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S021
書  名:少東的霉女
系  列:剩女的全勝時代
作  者:龍瑤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0-12-02
價  格:$150
特  價:$113
購買數量:
她是爸爸不疼媽媽不愛、男友被妹妹搶走的倒霉鬼

So  What?她一不缺錢二不愁男人,活得挺滋潤的呢!

妹妹和前男友訂婚!?關她啥事,她卻被迫要出席
輸人不輸陣,好友獻上一計──找人假扮男友!
可是……這男人長得太帥、條件優到不行?她吃不消啊
這帥哥救星明說了:想談戀愛,Yes;想結婚,No!
而她竟然……借酒裝瘋──吃了他!?
嗚?這下子被發現她居心叵測,恐怕直接被Out了!……

堂堂的集團少東被逼接下「假男友」任務,他本來不是很樂意

沒想這女人不僅不讓人感冒,行為舉止更是出乎意料
帶她買衣飾,她說無功不受祿,還給了「區區」五萬的演出費
多少女人想刷爆他的卡,她卻扛著「骨氣」的旗幟
而且,一摸她,她就像隻刺蝟;一吻之後,更糟,啪!
有沒有搞錯,他不是要扮演她的完美男友,幫她扳回面子嗎?
該死的!看來他得教教她所謂熱戀中的情侶
擁抱和親吻,再正常不過;同床共枕,不得反抗!
呵?戲越演感覺越好哪……他的唇角勾起一抹壞壞的笑……



~第一章~


在春天快要結束的一個週日,方可頤正在自己的小公寓裡整理雜物。

她跪在地上,費力地從木櫃裡搬出一個破舊的大紙箱子,騰出這個紙箱子的位置,就可以把過年前新買的一床羽絨被塞進去,省得另外佔用空間。她租住的這間公寓面積不到二十坪,空間有限,要見縫插針地利用。

歇了口氣,她開始著手整理那只舊紙箱。

咦?裡面亂七八糟的一大堆,也不知道都是些什麼……方可頤一邊在心裡嘀咕,一邊弓起背從箱子裡捧出了一堆東西,來不及在地上放穩就脫手飛出去,頓時「嘩」的一下在她的腳邊散開,順帶還蓬起了一陣灰塵,直衝鼻子和眼睛,嚇得她連忙扭頭躲開。

「咳咳……好髒喔!」

等灰塵沉澱下來,她才敢蹲下身細細去翻那些塵封已久的紙片。

咦?原來都是她讀書時的信件和賀卡……還夾雜著幾份考試卷,哈哈……好大的紅叉喔,不知當時的心情如何……還有高中的作文簿呢!

方可頤一樣一樣地翻看,一邊看一邊傻笑。

不過奇怪,這些東西她怎麼會從家裡帶出來?又多又重,而且還佔空間耶!

不經意間有幾張相片滑落在腳邊,讓她猝不及防,彷彿被一個鐵錘「噹」的一下重重砸到了!

相片不多,才三、四張,可是每一張的畫面都顯得相當刺眼──其中有一張是在一個不知名的小湖邊拍的,一個可愛的女生和她的男朋友手挽著手,彼此笑著依靠在一起。

那女生有一張巴掌大的小臉,皮膚白淨,五官細巧,尤其當她笑起來的時候,眉眼彎成月牙,兩邊的唇角向上微勾,甜美得讓人真想送給她一個吻。

她身旁的男朋友是典型的清秀學生,眉目俊朗,眼神溫和,有別於那些整天曬在太陽底下喜歡運動的傢伙們,他看上去總是一副文質彬彬、書卷氣十足的模樣。

方可頤一直以來都最中意這樣的男生,他們通常學習成績很好,又有上進心,而且言談舉止多半很溫柔。

這幾張相片就是方可頤和前男友樓定宇在大學熱戀時拍的,可惜現在,距離他們分手都快有兩年了……

時空好像被定住了一樣,方可頤怔怔地盯著相片好久,直到身後茶几上的一個蘋果「咚」的滾落在地上,發出了聲響,這才讓她回過神來。

嗤,爛人!喜新厭舊的爛人!

她冷笑地猛然站起來,把相片都扔在地上,然後用腳使勁踩在上面,像個孩子一樣的發洩,足足踩了二十來下她才感到有些解氣,喘著氣停下來。

相片上這個笑得很白癡的女生根本是個倒霉鬼,舅舅不疼姥姥不愛,才會遇到那麼多爛人被耍著玩。哼!她是受了傷害,到現在都還記得兩年前那一天……

樓定宇打電話約她出來,然後坦白地告訴她他移情別戀了,愛上了別人,而那個「別人」讓方可頤意想不到,居然會是自己的親妹妹,韋伶。那天攤牌的最後,韋伶也出現了,她笑得像個小天使一樣純潔,背地裡卻長著魔鬼的尖角和帶刺的尾巴!

韋伶當著她的面,牽著樓定宇的手說:「姐,拜託,妳的男朋友,我要了。」

呸!有什麼了不起?不用別人憐憫或看笑話,就算男朋友被自己的親妹妹搶走,就算從小到大爸媽都只疼妹妹不疼她,她也不會被壓垮,仍然會活下去!

不過,這些相片真是可惡,跟所有那些欺壓她的爛人一樣可惡!無端端的幹嘛還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害她一個下午的好心情都沒有了!比風吹走灰塵還快耶!

方可頤踩夠了,就把那幾張相片都丟進舊紙箱的最底層,然後把所有的東西都壓上去。明天一早把這紙箱扔掉,連同那段破記憶,統統都掃地出門!

都見鬼去吧!

反正,萬惡的生活仍然要繼續,不管今天哭得多傷心,明天也是需要揚起嘴角見人。活在鋼筋水泥構成的世界裡,誰會在乎妳的哀樂呢!


「完蛋了!」

邵婷婷躡手躡腳地逃回到辦公桌旁,一副母雞見了黃鼠狼的模樣。

「經理怎麼樣了?」男同事靠過頭來,小聲地問。

「還能怎麼樣?」邵婷婷不怕破壞淑女的美好形象,伸出舌頭翻白眼,外加用手朝脖子上一抹,「就是這樣嘍!那禿老頭今天不知吃錯什麼藥了,火氣好大,離他半米的空氣裡拿根菸都能點著……咳咳,據我猜測,裡面那個被訓的應該想去頂層跳樓了。」

「不是吧?」男同事嚇得腳發抖、臉發白,「我跟的那份訂單有些小麻煩,原本今天要向他報備,他火氣這麼大,那今天進去不是死定了?」

「吼!那只能祝你自求多福了。」一聽還有人即將蒙難,邵婷婷立刻幸災樂禍。

終於,經理室裡挨訓的倒霉鬼回來了,在眾人的注目下,如飄屍一般,徑直「飄」向靠窗的那個位子,輕輕敲桌以提醒正在埋頭校對資料的長髮女孩,「可頤,經理叫妳進去。」

喔,又一個倒霉鬼!

眾人在大鬆一口氣的同時沒忘了幸災樂禍。

搞什麼鬼,「禿頭火山大噴發」的關口居然輪到她!?

吼!方可頤想到昨天整理雜物時敗壞她心情的那幾張相片,氣就不打一處來,人倒霉起來真是喝口涼水都會塞牙。死禿頭現在火力正猛,她進去還不是被轟得一身焦渣!?

抱怨歸抱怨,她也只得暫停手上的工作,站起來往辦公室外走。

經理室是單獨的,和他們的「雜居大本營」還隔著一條走廊。

「可頤──」邵婷婷在她經過時拖住她的一隻手,假惺惺地道別,「好孩子,妳千萬要珍重喔,我們大家等著妳平安歸來……」

「放心,我、死、不、了。」方可頤從牙齒縫裡擠出聲音。


方可頤走進經理的辦公室,並沒有得到預期中的「狂轟濫炸」,相反,年過半百的禿頭經理坐在他那張超級寬大的皮椅上,居然笑咪咪地等著她。

詭異的場面!

怪!死禿頭訓人一向很直接的,難道現在改玩「先揚後抑」的把戲?

「經理,你叫我什麼事?」總覺得頭皮麻麻。

「也沒什麼大事,只是要恭喜妳一下。」禿頭經理的笑容怎麼看怎麼奸詐不自然,「可頤啊,妳畢業後來公司也有一年多了,在我手下做事壓力大,一向沒什麼時間休假,鑒於妳前段時間表現好,所以我準備批准妳的休假申請,而且多給妳幾天,這樣吧,從下週一開始,妳可以連著休假兩星期。」

「兩星期!?」方可頤的眼珠子快要瞪出來。

「怎麼,不相信這件好事呀?我可是一開始就恭喜妳了喲!」

方可頤皺緊眉頭,「經理,今天又不是愚人節,你可別沒事拿我窮開心!」

「NONONO……」禿頭經理擺手,「我一向不騙人。」

他不騙人她是豬,好不好?方可頤在心裡譏諷。嘖!還好意思說,他們部門出了名最喜歡撒謊的,就是她眼前這個老禿頭!

「好了,妳回去吧!」禿頭經理一揮手,笑容不改,「哦,妳馬上就要休假,手頭的工作就只能移交給別人,我想就給小程吧,他有空,這週末前妳別忘了把資料都給他。」

「哦!」方可頤渾渾噩噩地應了一聲。

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說不上來為什麼,可是總覺得老禿頭的笑容透著一絲詭異和狡詐。


方可頤走出經理辦公室,剛走沒兩步手機就響了。

「喂?」

「可頤,我是媽媽。」對方的聲音似乎很不耐煩。

好像剋星一樣,方可頤一聽是老娘打來的,整個人就像植物失了水似的蔫了,嘟起嘴,顯得更不耐煩,不耐煩中還雜著害怕。

「媽,什麼事?我現在正在上班……」方可頤說出口的聲音澀澀的,像努力壓抑什麼。

「上班有什麼了不起啦,我有重要的事跟妳說!」方母火爆地搶下她的話,「妳聽聽自己的聲音,不要總是一副有氣無力、要死不活的衰鬼德行!」

傷腦筋,方可頤翻白眼,「媽,我不是……」

「是什麼是!」

「媽,有事快說,我真的在上班,被經理看見會扣我錢的。」

「少來!老娘打給女兒,天經地義,哪個不肖老闆會剋扣妳工錢哦!」

又來了又來了,二十幾年如一日的粗暴口吻──

算了!

方可頤真的有氣無力。

「媽,好啦,妳有事就說吧,我聽著。」

方母仍是罵罵咧咧了一陣後才肯轉入正題,「妳快點請假,週末回家來。」

「回家幹什麼?」方可頤反射性地湧起一股抗拒的念頭。

拜託,她才不想回家呢!

定宇都被韋伶搶走了,到時她回家一定會看見他們兩個卿卿我我,尤其韋伶那張尖酸刻薄的嘴巴,絕不會放過一切可以譏諷她的機會,她幹嘛要回去白白被奚落?

何況爸媽又不會幫她,他們一向都只疼韋伶這個小女兒。

「妳不要以為自己一個人在外面,翅膀就硬啦!」方母忍不住又想罵罵咧咧,「是妳妹妹要訂婚,上個月定宇向她求婚,死丫頭又不肯馬上嫁過去,彆彆扭扭的,鬧到最後只好先訂婚再說。妳是她的親姐姐,妹妹的訂婚宴妳當然是要在場的!」

韋伶要和定宇訂婚了……

彷彿能聽見重重的一聲響,方可頤的心一下子慘跌入了谷底。

當初那段感情她是付出過真心的,況且姐妹鬩牆,如果說她已經不在乎了,那根本就是騙人的鬼話!幸福會被淡忘,受過的傷害卻總是刻骨銘心的。

「死丫頭,妳聽見沒有?」方母仍在彼端怒吼,中氣充沛,「快找妳那個瘦竹竿老闆請假,妳妹妹可是一點都沒有跟妳計較,她跟定宇訂婚還堅持要妳出席,妳那天要是敢不回家來,丟妳妹妹的臉,我就打斷妳的腿!死丫頭,聽見了沒有?」

兩個親生女兒,有一個她根本不關心。

唉,其實「瘦竹竿」早已是方可頤的前一任上司了,那還是方母北上找女兒討錢時才碰巧見過一面。至於現在的禿頭胖經理,方母根本不知道,而方可頤也沒跟老娘提過。

總算勉強應付完老娘,方可頤的心緒慘澹無比,渾渾噩噩地關上了手機。

一想到訂婚宴上可能遭受到的羞辱,方可頤真想一頭撞死算了。

不用照鏡子也知道自己現在一定活脫脫是一副衰鬼樣,剛想靠在牆上歇口氣,卻不幸看到捧了一疊資料走過來的男同事小程,方可頤立刻挺直了身體。

「嗨──」她笑得勉強。

這種難以啟齒的舊傷疤她可不想讓別人知道,免得淪為笑柄。

「喂,可頤,妳的臉色怎麼這麼差?」偏偏小程一見到她就再也移不開眼睛。

「我?沒事啊!」方可頤故意睜大眼硬撐。

「妳剛才是不是從經理室出來?」小程半信半疑,「又被禿頭訓話啦?」

方可頤原本想搖頭,但反應過來立刻順水推舟,「對、對啊,都怪經理,剛才對我訓話凶得要命,害我難受得大腦都快缺氧了。」

「是嗎?」小程卻信以為真,立刻急急地追問:「那妳現在有沒有感覺好一些?」

「現在好多了。」方可頤擠出一個笑容,「不跟你多說了,我先回去做事。」

她敷衍完匆匆走開,卻害小程捧著資料愣在原地,為了那個笑容。

方可頤經過走廊拐角處一盆海芋的旁邊時,眼睛酸酸的,再也忍不住了。倒霉!幸好有寬大葉片的掩飾,她停下腳步,掏出紙巾,飛快地把幾滴眼淚擦乾。

從小在家裡就是一個受氣包,反而養成她有些倔強的性格,就算委屈得想要哭死,也要撐回租住的小公寓裡,絕不在公司落淚給外人看!


「老大,是打球,不是打人啊!」

多虧阿偉機警,才躲過那惡狠狠砸來的一球,不然他現在的下場就是仰面慘跌在籃球架下,當著女友謝佳軒的面,從鼻管裡淌下兩條無辜的血線……

刑遠樹臭著一張俊臉,把傳過來的球用力往草叢裡一丟,「不打了!」

不打就不打。

阿偉開始爽快地招呼別人一起去灌冷飲,不過打球伙伴承迪和阿坤另外有事,兩個人先行離開,小公園的籃球場上就只剩下了刑遠樹、阿偉和謝佳軒三個人。謝佳軒提議去吃刨冰,阿偉當然只有贊同女友的份,刑遠樹則是氣悶悶的沒有意見,結果就被他們拖著走了。


謝佳軒嘗了幾口芒果刨冰,轉頭問男友,「喂,他是怎麼回事?頭一次被女人甩嗎?」

阿偉摸摸剛理了平頭的腦袋,憨直地笑笑,「阿樹怎可能被女人甩?等著被他甩的女人數都數不清。」

從表面上看,剛才他們那幾個打籃球的朋友都只是同一家公司的小職員,實際上,刑遠樹跟他們並不一樣,他真實的身份可是「辰光」集團的皇孫。目前在基層做事,不過是他的總裁爺爺為他安排的歷練和考驗罷了,只要不出意外,過不了多久,他就會被一路不斷地調升,直至坐上符合他身份的高位。

阿偉和刑遠樹原本是高中同學,讀大學時刑遠樹去了大洋彼岸的美國,幾個月前才回來,而阿偉畢業後恰巧考進了辰光集團,兩個昔日的好朋友才重新湊在了一起。

在阿偉的心目中,刑遠樹這小子長得比明星還帥,家境又富有,女人緣根本好到爆,像他們這種楞頭青擔心找不到女朋友時,他老大卻只需要擔心怎麼把女人甩掉。

刑遠樹冷冷瞥了一眼正嘀咕著的那一對情侶,「不用瞎猜了,我今天不爽是因為接了爺爺的一通電話。」

「幹嘛?」謝佳軒愛理不理。

她對富家子通常都沒有多大的好感,何況憑刑遠樹這傢伙的自身條件,不是個風流成性的花花公子才怪!

她對他沒有好感,刑遠樹也一向當看不見她。

刑遠樹拿起桌上的杯子晃了晃,聽到冰塊發出清脆的撞擊聲,才說:「爺爺準備讓我在今年夏天跟一個女人訂婚,我不肯,在電話裡跟他鬧翻了。」

「笨!」謝佳軒噘嘴,「你爺爺既然中意那個女人,讓他自己去娶嘛,關你什麼事?」

刑遠樹聞言,看了她一眼。

「佳軒,別亂開玩笑。」阿偉急忙拿霜淇淋堵住女朋友的嘴。

他知道刑總裁那個人,雖然對孫子一向安排滿滿,不過對亡妻還是很掛念的,從她死後就一直沒有再娶,這種過分的玩笑不能亂開。

謝佳軒嘴裡被塞進一大勺霜淇淋,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好不容易才吞嚥完畢,一記粉拳揍向男友,「你找死啊!是不是想噎死我?」

阿偉笑嘻嘻地摟住她的肩膀,「好了好了,別鬧了。」他轉頭看向好友,「阿樹,刑總中意的那個女人是誰?你跟她有沒有見過面?」

「沒有。」刑遠樹放下把玩許久的杯子,懶洋洋地提不起勁,「管她是誰,無非是哪家的千金小姐,我爺爺是最老練的商人,他認可的,能有什麼好事情?」

「話不能這麼說──」謝佳軒無視男友的調和,故意跟刑遠樹抬槓,「沒有你爺爺,你今天哪能在人間這麼逍遙?阿偉,你說對吧?」

刑遠樹聞言,看了看她,嘴角輕揚起一抹似嘲非嘲的弧度,沒有接話。

阿偉抓了抓頭皮,「阿樹,反正公司內外倒追你的女人那麼多,不如你趕快挑一個,帶去刑總面前攤牌,能擋一時算一時。」

「別傻了,這種小伎倆!」刑遠樹輕笑,「我爺爺這種人我最瞭解,女朋友我愛玩多少都可以,真正帶回家結婚的必須滿足一個條件,能帶給『辰光』大的商業利益。」

喔,可恨之人也有可憐之處嘛!謝佳軒邊吃刨冰邊想,像他們這種公子哥,雖然可以花天酒地,揮金如土,不過婚姻大事卻不能自己作主,終究也還是蠻可悲的。

「算了,這種事船到橋頭自然直,你不想結婚,你爺爺還能綁你去教堂不成?」謝佳軒吃完刨冰,不耐煩地噘起嘴,「老大,麻煩不要再繃著一張臉,OK?其實不只你慘,這世上比你慘的人還多的是,好不好?就好比可頤嘍,她都不知比你慘幾倍──」

「可頤出了什麼事?」

方可頤是謝佳軒的好朋友,阿偉也認得,兩個人在不知不覺間轉了話題。

「還不是她家裡的事……」謝佳軒一提起來就替好友抱不平,剛說了半句,卻突然盯著對面的刑遠樹,兩眼放光,「啊啊,我真蠢,現成的人選嘛!」

刑遠樹被她盯得忍不住皺起俊拔的眉宇,背脊也同時泛上來一股涼意。

這女人一驚一乍的,想幹嘛?

「拜託──」謝佳軒第一次對刑遠樹露出諂媚的笑容,「你能不能幫我朋友一個忙?」

刑遠樹嗤笑,「看妳笑得不懷好意,我要是答應妳才有鬼勒!」

「拜託拜託──」謝佳軒猛搖他的手臂,「大人不計小人過,我收回以前對你的頂撞,你就幫幫忙,只需要兩三天,扳回面子就可以!」

「什麼兩三天?」刑遠樹皺眉。

「呃……」謝佳軒烏亮的眼珠子轉啊轉,只好長話短說,先簡略介紹了方可頤,「……事情就是這樣子的,可頤的妹妹韋伶要和樓定宇訂婚,她媽媽打電話勒令她一定要回去參加訂婚宴,可頤不敢違抗她老媽,勢必要回家去,可是那個韋伶的嘴很壞,可頤孤身一個人回去,肯定會被她妹妹嘲笑,所以我才想幫她找個男朋友撐場面,反正不能讓韋伶得逞!」

「小姐,妳真有想像力!」刑遠樹聽完直搖頭,「妳以為是演電視劇啊,無聊!」

「喂,士可殺不可辱!」謝佳軒拍桌而起,「我為可頤著想嘛,有什麼不對?她現在單身一個人,要回去面對一群虎狼耶!一個移情別戀的前男友、一個恬不知恥的親妹妹、一對永遠只幫妹妹的爸媽,還有一群看戲的親戚……」

「隨便妳,反正不要找上我就OK!」刑遠樹冷漠地一攤手。

「你是現成的人選啊,我不找你找誰?」

「小姐,拜託妳搞清楚,我爺爺那邊已經足夠讓我頭痛了,哪還有閒功夫去幫一個陌生人扳回什麼面子?總之,她鬥不過她妹妹,男朋友被搶,就要自認倒霉!」

「刑遠樹!」謝佳軒站著,居高臨下,氣勢洶洶地看他。

不會吧,又吵?

阿偉翻了個白眼,趕緊救火,「算了啦,佳軒,妳就別煩阿樹了,假扮男友這種事真的很沒營養,而且以後如果被拆穿,可頤會更沒面子。」

「你豬啊,這種事怎麼可能會被拆穿?」謝佳軒氣呼呼地拿手指戳男友的額頭,「根本是死無對證嘛!以後別人問起,說他們分手了就行了,鬼才知道以前的真假。」

「那也是哦!」阿偉習慣性摸自己的腦袋。

「本來就是嘛!」謝佳軒坐回位子,「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替可頤在訂婚宴上掙面子!」

刑遠樹懶洋洋地又開始把玩水杯,「其實扳回面子這種事也很容易,妳隨便去大街上找個長得稱頭的男人就成了,幹嘛非要盯住我?實話說,我跟妳的交情沒有那麼深,妳那個倒霉的朋友更是與我不相干,而我自認算不上一個好心腸的人。」

「訂婚宴就在週末,哪裡去找比你更合適的人選?」謝佳軒忽然顯得有氣無力,「好吧,我也說實話,雖然我一直都有些看不慣你,但我不得不承認啦,你長得夠帥,氣質夠佳,站出去夠有震懾力,也只有你扮可頤的新男友,能把那個負心漢完全的比下去!」

「佳軒──」阿偉有些被女朋友的實話嚇到。

原來阿樹在佳軒心裡還是很讚的喔,真……真沒想到!

不過,看女友這麼認真執著,他只好也幫著勸阿樹。

刑遠樹被這一對情侶左一句右一句的煩到不行,只好勉強答應。

「我服了你們了!」他舉手投降,「好好,我先答應一半。先帶她出來見一面,到時看感覺再說,總不能讓我陪著一個很受不了的女人去參加什麼訂婚宴吧?」

「沒問題!」謝佳軒爽快地一口答應。

方可頤那麼乖巧漂亮的女孩子,除了那個負心漢,有眼光的男人才不會拒絕勒!

2010-11-11
龍瑤 著  
2010-12-02
夏雨 著  
2010-12-02
容逸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