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1304
書  名:吾家金貴婿(卷四)
作  者:一枚銅錢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7-01-04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莫非是命定的緣分?廖氏狠心「棒打鴛鴦」,
被刻意「隔離」的沈來寶和花鈴卻在千里之外相遇,
兩人互訴衷腸,因一場烏龍綁架事件,感情越加堅定,
都說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沈來寶的處境卻不容樂觀,
當務之急,他得先攻略丈母娘廖氏的心,才能抱得美人歸,
只可惜「投其所好」的計策被廖氏識破,更連累花鈴被禁足,
哎,看來要扭轉頹勢,沈來寶還有待努力……

「惡鄰」盤子的不靠譜行徑,沈來寶已經見怪不怪,
但也多虧盤子推波助瀾,沈來寶和花鈴的戀情才「進展神速」,
盤子習慣以傲嬌掩飾真心,外祖父潘岩更是他的逆鱗,
潘岩在政壇樹敵無數,唯一的外孫盤子就成了仇人報復的目標,
某日,花鈴前往靈隱寺,盤子特意約沈來寶同行,給兩人製造機會,
豈料,忽然傳來潘岩病故的噩耗,殺手亦聞風而至,
混亂中,花鈴與盤子一起滾落山坡,盤子中箭,命在旦夕……
第七十章 勇敢小花


春雨沒完沒了地下著,半夜停了一會,不到凌晨又淅淅瀝瀝傾灑。
花鈴聽著屋頂瓦片傳來的窸窣聲響,一晚沒睡的眼睛微微泛了紅色血絲。
直到屋外一聲雞鳴,她才驀地坐起身,喝了杯茶水就拿上傘,將門關上,輕步往樓下走去。
花鈴從後門穿出,步行在溼潤積水的巷子,走過安靜空無一人的小巷,繡花鞋都溼了,她打著傘往那飛雁巷走去,希望小二記性好,不會讓她走錯路。
握緊了傘柄,花鈴又想,她是不是該推遲讓葛嬤嬤來敲門的時辰?免得等會她去晚了,回來又耽擱了時辰。
花鈴面色淡定,可手心已經滲出點點汗珠來,她有點害怕到那裡給了錢,萬一綁匪還是不放人,怎麼辦?
也不知道她哥哥和沈來寶現在怎麼樣了,綁匪會不會打他們?
明知道想這些沒用,花鈴還是想了足足一晚,到現在每走一步都滿腹擔憂。
小二說,從這裡去飛雁巷只要兩刻,但花鈴不熟悉路,怕走錯,故而走得小心,便更慢了一刻。
好在她算足了出門的時間,這會到了飛雁巷口,也並沒有晚到。
她抬起傘面,看向巷子,巷子很長,又幽深,像山林猛獸張開大嘴,等她進去。

「你猜小花會不會來救你?」
被五花大綁的沈來寶醒來以後,差點沒被盤子氣死,這會盤子悠然坐在他身旁,一本正經地問他,如果他的腦袋會冒煙,那肯定已經炸開一整個明州城的煙火了。
沈來寶的肺有點疼,咬牙道:「我只知道,等我鬆綁了,就該是你考慮有誰會來救你了。」
盤子聽著他磨牙的聲音,朗聲笑道:「沈來寶,你是老鼠嗎?」
只見盤子一臉無奈,「我明明是在幫你,你說小花要是真的敢一個人來,還不帶伏兵的,那肯定是喜歡你喜歡得不行,那你還想什麼?趕緊娶回家呀!我還想捏你兒子的臉欺負他呢!」
「……」沈來寶繼續咬牙、磨牙,恨不得咬死盤子,「快鬆開我,小花要是受了驚嚇,我非得揍死你不可!」
「不放。」盤子靠在椅子上,輕搖扇子,「就不放,你不感謝我,還想揍死我,我不開心。」
「……」盤子根本就是個人來瘋!沈來寶真不知道自己當初怎麼會覺得他就是有點傲嬌,本質還是個好孩子?
自己太天真了,盤子哪裡是個好孩子?分明就是個熊孩子隊長!
沈來寶真想問蒼天、問大地,他怎麼就招惹了這麼有個性的熊隊長!?
盤子又搖了搖扇子,「小花敢來救你,肯定是喜歡你,我幫你確定了她的心意,你到底要怎麼感謝我?」
沈來寶繼續磨牙給他看,「鬆綁。」
盤子猛地站起來,把手中紙扇啪的合上,白了沈來寶一眼,「虧我還怕你倆害羞,特地把花朗給挪到後院去了,你真是一點都不好玩,我去找花朗了,你就等著小花過來送贖金,然後好好確認她的心意吧!」
沈來寶聽盤子屢屢提起「喜歡」、「心意」兩個詞,忽然明白過來,盤子來晚了,還不知道他跟小花已經互表心意。
可盤子卻自覺有天大的使命感,要幫他們兩人捅破這層窗戶紙,所以才綁了沈來寶,再讓他看看小花為了自己有多勇敢。
沈來寶張嘴要告訴盤子,他和花鈴已經心意相通,但盤子卻不耐煩,手指一勾,暗衛就從房梁跳下,拿了個布團塞進沈來寶嘴裡,他頓時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背對沈來寶的盤子哼著曲子去後院探望花朗,全然不知道背後的人正在對天流淚︱︱死盤子!
盤子摸了摸鼻子,渾然不覺他又被沈來寶罵了一百遍,悠悠往後院走去。

到了關花朗的地方,盤子還在屋外就聽見呼呼聲了,他嗤笑一聲,這是豬麼?
盤子拿了鑰匙打開鎖,果然看見花朗正躺在床上大睡,他又笑笑,「睡得真好,羨慕。」他走到床邊,用扇子戳了戳花朗,不見醒。
盤子俯身去瞧花朗的正臉,想看他的睡相。
誰想酣睡中的花朗忽然睜眼,翻身一把抓住來人的胳膊,用力往床上一揪,揪得盤子臉貼木板床,差點鼻子都壓扁了。
花朗一個翻身站起,用膝蓋往盤子腰間一壓,盤子渾身哆嗦了下,瞬間沒了反抗的力氣,像條鹹魚趴在床上。
「死花朗!」
花朗怒道:「為什麼要迷暈我和寶弟?」
盤子努力偏頭,朝他瞪眼,「啊,你以為我想對你們做什麼,迷姦啊?」
花朗做事向來刻板嚴謹,聽見這詞,手都抖了抖,「混帳盤子!」
「你才混帳!」盤子被花朗的膝蓋抵著命門,如今半點力氣都使不上,稍微一動,渾身就哆嗦,「你夠了啊?沈來寶我還將他五花大綁,你這裡,我就只是鎖了個房門和窗戶。」
「再加派六個護衛。」花朗道。
「對啊,不派護衛看著,你早就跑出去壞你寶弟和你妹妹的好事了。」
花朗狐疑,可還是沒鬆開盤子,「什麼意思?」
盤子向來覺得花朗是笨蛋,嗤笑一聲,說道:「你還沒看出來嗎?你妹妹喜歡沈來寶,沈來寶也喜歡你妹妹,可是那兩個臉皮薄的,互不說明心意,真是要急死我了!」
盤子嘰嘰喳喳說了一堆,驚得花朗瞪大了眼,「什麼?鈴鈴喜歡來寶,來寶喜歡鈴鈴?我怎麼沒看出來!?」
「……」你看出來就有鬼了,蠢蛋!盤子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已經不想和花朗說話了,「你還不挪開你的腿?」
花朗沒放開,因為還沒解疑,「那我出去會壞什麼事?不對,這跟你迷暈我們有什麼關係?」
「我把沈來寶綁了,讓你妹妹一個人來救,她要是敢來,那沈來寶肯定就知道她喜歡他呀,要是這樣,沈來寶還不派一百個媒婆去花家提親,我就要唾棄他了,瞎了小花的眼,喜歡這麼個懦夫。」
花朗可算是明白了,他已經開始思考沈來寶會做他妹夫的事了,忘了鬆開命門被壓的盤子。
盤子忍無可忍道:「花朗!」
「什麼?」
「你還不鬆開我,難道……」
花朗皺眉,「難道?」
盤子挑眉,「難道是你想迷姦我?」
「……」花朗剎那失去力氣。
盤子一個鯉魚打挺就掙脫了花朗的束縛,差點沒一腳踹他身上,瞪眼,「蠢蛋!走開,我要回前院看戲了。」
「等等。」花朗問道:「他們真的互相喜歡?」
「對啊!」
「什麼時候的事?」
盤子伸指一彈花朗腦門,「你好意思麼?我才來明州三年,你可是從小就認識他們的,我哪裡知道他們什麼時候互相喜歡的?只知道我來的時候,他們的感情已經很好,不是旁人可以插足的。」
花朗擰眉想了片刻,卻道:「我還以為你喜歡我妹妹來著,畢竟你那天只給鈴鈴剝螃蟹。」
「我就對你妹妹做了一件體貼事,你就記著了,那沈來寶呢?」
花朗微微一頓,這才想起過往種種來。
沈來寶做的每一件事,不都是先顧著妹妹嗎?就連釣魚也從來都是給她串好誘餌,不讓她親手碰。
花朗還笑話過沈來寶的傘大得風一颳就能將他整個人都颳走,可那傘下從來都是兩個人。
沈來寶,還有鈴鈴。
盤子見花朗表情越發明亮,就知道這蠢蛋終於想通了。
盤子下了床,理順自己的衣服,又摸了摸腰,差點沒斷,看來花朗果然沒在校場白練,身手不錯。
花朗見盤子要走,這才想起來,問道:「盤子,剛才我制伏你的時候,為什麼你的暗衛沒有出現?」
盤子揉著被花朗扭疼的肩頭,冷哼,「因為我跟他們說過,無論發生什麼事,如果動手的人是你們,都不許還擊傷了你們。」
花朗微頓,「什麼情況都不行?」
「當然。」
「那如果……有一天我們要你的命呢?」
盤子揉著肩頭的手勢緩慢下來,末了抬頭一笑,張揚又高傲,「那肯定會把你們宰了。」
雖然盤子這麼說,可花朗卻覺得這是假話,單是剛才,他反壓盤子的時候,如果手上有匕首,已經能一刀將他致命,就算暗衛要從暗處出來,也不會有他快。
「我不信。」花朗說了一句,伸手為盤子揉胳膊,「我看看,我很擅長治這些。」
盤子肩頭一聳,伸長了脖子,「伺候好了本大爺,我就不跟你計較。」
花朗真心覺得盤子不同常人,比總能想到新奇法子的沈來寶更讓人捉摸不透。
誰知道,花朗剛碰到盤子,盤子就躲開了,「算了,要晚了,去看戲吧!」說罷就走了,頭也不回。
果真是怪人!

飛雁巷比客棧後面的巷子還要長,花鈴的裙角都被濺起的水打溼了。
姑娘家的裙子就是不好,每一條都齊至腳踝,等會要是逃跑,可能跑都跑不快,可不要給沈來寶和哥哥拖後腿才好。
花鈴緊握傘柄,終於按照信上所說,走到了盡頭,她深吸一口氣,緩緩吐掉,極力平復起伏的心緒,免得讓綁匪看出來她在緊張。
氣勢一弱,更容易讓人有得寸進尺的念頭。
她敲了敲門,門並沒有關,敲門聲響起的同時就被推開了。
花鈴沒有立刻進去,眼睛往左右看看,不見有人,才小心跨步進去,將傘柄壓在肩頭,傘面便將她大半個背都遮擋住了,免得有人從背後打暈自己。
「有人嗎?」
聲音不大,可幾乎是在第一字響起時,被綁在房間凳子上的沈來寶就聽見了,用力挪了挪凳子。
凳腳與地面摩擦出的動靜也傳到了快走到附近的花鈴耳邊,她看著空落落的宅子,什麼人都沒有,可她知道這是有人在給自己傳達求救信號。
但不見綁匪,花鈴不得不小心翼翼,進入廊道裡,她仍沒有放下傘,以進來的姿勢往裡走。
走到方才發出動靜的門口,她才伸手推門。
兩扇木門如同羽翼,輕輕一推,門就動了,花鈴睜眼細看,便見沈來寶被人綁在凳子上,嘴裡還塞了個大布團。
「來寶哥哥!」花鈴驚喜之下往前衝去,直到見他「唔唔唔」發出悶聲,她才猛地停住步子,右手往下一放,藏在袖子裡的匕首就落在了她的手中。
動作乾淨俐落,看得沈來寶直驚訝。
小花難道也練過武?
花鈴當然沒練過武,她向來喜歡偷懶,除了看書、餵馬,也沒什麼特別喜歡做的事,但哥哥們每日勤學苦練,她覺得好奇,就學了幾手擒拿,尤其是這袖裡藏刀的動作,更是被兄長盯著練熟的。
只因刀子藏在袖子裡太過銳利,一不小心就會將花鈴的手給割傷,所以花家兩兄弟就特別嚴厲督促。
花鈴學東西本來就快,又有兄長教導,也難怪沈來寶都看走了眼。
就連趴在窗戶外往裡看的盤子都詫異,花鈴竟然也會功夫,那等會可怎麼讓他們生死相依一下?
盤子想,說不定等會花鈴就直接扛著沈來寶走,來個美女救英雄了。
哎呀,失策!
早知道應該綁花鈴的,至少這樣,他的暗衛就能放心痛揍沈來寶了,現在換成花鈴,暗衛們就只能乾瞪眼了。
花鈴還未走近沈來寶,就頓住了,房梁上有人,因為她往沈來寶走去時,有灰塵落下,屋子的房門一開,灰塵在空氣中漂浮,便顯得特別清楚。
她往上面看去,說道:「你們要的贖金,我已經帶來了。」
「見鬼了!」盤子不知道花鈴怎麼不繼續往前了?
他可是準備了一張大網要罩住花鈴的,然後跳出來問她︱︱妳和沈來寶兩個人只能一個人離開這裡,妳選吧!
要是他沒看錯,花鈴必然會自己留下,放沈來寶離開,這樣暖心的舉動,沈來寶還不趕緊衝上去說明心意!?
可是花鈴根本不過去呀,盤子都想把房梁上的暗衛喊下來,讓他們不要憐香惜玉,把花鈴像抓魚那樣抓起來了。
但盤子知道,肯定不能這麼做,因為沈來寶真會跟他拚命的。
綁了沈來寶不要緊,但傷了花鈴,他就真的要被揍死了。
花鈴見沒人應聲,又喊了一聲。
沈來寶只能看著她著急,「唔唔唔……」
「來寶哥哥,你不要慌,我帶了錢了。」花鈴沒有拿出錢袋,仍是一手握傘擋住背後,一手抓著匕首緊盯屋內。
盤子見花鈴還不向前走,擠壓著嗓子怪聲怪氣道:「錢放下,人妳帶走。」
一旁的花朗皺眉,「就這樣?」
「噓!」
花朗不出聲了。
花鈴沒有遵從,問道:「我哥哥呢?」
「人沒事,太吵,已經丟出去了。」
花朗:「……」
花鈴追問道:「丟哪裡去了?」
「後巷,我只求錢,不收人命。」
花鈴略想片刻,決定先救下眼前人,好歹也多個幫手,再一起去後巷,看是否有詐,她步子剛往前挪動一步,沈來寶又掙扎起來。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幾乎是在她落入包圍圈的瞬間,房梁上等候多時的兩個暗衛從天跳下,將她罩入大網中。
花鈴愣了愣,抬手就往上面以匕首一劃,立即劃斷吊網,那懸空吊起半人高的漁網當即斷開,連同花鈴一起重重摔落地上。
「嘶……」花鈴只覺腳踝疼人,舊傷未好的胳膊也再添新傷。
盤子差點沒癱坐在地上,完了,花鈴受傷,他真要被沈來寶揍死了。
沈來寶也愣了愣,往前一探身,被綁在凳子上的雙腿卻不能自己控制,整個人摔倒在地,壓得胳膊疼。
盤子真的要暈過去了,抓了花朗就準備跑,可他要跑的時候卻發現,花朗已經死死的把他抓住。
花朗臉都黑了,「跟我過去道歉!」
「我沒錯。」盤子倔強道。
「你……」
花朗還沒來得及指責盤子,就聽見妹妹的聲音。
「來寶哥哥,你疼嗎?」花鈴掙扎起身,全身都還罩著漁網,俏臉疼得沒了血色,卻還是先開口問沈來寶。
沈來寶當真想把盤子揉成糰子,這個時候竟還不出來?他側身倒在地上看花鈴,花鈴見那兩個黑衣蒙面人不似要理會他們的模樣,心想他們已然是甕中鱉,也沒有防範的必要了。
她伸手將沈來寶嘴裡的布團拿下,幾乎是撲到他身上,「你怎麼這麼笨?不知道自己和凳子綁在一塊了嗎?」
沈來寶用額頭輕輕碰了碰她的腦袋,「我沒事,小花,給我解開繩子吧,其實我不是被人綁架了。」
花鈴覺得他被摔傻了,這如果都不算是綁架,那是什麼?
「都是盤子搗的鬼。」沈來寶都被氣得沒力氣罵人了,還沒再解釋兩句,就發現有隻手掌貼在了自己額頭。
「來寶哥哥,你病了嗎?盤子怎麼會在這,他又怎麼會綁你?他雖然老是胡鬧,可對你、我和二哥三人從來都是坦誠相待的。」

那廂,正欲掙脫花朗的盤子聽見花鈴這番話,不禁頓住了步子,窗紙眼小,唯有貼近才能看清屋內的人。
花鈴說這話時,盤子並沒有看見,可聲音真摯,不讓人覺得有半點虛偽的意思,他怔神往那看去,別說沈來寶,他都覺得自己要發神經似的喜歡上花鈴了,多好的姑娘啊!
沈來寶見花鈴不信,還這麼為盤子說話,暗暗唾棄了一口盤子︱︱看看,小花如此信任你,你卻這樣嚇唬她,讓她心驚膽戰,你好意思麼?
花鈴見屋裡的那兩個黑衣人還是不插手,她繼續埋頭在沈來寶腰間,「來寶哥哥,你不要嚇我,好嗎?」
這話好像並沒有太大的意義,直到沈來寶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磨捆綁住自己的繩子時,才猛然回過神來,小花這是藉著埋頭的姿勢,掩蓋她在給自己割繩子的動作!
他怎麼就忘了小花是奧斯卡.鈴了呢?
花鈴還在跟沈來寶碎碎念,一邊碎碎念,一邊偷偷割繩子,又怕傷了他,不敢太過用力,也怕黑衣人發現。
花鈴就這麼埋頭在沈來寶身上磨啊磨,磨啊磨,磨得他一身燥熱,都要默念一百遍金剛經了,他乾著嗓子說道:「小花,妳聽我說,這真的是盤子的陰謀,他現在就躲在隔壁看好戲。」
「嗯,我也覺得這事情奇怪得很。」
沈來寶知道花鈴根本不信,只是順嘴接話,她還以為自己在跟她搭腔,故意說話引開黑衣人的注意呢!
他默默看著還在自己身上磨來磨去的小花,又拿腦袋往她頭上點了點。
奈何花鈴自知就要成功,根本無暇顧及。
沈來寶見花鈴割得起勁,實在不想她白費功夫,臉一抬,滑過她的臉頰。
花鈴驀地一愣,直勾勾看著他,蒼白的俏臉頓時通紅。
沈來寶看著她,又點了點她的額頭,溫聲道:「我沒有在撒謊,真的是混蛋盤子綁了我,他……他就是想讓我看看妳會來救我,明白妳是喜歡我的。」
沈來寶將這話都說了出來,舉止又怪異,花鈴這才有些信他。
她再細想片刻,昨晚那來塞信的人,好像的確很像盤子,再結合今日綁匪種種怪異行為,說是盤子所設的局,一點也不奇怪了。
沈來寶見花鈴怔神,也不確定她有沒有想通,怕她以為自己在開玩笑,繼續拿著匕首去跟暗衛拚命,所以又低下頭在她臉上摩挲著,「信我,小花,放下匕首,不要傷了自己。」
花鈴抬了抬睫毛,都能掃在他的臉上了。
沈來寶以為花鈴會避開,可卻被她伸手抱住,青絲立即貼上了他的面頰,癢癢的,又有微微髮香。
「來寶哥哥。」
沈來寶豎起了耳朵,隔壁花朗也看向妹妹,盤子更是聚精會神往那看。
這麼擁抱在一起的感覺真是美好,盤子覺得自己成了大功臣,沈來寶應該不會想揍他了,恍惚中,他聽見花鈴咬牙道︱︱
「我們宰了盤子哥哥吧!」
盤子:「……」
2016-02-24
時鏡 著  
2016-03-30
繡寒書 著  
2014-04-16
蘇靜初 著  
2011-08-04
孤缽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