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1401
書  名:錦繡奇緣(卷一)
作  者:李息隱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7-01-04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一覺醒來,身邊多了個哭嚎不止的小嬰兒,齊錦繡懵了,
別人穿越都沒事兒,怎麼輪到她,卻是穿進她自己寫的書裡?
黃花閨女一朝成了備受夫家嫌棄的「怨妻」不說,
丈夫雖年紀輕輕就蟾宮折桂,卻只心繫於鄰家小醫女,
這日子,過得太煎熬啊太煎熬……

做人嘛,低調保平安,遠離幾大主角的暴風圈才是正理,
齊錦繡當機立斷,和沈彥清和離,帶著女兒回娘家去,
至於家無半斤米,一雙弟弟、妹妹飢寒交迫?不怕,姐來搞定——
她齊錦繡前世是服裝設計師,這輩子不過是換個地方大顯身手!
然而,她卻還有點小苦惱,
隔壁趙家的趙二哥,未來的威遠侯,那第六感實在太敏銳了吧!?
「妳不是繡繡,妳是誰?」
這下子糟了,她是該實話實說,還是該隱瞞身分到底呢……

第一章 穿到書裡


午飯之後,便起了風,漸漸的,就下起小雨來。
雨珠落在院子裡頭的青石路上,拍打在芭蕉上,劈里啪啦淅淅瀝瀝的,儼然成了一支美妙的樂曲。
齊錦繡倚在窗前,見外頭雨勢越來越大,輕輕蹙起秀眉來。
已經入秋了,一場秋雨一場涼。
再過幾日,想必天氣要越發冷起來了吧!
門忽然打開,一個梳著雙丫髻的小丫頭走了進來,見齊錦繡坐在窗邊,而且窗戶還大開著,連忙小碎步踱了來,將窗戶闔上後,蹙著眉毛道:「二奶奶,妳身子才剛剛好些,可不能再受涼了,不然的話,姑娘多可憐啊,妳要是再有個三長兩短的,豈不是真要給旁人騰出位置來?」
小丫頭也只才十一二歲的年紀,個子矮矮的,模樣未完全長開,想必是念起一些事情來,那巴掌大的小臉上滿是怨憤,嘟著嘴,但似是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連忙「呸呸呸」了三聲,而後又道:「瞧小荷這張嘴,說的都是什麼?二奶奶妳一定長命百歲。」
齊錦繡打穿越到這裡來,闔府上下所有人都是百般給她臉子瞧,也就只有這個貼身伺候著的小丫頭待她好了,她心中都明白。
靜靜瞧了小荷好一會兒,而後齊錦繡笑了起來。
齊錦繡拉過小荷的手,讓小荷坐到自己身邊,這才道:「小荷,記得妳是在我嫁進沈家那一年進的府,打一進府之後,就留在了我的身邊,如今細細算來,也有三年半了……」
說到這裡,齊錦繡輕輕歎息一聲,連面上笑容也變成了苦笑。
小荷以為主子又因為不得寵而傷心呢,連忙道:「二奶奶,妳千萬別難過,再怎麼說,妳都是沈家二房的正經奶奶,妳是二爺明媒正娶的髮妻,可不是旁人能夠比得了的。再說了,妳跟二爺的親事,乃是當初老爺在的時候定下的,如今老爺雖然走了,可是老爺臨走前發了話,讓二爺定要好好待妳。」她輕哼一聲,鼓起腮幫子來,恨恨道:「可是二爺……二爺他都好些日子沒來二奶奶妳這裡了,肯定又去找那個狐狸精了。」
齊錦繡歎息,倒不是因為這原主不得寵,從而連帶著自己才來,日子就不好過,而是,她感慨自己怎麼悲摧的就穿越了呢?
穿越也就算了,畢竟她自己在二十一世紀的時候,就是個網路作家,對穿越這事情早就見怪不怪。
可是,她為何會穿越到自己所寫的書中呢?還是穿成了那在書中只出現過一個名字、故事開篇的時候就死了的,根本沒有任何戲分的砲灰女配角身上。
她是在感懷自己悲摧的命運,也在替自己未來而感到擔憂。
按著她書中所寫的,這齊錦繡該是在一個月前身亡了,也就是沈彥清秋闈高中回家沒兩天。
當時書中只提了一句,狀元郎沈彥清髮妻早逝,根本沒有必要提及死因,更是沒有多著筆墨。
如今倒是好,穿越到一個原本在設定中早已死了的人,豈不是玩笑?
將來何去何從,是大富大貴,還是窮困潦倒,誰也不知道。
齊錦繡頭疼,雖則目前還沒有一個具體的打算,可是,不管如何,她都必須要跟沈彥清和離。
那個故事中,沒有齊錦繡這人,她也不想讓「齊錦繡」捲入到將來那場風波中去,如今唯一的好處就是,既已知道事情的發展走向,她自當不會願意跟著一個將來注定不會有好結局的人。
更何況,如今怕是沈彥清更願意和離,想到此處,齊錦繡深深呼出一口氣。
「小荷,妳去前頭打探打探,若是二爺回家來了,即刻回來告訴我。」齊錦繡攥了攥拳,吩咐完小荷之後,則起身走到床邊坐下,而後將睡得正香甜的小粉糰子抱起,輕輕搖了搖,心情越發好了些。
剛穿越到這裡來的時候,齊錦繡的確是什麼都接受不了,既不能接受穿越成炮灰女配角,也不能接受自己一個黃花大閨女竟已是婦人,而且每天還得奶孩子。
可是如今,齊錦繡倒是越發喜歡這個小粉糰子了。
感受到懷中的柔軟,齊錦繡整顆心都要暖化了,小小的,香香的,這麼一個小粉糰子,誰都不要,成日只願意纏著自己。
「二奶奶,算著時辰,姑娘怕是一會兒就得醒了。」小荷也湊了過來,看著襁褓中那白嫩嫩的小糰子,笑得歡,「那奴婢先去前頭打探消息,待二爺回來了,奴婢立馬回來告訴二奶奶妳。」說完,朝著齊錦繡俯了身子行一禮,而後輕步跑走了。
小荷走了之後,齊錦繡懷中的粉糰子就醒了,眼睛半睜不睜,嘴裡吐著泡泡,然後就湊著水嫩嫩的唇朝齊錦繡胸前去,小嘴巴嘬著,吧嗒吧嗒的。
「甜寶是不是餓了?來,娘餵妳奶吃。」說著,齊錦繡便解了自己衣裳,讓閨女吃起奶來。
要說起來,這沈彥清雖則待自己妻子冷漠無情,但在吃穿用度上卻從不虧待,該有的一應都有。
正是如此,齊錦繡的奶水才非常好,也就不必再花銀子另請奶娘了,只自己奶水就夠甜寶吃的了。
見小粉糰子吃得滿足,齊錦繡嘴角漸漸溢出笑意來。
小丫頭吃飽後,又閉上眼睛睡了去,齊錦繡才將給女兒蓋好被子,外頭小荷匆忙跑進來了。
小荷氣喘吁吁的,巴掌大的白皙小臉上染著紅暈,急躁道:「二奶奶,二爺剛剛回來了,回來之後就去了太太那裡。」說著,她有些猶豫,吞吞吐吐的:「二奶奶……不但是二爺回來了,那個……那個白姑娘,也跟著二爺來了,兩人一道去給太太請安了。」
小荷怕主子聽後生氣,說話小心翼翼,低著腦袋,眉毛卻一抬一抬地看齊錦繡。
齊錦繡倒是淡定得很,隨意地拍了拍手道:「那正好,如今人都湊齊了,那就將話攤開了說吧,這樣一直相互耽誤著,也不是個法子。」說罷,齊錦繡走到小荷跟前來,拍了拍她肩膀問:「小荷,若是有機會,能夠得了賣身契出府去,妳是願意繼續留在這裡,還是回家去?」
小荷懵了一下,而後小腦袋搖得似是波浪鼓,連聲道:「二奶奶待小荷好,小荷才不想回家。」
「那如果以後我離開沈府呢?若是不伺候我了,妳可還願意待在這裡?」但見小荷一臉不解的樣子,齊錦繡也沒有再問了,只吩咐道:「妳好生照看著姑娘,我有事出去一趟。」說罷,拿了小荷擱在門邊的竹骨傘,撐開後,推了門走出去。
小荷腦子還沒轉過彎來,就見主子已經走得遠了,她皺著小臉,眉心鎖得深深的,總覺得哪裡不對勁,但是也沒有多想,主子要她好生照顧姑娘的,她得時刻候在姑娘跟前才是。

齊錦繡離開自己院子後,直接撐著傘,往沈太太的上房去了。
一路上,齊錦繡來來回回碰到幾個府上丫頭,那些丫頭皆背地裡對齊錦繡指指點點的,湊在一起交頭接耳,或露出不屑笑容來,或幸災樂禍等著看好戲。
齊錦繡聽到了那些閒言碎語,只是笑了笑,都沒有放在心上。
沈府院子不大,從二房到沈太太的上房,也沒有多少路。
齊錦繡走到沈太太房門口,站在屋簷下,才將收了傘準備敲門進去,外邊張媽媽領著兩個小丫頭端著茶水過來了。
見到齊錦繡,張媽媽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只是稍微彎了彎腰,也算是行禮了。
「二奶奶,此刻不在屋裡歇著,怎生跑到這裡來了?」
張媽媽乃是沈太太跟前的老人,管著闔府內務,她丈夫是沈老爺生前時候跟前的隨從,如今是沈家管家,沈家在安陽縣的好幾家鋪子都是她家那口子在打理著,故而,她根本不將齊錦繡這個不得寵的二奶奶放在眼裡。
齊錦繡心中明白,沒跟張媽媽計較,只笑著道:「在屋子裡躺了好些日子,如今身子已經好了,就想著過來給婆母大人請安。」又道:「方才聽說,二爺回來了?我好些日子沒有瞧見二爺了,姑娘也想她父親,正好,一併給老太太請了安,叫二爺也回去瞧瞧姑娘。」
張媽媽倒是沒再為難齊錦繡,只點了點頭道:「老奴心中明白了,不過,此番太太屋中有客人在,二奶奶來得不是時候,待老奴進屋去稟了太太,而後再來給二奶奶信兒。」
「如此,那就勞煩張媽媽了。」齊錦繡十分客氣。
張媽媽暗中好奇地多瞧了齊錦繡幾眼,然後收回視線去,輕輕蹙了眉,心裡想著,倒是奇了,如今這二奶奶跟換了個人似的,也不曉得心中又在使什麼壞呢?
沒再多耽擱功夫,張媽媽只打發那兩個小丫頭離開,而後親自端了茶水、點心進了屋子去。
2016-12-21
媚眼空空 著  
2013-11-20
趙岷 著  
2014-03-19
簾卷朱樓 著  
2014-04-16
糖拌飯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