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S031
書  名:色妻
系  列:鴛鴦譜
作  者:唐朵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1-02-10
價  格:$190
特  價:$143
購買數量:
畫人像人、畫鬼像鬼,畫虎絕對不類犬的京城第一畫師
噹噹!便是她──唐釉雪是也,貨真價實的美人兒一個
不過,在秦波深眼裡,所謂的桃面畫師──
蓬頭垢面、墨汁點點、小巧臉蛋一團黑
就算是仙子,也絕對是被老天爺一腳踹入凡間那種
初見面,她手持秘女書(就是春宮圖啦!羞≧﹏≦)
大方的對他提出一個驚人要求:「我……我要你的身體。」
咳咳~~姑娘請自重,他只為求畫,不願賣身吶!
真相大白,原來她是想「借」他的身體當範本畫春宮
既然兩人日後難免裸裎相見,自我介紹先
「咳,我是波浪寨的老大秦波深,本職:山賊!」

帶這小色女回山寨,絕對是秦波深這輩子最錯的決定
一見滿寨光膀子的弟兄,她當下眼泛綠光把他甩一邊
「這麼多男人裸著胸膛讓我畫,就不勞你犧牲色相啦!」
聽聽,這是未出閣的姑娘家應該說的話嗎?
最可恨的是,她不時來招惡女撲郎,勾得他蠢蠢欲動
再眨巴著天真大眼,和他大談閨房之樂
要命!他該不會引了個色氣逼人的魔女入室吧?


~第一章~


炎熱夏日,蟲鳴蟬叫環繞在波浪寨的大宅院裡。待在大廳裡的秦波深俊顏浮上紅暈,拿著扇子不停搧著,姿態慵懶地倚靠在椅子上。

「這天氣……該死的熱!」他嘟囔著,呈現半昏睡狀態。

這裡是波浪寨,他是山賊頭目,距離上次劫財已經過了兩個月。

那次的劫財讓整個波浪寨能過上一段好日子呢!

這時,外頭一陣吵吵鬧鬧,急速的步伐由遠至近,一道高大的身影奔入大廳。

「老大、老大,我回來了。」一位大漢氣喘吁吁地來到他的面前。

秦波深搖頭,勉強打起精神,挑起眉,「消息也帶回來了?」

大漢順了口氣,點頭,「對,那人又是糖又是雪……叫什麼來著?」他皺眉,苦思許久。

「單二。」秦波深不耐煩地喚。什麼又是糖又是雪?他是要他找人,不是去買糖吃!

單二口中不斷重複「又是糖又是雪」,終於眼睛一亮,靈光一閃,「對啦,又糖又雪、又糖又雪……唐釉雪啦!那位畫師的名字叫作唐釉雪。」他鬆了口氣,總算想起秦波深要他打聽的人物的名字。

秦波深愣了一下,隨即笑出聲。

「原來又糖又雪是指這個。」

唉,單二的腦袋是有點簡單,也只有這種方式才記得住啊!他搖頭嘆氣。

「對啊,她的名字像食物,連稱號也像。大家都稱她……桃、桃麵畫師。」單二停頓一下,一臉不解地問:「老大,桃麵是什麼麵?是用桃子做成的麵條嗎?好吃嗎?」

打從在京城打聽到唐釉雪,知道她的稱號「桃麵畫師」,這疑問已經讓他好奇很久了。

秦波深的嘴角半抽,神情無奈,手下無知也是他的錯。

「桃面不是麵,是指容貌姣好……呃,就是長得像桃花一樣漂亮,形容美人。」他利用最簡單的詞句讓單二明白。

「哈哈哈,哪有人的臉像桃花?老大愛說笑。」單二豪邁大笑,一臉「老大唬爛」地說道。

「單二,我拜託你。」

「唉呦,你是我的老大,說什麼拜託不拜託,只要是老大說的話,單二無條件照辦。」

「這麼尊敬我,真讓我感動。」秦波深的心頭一熱,接著說:「單二,去唸點書吧!」

「唸書?」單二瞪大眼,粗獷的臉龐擠成一團,「老大!我是山賊耶,哪有山賊唸書?這跟我的形象不符合啦,不幹!」

「現在的山賊不同了,不是靠蠻力就可以走天下,要用點腦!記得上次還有人用點小伎倆就把你們耍得團團轉,不丟臉嗎?」

單二想起之前被人耍的樣子,氣得牙癢癢,卻想不出半句話反駁秦波深,臉漲得火紅。

「好嘛,有空我會唸點書。」

「很好。」秦波深點頭,趕緊問清楚,免得單二又忘記這件事,「這麼說來是女畫師……當真是京城最有名的畫師?」

「嗯,聽說她畫出來的東西都像真的!畫人像人、畫鬼像鬼……唉,反正很生動啦!」

「是嗎?也對,如果沒有這等畫工,怎能稱為最有名的畫師呢!」

「不過老大,你找畫師要做什麼?」單二一臉困惑。

「找畫師除了畫畫還能做什麼?」

「不是嘛,我只是沒想到老大對畫也有興趣,還特地要我去打聽最有名的畫師。」

「單二,我對畫一點興趣也沒有,找畫師是為了找她。」

「她?」哪個她?難道……是那個一直在老大心底的女人?單二愣住,隨即神情嚴肅起來,「原來老大還沒有放棄找她。」

「本來是想放棄了,但時間一久……忽然很想再見她一面。」秦波深垂下眼瞼。

這兩年他隱居在深山,刻意不去打聽江湖事,從未想過找她,盼望能就此遺忘她的存在,可如今突然想找到她。

他曾經派人去打聽她的去向,但只得到一年多前有位殺人如麻的女子形象和她符合,可繼續追查卻斷了線索,從此再也沒有消息。

他認為一年半前打探的消息應該有誤,即便她再瘋狂,也不會誤入歧途……

在四處找不到她下落的情況下,他只好將希望寄託在第一畫師的身上,盼能藉由畫師出神入化的畫工,幫助他找到人。

單二揪起濃眉,雖然他不清楚老大和那女人之間的事情,可每次老大一提到她,總是露出傷心的神情,想也知道她肯定是做了天地不容的事情。

波浪寨的山賊頭子怎能為一個女人傷心欲絕?太沒志氣了。

「老大,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那種女人不用找了啦,過去就讓它過去──」

「我只是想問清楚而已。」

「問清楚?」

秦波深的神情黯然,眼底倏地出現一抹失落,喃喃自語:「問她當初有沒有愛過我。」


京城,熱鬧非凡。一間茶館裡擠滿客倌,眾人一邊喝茶一邊聊是非。

「聽說了沒?桃面畫師不賣畫了。」

「不賣畫?為什麼?我還想請她幫我畫幅風景畫呢!」

「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一位年輕公子笑嘻嘻地說:「平常沒見你對畫感興趣,分明是想見她才說這種話。」

「咳、咳,這是本少爺的事情,你少囉唆。」他停頓一下,又問:「還是趕緊把理由道來聽聽,為什麼不賣畫了?」

「畫館的人對外是宣稱生病,暫時不賣畫了。」

「生病?唉,嬌滴滴的美人兒生病,真讓我心疼。」

「哼,心疼也沒用,畫館的人可是將她視為搖錢樹,捧在手心,平常要見她已經很困難,現在生病,肯定保護得滴水不漏,任誰也瞧不見。」

「說的也是……」

公子們的唉聲嘆氣傳入坐在隔壁桌的男子耳中,他的眼神充滿玩味,優雅地喝著茶。

唐釉雪不愧是京城第一畫師,一舉一動都引人注目,走到哪裡都有她的消息,毋須特別打聽。

「生病?」秦波深挑眉,勾起嘴角。

據說昨天還有人看到她好端端在街上遊玩,怎麼一夜之間就生病了?感覺有點古怪。

他放下茶杯,掏出銀兩擺在桌上之後,踏出茶館。烈陽灑落在他的身上,高大挺拔的姿態,引來眾家閨女愛慕的目光。

他慵懶地抬起眼,看著湛藍的天空,有了主意。

嘖,本來還想當個文雅之人,乖乖登門拜訪,看來連老天也看不慣他裝模作樣,硬是要他當個野蠻賊兒。

不見客,那麼硬闖可以了吧?他暗想,露出微笑,此時清俊的容顏更加迷人耀眼。

他無視眾人讚賞、嫉妒的眼光,走入街道小巷,回到寄宿的客棧,打算暗夜行動。


天一黑,秦波深的身影再次出現,直接來到畫館。

「方天畫館。」這裡就是桃面畫師唐釉雪住的地方?

正當他感到疑惑時,畫館的門打開了,他的腳步一旋,躲進暗處。

「公子,不好意思,釉雪生病,沒辦法接件,請改日再過來。」一位長相姣好的中年婦人帶著歉意的笑容說道。

「那能不能讓我見她?」公子不死心地問。

婦人搖頭,「恐怕不行。」

公子垂頭喪氣,「我明白了。」說完,落寞地離開。

秦波深等婦人關起門,走出來,俊顏掛上戲謔的笑,「好一個桃面畫師,將所有男人的心都勾走了。」

這下引起他的興趣了。

他施展輕功,迅速地躍上屋簷,站在上頭,瞧見方才的婦人正和一位丫頭說話,他仔細一聽──

「釉雪真是的,想偷懶放假就明說,何必編出生病的理由?這下可好囉,這些公子哥兒一天到晚找上門,她輕鬆休息,可我卻不得清閒。」婦人一臉哀怨。

「小姐也沒想到事情會變這樣,本以為用生病當藉口可以不用多費唇舌解釋,豈料他們反而直接找上門!該說小姐的魅力大嗎?」

「真煩。算了,別管了,也不知道釉雪想休息到何時,過一天算一天。」婦人搖頭,又說:「翠兒,準備些點心送到她的房裡。」

「我正有此打算,小姐最近好像迷上一本書,很專心在研究,我看若不主動送食物過去,她恐怕懶得踏出房。」

「又迷上了?」上次釉雪迷上彈古箏,三不五時抱著古箏大彈特彈,搞得大家夜裡不得安睡,好不容易對古箏的興趣退了,現在又迷上一本書,難怪她會嚷著要放假。

不過書……還行!至少不會騷擾到別人。

翠兒心有戚戚焉地點頭。

「罷了,隨她去吧!妳趕緊送點吃的過去,免得她餓死了。」

「是。」翠兒答應一聲,隨即轉身離開。

婦人嘆氣一聲,跟著轉身進房,全然不知屋簷上有人。

「生病果然是假的。」秦波深聽完她們的對話,逸出這句話,慶幸自己沒白跑一趟,同時也對唐釉雪這位畫師越來越有興趣。

他迫不及待想見到她了。

他的步伐輕盈地踩過磚瓦,不發出一點聲響,來去自如。

看見翠兒手裡端著盤子走出廚房,立刻追上她,不久,見她停在一間廂房前,敲門進房。

應該是這間。他暗想,恰好翠兒走出房間離去,他隨即躍身而下。

秦波深上前盯著緊閉的房門,輕咳幾聲,有禮貌地敲門。都已經闖入人家家裡,還敲門是不是有點可笑?他搖頭。

等了老半天,沒聽見房裡的動靜。

「這可不能怪我囉!」他要直接闖入房了!

大手一推,房門大開,他怔了下,沒想到這麼容易。

長腿一邁,他踏入廂房,環顧四處,首先沒有在床榻上找到身影,生病一事自然是謊言,再往書桌的位置一瞧,他不禁皺起眉。

書桌上堆滿揉成一團的畫紙,毛筆更是歪七扭八放在硯台上,地上沾染墨汁,此等景象唯有凌亂無比、不堪入目可以形容。

對畫師來說,畫紙、筆墨不都是最重要的,為何把生財器具胡亂丟在一旁?他難以理解不重視自己心愛工具的人會有多專業,更別說成為京城第一畫師了。

看來是誇大其詞。他的神情顯得十分失望,不過既然都來了,好歹也得見上一面,不然可就浪費這一夜了。

「呵呵!」

笑聲傳入秦波深的耳裡,他的腳步頓了頓,揚起眉。

「呵呵呵呵~~」

又聽見了,而且這笑聲好詭異!

他聞聲尋去,湊近書桌,發現桌腳旁有一團白色……這是人?這個人身穿白衫背對他,縮成一團窩在桌腳,不時發出呵呵的笑聲。

「唐姑娘?」他不禁出聲。

沒反應,人兒依舊背對他。

竟然連人進來都不知道,她的警覺性太低了吧!他清一清喉嚨,再次開口:「唐、釉、雪姑娘。」

這次,人兒有動作了,轉了過來──她手中的書遮住容顏,只露出一雙水汪汪的眼眸,如此清澈,就像不食人間煙火般的純真……他的心狠狠一震,神智恍惚,直到聽見她的聲音才回過神。

「你是哪位?」唐釉雪打量著他,眼底掩不住讚賞。

映入眼簾的容顏俊秀,乍看似乎斯文無害,但眉宇間透露出英氣,眼神更是凌厲,全身散發出一股狂傲的氣質。

她從來沒見過這種男子……心兒竟然小小失控,跳快幾下。

連聲音都如此悅耳,秦波深勾起嘴角,「妳的反應有些奇怪。」見她眨眼,狀似不解,他解釋:「一般姑娘見到陌生男子闖進來不是會嚇得大聲嚷嚷?」

「喔,原來要這樣。」她點頭,隨即放下書,站起身,「可是要大聲嚷嚷之前,得先搞清楚你的身份不是嗎?」她微笑,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秦波深盯著她的廬山真面目,眼底先閃過困惑,接著驚愕,最後是驚艷。她帶給他太多情緒波動了……

一頭烏黑的髮絲凌亂披散,幾乎掩蓋了大半個臉龐,而一身的白衫沾染點點墨汁,慘不忍睹。

仔細一瞧,那可是上等的綢緞雪白衣衫,一件昂貴的衣衫就這樣被她毀了。

當他哀悼那身服飾時,她隨手撥開髮絲,露出一張朱顏。小巧的臉蛋也沾上墨汁,鼻子、臉頰全烏漆一團,整個人就像滾進泥地般髒兮兮。

可除去那些墨汁,他仍忍不住讚嘆。

這張臉貌如天仙,雪白的皮膚即使被墨汁污染依舊透亮無瑕,一雙水靈的眼眸像會看穿人心,如此清澈無邪,嫣紅的雙唇粉嫩,微微上揚的角度讓他心悸。

她美得出塵脫俗,像是一朵水蓮,靜靜地綻放自己的優雅。

她是仙子……嗯,瞥見她隨手在衣上抹了抹,製造出黑亮的污漬,他立刻打消腦中的想法。

他錯了,這位桃面畫師肯定畫工極好,而且十分專業!若不是專注在畫畫上,有哪位姑娘會容許自己變成這副邋遢樣?

「就算是仙子,也絕對不是不食人間煙火那種。」他喃喃自語,嘴角半抽。

「這位公子,你到底是誰?新來的下人?」唐釉雪偏頭,打斷他的思考,「不對啊,清姨不僱用男僕的。」

「為什麼?」他好奇地問。

「勾魂。」她甜甜一笑,「清姨說我會勾他們的魂,所以不僱用。」她說得好認真。

此話若出自其他姑娘口中,秦波深肯定會不客氣地大笑出聲,但眼前的女子……他嘆氣,不得不認同那位清姨說的話。

倘若她穿戴整齊,以乾淨的模樣見人,男人們絕對會為她神魂顛倒,哪會認真做事?

「勾魂是什麼?會死人嗎?」她眨眼,問出好久之前就想問的問題。

他微笑,看出她眼底的認真,明白她是真的不懂。

「意思是妳太漂亮,男人都會愛上妳,為了妳什麼都不顧,像失魂一樣。」

她點頭,恍然大悟,忽然又搖頭,「騙人!如果我會勾魂,你怎麼一點事都沒有?」

秦波深的笑容僵住,別開眼眸。他確實對她驚艷,但僅是欣賞罷了。

他的心早被那女人勾走,再也不會為其他人動心。

「現在不是該討論這件事的時候。」他提醒她,「一個男子半夜闖進廂房,妳不覺得害怕?」

「害怕啊,所以我不是一直問你是誰嗎?知道你是誰才曉得該怎麼反應啊!」她聳肩,一點也沒有畏懼的模樣。

她沒有偏離問題,是他一直扯開話題耶!

秦波深挑眉,雖然覺得她的想法怪異,又不得不認同。呵,真有趣!

唐釉雪是怪人……不過他最擅長和怪人相處了!

「我叫秦波深,來此的目的是為了求畫。」

「啊,也對,來找我的人十之八九都是為了求畫。」她不意外,「沒聽說嗎?我生病了,不賣畫。」

「就是聽說了才會過來。」他的眼底出現戲謔,「我以為生病的人應該臥病在床,而不是像這樣活蹦亂跳。」

她的氣色良好,精力充沛,一點也不像孱弱的患者。

「嗯,是我失敗。」她吐舌,沒有辯解,「我就是不想畫畫才編出生病的謊話,秦公子恐怕是白走一趟了。」

她的個性率直,拒絕人也直截了當。

「妳先別急著拒絕。」他雙手環胸,「只要妳幫我畫畫,多少銀子都不是問題,儘管開口。」

「秦公子,之前我已經賺夠多了,就算我休息一年半載,畫館還是可以撐下去,生活也沒有任何問題,銀子對我來說毫無吸引力。」

秦波深望入她清徹的眼眸,有些訝異。原以為她單純天真,沒想到還頗精明,不是隨便就可以矇騙過去的人。

「只要妳幫我畫畫,任何代價我都願意付出。」

她怔住,對上他的眼眸,忽然心跳加速。他的眼神好認真,沒有造作、虛假,充滿真心。

他是真心想要請她畫畫……糟糕,她對這種真心最沒轍了。

她不想讓他失望,也不能打破原則,該怎麼辦呢?唐釉雪往下一瞥,看著手中的書籍,一個想法驟然形成。

「沒錯,這樣就行啦!」她興奮地說:「秦公子,我想到幫你畫畫的好法子了。」

「是什麼?」

「就是這個。」她猛然把手中的書擺在他面前,笑得好燦爛。

秦波深瞧見書名,俊顏丕變,眼底出現驚慌,「秘女書不是、不是……咳咳,淫書嗎?」他尷尬的擠出這句話。

「是啊,上次逛街時撿到這本書,看了才發現裡面是春宮圖,也就是大家說的淫書。」她臉不紅氣不喘的解釋書的來源。

「所以妳剛才蹲在這裡就是看這本書?」

「嗯!」

秦波深受到驚嚇,不敢置信,「妳看得挺不亦樂乎的……」

他想起那詭異的笑聲,瞪著她純真的神情,猛搖頭。

「我確實樂在其中。」唐釉雪默默地點頭,瞧見他古怪的神情,摸不著頭腦,一派天真地問:「你好像受到不小的驚嚇,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

她的模樣單純,說的話也很真摯,彷彿是真的不明白他的意思。

但,秘女書又是怎麼回事?

秦波深第一次看不透一個人的本性,這可是讓他驚訝萬分。

「姑娘家是不會說這種話的,而且,即便看過這種書,在男人面前也會有所忌諱,感到害羞而不會說。」他挑眉,指著秘女書,越想越覺得有趣,「沒有姑娘會像妳一樣,大剌剌地把這種書掛在嘴邊。」

「是嗎?」她呆愣地開口,聳聳肩,一臉不可思議,「這麼有趣的書為什麼不能說?」

「妳很驚愕?」

她點頭。

「我才對妳感到驚訝。」他笑出聲,看她的表情,瞭解她是真的感到惋惜,「把這種書掛在嘴邊說,小心會嫁不出去。」

「原來姑娘們不敢說,是怕嫁不出去啊!」她恍然大悟,又說:「那就沒關係啦,反正我又不想嫁人。」

「妳不想嫁人?」

她垂下眼瞼,掩飾眼底的失落,「我是畫師耶,有哪位公子會想娶一名畫師當妻子?與其當人家的小妾,不如自己生活還比較自在。」

秦波深沒有說話,盯著她裝出無所謂的樣子,不由得心生憐惜。

她的長相姣美,身邊少不了男人們的追求,可他也清楚,那些男人只是看上她的外貌,多半抱著玩玩的心態,若提到娶回家當妻子,恐怕立刻逃之夭夭。

如她所言,誰會認真看待一名畫師?縱使她有名氣,在百姓的心中也僅是地位低賤的人。

明知道這個事實,為什麼看到她失望的表情,他的心會如此疼呢?

是因為她故作瀟灑,但眼底藏有期待的模樣打動他嗎?

「會出現的。」他脫口而出。

「出現什麼?」

「會出現一個真心愛妳、守護妳一輩子的男人。」大手情不自禁地拍一拍她的頭,他的嘴角上揚,露出溫柔的笑容,「不要失去期待,好嗎?」

她是這麼純真美好,絕對會遇上好男人,談一場刻骨銘心的愛情。

唐釉雪愣愣地看著他,任由他揉亂她的髮絲,任由他露出誘惑的笑顏,任由他說出犯規的話語。

從來沒有人跟她說過這種話,就連扶養她長大的清姨也不曾說過。

她是孤兒,從小被雙親遺棄,一直到五歲都還在街頭流浪,直到遇見清姨才安定下來,生活在畫館,逐漸發現自己的才能,慢慢登上京城第一畫師的地位。

因她的畫工受眾人推崇,又因她的長相受到男人歡迎,身邊總是不乏追求者。

而清姨意識到這一點,怕她被騙,將她保護得很好,不僅特意替她過濾客人,也不讓她和男人獨處,不時告訴她別對愛情存有幻想,還說那些男人從來不是真心喜歡她,只是想玩弄她罷了。

她知道清姨以前也是有名的畫師,和她一樣深受男人歡迎,但當時的清姨沒有人勸阻,一頭栽進愛情裡,最後落得被拋棄的下場。

所以清姨常以過來人的身份告誡她,希望她別相信愛情。她尊敬清姨,明白清姨不想讓她受傷,於是老早對愛情幻滅,打定主意終生不嫁。

可眼前這男人一句話就動搖她的心──

他的眼神這麼真摯、語氣這麼認真、態度這麼誠懇,教她怎能不相信?

「我可以期待嗎?」她小聲地問。

她害怕清姨難過,必須藏起對愛情的渴望,但她是女人,多多少少對愛情抱有期待啊!

「當然。」因她傻氣的笑容,他的眼神不禁溫柔起來。

唐釉雪點頭,毫不猶豫地說道:「我相信你。」

「相信一個來歷不明的男人,這樣好嗎?」他忽然想逗她。

「啊?原來你是騙我的?」她偏頭,耿直地問:「騙我的?真是騙我的?」

她不斷問著,執意得到回答。

秦波深投降,急忙說道:「沒有騙妳!」

她太單純,騙她會良心不安耶!

「那就好。」她鬆了口氣,沒有再追問。

「唉,怎麼會說到這裡?」他一臉無奈。

她真的很會扯開話題!再繼續扯下去,天都亮了。

「喔,差點忘記要講的事。」唐釉雪趕緊指著秘女書,「要我畫畫也可以,但必須和我交易。」

「什麼交易?」這可引起他的好奇心了。

「咳……」當真要說出口還有點害羞呢!她低下頭,含糊說著。

「什麼?大聲點,我聽不清楚。」

她抬起臉,猶豫地咬著下唇,「就是、就是……我要你的身體啦!」

秦波深瞪大眼眸,不禁倒退好幾步,直到撞上書桌才停下來,俊顏登時蒼白,語氣驚駭,「妳、妳、妳說什麼?」

這位桃面畫師該不會表面上是單純無邪的仙子,實際上是邪氣逼人的魔女!?

2010-10-14
雅和 著  
2011-01-13
余韻 著  
2011-02-10
汐語 著  
2011-02-10
可煖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