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S018
書  名:專屬男公關
作  者:東方舲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0-11-11
價  格:$190
特  價:$143
購買數量:
Black Jack──知名牛郎店,女人的天堂
尤其這個叫龍薩的男公關,相貌一流,身材啵棒
長這副德行,分明就是「病菌帶原者」嘛!
女人哪~~絕對要有多遠躲多遠
偏偏她程雨漓為了「英倫之夢」攝影大賽
不僅把初吻獻給他,還連本帶利把初夜也雙手奉送
甚至神智不清的向他──告白!!
這下,她真的要逃到天涯海角去了──英國,我來了
等她三年後回來,應該什麼都如煙了吧~~~
這個發育不良、誤闖禁區的小菜鳥攝影師
不僅跑進牛郎店來偷拍他,還揚言要找他當模特兒
有迷有搞錯,他可是店內的超級紅牌公關
這不知死活的小天兵要用什麼價碼來拍他
不過,既然她喜歡「哥哥纏」,那他也不介意耍狠招
女人──喝酒、接吻、上床,妳要選哪一樣?
不要!?而且當他的面直接去勾引別的男人
很好,惹怒他只有一個後果,直接跳到最後一個步驟!

~第一章~


涼夏和暖的風吹拂過,有點黏膩感,程雨漓扛著一整袋的攝影器材,已經是今晚第五次查看腕錶上的時間。

沒錯啊,明明是說好晚上十點整來採訪,為什麼就她一個人到,難不成全部的人都在整她?

她悄悄回首偷覷著門外站崗的保全,冷不防地打了個哆嗦。那位保全雙手抱胸,六塊肌快從襯衫中爆開的魁武身材,明明是黑漆漆的夜晚,還戴副十分性格的墨鏡,像是魔鬼終結者的阿諾一樣,還用鼻孔瞪她。

終於,在結束第六次看錶後,程雨漓揹起背袋蹬上石階,看著一臉凶狠的保全,「先生,這裡是Black Jack酒吧,沒錯吧?」

保全冷冷地哼了一聲,「小姐,妳滿十八了?要不要我幫妳招計程車回家?」他銳利的視線將程雨漓從頭看到尾,馬尾、T恤外罩格子襯衫,再加腿上那件洗到泛白的牛仔褲,讓她看上去像個高中生。

「喂!先生,請你看看我的名片。」她從口袋中掏出名片在保全的墨鏡前揮舞,四方格小紙片上題著「夜貓族雜誌社」,最邊邊的底下有人工填上的簽字筆痕跡,寫著四字──攝影助理。

保全又冰冷冷地盯住她,「小姐,Black Jack不接受採訪。」語氣很不屑,而且明顯地是針對她。

程雨漓深呼了口氣。

「大哥,我拿出這張名片只是想證明自己已經成年,有說我要採訪了嗎?難不成來酒吧喝酒也要職業調查?」語末,她還不忘將喉音提高八度。

保全撇撇嘴,臉色難看的道歉:「抱歉,歡迎光臨,小姐。」他僵硬地替她開門。

程雨漓仰起下巴大搖大擺的走入這間充滿神秘色彩的高級酒吧,能讓這間Black Jack短時間內便聞名遐邇的主因,就是這家店內數不盡的男公關,據說個個優秀俊俏,堪稱是女人天堂。

現在不過十點半,營業時間剛屆,她還沒有見到網路傳言中的排隊人龍。走進店內,裝潢走柔軟風格,偏歐法浪漫風,仔細觀察下來,酒吧裡無論燈光、擺設,甚至地磚材質都是極盡奢華之能事。

程雨漓挑了個靠吧檯角落的位子,意外發現酒保竟然是位俐落中性打扮的女性,「妳是……Bartender?」

「看來,妳是第一次來Black Jack。」帥氣的女性對她揚揚眉。

「是呀,第一次。」她隨口點了杯白色情挑,又忍不住好奇問:「請問妳怎麼稱呼?」專營男公關的店裡有如此俊俏的女酒保,這倒是很新鮮。

「妳可以叫我小紫。」說完,一杯迷霧般充滿特殊香氛的調酒滑近程雨漓面前,她嚇了一跳才接起。

程雨漓喝了幾口才猛然發現,帥氣的小紫正拿有趣的目光瞅她,她忍不住蹙眉,「妳在看什麼?」她怕怕的問,該不會是遇上個蕾絲邊吧?

「妳應該不是為了消費而來的,對吧?」

「咦?妳怎麼知道?」程雨漓又嚇了一跳,難不成這裡的酒保兼讀心。

小紫指指她座位旁那龐然大袋,又估量過她的面容與裝扮,「就我的經驗來看,會來Black Jack的,不外乎失戀、失婚,不然就是沒對象又想嚐試被男人簇擁的寂寞單身女郎。而妳,沒半點符合以上所述。」

程雨漓心虛了下,既然都讓人看破,不如就自己招供,連忙又掏出方才秀給酒保「聞香」的名片。

「其實,我是雜誌社的人,今晚是來──」

「Black Jack不接受採訪。」小紫雙手環胸,涼涼地說,看得出來對傳媒業十分反感。

哇,這間酒吧的員工都不是普通的跩,連Bartender都能公然趕客人,難怪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任何一間雜誌能採訪成功。

她自討沒趣的收妥名片,嘴裡碎碎唸:「說來說去就我最白癡,還以為今晚真能成功採訪這間牛郎酒吧,結果被那些沒種的同事放鴿子。」

小紫將她的自言自語全聽進耳裡,像是覺得眼前這小女生煞是有趣,竟然朝她微笑。

「剛才忘了問妳怎麼稱呼。」

程雨漓原本想起身付錢走人,愣了下才回答:「我是程雨漓,夜貓族雜誌社的攝影助理,大家都叫我小雨。」

「攝影助理?我以為妳是記者。」小紫的態度又趨於柔軟。

「我對寫作文沒轍,但是攝影就一把罩。」她可是很隨和的,既然對方又釋出善意,她多坐一會兒也沒啥損失。

「我對攝影也很有興趣,下次要不要帶些作品讓我瞧瞧?」小紫靠在吧檯上,單手撐腮,中性美流露無遺。

程雨漓看得有些陶醉,又聽對方同是攝影同好,對小紫的好感度隨即躍升了好幾度,「好啊!」

小紫本想與她多交談幾句,卻讓其他熟客喚住,她對小雨熟暱的交代,「等我一下,待會兒請妳喝杯酒。」然後才走遠。

程雨漓以笑容充作答覆,廣交好友向來就是她的人生哲學。百般無聊下她重新執起白色情挑啜飲,烏溜大眼順便環視起這間聞名台灣夜生活的PUB。

一看不得了,曾幾何時店內湧進滿坑滿谷的寂寞女人,個個打扮嬌艷如花,而幾乎每個女人身邊都有個英俊男人相伴,他們清一色穿黑色西裝,更顯挺拔,一下子,她像是來到花花公子雜誌派對現場似的,不過,性別轉換成男人。

哇,簡直是環肥燕瘦都有!日本美男子型、男子氣概粗獷型、清瘦型、壯碩型……根本像是女皇帝的專屬後宮,棒呆了!難怪這間店會短短時間內便竄出響亮名聲。

各個包廂是熱鬧喧騰,反觀她坐的吧檯周圍,少了男公關加持,竟然只有她一隻小貓像個怨女似的坐在這兒。

「女人錢果然好賺。」程雨漓嘖了一聲,忽地閃過什麼歪腦筋,臉上揚起笑容,從自己的背包內掏出數位相機,「個人拍攝行為應該沒差吧,反正我又不會公開。」

難得有這種特殊場合能練習攝影,還是攝影見習生的她怎能好生浪費呢!

程雨漓調好鏡頭焦距,先對準一對外型頗為登對的男女,她微笑欲按下快門,驀地,因為重心不穩而滑下有些高度的椅子,鏡頭也跟著偏了角度。

入鏡的是,位於店內最角落的包廂,畫面裡,豪華暗色沙發上一雙包裹在線條剪裁十分修長西裝褲中的長腿,慵懶地交疊著;她怔怔地下意識又把鏡頭往上順挪,白襯衫微微敞開裸露出碩實的胸肌,大小適中,讓人想摸上一把。鏡頭再往上,來到這整尊如雕像般完美的重點部位──臉。

程雨漓不僅看傻了眼,還差點嘴癢吹聲口哨。

天哪,這個男人比她見過的任何一位檯面上的影星還要俊美,挑染過的半長髮,有層次的披散在俊臉旁,飛揚霸氣的雙眉,咖啡色瞳眸相當深邃,使得他鼻樑格外突出剛毅,薄而完美的唇形似笑非笑,手執一杯澄黃色調酒擱在唇邊欲飲未飲。

程雨漓心跳猛烈加速,難得有如此完美的攝影模特兒,簡直像在作夢一樣。她急忙調整好鏡頭的距離與角度,想拍下這個男人最完美的一刻。

啊,好深邃的眸子,要不是他五官毫無西方人影子,一定會讓人誤以為他是個混血兒,光從那雙長腿目測,少說身高也有一八○以上,太完美了!

她完全沉浸在相機鏡頭裡的臉龐上,雙眼發直緊盯著那張臉越來越清晰可見……還越來越……靠近?

「嚇!」拿開相機,程雨漓差點跌下椅子,鏡頭裡那張俊美非凡的臉竟然就跟自己鼻尖對鼻尖的面迎面。

「誰准妳把鏡頭對著我?還想偷拍我!」低沉溫醇的嗓音正面朝程雨漓咆哮,漂亮的雙眸示威性的半瞇起怒瞪她。

「先生,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偷拍你?」她將相機藏到身後,一臉打死不承認。

「是哪個愚蠢到極點的傢伙放妳這種──」狹長幽邃的眸子將程雨漓從頭打量到腳,「俗氣沒品味的女人進來,根本是玷污Black Jack的格調,光和妳交談就殺死了我身上一半的氣質。」

程雨漓倏地瞪圓雙眸,倒抽了口氣,「你這個男人嘴巴真夠賤,虧你還是男公關,這家店有你在想必是賠錢賠到死!」

「妳第一次來?」他雙臂環胸居高臨下睥睨她。

程雨漓這才發現他實際身高比剛才自己目測還高上許多。

「是又如何。」她雙手靈巧地縮在背後,悄悄將照相機收進背包,省得待會兒自己站不住腳。

豈料,他俊美的臉揚開笑,單手跨向她左側,手掌傾倚在吧檯邊緣,有些曖昧地湊近她,程雨漓讓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怔,難以置信地猛瞪他。

英挺的臉龐逐漸靠近她,甚至近到兩人氣息交纏,近到程雨漓都能細數他的睫毛有幾根、上彎的弧度有多麼迷人──

「龍薩,別亂來,小雨是我的朋友。」驀地,小紫的聲音硬生生插入他們詭譎的氛圍裡,也適時將程雨漓迷失的神智喚回。

她急忙後退好幾步,抄起自己的背包擋在兩人中間。

「小紫,難得妳會結交如此不識相的朋友,我怎麼會完全不認得?」龍薩拉開兩人距離,冷冷瞥過滿臉布滿遲來戒備的程雨漓。

「剛認識的新朋友,你當然不認得。」小紫站在吧檯內含笑睇視對峙的兩人。

「妳最好叫妳的新朋友把她的『玩具』收好,否則,她很可能被扔出店外。」惡狠狠給了程雨漓一記警告,龍薩轉身走回原先角落處的隱密包廂。

「想把我扔出門外!?像他這種爛人也能當男公關?」

「沒錯,而且恐怕還有更氣人的,龍薩是Black Jack的特級紅牌,不是客人挑他,而是他挑客人。」

小紫剛介紹完,果然就見幾名裝扮妖嬌的熟女明明身邊已有其他男公關相陪,卻總有意無意拋媚眼給獨自坐在包廂裡的龍薩,偏偏他只顧自己喝酒,根本不領情,但媚眼此起彼落就是沒人想放棄。

「天啊,這個世界還有公平正義的存在嗎?個性這麼爛的男人居然是紅牌公關!?打死我也不會點他。」她長這麼大還真沒見過像他這樣的男人,儘管外型陰柔俊美無可挑剔,但那張嘴卻賤到沒話說。

小紫笑了笑,「不,妳當然不可能點他,因為妳不會有機會點他。」她向來是實話實說,得罪人也無可厚非,且對方又是高傲的龍薩,只能說眼前這位瘦小得像個學生似的女孩沒福分領教他高超的「交際手腕」。

程雨漓揹起背包和裝著攝影器材的提袋,翻了個白眼,「拜託,就算有機會,我也寧願讓給別人。」

小紫微微聳肩,似乎不置可否,「或許,但我想應該沒有一個女人會放過任何接近龍薩的機會。」

「絕對不包括我,絕對!」她信誓旦旦丟下這句話,瀟灑的轉身走出Black Jack,這種爛店打死她也不會再來!



可是……隔天晚上,程雨漓又來了。而且還暗自慶幸昨晚不曾胡亂起誓,說什麼如果再來Black Jack就讓火車攔腰截斷之類的蠢話,不然她這輩子鐵定不敢再跨過平交道。

會願意再踏入Black Jack的原因是這樣的──今天在雜誌社裡,她趁著工作空檔和執行助理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

「小雨,妳可真是天兵級助理,說好是今天要去採訪,妳偏要記成昨天,還想把自己私下買醉的帳單報公費,會不會太誇張。」

「喂!明明主編說是昨天,根本是你們擅改採訪日期──」

執行助理對程雨漓伸出食指擺了擺,「天真的小菜鳥,在我們『夜貓族』裡地位最崇高的就是攝影大哥,他愛改幾點就幾點,有妳說話的份兒嗎?」

程雨漓正拿著小毛刷清理相機鏡頭,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所以,意思就是放棄採訪?」

「對,一直得不到採訪許可,根本沒法子,總不能硬闖吧!」執行助理攤攤手,瞥過程雨漓清理相機的純熟動作,「小雨,英倫之夢攝影大賽已經開始受理報名,妳應該會參加吧?」

「當然,首獎是倫敦藝術大學的獎學金和名人寫的推薦函,我當然非參加不可。」而且她是志在必得,什麼志在參加的那種鬼話她才不信。

「妳應該是參加人物寫真組吧?」

「是啊,我的專長就是拍人,動物、植物還是死的東西,我一概沒興趣。」

「妳已經找到模特兒?」

程雨漓愣了下,停住清潔的動作,「還沒,我連對象是男是女都還沒決定。」

執行助理搭上她肩膀打趣地說:「昨晚,妳不是有進入Black Jack,應該有見識過何謂男人中的男人,不如就地取材挑個頂尖公關──」

「妳要我去找牛郎當模特兒!?」程雨漓皺起秀氣小巧的鼻頭,神情嗤之以鼻。

「是男公關,別說得這麼難聽。」執行助理白了她一眼,覺得程雨漓反應太過度了點。

「還不是一樣,都是小白臉啦,都是成天不務正業靠女人吃飯的男人。」

「妳錯了,聽說Black Jack裡的男公關可都是一時之選,一個比一個俊、優秀,而且也非來者不拒,還會挑客人的。之前某個攝影賽不是有人拍酒店公主嗎?還得了銀獎呢!」

程雨漓怔了怔,「是沒錯啦,可是……哎呀,再怎麼樣也不會找上那種人當模特兒。」又不是腦子壞了,普通人不找找男公關?太扯了點。

「傻子,像他們這種不懂怯場為何物的人才是最佳模特兒,況且不論臉蛋還是身材的條件都這麼優,妳要上哪兒找啊!」

執行助理伸手敲敲程雨漓還停留在古早年代的腦袋瓜,只見她一臉迷惑,若有所思地斟酌起這個建議。

是呀,像那些見過大場面又不怕人家盯著臉猛看的男公關,確實是絕佳的模特兒人選,而且他們應該擺Pose擺得很習慣,在鏡頭前絕對不會顯得動作生硬。

驀然,程雨漓腦海裡竟閃過昨晚那個說話很毒的男人,她清晰的思緒正鉅細靡遺地回想起那張無比俊美的臉龐,特別是那雙幽邃的咖啡色瞳眸,像水晶球一樣剔透乾淨。

執行助理挨近她無端失神傻笑中的小臉,「小雨!妳思春哪,笑得這麼曖昧,是不是昨晚……」

「妳別胡說,我只是在想攝影比賽的事情。」程雨漓雙頰緋紅手足無措的解釋,就怕被人誤會昨晚真幹了什麼丟臉事,「不過,妳剛才的提議確實挺可行的,或許我會考慮。」

「順便放送個內幕消息給妳好了,據說,Black Jack裡的超紅牌公關幾乎是從所有女人的夢中情人原形中打造出來的,如果妳夠好運能請到他當模特兒,我看首獎絕對非妳莫屬。」

「超紅牌公關……」程雨漓陷入沉思中。

記得昨晚那位帥氣女酒保小紫提過,那個嘴巴毒得要命的男人是Black Jack最火紅的男公關……這麼說來,最佳取鏡人選就是他?那個叫龍薩的男人!?媽呀,昨晚真不該得罪他!

所以,為了英倫之夢攝影比賽,也為了她的獎學金,今晚的程雨漓抱著壯士斷腕的氣勢踏入Black Jack。

坐在跟昨晚相同的吧檯位子上,她不時偷覷著最角落包廂,就是見不著她今晚的目標。

「小雨,妳今天來又是為了什麼原因?」小紫將調好的血腥瑪麗遞給程雨漓,狐疑地瞅著她,特別是在她今晚第二十次轉頭偷瞄的舉動後。

「沒、沒什麼。」程雨漓心虛地低首啜飲手裡的調酒,冷不防眼角餘光梭巡到一抹修長身影自暗處出現,她嗆了下口水拚命猛咳,「小紫,妳說過,那位龍薩先生是Black Jack的超級紅牌,沒錯吧?」

她這樣問,小紫更加狐疑,「是啊,他可以算是Black Jack的鎮店之寶。小雨,妳該不會是……」

「妳別亂想,我只是隨口問問。」賊溜溜的黑眼珠在眼眶中轉了幾圈,她靠向小紫低聲問:「說真的,要怎麼做才能和那位先生單獨說話?」

小紫面露詫異,旋即笑出聲,「小雨,妳真被他迷住了?」果然沒人逃得過龍薩的特殊魅力,他注定是被女人簇擁愛戴的男人。

「不是!其實……我是想拜託他擔任我將參加攝影比賽的模特兒。」她才沒那麼衰,會迷上那種沒品的男人。

「原來是這樣,難怪整晚看妳坐立難安。」小紫一臉恍然大悟,「要想和他單獨相處很困難,但也不是不可能。這樣吧,妳幫我送一杯酒過去,如何?」她朝程雨漓俏皮地眨眨眼。

「小紫,謝謝妳。」如果小紫是男兒身的話,她一定奮不顧身的愛上她。

「我個人也很想看看龍薩當模特兒的樣子……如果妳能成功說服他的話。」

程雨漓手中小心翼翼捧著橙紅色的火熱天堂鳥,慢慢走近角落處的包廂。

龍薩半挑眉梢,好整以暇斜睇站在包廂前方那張怯懦的小臉,「我記得昨晚有警告過門口的保全,別再放沒格調又缺乏品味的客人進來。」

程雨漓在心底不停做心理建設,深深吐納了幾遍才揚開諂媚的微笑,「龍薩先生,這杯火熱天堂鳥是小紫要我送來的。」

龍薩俊美的臉龐閃過一絲詫異,但隨即壓下,臉色頓時有些難看,「妳,過來。」他朝她勾勾手指。

程雨漓緊張兮兮地坐在與他相隔一個人空位的沙發上,十分僵硬地將調酒挪向他,「你……的酒。」

天啊,這情形怎麼反倒她像是坐檯小姐,還得百般委屈求全地伺候他。

龍薩略瞇起幽邃雙眸,若有所思地盯著她幾秒,直到程雨漓舉杯在半空的雙手微微發抖後,才伸手接過那杯火熱天堂鳥。

程雨漓暗自鬆了口氣,卻驚覺他一手接酒,另一手卻反掌盈握住她的手腕,猛然一扯,她重心頓時向前,整個人倒向龍薩腿上,「喂!你──」

杯中酒液濺灑滿地,不但波及他們倆,甚至因為反衝力量而潑了她整臉冰涼液體。這個男人是想整人還是想找人潑酒啊,竟然來這招陰的。

程雨漓狼狽地欲從他腿上爬起,「先生,你是嫌身體太乾燥嗎?」爬到一半卻被他攫住手臂,怔愣地看著他將俊美的臉龐挪近。

他唇邊噙著邪惡微笑,竟傾近她沾滿甜香酒液的臉蛋,在她來不及阻止下,伸出舌尖舔去她頰上的溼潤。

驀地,程雨漓摀住被他染指過的右頰,臉蛋像火燒似的窘紅,不可思議地瞪住他,「你……你幹嘛?變態!」完了,她覺得全身無力,靈魂快被他的焦距吸走,原來男公關就是這樣騙女人的,實在是……太火辣!

「笨蛋,我是在取悅妳。」他對她揚開燦爛笑容,耀眼得教人覺得自己瞬間變得十分渺小,但笑容底下卻沒有半點笑意,明顯的皮笑肉不笑。

「我又不是你的客人,你為什麼要取悅我?」她飛快坐正姿態,一臉防備。

「既然不想要我的服務,就別動用人情壓力。」他撤下笑臉,俊臉頓時冷酷得像冰山。

「人情壓力?」她又不認識什麼民代議員的,怎麼動用人情壓力?

龍薩半瞇起的魅眼眺向左斜方的吧檯處,「妳還裝什麼傻,小紫是Black Jack股東之一的這件事,妳總不可能不知情吧?」

小紫要這個女人送酒過來的涵義再簡單不過,無非是要他今晚陪她。

這下程雨漓果然恍然大悟,莫怪乎方才小紫笑得如此促狹。循著龍薩不悅的目光望去,果然見到倚在吧檯上單手托腮的小紫一臉看好戲的盈盈微笑,目光同樣投射向這方。

黑店!她真該想到的,一家專營男公關服務的酒吧裡會出現女酒保,百分之百會有問題。

龍薩將視線移回程雨漓臉上,「怎麼,如果妳不願意,現在想離開也可以。」反正他也不願意服務像她這樣沒半點格調的女人。

嘖,瞧瞧她身上那件仿某名牌的格子襯衫,和裡頭那身洗到泛黃的T恤,太過素淨的臉蛋上毫無妝飾,勉強能使人注意的,大概是她那雙靈動的眼珠,黑白分明,鑲在圓圓的臉上,顯得很可愛。

可愛?龍薩讓這個念頭嚇得抽回神猛皺眉,他挑女人從艷麗無雙到清純可人皆有,就是沒有可愛這種,這種詞彙套用在女人身上顯得太幼稚。

再重新端詳她,意外發覺程雨漓圓圓有神的眼珠正迎上他,似乎下了某種程度的決心,看來又倔又強硬。

「不,我接受你的服務。」

讓龍薩意外的,她竟揚開笑容。

他迷惑地問:「妳確定?」

他被她弄糊塗了,剛剛是誰在鬼叫他變態的?這個女人轉得也未免太快。

「確定!你是超級紅牌耶,我怎麼可能不願意接受你的服務。」程雨漓搓搓掌心,笑得好生諂媚。

龍薩魔魅的雙眸緊瞅著她,「……妳叫小雨?」

「是呀是呀,朋友都叫我小雨,全名是程雨漓。」哼哼,正所謂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她離英倫之夢獎金越來越近囉!

「連名字都這麼小家子氣,真是人如其名。」他淡淡地揶揄她。

「龍薩先生,你對客人都是這麼刻薄不厚道嗎?」程雨漓忿忿地瞪他一眼。

龍薩被她煞有介事的瞪法惹出笑意,醇厚的笑聲摻雜低沉性感嗓音,讓人很難不被吸引著迷。

「那要看對象是誰,言歸正傳,既然妳是小紫指定的客人,我是不可能讓妳失望而歸。」龍薩交疊起修長雙腿,身上一襲法蘭絨緞黑色襯衫讓他氣質超凡,他定定地深望她,「說吧,看妳想要什麼樣的服務。」

程雨漓被他乾脆瀟灑的態度驚愣住,有些退卻地說:「什麼樣的服務……不如,你說說看是提供什麼樣子的服務。」

龍薩彎開戲謔微笑,「接吻、親密按摩、談心,還是說,散場後我們可以上賓館──」

「這個就免了!」她漲紅雙頰打斷他的話,不忘申明,「前面那幾項我也不需要。」光想像就讓她頭皮發麻。

「不然,妳來Black Jack只是純喝酒、欣賞男人?」

「當然不是──」見他壞壞地斜挑眉,她清清喉嚨,「其實,我來這裡是為了拜託你一件事情。」

「拜託我?有什麼事情是非我不可?這裡有這麼多對象可挑選,難不成妳想借精生子?」龍薩嘲謔地說。

他也不是沒碰過這種荒謬的事情,男人一旦擁有過度優秀出眾的外型,就容易使女人做出瘋狂的事。

程雨漓驚悸地倒抽口氣,「你能不能別提這麼噁心的事情,雖然我清楚這裡不是什麼正經場所,不過我實在受不了如此……如此勁爆的辭彙。」拜託,她連戀愛都沒談過,還借精生子勒!

龍薩被她誇張的言行逗得失笑,「不然,究竟是什麼事情?」說實話,這個女人懼怕的神態還挺可愛的。

程雨漓鼓起勇氣說:「是這樣的,我……想拜託你擔任我的攝影模特兒。」

「模特兒?」龍薩斂起笑意,面露淡淡不悅,「我不喜歡拍照。」

「不喜歡可以改啊,我真的很需要你──」她瞥過他瞬間釋放邪氣的眉目,連忙加重語氣補充,「當我的模特兒。」

「告訴妳,要喝酒、接吻、上床我都可以奉陪,就是別拿這個無聊的事情來纏我。」他不耐煩地駁斥她的請託。

「為什麼?」程雨漓不肯死心地再問。

龍薩忽而一笑,俊美迷人的臉龐傾近她,「這樣吧,當妳的模特兒也行,一張照片一百美金,如何?如果妳付得出來那我也能欣然答應。」

「一百美金!?」那她要是拍一卷底片不就得大破產,可能還得兼賣身才付得出來,開什麼玩笑!

「看來,這個價格妳是出不起。」他垂眸凝視著她,咖啡色的眸子裡閃爍著戲謔笑意,「現在,喝酒、接吻、上床,妳要選哪一樣?」

程雨漓臉色半綠半紅,這才察覺到這個男人從頭到尾都是在耍自己,氣得微微發抖,「就算你給我一百美金,我一樣都不會選!」

龍薩慵懶挑眉,凝睇她漲紅的雙頰,忽然伸出指頭輕輕摩挲,「看來,妳還是個處女,這麼容易臉紅。」口吻含著揶揄捉弄。

她暗地裡倒抽口氣,「你……你少看不起人,我可是身經百戰。」

「好,既然妳都這樣說了,我當然要讓妳賓至如歸。」

說完,英挺魔魅的臉龐湊向她逞強的臉蛋,微溢甜香酒氣的薄唇覆上她小巧半噘起的紅唇。

一時間,程雨漓忍不住閉上雙眼完全昏眩,昏脹的腦袋瓜想著──

她程雨漓二十二年來的初吻就這樣被一個可恨的男公關奪走!而且對方還是帶著戲弄的成分而吻,地點居然是在牛郎店!

天哪,還有沒有天理,她被一個親過成千上萬張女人唇的男人吻了!這一點也不浪漫!

2010-08-05
幸恩 著  
2010-08-19
朵朵橘 著  
2010-10-07
清靈兒 著  
2010-10-14
雅和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