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1404
書  名:錦繡奇緣(卷四)
作  者:李息隱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7-01-11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齊錦繡的生意做得風生水起,
為了讓錦繡齋名聲更上一層樓,她前往沈家給沈大奶奶製衣,
不料,竟使得趙昇大吃飛醋!
對於「前夫」沈彥清,齊錦繡確實從無惦念,
趙昇心中明白,卻仍是不安,
他琢磨不透齊錦繡的心,
齊錦繡跟旁的女人不一樣,不會完全依附著他,
她有著對未來的規劃,而她的規劃裡,卻似乎始終沒有他……

蘇州雲澤的少東家許慕平前來錦繡齋,要跟齊錦繡談合作,
此等機會,齊錦繡並不願放過,
然而無奸不商,許慕平的大方讓利,卻讓她起了戒心,
追問之下,竟是與她的身世有關!
得知真相的齊錦繡心中紛亂,此刻愈發思念起身在遠方的趙昇……

第九十七章 沈家生意


沈家有不少生意在京城,所以,沈家大房久居京城,只逢年過節,或者有重大事情的時候才會回安陽來。
所以,自打齊錦繡來了這裡後,也是在甜寶週歲宴上頭一回瞧見沈大郎夫婦。
沈大郎沈彥澄生得高大俊朗,較之沈彥清,少了一分讀書人的儒雅氣質,卻多了分商人的精明。
兄弟兩個模樣上有三五分相似,只不過,沈彥清瞧著冷峻一些,而這沈大郎則為人更加圓滑世故。
那沈大奶奶方氏,纖細身材,白皙面容,容貌雖則不多出眾,但瞧著既文靜又大方,穩重妥貼得很。
沈家大房原就長住在京城,此番沈彥清高中了狀元,往後沈家都是要搬去京城住的。
京城中的貴人,那就更多了,若到時候方氏能夠穿著齊錦繡設計的衣裳出席一些宴會的話,想來廣告效果會很好。
齊錦繡特意下了血本,花了銀子跟心思,買了好的面料跟繡線,又花了兩個晚上的時間畫設計圖,最後讓錦繡齋裡面幾個繡活做得好的且先放下手上活計,終於趕在方氏回京之前,製出了一件新衣。
衣裳完工後,齊錦繡鬆了口氣,連忙喚了人來,吩咐其好生將衣裳送到沈府。
齊錦繡又想了想,事情既然都已經做到這分上了,為了體現出自己對沈家這樁生意的重視,倒是不妨自己親自送了去。
左右如今齊錦繡已經再嫁,而沈彥清也定了親事,想來去了沈家,那沈太太不會有什麼意見。
再說,齊錦繡是去送衣裳的,目的明確,只想跟沈家談生意,半點旁的意思都沒有。
想到這裡,齊錦繡便打發了被自己喚來的員工,只道:「妳去忙吧,我親自去一趟。」說罷,收拾了一番,而後將自己的辦公室落了鎖,親自拿著衣裳出去了。

齊錦繡徒步走到沈家大門口,恰巧在沈宅門前遇見乘轎子回來的沈彥清。
沈彥清見是齊錦繡,連忙上前來,問道:「錦繡,妳怎麼來了?」目光落在她手中抱著的衣裳上,他眸光動了動,只道:「既是來了,便進來說話吧,娘跟大嫂都在家。」
齊錦繡衝沈彥清禮貌性淡笑,點頭道:「好。」
進了宅子,沈彥清放緩了腳步,側頭朝身後齊錦繡望了眼,忽而垂眸笑了一聲道:「這裡以前是妳的家,如今妳又回來了,倒是拘束不少,想來,是覺得陌生了。」他聲音漸漸低下去,語氣頗有些感慨的意味,頓了頓,才又說:「錦繡,妳如今生意做得不錯,往後有沒有想過去京城?京城裡貴人多,都是些不怕花銀子的,到那裡能賺大錢。妳要是去了,我跟大哥都可以幫襯妳,妳也不必慌手慌腳。」
「多謝沈二爺好意,不過,暫時兩年之內,我是不會去的。」對於沈彥清的熱心,齊錦繡只禮貌拒絕:「錦繡齋雖則如今生意瞧著尚可,但到底根基薄弱,名聲不夠響,目前來說,只能靠賺老百姓的錢為主,雖則京城機會多,不過京城中的老字號肯定也多,那些世家、官家肯定都是有合作很久的成衣鋪子。我若不是有了萬全準備,斷然不會去冒那個險,如今於錦繡齋來說,能夠攬下沈家這樁生意,已經是很好的突破了,也是虧得沈太太照拂,給了錦繡齋這樣一個機會,今兒來,一是想親自跟沈太太道謝,二也是曉得大奶奶要進京去了,所以,特意趕製出一件衣裳送給大奶奶。」
「錦繡,妳何故這般客氣?」見以前的枕邊人如今說話實在疏遠,沈彥清心中只覺得萬分失落,又想起以前她的好來。
沈彥清情緒一下子就低落了,只擰著濃眉,認真道:「我明白妳的意思,妳放心吧,只要有我在,往後沈家一應四季衣裳,全由錦繡齋包攬。我在安陽也是識得一些富戶,妳若是需要的話,我可以出面,讓他們往後與錦繡齋合作。」
「沈二爺,這倒是不必了。」齊錦繡淡淡笑道:「我自是想將生意做得更大一些,不過,也得一步步慢慢來。我想,只要我錦繡齋的確衣裳做得好,那些富庶人家自然而然就會選擇錦繡齋,若是因為二爺面子而關照錦繡齋生意的話,一來,他們並非是情真意切想與錦繡齋合作的,二來,二爺也是欠了他們人情,到時候,多半得是要還的。」
齊錦繡話說得含蓄,意思卻表達得十分明確。
沈彥清沉默了。
的確是他著急想幫齊錦繡做些事情,故而忽略了很多東西。
她說得對,以他現在的身分,想賣他人情的人肯定很多。
那些都是生意人,這樣的人情若是欠下了,往後他怕是得加倍償還。
齊錦繡若是真需要的話,沈彥清還是會毫不猶豫選擇幫忙,哪怕是將來加倍償還,只要她開心,可如今她一口便回絕了,雖則是打著為他好的幌子,可他還是能夠明白她的意思。
以前做夫妻的時候,兩人時常會爭吵,想來還是相互在意對方的吧!
只有心中還抱著對一個人的希望,還期許著能夠與對方長久過下去,才會與之爭吵。
若是心已如死灰,再不抱有任何希望了,就是客氣和疏離,像如今這樣。
雖則當初沈彥清和齊錦繡成親,都不是心甘情願的,可他知道,做夫妻久了,相互瞭解得多了,不會真的一點感情都沒有。
他對齊氏如此,他覺得,齊氏對他也該是如此。
可如今,齊氏已經完全有了新的生活,過了她曾經原本該過的幸福日子,而他卻深陷進去。
求不得苦,得到了,卻又失去,自是更苦。
他對不住白青蓮,更是對不住齊氏……
沈彥清明白了齊錦繡的意思,曉得縱使自己再如何做,她也是不會接受自己好意的,便不再說話,只靜默陪著她一道往上房去。

此刻沈太太剛歇完晌午,正坐著喝茶。
下首上,沈大奶奶方氏陪著沈太太說話。
婆媳兩人正有一搭、沒一搭閒聊,就聽丫鬟說二爺帶著趙二奶奶來了。
乍一聽得趙二奶奶幾個字,沈太太婆媳都是沒有反應過來到底是誰,後來細想想,才轉過彎來。
「這彥清真是,也不曉得如今自己到底是何身分,竟然還將那齊氏帶到了家裡來?那齊氏也是,如今都嫁了人,怎麼也不曉得避嫌?」沈太太心情不太好,只抬手撐著腦袋,眉心擰著。
過了片刻,見兒子已經直接進來了,沈太太望了望,那齊氏並未跟著,心中倒是頗為滿意了些,這才對身邊丫鬟道:「去吧,將趙二奶奶請來。」
「兒子給母親請安。」沈彥清還如以往一樣,規規矩矩給自己母親問安,而後又朝著方氏抱拳道:「嫂子安好。」
如今小叔身分不同了,方氏可不敢受這樣的禮,連忙又起身還禮回去。
才將坐下身子來,方氏就瞧見自己以前那妯娌穩步走了進來。
見齊錦繡如今穿著樸素,方氏心中暗歎一聲。
想來齊錦繡也是個沒有福氣的,若是真有福氣,將來可就是官太太了。
如今倒是好,跟小叔和離後,齊錦繡成了市井小婦,反而自己拋頭露面做起生意來,模樣倒是越發俊俏了,氣質更沉穩了些,到底是大了些,性子也再不如以往那般驕縱了。
雖則以前是妯娌,但是齊錦繡和方氏因為不住在一起,所以並沒有什麼摩擦。
再說,以往齊錦繡再如何驕縱蠻橫,那也只是對沈彥清,而從來不是對方氏的。
方氏只記得,一年難得一兩次的見面,齊錦繡對自己倒是恭恭敬敬的,至於那些關於齊錦繡的各種不好也只是從婆母那裡聽來的。
以前對齊錦繡印象不算差,如今方氏見了她,自是會客氣一些。
齊錦繡按著規矩,分別朝沈太太跟方氏請了安,而後道:「曉得沈大奶奶不久便要離開安陽上京,所以,特意跟錦繡齋的員工們熬夜給沈大奶奶做出一件新衣來,不是什麼太好的料子,也不是用的上等繡線,因為趕得急,所以針線有些不盡如意的地方,還希望大奶奶不要笑話。」說罷,又朝上首沈太太道:「也是給沈太太設計了一件,衣裳款式跟繡樣都已經做好了,不過,因為怕大奶奶急著離開安陽,故而先做了大奶奶這一件,太太的衣裳改日再送過來。」
沈彥清道:「娘,大嫂,趙二奶奶也是一番好意。」
方氏朝自己婆母處看了眼。
見沈太太此番對齊氏並未露出反感的情緒來,而小叔言語間明顯有偏幫齊氏的意思,方氏連忙站起身子來,笑著道:「這可真是不好意思得很,錦繡,叫妳破費了。」
方氏歡喜的接過衣裳來,展開後,明顯有些驚訝道:「呦,這料子跟繡線可是不便宜。錦繡,妳實在是有心了。」又細細瞧一番,「樣式也是特別得很,別說是在安陽了,便是拿去京城都是少有的,娘,兒媳婦想去試試。」
沈太太朝那衣裳瞄了眼,見的確是用了心做的,又聽說自己也有,不免面色緩和了些。
「妳去吧,試試大小是否合身,若是不合身了,也好叫錦繡拿去再改。」沈太太笑著應一聲,這才道:「錦繡,妳也坐吧!張媽媽,去上茶。」
齊錦繡道了謝,而後揀了最下首的一張椅子坐下。
沈太太只意思著問了錦繡齋幾句,大多數時候都是在跟兒子閒談的,說了幾句話,便將兒子打發走了。
不多久,方氏便穿了新衣裳出來。
沈太太見了,笑著道:「錦繡的確是有心,之前沒有給妳做過衣裳,頭一回做,竟然也能做得十分合身,這衣裳……倒的確是不錯。」
齊錦繡道:「大奶奶身形纖細高挑,皮膚又白皙,氣質也好,其實穿什麼都好看。」
方氏笑道:「錦繡,以前只曉得妳繡活好,卻是不知道妳還能做出這麼好看的衣裳來,妳小本生意的,實在不易,妳告訴我,這一件衣裳多少銀子?我是定要給妳銀子的,我明白妳此番來的意思,我也是真心喜歡,這樣吧,我在離開安陽之前,會親自去一趟妳的鋪子,再挑選幾件,或者說,我先預付了定金,妳替我跟娘再做幾件夏裳,到時候,我打發了人回安陽來取。」
齊錦繡道:「這衣裳的確是誠心送給大奶奶的,若是大奶奶另外還有需求,錦繡齋隨時歡迎。」
方氏想了想,又問沈太太道:「娘,妳怎麼看?」
沈太太目光一直落在方氏那衣裳上,心中想著,這齊氏倒是的確變了不少,做出來的衣裳的確別緻得很,自是沒有不同意的道理。
2014-12-10
蘇靜初 著  
2016-10-26
端木景晨 著  
2013-01-30
時久 著  
2011-11-03
衛風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