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S019
書  名:熊男的甜心
系  列:剩女的全勝時代
作  者:夏雨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0-12-02
價  格:$150
特  價:$113
購買數量:
難道美麗也是一種錯誤?長得這麼招人她也是千百般的不願意
是那些蜜蜂蝴蝶老愛在身邊飛,她便無故被貼上狐狸精的標籤
真是我不殺男人,男人卻因我而死
而這個渾身硬邦邦肌肉的猛男要找「妹妹」也不用來硬的吧
一把便差點將她的骨頭拆了,分明是四肢發達的噁心熊男
為了賠罪,他竟厚顏地在她家當起任勞任怨的貼身熊傭
除了溫馨接送外,還成了美味料理王負責餵飽她
不過,他幹嘛照顧她照顧到開始過濾起她的男性朋友
甚至拿醋當飲料灌──那種酸酸的感覺,叫什麼來著……
面對有美麗花蝴蝶之稱、男人一見就拜倒在裙下的男性殺手
他夏亞威可不吃這一套,但是保鑣兼廚師客串久了
他的心似乎產生了一種令人難以捉摸的變化
看到她→甜甜的,想一口吃了
看到她+小男孩→悶悶的,直接隔離
看到她+男人→酸酸的,外加抓狂,直接將她當沙包扛回家
他決定直接攻佔溫柔鄉撲蝶去,從熊男升級為色狼囉
啊嗚~~以下請打馬賽克……

~第一章~


「什麼?」

如雷般的吼聲自手機中爆破而出,吼得另一端受害者王志海耳膜差點震破,直接上醫院去掛耳鼻喉科。

不過,幸好跟脾氣火爆的總經理是以手機通電話,而不是以視訊,否則他絕對會昏倒。唉,任誰也不想看到一頭身材魁梧的大熊在發火吧!

「這是董事長交代下來的,所以小的我也只是奉命行事。」王志海語氣可憐兮兮的為自己做辯解。

「你是我的特助,還是我大哥的特助?這麼重要的事情,竟然敢在事情發生一個月後才讓我知道,你是嫌你的命活太長了是不是?」夏亞威氣得青筋直冒,想揍人洩憤。

他的寶貝妹妹被混蛋欺負,他不知道就已經是夠嘔了,結果現在極有可能他一回國,妹妹就要成為別人家的人,這要他怎麼接受?

說他覺得天底下沒有一個男人可以配得上他寶貝妹妹也行,說他有戀妹情結也沒關心,反正,他就是要多留妹妹幾年,就算她一輩子不嫁,由他這個做哥哥的養也沒有關係,就是不准妹妹沒經過他的同意,和別的男人交往。就算要交往,也要先經過他的拳頭考驗才行。

被罵得狗血淋頭的王志海,覺得自己好無辜、好可憐,雖然他是總經理的特助,但是,交代命令下來的是董事長耶!如果他當場不點頭答應,不用等總經理回國來保他,他就直接走人了。

唉,總經理好歹也體諒一下,兩大之間難為小的道理嘛!

「總經理,我也不想這樣子。」天呀!他已經聽到彼端總經理十指關節正發著喀喀喀的聲響。嗚,他不要吃拳頭,很痛的啦!

「廢話少說,從現在開始,你的皮就給我繃緊一點。」恐嚇的話一說完,夏亞威也不給王志海伸冤的機會,喀一聲的掛斷電話,直接改撥給兄長。

電話一接通,夏亞威劈頭就問:「小妹發生這麼大的事,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寶貝妹妹被欺負,在夏家是驚天動地的大事,而他竟然不知道!

「能解決問題嗎?」夏佐堯語氣冷淡地回問。二弟的性子太過衝動,凡事先以拳頭解決再說,讓他知道,只會增加事情的麻煩。

夏亞威嗤之以鼻,「大哥,你要談戀愛沒關係,但小妹的事,你這做大哥的總該要管吧!」語氣十分不爽。

據他所知,此刻小妹和大哥的舊情人住在同一棟叫什麼幸福公寓的,所以,大哥為了挽回舊情人的心,假借要關心小妹為藉口,三不五時的就住進舊情人的屋子裡去。

哼,沒骨氣的男人才會住進女人的家,大哥的行為,簡直是把男人的尊嚴放在腳底下去踩,簡直丟臉丟到家。

「你現在是在指責我嗎?」夏佐堯語氣更冷了。

「指責是不敢,不過,我不會讓小妹嫁給那個渾小子。」說罷,夏亞威哼了哼,連他家小妹都保護不了的男人,根本就沒資格當他的妹婿。

「你要怎麼做,我不管你,但是,你要是壞了我追求子恩的事,小心我翻臉。」他好不容易才有機會接近子恩,不准任何人破壞,就算是他親弟弟也一樣。

夏亞威愣了一愣,不敢相信大哥竟為了一個女人來警告他!

女人,果然是禍水,自古名言,經過千年,也不會有錯。

「大哥,你這麼說未免……」

「你有時間抱怨,倒不如趕快把公事處理好。」夏佐堯毫不客氣的打斷他未說完的話,「我有會議要開,不多說了。」說完,不待回應,直接收線。

夏亞威望著發著嘟嘟聲的話筒,有好半晌是愣在原地,不敢相信大哥竟然會掛他電話!

看來,他要趕緊處理好這邊的事,盡快回台灣,找那個敢打他小妹主意的男人算帳。至於,那個欺負小妹的人,哼,算他命好,正在牢裡蹲,否則他絕對會把他打到滿地找牙。


午後,艷陽高照,讓行走在太陽底下的人熱得汗流浹背,完全沒有感受到早上才下了一場大雨,降低了原本酷暑的溫度。

汪采蘋踩著三吋高的鞋子,以著散步的姿態,優雅的走向她的住處──幸福公寓。事實上,她已經走了快半個小時。

不是她愛走路,而是她的車子在半路上拋錨,被拖去車廠檢查、修護,她又攔不到計程車,只好用走的走回來。

其實,現在這個時候,她原本應該在公司上班,只不過,她被一群不請自來的瘋女人壞了上班心情,所以只好請假回家。

真是受不了!她們那些老公三更半夜才回到家,身上又有香水的味道,關她什麼事?他們又不是跟她去廝混。

再說,她的工作是行銷主任,又不是酒店小姐,她們老公身上有香水味,與她何干?就只因為她長得像狐狸精,所以就一定是狐狸精嗎?

汪采蘋一想到那些瘋婆子跑到公司去大吵大吵所撂下來的狠話,愈想是愈生氣。肌膚白皙剔透、柳眉鳳眼、笑起來既艷又媚、身材婀娜多姿……這些都是別人形容她的語句。

拜託,天生麗質又不是她的錯,她們憑什麼因此認為一定是她勾引她們老公?說穿了,她們那些老公,本來就是一群好色之徒,干她何事。

腳步在幸福公寓大門口停下,汪采蘋打開皮包,正要拿識別卡片,卻愕然的發現到卡片似乎放在公司,忘了帶回來,讓她差點沒昏了過去。

唉,她最近真的是諸事不順,不順到讓她此時開始覺得,她身後是不是有楣星、災星跟著,才會集所有不好的事於一身。

她正想著,身後突然傳來一句不曾聽過的聲音。

「小姐。」

汪采蘋一轉身,見到站在她身後的是一位又高又壯的魁梧男人,她嚇了一大跳,在恢復心神後,隨即打量起他來,濃眉大眼、身材壯碩、渾身肌肉硬邦邦的,看起來像是常常在打架,這樣的男人在別的女人眼中叫猛男,會讓女人有一種天塌下來也有他保護的安全感。

這樣的男人在她眼中則叫熊男,而她,最討厭的就是熊男,因為她總覺得他們愛逞凶鬥勇,靠拳頭解決事情,一點也不文明。

「做什麼?」她在幸福社區住七年多,向來敦親睦鄰的她,沒印象有這號人物。

「妳是住在這裡嗎?」夏亞威指了指幸福公寓大門,客氣詢問。

「廢話。」要不然她站在門口做什麼?當門神呀!

夏亞威眉頭微微一皺,任誰也聽得出來,眼前這個女人心情不好,少惹為妙。但,這不是重點,而是,她的衣服……

嗯,前面衣領低到可以窺見乳溝,貼身的衣料展露出她曼妙姣好的身材,更別提她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嬌艷媚人的氣質。

之前,基於保護小妹的心態,他曾暗中調查過住在幸福公寓裡的房客,若資料無誤的話,眼前這個女人應該是素有美麗花蝴蝶之稱,住在六樓的汪采蘋。她的確是如資料上所列,美艷動人,身材婀娜多姿,的確是會讓男人一見就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性殺手。

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那天真單純的小妹,和這樣的房客長期住下來的話,不知道會不會沾染什麼不好的氣息?看來,他該將小妹帶回家好好管教,方為上策。

「妳認識一個叫夏心喬的房客嗎?」他試探性地問。

聞言,汪采蘋警戒心起,美麗的眼眸乍起戒備,上上下下打量了夏亞威一會兒,點了點頭道:「認識。」

「我是心喬的朋友,她還住在這裡嗎?我有事找她。」夏亞威客氣的道出來意,他剛才按過門鈴,對講機傳來的是一名陌生女人的聲音,說心喬搬走了,可是,他有打電話回家確認,心喬並沒有搬回去,再加上心喬手機沒開,無法聯絡上她,他只好過來問人,他倒要看看心喬要躲他躲到什麼時候?

汪采蘋眉頭一挑,再次上上下下打量著濃眉大眼、高大壯碩的夏亞威。雖然此刻他面帶微笑,但是,還是難掩其粗獷的霸氣,看起來雖然不是壞人,但,也不算是什麼好人就是。

基於夏心喬前些日子才被公司同事欺負,誰知道眼前這名男子,是不是也是披著羊皮的狼?還是把他趕走,方為上策。

「她死了。」汪采蘋回答得很淡漠。

聞言,夏亞威整個人差點沒跳起來,「妳說什麼?」

如雷聲般的吼叫,震得汪采蘋的耳膜差點破掉,還來不及出聲要他小聲點,手腕猝不及防的被他捉住,嚇得她尖叫出聲:「放手。」

她是知道近來治安不太好,但,現在是大白天的,這個熊男該不會無視周圍都是監視器,想對她怎麼樣吧?

「妳把話說清楚,心喬怎麼會死了?」夏亞威急得快發瘋,小妹若真出事,大哥一定會通知他,可是,上回小妹被欺負,大哥也沒通知他,難道小妹真的走了?

「我叫你放手。」好痛,再這樣子下去,她的手會被他折斷的。她最近已經夠倒楣了,不想再上醫院去報到。

夏亞威置若罔聞,理智被這突如其來的噩耗滅了該有的冷靜,吼道:「妳說,快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心喬怎麼會死了?」

那發狂似的神情,看在汪采蘋眼中是膽顫心驚,心裡頭起了一股會被他吃掉的可怕感覺,當下反應就是要逃、要反抗,「你、你再不放手的話,我就要喊救命。」

夏亞威此時只想知道小妹的事,至於其他的事情,根本就聽不進他的耳裡,掌下的力道更重了,「說,快說。」

如雷般的怒叫聲,震得汪采蘋頭昏眼花,一時之間,也忘了她剛才說了什麼,直覺反應就是要逃,「放手啦!」

「說!」

拉拉扯扯中,只聽到喀的一聲,時間頓止,萬物俱寂,二人全傻了眼的看著對方。

夏亞威傻了眼,一股不祥的預感倏地浮上心頭,一向大嗓門的他,難得的壓低音量,小心翼翼的喚了聲:「小姐!?」

輕之又輕的一句呼喚,像是開啟時間的鑰匙,汪采蘋神智一晃,疼痛的知覺瞬間甦醒,「我的手……」嗚,好痛。

夏亞威看著她小臉上的五官痛到全皺成一塊,臉色一變,腦中不確定的判斷,隨著她的唉唉叫而逐漸明朗,天呀!該不會是他想的那樣子吧?

「我看看。」他伸出手。

「我不要。」汪采蘋連忙閃開。

夏亞威不管三七二十一,伸長手臂,硬是拉起汪采蘋的手,左瞧右看一會,確定自己已經鑄下大錯,黝黑的面容浮上一抹尷尬,「對不起,脫臼了。」

雖然痛到快哭了,可夏亞威的話清清楚楚,一字不漏的傳進汪采蘋耳中,「你說什麼?」她差點沒再次失了淑女該有的優雅,放聲尖叫。

大丈夫能屈能伸,不管是有意或者無心,扯斷陌生人的手臂,他是該負起責任。

自知理虧的夏亞威,吞下被女人狠瞪的鳥氣,勉強扯出一抹微笑道:「我帶妳去看醫生好嗎?」

這回汪采蘋瞪大了眼睛,一時之間無法消化這項天外飛來的橫禍!

夏亞威見她小嘴微張,一副嚇傻的模樣,心裡有種不太妙的感覺!眼前這個看來嬌滴滴的女人,不會因為手脫個臼,連帶的腦子也變傻了吧?

「小姐,妳還沒回答我的……」話還沒說完,回答他的是一記狠狠的重踢,當下激起他的怒氣,「妳……」

「你這個粗魯的熊男,害我手脫臼,去死啦!」說話同時,她又再踢一次,只不過這回被他閃了開來。

從來沒被女人踢過的夏亞威,面對汪采蘋的連環踢,就算心中對她有一些些的愧疚,也全沒了。

他緊捉著汪采蘋的臂膀,阻止她瘋狂的舉動,「小姐,妳怎麼可以亂踢人?」

不說還好,一說汪采蘋整個人是氣得頭頂冒煙,快要吐血,「那你又憑什麼拉我的手,可惡的男人,去死啦!」說完,她狠狠的再往前踢,卻還是讓夏亞威閃了開來,讓她更加捉狂。

夏亞威見汪采蘋已經失去理智,啟齒欲言,身後傳來一道再熟悉不過的呼喚。

「亞威?」

夏亞威轉過頭,映入眼底的是兄長和未來的大嫂,還來不及喊出聲,小腿肚又被狠狠踢了一下,讓他不由得悶哼了聲。

該死的女人!夏亞威咬著牙,忍住痛,轉頭瞪著汪采蘋。

汪采蘋不甘示弱的瞪回去。

哼,她眼睛又不比他小,才不怕他。

夏佐堯眼見火藥味十足,不禁皺了皺眉,「這是怎麼回事?」

汪采蘋不待夏亞威出言,搶先說道:「大哥,你認識他嗎?他把我的手扯到脫臼了。」

聞言,向子恩快步的來到汪采蘋面前,格開夏亞威的手臂,仔細一看,汪采蘋手腕關結處已經腫了起來。

「不管怎麼樣,她手受了傷,就應該先帶她去看醫生,而不是在這裡爭吵。」向子恩抬眼瞪了夏亞威一眼後,帶著汪采蘋走向離幸福公寓最近的診所。

面對向子恩不怒自威的指責,一向個性不甚好的夏亞威並沒有生氣,相反的,只能摸摸鼻子,靜言不語。他覺得向子恩愈來愈像他那個沉穩、冷靜的大哥了。

夏佐堯望著女友和汪采蘋消失的方向,目光深沉的轉向弟弟,「亞威,你是不是該跟我解釋,到底是怎麼回事?」

夏亞威別過臉,望著兄長那張似笑非笑的俊容,一股冷意自腳底板竄起,通常大哥笑得這麼淡然,語氣這麼客氣,就是要他皮繃緊一點,也代表著暴風雨前寧靜的前奏。


酒吧。

一間名為「酒吧」,實際上也是賣酒的店。

時鐘指向下午二點五十分,而營業時間是三點整。

汪采蘋喝了口這間酒吧老闆娘向子恩親自送上來的柳橙汁後,雙眸露出凶光的瞪著坐在她眼前的男人。

剛才,她在向子恩的陪同下,去轉角處吳醫生的診所,診察她手上的傷。

吳醫生不但將她的手包得跟肉粽沒兩樣,還囑咐她,近來不可以隨意亂動,免得接回去的骨頭會再次移位。

氣死人了!她根本就是衰星罩頂,原本是想回家避難,結果竟然會遇到一個瘋熊男,莫名其妙的害她手脫臼,搞不好下次出門還會出車禍。

「采蘋,生氣是解決不了事情的。」坐在汪采蘋身邊的向子恩,見一向生起氣來像是在撒嬌的汪采蘋,臉上難得出現真正想殺人洩恨似的表情,出聲勸道。

「是解決不了,但為什麼我的手要痛得莫名其妙?」說話同時,汪采蘋不曾將想把眼前這頭熊千刀萬剮的凌遲目光移開來。

雖說目光是殺不了人,但是,被瞪了快半個小時的夏亞威,脊椎也開始發寒起來,「兩個小時都過去了,應該沒那麼痛了。」說話同時,他竟然有心虛之感,因為她的表情看起來,似乎還真的很痛。

「像你這種皮粗肉厚、大熊般的單細胞生物,哪會知道什麼叫作痛。」汪采蘋咬牙切齒罵道。搞不好把他肋骨打斷,他都還沒有感覺。

夏亞威自知這件事是他的錯,但是,她也有錯,事情不能全怪他,「誰叫妳要說我小妹死了,所以,我一時情急才會不小心……」他苦惱的搔了搔髮,不是他愛說的,她未免也太過嬌弱,他只不過是輕輕的一拉,她的骨頭怎麼就移位了?

「你長得一臉壞人相,又沒事先報上你的身份,我怎麼可能會告訴你心喬的事,誰知道你是不是來欺負心喬的。」哼,他還有臉敢怪她!誰叫他長得一副絕非善類的惡模樣。

夏亞威語絕,汪采蘋此刻的言語、態度,看起來像是在保護心喬的安全,並不是故意要詛咒小妹的,讓向來疼妹心切的他,只能勉為其難的吞下鳥氣,摸摸鼻子道:「對不起。」

汪采蘋不接受他的道歉,重重的哼了聲。

夏亞威見她不領情,不免犯嘀咕:「歉都已經道了,還要怎麼樣?」

雖然抱怨的聲音有刻意壓低,但還是一字不漏的傳進汪采蘋的耳中。

她揚起一邊彎彎的眉毛,皮笑肉不笑地道:「你的道歉一點誠意也沒有,而且你的道歉也沒有消除我手上的疼痛。」有哪個人道歉是目露凶光,一副隨便妳要不要接受的樣子?

聞言,夏亞威覺得二邊鬢角一抽一抽的,只差沒因為她的話而氣到腦中風。

「妳這個人講不講道理?」他對她已經夠容忍了,她還想怎麼樣,從小到大,他還沒像此刻這般忍氣吞聲過。

「跟一頭熊有道理好講嗎?」汪采蘋絲毫不怕他那張扭曲面孔,大聲吼了回去。

面對汪采蘋毫無所懼的神情,夏亞威一怔,心裡頭不由得升起一抹讚賞,雖然這個女人又嬌又媚,是個名副其實的花蝴蝶,但是,她的膽子真的也太大,竟然不怕他!

從小,因為他身材魁梧,外加脾氣有那麼點暴躁易怒的關係,別說女人了,連男人見到他,也會知道少來惹他,免得自找罪受,他還是頭一回碰到不怕他的女人!

「好了,別氣了。」向子恩出聲勸道。這是她頭一次見到汪采蘋這麼生氣,可見得她是真的火了。

汪采蘋掀唇欲語,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電的是她的頂頭上司,她當場以哽咽的聲音說要請假一個月。堅持要請假的她,完全不理會頂頭上司的哀求兼恐嚇,此刻,她就是想休息,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也無法勸她打消主意。

「就這樣,再見。」不給上司再繼續說廢話的機會,她直接切斷通話鍵。

「妳要請假?」向子恩的臉上難掩意外之色,汪采蘋雖然沒有像四樓房客那麼愛錢,但是,也不隨便請假的。

「難不成妳要我這樣醜醜的去上班?」汪采蘋以眼神指了指受傷的手,近來她實在過得太不順,她想,還是趁此機會躲在家裡避災星好了。而且,那些得不到另一半注目的瘋婆子,三不五時的去公司鬧,也不是辦法。

向子恩無語點頭,汪采蘋愛美是人盡皆知,就算是要倒垃圾,她也是要化上淡妝,美美的下樓,再者,她的手不宜移動,也實在不方便上班。

不懂女人心思,外加不知汪采蘋心有盤算的夏亞威,完全無法苟同汪采蘋請假的舉止,在他眼中,如果每個員工都像她一樣,手受了點傷就要休息一個月的話,那公司遲早要倒閉。

「受點傷就不去上班,妳也真是任性。」基於站在上司的立場,夏亞威忍不住斥責。

「你說什麼?」汪采蘋拉高尾音,挑了挑眉毛的瞪著夏亞威。

無視佳人的怒火,夏亞威坦然的再說一次心中感覺,「我說妳真任性。」他實話實說,渾然不覺有任何不對。

汪采蘋臉色一變,一把怒火在胸口燃燒再燃燒,從來沒有一個男人敢對她說出幾近斥責的言語,這頭長得跟熊一樣的男人,竟然敢說她任性!哼,他以為他是誰呀!

坐在弟弟身旁的夏佐堯,一聞到由汪采蘋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戰鬥火藥味,基於息事寧人,外加汪采蘋曾經製造他和子恩相處的機會,以至於他欠她一份人情,讓他覺得他這個做哥哥的,有必要說句話。

「亞威,是你太過衝動,才害采蘋受傷,你應該負責的。」他就知道二弟只要一碰上小妹的事,完全無視他三令五申、不准來打擾心喬的命令,瞧這回,連幸福公寓大門都還沒進去,就得罪裡頭的房客,根本就是存心跟他過不去,他可是花了好一番功夫,才讓幸福公寓的人全站在他這邊,好重新追求子恩。

「我才不要他負責。」不待夏亞威開口反駁,汪采蘋搶先開口。

「大哥,她自己說不要我負責的。」她不要,正好,他也落得輕鬆,他這個人不怕麻煩,最怕女人,尤其是這種嬌滴滴,像是用紙糊的女人。

夏佐堯只是淡淡的掃了弟弟一眼,沒對弟弟的話有任何意見,逕自說道:「采蘋,妳現在這樣子,生活起居一定會不方便的,有什麼事可以儘量交代亞威,他會幫妳做好的。」

汪采蘋本想回拒,但目光一見到夏亞威臉上那抹不甘,心裡立刻有了主意,有人幫她倒垃圾、打掃屋子,也是件不錯的事。

「看在大哥的面子上,我就勉強答應。」她笑得甜蜜蜜的。

夏亞威瞇了瞇眼,不知道為什麼,他心裡頭很悶,很不舒服,總覺得她的笑,甜得太過分。

哼,大哥說的話,她倒是挺聽的嘛!

夏亞威啟齒欲嘲諷她,掛在玻璃門上的來客風鈴聲突然響起,一道如驚急風的小小人影,慌慌張張的衝到汪采蘋身旁。

「采蘋姐,妳真的受傷了!痛不痛?」

看著汪采蘋手上包著一層又一層的繃帶,項定東眼眶都紅了,他剛才經過診所,診所的姐姐告知他采蘋姐受傷的消息。

「一點點。」汪采蘋語氣溫柔回應,項定東是一個很可愛的小男孩,有點小聰明,再加上嘴又甜,讓人會忍不住想疼惜他。

「我替妳呼呼。」項定東當場在繃帶上輕輕的吹起氣來。

夏亞威瞇起了眼,不知道為什麼,眼前的景象看在他眼中,讓他覺得渾身不對勁,尤其是汪采蘋看著項定東的眼神充滿母性的溫柔,沒想到,她的魅力倒是橫掃老少。

呼完了氣,項定東氣憤的問:「采蘋姐,是誰害妳受傷的,我替妳報仇。」

「是我,小鬼頭。」沒讓汪采蘋有回答的機會,夏亞威毫不掩飾不爽的泡泡,直接說道。

項定東抬眼望著濃眉大眼、一臉粗獷的夏亞威,隱約的覺得好像在哪見過?想了又想,還是想不出來,正當他想放棄之際,腦海閃過一張曾經看過的照片。他眨眨眼,再眨眨眼,確定眼前這個男人是哥哥的女朋友,也是他未來嫂子心喬姐的二哥。

「二哥。」項定東討好的叫道。

「誰是你二哥?別亂叫。」哼,他最討厭這種半路認親戚的小鬼,這種小鬼通常都沒安什麼好心眼。

如響雷般的吼聲,嚇得項定東縮了縮肩膀,一句話也不敢說,嗚,心喬姐的二哥好可怕,夏大哥就不會這麼凶。

向來疼項定東入骨的汪采蘋,哪捨得項定東受到驚嚇,美眸橫掃過去,不滿地道:「你凶什麼,只會欺負女人和小孩嗎?」

「我哪有欺負他。」夏亞威無法接受這種莫須有的罪名!別說打了,他連罵一個字都沒吐出口。

「你現在這種惡質的態度就是在欺負他。」他到底有沒有自覺,他只消臉一板,就算是壞小孩也會被他凶神惡煞的面容嚇哭。

夏亞威挑起眉,瞪著她,頗為不快。

汪采蘋不甘示弱的想回瞪,但一見到項定東哀求的眼神,只好作罷。

她能夠體會項定東心中的顧慮,再怎麼說,夏亞威是夏心喬的兄長,他們項家好歹也要尊重夏家一下。

更何況,夏亞威一看就是那種蠻橫不講理的男人,要是心情一個不高興,說不定會將心喬強制帶離幸福公寓,那麼,他們項家豈不是要陷入愁雲慘霧中。

想到項定東小小年紀就這麼貼心的為兄長著想,汪采蘋心裡面頓時浮上滿滿的憐惜,「好啦,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計較,有沒有嚇到?」

「沒有。」項定東小小聲回答,身子偎進汪采蘋溫暖的懷中。

明明只是撒嬌似的動作,看在夏亞威眼裡卻是莫名的感到不快,心裡頭甚至有些不舒服!

帶把就是帶把,就算是三歲孩童也是一樣。

沉下臉,夏亞威突然站起來,在眾目睽睽之下,捉起項定東的衣領,如老鷹拎小雞般,將惹他厭的小鬼頭甩到一邊去。

因為手上有傷,汪采蘋沒來得及伸手救下項定東,待向子恩起身去扶起倒在地上的項定東後,她已氣得臉兒通紅,「夏亞威,你這是在做什麼?」

面對汪采蘋那張已經氣紅了的俏顏,夏亞威只是重重地哼了聲,沒為自己說任何一句辯解的話。

其實,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胸中那把火就是莫名其妙的升上來,反正,總而言之,言而總之,他就是看項定東不順眼。

然而,夏亞威的不知所以看在汪采蘋眼中卻不是那麼一回事,她看到的是一個粗暴、無禮的惡傢伙,讓她再也無法壓抑怒氣,劈里啪啦的罵起來。

夏亞威完全不理會汪采蘋的哇哇叫,反正他就是看項定東不滿啦!

夏佐堯若有所思的看著二弟莫名其妙的舉動,覺得二弟的怒火,似乎來得太過詭異。

2010-11-04
夏雨 著  
2010-11-04
冬兒 著  
2010-12-02
容逸 著  
2010-12-02
龍瑤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