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1402
書  名:錦繡奇緣(卷二)
作  者:李息隱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7-01-04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女人的嫉妒心是最可怕的!
對趙昇「求嫁」不成的葉絨絨滿腹怨恨,
為了除掉齊錦繡這眼中釘,
找來了齊老太太娘家的醜侄孫,意欲毀了齊錦繡名聲!
莫須有的「未婚夫」要來搶親,齊錦繡尚且不知,
趙昇直接出手,禍水東引,使得葉絨絨自嘗了這苦果——
葉絨絨的心狠手辣,給趙昇敲響了警鐘,
為了「保護」齊錦繡,他決定要娶了她,以杜絕他人窺伺之心……

一切都是未知數,這場穿越,就是一個謎,
齊錦繡知道,自己的出現,改變了許多書中劇情的走向,
可無論如何,過好當下才是最要緊的!
她與趙昇成親,說好了只有夫妻之名,而無夫妻之實,
可趙昇的維護和溫柔,卻讓她逐漸對他動了情……
第三十三章 不作不死


自打那日街上被趙昇當眾羞辱後,葉絨絨就心中暗暗發誓,這個仇,她是一定要尋回來的。
明明前世的這個時候,那齊氏已沒了。
何故她葉絨絨重生一回,齊氏倒是還活著?不但活著,而且齊氏還跟沈彥清和離了,從而壞了她本來的計畫。
葉絨絨知道,怕是只要有這齊氏在一日,趙二哥就永遠不會瞧上她。
趙二哥不喜歡她,甚至說,他厭惡她。
雖然不曉得趙二哥為何待她會這般絕情,可她卻是明白,若是沒了齊氏,想來她還是有些機會的。
上次在街上的時候,葉絨絨聽趙小花說,趙大娘已經請媒人去齊家提親了。
葉絨絨是既心痛,又隱約不相信。
她在趙大娘面前素來表現得好,也瞧得出來,趙大娘是十分希望她當趙家兒媳婦的。
怎生才過幾日功夫,趙大娘就改變主意,選了那個已經嫁過人的齊錦繡了?
葉絨絨想問個究竟,於是第二日一早,她便備了禮物,親自登門拜訪了齊家老太太。
如今齊氏父母雙亡,若齊氏真是要再嫁的話,怕是媒人會去跟方氏說。
登門拜訪了方氏,葉絨絨一打聽,才知道,原來趙家還真是有差了媒人上門提親的。
不過,方氏沒答應,反倒是想將齊氏嫁給娘家的老光棍侄孫。
方氏娘家就在這安陽縣周邊一個叫作方家村的小村莊,村上大多人家都是姓方的,而方氏那侄孫,年紀如今二十有八,因為家裡窮又生得醜,故而一直沒有討到媳婦兒。
這侄孫長得四肢短小而又膚黑如炭,偏生也是個愛美色的。
那些個願意嫁給他的醜姑娘,他還瞧不上,眼睛成日只盯著村裡那些漂亮的大姑娘、小媳婦看。
有些時候,趁著沒人在,他甚至還敢壯著膽子動手。
時間久了,他就成了方家村裡的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村民們避他,就如避瘟疫一般。
到了最後,別說是方家村,就是周邊旁的村子,也都曉得了有他這麼個爛德行的人。
瞧著歲數越來越大,可親事越來越難說,方老漢夫妻急了,便帶了兩隻家養的雞進城來拜訪小姑,也就是方氏。
要說事情也巧,那時候齊錦繡剛剛與沈彥清和離歸家,這麼一想,方氏倒是有意撮合齊錦繡跟她那侄孫方大栓。
所以,當即方氏便對方老漢夫妻說,讓他們回去趕緊尋了媒人來,這樣的話,她才好撮合這門親事。
那甄媒婆上門給趙昇說親,方氏當場便拒絕了,一心只想將齊錦繡說給侄孫方大栓。
葉絨絨從方氏那裡探得這一切後,心中忽然有了主意。
等那齊氏鋪子開張了,葉絨絨便托人去方家村與那方大栓說,他媳婦被人搶走了,看他來不來。
他若是來了,當著那麼多人的面鬧上一場,齊氏的名譽多半就得毀了。
齊氏原就是嫁過一回的人,再被一個鄉野村夫毀了名聲,看她在安陽還怎麼立足?
到時候,齊氏怕是沒有第二個選擇,非嫁那莊稼漢不可了。
將齊氏送走,除了一大障礙,跟趙二哥的親事,葉絨絨才能重新尋到一絲希望。
葉絨絨知道齊錦繡鋪子是在十月二十八這日開張,故而特地起了早,去集市上雇了輛騾車,先付了銀子,讓車伕去方家村尋一個叫方大栓的人,順便告訴他他媳婦要跟人跑了,然後再用騾車馱著他進城來。
只要那方大栓進城了,那麼,一切就好辦了。
葉絨絨坐在梳妝鏡前,只要一想到那齊氏很快就不會再在自己跟前晃悠了,她便激動和開心。
悄悄抬眸,葉絨絨目光幽幽落到鏡子中那個人臉上,蹙眉認真盯著看了好久。
鏡中女子二九年華,容長臉兒,秀眉大眼,五官清媚,瞧著柔柔弱弱的,卻是又嬌弱得恰到好處。
這副模樣,明明是最能夠勾男人心的,前世的時候,葉絨絨就勾得那張旭只一心待自己好,恨不能將心掏出來給自己管著,可為何趙昇……愣是這般不懂憐香惜玉呢?自己那般倒貼,他都不放在眼裡,還當眾羞辱自己!難道就是為了齊氏那個小狐狸精嗎?
想到這裡,葉絨絨越發控制不住自己脾氣,只氣得將梳妝台上一應物什都揮得摔碎在地上。
正好葉翩翩推門進來了,見不知又是誰惹了家中這祖宗,疑惑道:「姐,誰惹了妳,妳這是在發什麼脾氣呢?要是叫娘知道妳又生氣了,她可是會心疼的,快別氣了。」說罷,葉翩翩彎腰在自己姐姐跟前坐下,眨著水靈靈的大眼睛笑道:「我看妳悶在家裡好些日子了,大夫說妳總待家裡對身子不好,該是要時常出去走走,剛好今兒天氣好,要不,咱們去逛街吧?」
抬手指了指碎了一地的胭脂水粉,葉翩翩尋藉口說:「妳這些東西都摔碎了,正好,咱們出去買新的。」
葉絨絨正愁著如何尋個理由出門去呢,聽得妹妹這麼說,她想這個理由也不必尋了。
她先跟妹妹一道出去,到時候,再尋個機會將妹妹甩開,她則親自與那方大栓會面,好當面囑咐一些事情。
要麼不鬧,要鬧就得往大了鬧,葉絨絨美眸攢著狠意,下意識攥緊拳頭。
「也好,許是很久沒出門去了,今早起來覺得心裡堵得慌。」葉絨絨尋了藉口,柔弱道:「既如此,咱們走吧!」

葉家條件不錯,豆腐坊生意也挺好,葉王氏一個人忙不過來,又沒有真正指望兩個女兒能抵事幹活,便請了工人家來幫忙。
沒有賣身契,工人不過是過來幹活拿工錢的,時間長了,大家熱絡些了,那幾個人平素都是喚葉家兩個姑娘名字。
出了房間,那些在院子裡幹活的人見兩位姑娘似是要出門,笑著打了招呼。
葉翩翩還好,笑著回了幾句。
葉絨絨的臉色就十分不好了。
上輩子日子過得實在太苦,再加上葉絨絨眼瞧著曾經一起長大的人個個過上了富足生活,偏生她還是市井小婦,心中極度覺得不公,所以重活回來之後,她本能覺得這是上天想彌補她……
打從開始,葉絨絨骨子裡就有種高於旁人的優越感,覺得自己高高在上,與眾生不同。
潛意識裡,葉絨絨很希望被人捧得高高的,得到大家尊重,想過尊貴的生活,想與上流名門之人打交道。
所以,當聽家中幫忙的長工只喚自己名字,而非尊稱「姑娘」的時候,葉絨絨是反感的。
葉絨絨臉色不好,也沒搭理那些粗俗婦人,只兀自抬著下巴出門。
葉翩翩尷尬得很,忙跟那些人道了別,也跑出去了。
集市上很熱鬧,人多,擠來擠去,葉絨絨姐妹倆就被人群沖散了。
葉絨絨是故意想擺脫妹妹的,但見成功後,連忙從袖口裡掏出一方絲帕來蒙住臉,只露出兩隻眼睛在外面。
左右瞧了瞧,見沒人注意自己,葉絨絨便朝一處街頭走去。
等了會兒,見那趕騾車的終於回來了,葉絨絨迎了上去。
騾子還沒站穩呢,葉絨絨便瞧見從車裡跳出一個黑乎乎的東西來,嚇得連連朝後退。
那黑乎乎的東西不是旁的,正是方氏的侄孫方大栓。
這方大栓跳下車後,一雙綠豆小眼便毫無避諱地盯著葉絨絨打量。
葉絨絨定下神來,但見他如此,便懊悔自己親自來見了,不過,好在自己臉上蒙著絲巾。
「你再敢盯著我瞧一眼,我戳瞎你的狗眼。」葉絨絨毫不客氣地放狠話。
那方大栓直入主題道:「俺媳婦兒呢?」
爹娘從小姑奶奶家回來後,便興奮地說要給他娶媳婦兒了,還說他那未來媳婦兒是個如天仙般漂亮的姑娘,而且還是城裡人。
方大栓一直想著、念著,若不是爹娘攔著,他恨不得即刻趕著驢車進城來親自看一看。
直到今兒早上,有人來說,自己漂亮媳婦要被人搶走了,方大栓才實在坐不住,趕緊搭著這送信兒人的騾車進城來。
一下騾車,方大栓就瞧見一個如天仙的姑娘,他一時間瞧得挪不開眼睛,只想著,這要是自己那媳婦,該多好?
方大栓這人實在醜,葉絨絨看了一眼,險些沒噁心到,就不願再看第二眼了。
「你尋人問著去錦繡齋,那是你媳婦開的鋪子,今兒鋪子開張,那裡熱鬧得很。」葉絨絨淡淡出聲:「你媳婦本事,想娶她的人很多,所以你若想抱得美人歸,得先下手為強,跑到錦繡齋門口去,當著眾人面一喊,那齊錦繡就非嫁你不可了。」
「妳是誰?」方大栓依舊肆無忌憚盯著眼前的女人看,綠豆小眼眨都不眨一下,「妳為何要幫俺?」
「你怎麼那麼多廢話!?」葉絨絨被他盯得實在惱火,原想即刻離開,可又捨不得功虧一簣,只強壓下心中那股噁心,道:「是齊老太太托我告訴你的,叫你過來,也是齊老太太的意思。你若是還想娶漂亮媳婦,就趕緊去,若是不想,自己趁早與齊老太太說去。」
「俺那媳婦,有妳漂亮嗎?」方大栓依舊追問:「妳為何要蒙著臉?」
葉絨絨攥緊手,努力鎮定道:「我哪裡能跟齊錦繡比?我打小便毀了容貌,這張臉上全是刀傷,不蒙著臉,哪裡敢出門?」
聽得葉絨絨這麼說,方大栓立馬不再看她,只立馬跑了,似是沒頭蒼蠅一樣,往人堆裡鑽。

此刻,齊錦繡的鋪子裡來了不少人,熱鬧之下,也引來了不少客人。
鋪子裡的衣裳一件件掛在齊錦繡設計的特殊衣架上,前來的顧客瞧見喜歡的衣裳就拿起來看,見那料子雖則是廉價的,可是衣裳上繡著小花,瞧著立馬不一樣了。
每個衣架上都標有價格,價錢也比旁的成衣鋪子裡的便宜,顧客自當個個動了心。
齊錦繡站在一邊笑道:「可以先進試衣間試穿,看大小是否合身,若是試穿了不滿意,可以不買。」說罷,她細細瞧了眼前之人一眼,而後親自選了一件適合的衣裳,「妳的氣質好,這件衣裳會更適合妳。」
不過都是一些市井小婦,還從來沒有被這樣對待過,興奮之餘,自當對齊錦繡印象好了不少。
都是熱心腸的人,見這老闆娘待人溫和客氣,有婦人誇讚道:「老闆娘好手藝,做出來的衣裳,件件這麼漂亮。」又笑著說:「還能先試了再買呢,我便去看看,回頭妳們也給我瞅瞅。」
齊錦繡招呼客人,趙昇一直站在一邊看,但見她終是閒下來些了,便舉步朝她走來。
「生意不錯。」趙昇站在齊錦繡跟前,如勁松一般佇立,眸光輕輕落在她臉上,眼裡隱隱藏著笑意,就連嘴角都帶著笑。
齊錦繡喝了口水,這才說:「我也沒有想到,自己設計出來的衣裳會這麼多人喜歡,原還擔心呢,要是沒人來買,可怎麼辦?」
「現在不必擔心了。」趙昇輕聲說:「妳只管大膽放心去做,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與我說一聲就行。」
齊錦繡笑道:「二哥已經很忙了,又幫了我這麼多,我怎麼好意思再麻煩你?」她眼裡有著藏都藏不住的笑意,一臉燦爛笑意,仰著頭對眼前男人道:「二哥今後有什麼打算嗎?我指的是,長遠一些的計畫。」
她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心思可是很大的。
還沒來得及回答,趙昇就聽外面有人大聲叫喚,似是鬧事的。
趙昇蹙眉,只對齊錦繡道:「妳先待著,我出去看看。」
2016-06-29
蘇靜初 著  
2014-11-12
八月薇妮 著  
2015-04-01
蘇小涼 著  
2016-09-21
淡櫻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