄護國大將軍

第一次多管閒事便幫錯忙,壞了潘家大小姐的討債大計
也因此讓他遇上生命中唯一想守護的女人
在他決定與她比翼雙飛、共結連理之際
她卻回到了那個十年前欲置她於死地的祖國
他排除萬難涉險親赴敵國想尋回摰愛
沒想到,趕上的卻是巧靈公主的國喪……


20140205-0210 台北書展線上同步優惠!!!
海豚灣(言情小說)一本35元,三本100元

~楔子~


殺氣乍現。

夜黑的晚上,一陣風吹過空曠的草地,怎麼也無法吹散瀰漫在空氣中濃烈的嗜血殺意。

「把妖女交出來!」怒氣升騰的一句話打破沉默。

男子手持劍指著面前的婦人,瞪著藏在她身後的女孩。

「住口!豈能將公主稱為妖女?」婦人怒喝,挺起身子維護最後一絲自尊。

「呵,公主?巫師說她是上天派來毀滅縱雲國的妖孽,連大王都下旨要將她斬首祭天!一介無知的婦人還敢維護妖女?」他冷哼,又說:「妳就是知道這件事才會連夜帶著她逃跑,不是嗎?」

婦人驚恐地看著身後的女孩,「求、求你放過巧靈公主吧,她是無辜的。」真相被無情揭穿,她終究跪下來乞求。

公主是倩妃娘娘所生,年僅八歲。倩妃娘娘在世時,母女倆深受大王的寵愛,可惜好景不常,倩妃逝世,年幼的公主立刻被捲入後宮爭鬥中。

多少娘娘想置公主於死地,更是串通巫師將公主說成是禍國殃民的妖女!

本來以為大王會幫助公主,沒想到現在連大王也被蒙蔽,竟要將公主斬首。

她身為公主的奶娘,又答應過倩妃娘娘一輩子保護這孩子,不可能坐以待斃,深夜帶著公主準備逃到別的國家,豈料竟被宮中的侍衛發現。

「奶娘、奶娘,你們在說什麼?妳不是說要帶我去吃好吃的,為什麼說是逃跑呢?」巧靈張著大大的眼眸,急切地問:「父王又為什麼要殺我?為什麼?」

「公主,大王、大王沒有要殺妳,是那人胡說八道。」她極力安撫,不想傷害公主幼小的心靈。

「妳還是乖乖把她交出來,總得面對現實。」

「不可能……就算死,我也不會交出公主。」

倩妃娘娘生前待她如同姊妹,讓生來卑賤的她感到溫暖,而且公主是她一手帶大,就像她的孩子,即使一死也要保護公主。

「奶娘……」巧靈哽咽,害怕地抓住她的手。

「公主,奶娘有話要說。」奶娘拉著巧靈往後退,湊近她的耳邊說了悄悄話,隨即將她往外一推,大喊:「快跑!」

「妖女……」侍衛正要抓巧靈回來時,奶娘撲過來擋住他,「滾開,否則我殺了妳!」

「奶娘,我不要和妳分開……」巧靈不敢相信方才聽到的事實,愣在原地。

「公主快走!妳必須活下來,活下來──」奶娘死命抵擋侍衛,雙手握住銳利的劍,回頭大吼。

「嗚嗚……是、是……」巧靈不停流淚,頭也不回的奔跑。

身後傳來悽慘的尖叫,她聞到濃濃的血腥味,嚇得不敢往回看,只是一直往前跑,沒想到前方是懸崖。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小巧的臉蛋上充滿驚慌。

「無路可逃了吧?上天注定要妳死!」

她轉過頭,發現侍衛的劍上沾滿鮮血,「你、你把我的奶娘怎麼了?」她的嗓音顫抖。

「她為了護妳被我殺了。」侍衛冷冷地說:「妳還是乖乖和我回去吧!」他一步步靠近她。

「我……」她的腿軟,跌坐在地。奶娘死了?是她害的!是她害的!可是……她腦中浮現奶娘對她喊著:活下去!

她忽然清醒過來,「不,我要活下去。」她快速地站起來,看著懸崖。

「妳想做什麼?」侍衛皺眉,「過來!」

「不要,你們都想殺我!」她的雙手摀住耳朵,想起奶娘對她說的悄悄話,心痛萬分,「奶娘要我活下去,我不要回去、不要回去……啊!」她一邊說,一邊往後退。

「妳!」侍衛伸出手想拉住她,卻只抓到一截衣袖,她已然消失在眼前,「可惡!」他瞪著險惡的懸崖底下。

這下,她肯定摔得粉身碎骨了……可惡!以為能捉到她立大功,沒想到……侍衛忿恨地大吼之後,轉身離開。


~第一章~


一股詭異的氣氛瀰漫在陳府的前廳,姑娘一副悠閒自在的樣子,而坐在對面的中年男子則略顯緊張、不安。

「陳老爺,之前積欠的帳,該還了吧?」嬌滴滴的她一邊喫茶,一邊說道。

陳老爺看著她,佯裝不解,「潘姑娘,這話是什麼意思?老夫哪有欠什麼債?」

她的柳眉一挑,唇邊漾出一抹燦爛的笑,放下手中的茶杯,「小女子就知道你貴人多忘事,所以將帳冊和借據都帶在身上了。」

她的手指揮了揮,下人立刻遞上帳冊。

「帳冊?」陳老爺吞了吞口水,眼神不安。

「今天咱們就一條一條好好的算清楚,免得陳老爺以為是我潘宇璐冤枉你。」她翻開帳冊,嗓音清亮。

「呃,潘姑娘,老夫忽然覺得身體不適,有什麼話改天再談。」陳老爺一手扶著後腦,不敢看她手中的帳冊。

「陳老爺,身子不適嗎?別急著走,小女子早料到你的身體會在這時候出狀況,順道替你請來大夫。」她出聲呼喚,盯著突然頓住的背影,手又揮了揮,「大夫請進,陳老爺好像快『不行』了。」

不行?陳老爺緩緩地轉過頭,瞧見一張漂亮的臉蛋上充滿笑,惱怒極了。敢情她是在咒他?

「潘姑娘可真是設想周到。」他的表情僵硬,不情願地走回來。

「陳老爺過獎,大家都說我貼心。」她眨一眨眼,樣子無辜。

陳老爺的嘴角抽了抽,實在無言以對。潘宇璐貼心?是令人膽顫心驚吧?

潘宇璐是潘氏錢莊的三千金,也是錢莊現任的總管,作風很嚇人,為了討債,什麼招數都會用上。

「這黃毛丫頭果然不能小看,難怪老潘會把錢莊交給她。」陳老爺在心底暗自想著。

說起潘氏錢莊,可是在這京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財力可雄厚了。

兩年前還是由潘戶南來掌管錢莊,後來生了場大病,就此久躺病榻,慢慢不再插手事業。

大家紛紛猜測接掌錢莊的人肯定是大小姐潘宇痕,或者是二小姐潘宇安,沒想到卻是年紀最輕,才十六歲的潘宇璐!

起初,眾人還以為潘戶南病糊塗了,結果潘宇璐一上任,首先便解決之前積欠的爛帳,接著不論銀兩的存放或者借貸都有一套處理方式,如此整頓下來,短短兩年,她的行事作風立刻讓人閉上嘴,佩服她的本領。

潘宇璐不僅聰慧、伶牙俐齒、交際手腕高超,作風更是大膽又果決,將錢莊的聲勢推向最高峰。

「陳老爺,當初你來錢莊借錢時,我早說過欠錢不還,再借困難,可惜你似乎沒聽進去。」她拿出借據,「你以為潘家錢莊是你家的財庫,隨便拿都行?」

她冷笑,又說:「不過若我沒發現你和大彙勾結,也許潘家就是陳家呢!」

大彙在潘氏錢莊工作已久,是潘戶南掌管錢莊時就任用的夥計。當她新接任,早先查過錢莊的夥計們,發現大彙的手腳老是不乾淨,帳面上不僅紀錄不清,大多數的爛帳都是他造成的。

但,她不想剛上任就得罪這些「老臣」們,暫且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等待她的勢力穩固,再來和他們算帳。

這兩年來,她並沒有管大彙的行為,可現在她不能再視若無睹,該清理內部了。

她一查,便查到陳老爺和大彙之間的勾當,決定親自出馬討債,勢必在今日將事情解決。

「大彙、大彙?」陳老爺的神情慌張,說話結結巴巴。

原來她已經查到大彙了!

「怎麼?想和他敘舊嗎?」她的眉一挑,一臉可惜地說:「他人在拔拓山,我恐怕一時半刻請不來,陳老爺可別見怪啊!」

「什麼?拔拓山?他去那裡做什麼?」拔拓山位於偏遠深山,大彙怎麼會捨去繁華京城,跑去那裡呢?

她聳肩,漫不經心地回答:「可能看破世俗紅塵,準備隱居了,在那裡養老挺不錯的。」

陳老爺的臉僵住,這才明白大彙是被迫離開。潘宇璐是用什麼手段讓大彙走人?他的頭皮一麻,深吸口氣。

「陳老爺,咱們廢話別多說,提正經事吧!」她可沒時間和他浪費,笑著說:「兩年來你總共在我這裡借了三十萬兩,半年前還十萬兩,剩下二十萬兩。我算出今天是黃道吉日,你我皆在此,不就是還錢的好日子?」

他瞪著她手中晃來晃去的借據,伸手去捉,卻撲了空,「潘姑娘,總管大人,妳說來就來,一下子我怎麼可能拿得出這麼多錢呢?能不能寬限幾天?」他陪笑,開始巴結。

「我已經寬限一年半,難道還不夠?」她收起笑容,站起身,「我看再給一年半你也不會還錢,這地契……潘家就收下了。」

她從袖子裡掏出當初他抵押的地契和房契,接著環顧房子,連忙點頭,「不錯、不錯,這大宅我挺滿意。」

「潘、潘姑娘,我沒說不還錢呀!」他的冷汗直流,急忙說道。

「可是你也沒說要還錢啊!」她轉過頭,冷冷地一笑,「陳老爺好像不捨得這宅邸,但沒辦法,我就是看中這宅邸了。」

她的手指指著他的鼻頭,「給你三天的時間離開這裡,三天後我會來接收房子。就這樣啦,告辭。」

「我會還!」他朝她的後腦大喊,難掩心急。

潘宇璐停下腳步,嫣然一笑,「這可是陳老爺說的。」她轉過身又說:「何時?」

「這、這……潘姑娘,我沒辦法跟妳說正確的時間,不過我會還的。」

她沒好氣地翻了下白眼,「好吧,你沒辦法確定,我有辦法讓你確定。」她雙手環抱胸,清一清喉嚨,「來人啊,把這裡值錢的東西都給我搬走,當作抵押品。」

「是。」

潘家下人開始進來搬東西。

陳老爺愣住,隨即急得大嚷:「你們做什麼?不要亂碰!來人啊,快阻止啊!」

潘家下人和陳家下人進行爭奪戰,大廳吵吵鬧鬧。

「對了。」正要走出門的潘宇璐轉過頭,忽然想起一件事,「聽說陳老爺有個珠寶閣,裡面全是價值連城的寶物,幾天前還花了大筆銀子購入一只瓷器……呵,別忘了到珠寶閣搬幾樣東西呀!」

她從大彙口中套出珠寶閣,確定陳老爺是分明有錢卻不肯還的惡劣客戶,下定決心要收回錢不可。

「妳連珠寶閣都知道?」陳老爺垮下肩膀,一想到心愛的寶物會被潘宇璐全數搜光,立刻追出門,他抓住她的衣袖,可憐兮兮地哀求:「潘姑娘,求妳、求妳寬限幾天吧!」

「放手。」潘宇璐看見圍觀的百姓們紛紛交頭接耳,不禁皺眉。這陳老爺可真會做戲,擺出哭臉又故作可憐,不知情的人還以為她欺負他呢!

「妳答應寬限幾天我才放手。」他賣著老臉耍賴。

煩!她的耐性全無,用力甩手,「陳老爺,我已經給過你很多次機會,是你自己不把握!」

「潘姑娘,老夫這次絕對會信守承諾……」他苦苦哀求,還流下幾滴眼淚,引起眾人的同情心。

「我不信。」她懶得理會。

這時,一道身影從人群中出現。

「這位姑娘,究竟是發生什麼天大的事竟然欺負一位老者?看起來似乎不太妥當。」

潘宇璐氣惱地抬起頭,眼底映入一張俊朗的容顏,登時愣住。她可從未見過如此貌美的男子……他的容貌俊雅,一雙眉顯得英氣十足,而微微上揚的嘴角異常迷人,身材挺拔,全身上下散發陽剛味。

「你……」她發現自己竟然看一個男人看癡了,趕緊回過神,「公子並不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插手管閒事才不妥當吧!」

她的語氣雖冷淡,但臉頰緋紅,慌張地避開視線。

「即便不清楚事情的原委,但老人家都已苦苦哀求,姑娘豈能如此無情呢?」他挑眉,看不慣她的作風才會出手幫忙。

「公子,多謝幫忙,其實老夫也不求什麼,只希望多寬限幾天罷了。」陳老爺見有人出面,立刻挨到他身邊,繼續裝可憐。

「姑娘,妳也聽到了,寬限幾日不難吧?」

「公子,看你不像外地人,應該知道潘氏錢莊的作風,若不是陳老爺過分至極,我潘宇璐豈會苦苦相逼?」

「潘氏錢莊?」他滿臉訝異,「妳就是現任總管潘宇璐?」他這才仔細打量她。

她的肌膚賽如雪,鵝蛋臉上有一雙明亮的大眼,透露出聰明靈慧,而那菱角般紅艷的雙唇粉嫩十足,不論上揚或者抿起,都帶出一抹誘人的笑。

五官精緻深邃,身形玲瓏有致,全身下上散發一股別於其他姑娘的清靈氣質。

從她的言語和行為看來,是一位精明能幹、直爽的姑娘。

難怪能成為潘氏錢莊歷來最年輕的總管!

「是。」她大方承認。

「嗯,既然我插手管了,就必須管到底。」他微笑,「潘姑娘,能否看在我的面子上給這位老爺機會?」

「面子?你又是哪位?」她瞇起眼,他的氣質非凡,絕非尋常老百姓,可這面容從未見過……

此時,人群中有人出聲了,「他不就是余家二少爺?聽說之前打完一場勝仗,現在回到京城了。」

「余家二少?」潘宇璐訝異極了。

大奇王朝最剽悍、出名的一支軍隊就是余家軍!余氏歷代皆為將軍世家,武藝超群,為國打仗屢戰屢勝,是皇上最重視的良臣。

余家男人個個英勇善戰,其中老二余東堤更是出名,十歲精通兵法戰略,以一計攻破敵人的城門,一戰成名。

十五歲第一次帶兵打仗,絲毫不見生澀,運用的戰略讓敵方措手不及,最終只能投降。

現今他已經二十三歲,成為余家軍中最早當上將軍的男人,有了將軍的頭銜,他的氣勢更旺,之後,每回都凱旋歸來,替余家軍爭取榮耀。

由於他長年留在邊關,潘宇璐當然沒有機會見過。

「在下是余東堤,久未回家鄉,看到這種情形很難不插手。」他知道潘宇璐不是無理之人,當眾讓陳老爺難堪肯定有內幕,但瞥見陳老爺老淚縱橫,事到如今,他無法置之不理。

潘宇璐盯著他許久,嘴角一揚,爽快地答應,「好,余將軍都開口了,我豈能為難?」她點頭,「陳老爺,今日就算了,我再給你一個月的時間,倘若一個月之後你還是不肯還錢,就算你有本事請到皇上說情,我也不會罷休!」

「多謝潘姑娘。」陳老爺鬆口氣。

「謝你旁邊那位吧!」她眨一眨眼,「對了,這些值錢的東西還是得當抵押,不過陳老爺心愛的珠寶閣我就不動了。」

她瞧見手下拿的花瓶,伸手敲了他的腦袋,「蠢才,我是要你拿值錢的東西,拿個破花瓶回家做什麼?」

「小姐……」下人一臉無辜。

潘宇璐翻一翻地上的箱子,拿起一幅字畫,嘖嘖稱奇,「這是一代書法大師易展之的字畫,看起來果然有勁,實屬佳作,嗯哼……」

余東堤的眼底出現讚賞,竟然有姑娘家能看出易展之的字畫……潘宇璐的才幹果然非同小可。

「只要這幅字畫,其他通通還給陳老爺。」她指著花瓶,笑說:「這種花瓶擺在陳府裡才襯得出價值,不適合潘家。」

余東堤忍不住笑出聲,好一個口齒伶俐的姑娘!粗俗的花瓶搭配陳府,不就代表陳老爺也同樣低俗?

他覷著陳老爺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即便怒又不敢言的模樣,不禁佩服起潘宇璐這番冷嘲熱諷的話來。

「陳老爺,小女子告辭。」潘宇璐朝陳老爺露出燦笑,接著向余東堤點了點頭才離開。


寧祥府,乃是余家的宅邸。目前府中只有三位少爺們,余老爺和夫人正入宮接受皇上的款待,據說還會到外地遊山玩水一陣子才回來。

府中有間書房燭火通明,余東堤坐在裡頭讀著兵法。

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

「進來。」

「二少爺。」一位年輕小伙子走進書房,「你交代我打聽的消息打聽到了。」

「喔?說來聽聽。」余東堤放下書,抬起眼。

「那位陳老爺向潘氏錢莊借了三十萬兩,借來的銀子不是去賭博就是去買古物,從來都不是為了要緊的事。」余賀停頓一下,隨即將陳老爺和大彙勾結的事情一口氣說完。

「看來是我誤會潘姑娘了,而且還破壞她的好事。」余東堤瞇起眼,難得出現懊惱的神情。

「這個也不能怪二少爺啊,當時看到那種景象誰都會覺得是潘姑娘無理。」余賀趕緊安慰少爺。

「做錯就是做錯了。」余東堤不會替自己找藉口。

余賀沒說話,默默地看著余東堤。這就是少爺啊!敢作敢當,做錯事也不會辯解,勇於承認。

果然是大家所仰慕的英雄。

「那麼二少爺想怎麼做?」

「當然是賠罪了。」余東堤想起潘宇璐燦笑的模樣,心忽然悸動一下。

潘宇璐與他見過的姑娘截然不同,那雙精明又靈活的眼眸令他難忘。

或許道歉只是藉口,他單純很想再見她一面。

「少爺,你身體不舒服嗎?」

「什麼?」他回過神,「沒有啊!」

「不是,我看少爺的臉好紅。」

臉紅?他怔住,摸著臉,輕咳幾聲,「天氣、天氣熱。」

「是嗎?」夜晚不是挺涼爽的?

余東堤捧起兵法書卷,「你去忙吧!」他恢復以往的神情,語氣淡然。


潘府今日有貴客上門。

大廳裡就只有潘宇璐和客人,她一邊喫茶,一邊打量坐在旁邊的俊帥男子。

上次一見,余東堤的容顏不停在腦海中浮現,她曾以為是因為自己沒見過英雄才會印象深刻,認為再見就不會老是想起他了。

可沒想到今日一見,她竟然覺得他越來越俊美,而且印象更深刻……哎呀,是想告訴她,美男子永遠不會看膩這個真理嗎?

「不知道余將軍來潘府有何貴事?」潘宇璐清一清喉嚨,拉回飄忽的思緒,不疾不徐地開口。

「我是特地來向潘姑娘道歉的。」余東堤對上她的視線,神情懇切。

她放下茶杯,「我不記得余將軍對我有做錯什麼事,何須道歉?」

「上次我沒搞清楚狀況就插手陳老爺的事情,想必對姑娘造成極大的困擾,特地前來賠罪。」

「是啊,確實挺困擾的。本來那天就能收回錢,沒想到殺出一位余將軍,讓小女子敗興而歸。」

余東堤的眼底閃過一絲懊惱,正要開口時,潘宇璐率先說話。

「你以為我會這麼說?」

「嗯?」難道不是?

她微笑,「既然我已經決定看在余將軍的面子上給陳老爺時間,自然不會記這種小仇,余少爺也毋須放心上,更不用賠罪。」

這位余東堤不但是百姓心中的英雄,也是傳奇人物。她本想這種人的個性肯定驕傲自大,沒想到實際接觸,完全出乎意料。

余將軍竟然會因這種小事特地來向她道歉,還不時流露出懊惱的神情,看起來十分可愛呢!

原來他不是傳說中的神話,而是一個溫暖、善良的凡人呀!她不得不承認這樣的余東堤引起她的興趣。

余東堤的眼底充滿讚賞,她果然是位與眾不同的姑娘,不僅聰慧還洞悉人心,而且識大體。從沒見過這種獨特的女子,著實吸引他的目光。

「姑娘這麼說,我不是更難開口了。」他挑眉,一臉為難。

這下挑起潘宇璐的好奇,「有什麼話余將軍就明講吧,我沒什麼耐性,喜歡直來直往。」

做生意老是用迂迴和人應對,她實在累了,不想連私底下也要用這種方式,反而喜歡講清楚說明白。

余東堤當然明白她的意思,立刻站起身,笑著開口:「為了賠罪,我已在船上準備好酒席,只差姑娘點頭答應。」

「你這是趕鴨子上架?」好一個余將軍。

「呵,我可沒得罪過鴨。」他聳肩,輕鬆反駁。

潘宇璐笑出聲,看來是她將自己當成鴨子。

「潘姑娘意下如何?」他的神態自若,其實內心緊張不安,深怕她會拒絕。

潘宇璐站起身,率性地點頭,「有人設宴款待,若不去豈不失禮?」

余東堤暗自鬆口氣,笑容滿面,有禮地拱手,「潘姑娘,請。」

她經過他的面前時停下腳步,一雙魅惑的眼眸似乎看透這張笑臉下隱藏的緊張,唇邊掛上戲謔的笑。
2010-10-07
清靈兒 著  
2010-10-14
雅和 著  
2010-10-14
孟樂姬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