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1305
書  名:吾家金貴婿(卷五)
作  者:一枚銅錢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7-01-11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年關將至,離家已逾三載的花續,帶著妻子秦琴回歸,
奈何時隔多年,秦琴仍放不下對「前世恩人」沈來寶的執念,
沈來寶一心求娶花鈴,花老爹的條件卻是要他——堆雪人?
唉,同是「穿越人」,相煎何太急?為了小花,沈來寶拚了!
哪想到,雪人居然是可以帶他回到現代的「時光機」!?
順利通過未來岳父的考驗,沈來寶總算拐回了隔壁小花,
誰知洞房當晚竟被花鈴搶走了主動權,沈來寶決心要重振夫綱!

沈來寶和花鈴甜甜蜜蜜,秦琴為此黯然神傷,
花續終於死心,留下妻子獨自赴任,途中遇山賊襲擊,生死未卜,
花家眾人惶惶不安,花鈴傷心欲絕,沈來寶在旁體貼陪伴……
花家的事情剛塵埃落定,沈家在翰州的生意又出了狀況,
沈來寶決定帶著花鈴出門辦事兼散心,權當蜜月旅行,
兩人心有靈犀,聯手搞定「罷工風波」,花鈴更診出有了身孕,
沈來寶狂喜,花鈴卻是哀嘆:她還沒玩夠呢,就要有小小花了?
第九十三章 再見故人


臘月初八,天氣越發的冷,似一早起來,就能見到鵝毛大雪。
只是冷了幾日,不見大雪,反而有冰雨飄灑,著實讓沈來寶體會了一把什麼叫做望眼欲穿。
潘家的事已經似煙霧飄散,南風小巷熱熱鬧鬧地準備過小年。
趁著颳北風,東西乾得快,沈夫人讓下人清掃了一遍大宅,不過半日,沈家大宅就煥然一新,連半根蜘蛛絲都見不到了。
沈來寶正和沈老爺坐在房中小榻上一起算帳目,小年要給工人發點錢,什麼人該發多少,什麼人該扣點錢警示,都是個慎重活。
沈來寶因不入仕途,從去年起,就不用再去書院,留在沈老爺身邊專心學做生意,他自己開的幾間馬場也要打理,越到年底,就越發不得空,想來也有好幾天沒看見花鈴了。
花鈴的二哥去從軍了,尹姑娘也已出嫁,身邊的姐妹都陸續定親嫁人,花鈴每日待在家中,出門就是跟著母親去走走,想來她定是悶得慌。
沈家生意範圍龐大,沈來寶不是沒想過,不過他爹想明年就將生意陸續交給他,他定會更不得空陪花鈴,倒想趁著這個時候多陪陪她。
沈夫人推門進來,見兒子還是方才她出門時的坐姿,便道:「怎麼不知道休息休息?老爺你真是……」
沈老爺瞪眼道:「我也沒休息,妳怎麼就不知道心疼我?」
「以前心疼得還少麼?都被你說煩人。」沈夫人坐在小榻上將帳本挪開,下人便放了幾味果點在桌上。
一會,沈夫人又從袖子裡拿了封信出來,遞給丈夫,「我娘家人又來信了,說讓我去把明修找回來,讓他回家過年。」
沈來寶問道:「舅舅現在去了哪裡?」
沈夫人無奈地搖搖頭,「誰知道。」
她那個哥哥,當年一根筋喜歡上了隔壁家的花家姑奶奶,那姑奶奶雲遊四海,再不曾回來過,他也乾脆搬到書院去,後來被念叨得煩了,就學那姑奶奶,丟下一切去玩了,急得爹娘兩鬢斑白。
不孝,不孝啊,再讓她見著,非得讓人綁了他不可。
沈老爺說道:「你們不要一見他就喊他成親成親,他約莫就願意回家了。」
「哪裡會不念叨?家裡就他一個男丁。」沈夫人也沒轍了,她又瞧了眼丈夫,要是哥哥能有他一半花心,那估計孩子都成群了!她這才又想到件事,「安嫻年紀也不小了,再不給她找個婆家,別人就要說我了。」
沈安嫻是沈家長女,也就是沈來寶的妹妹,今年十六歲。
沈家閨女都是自幼在家念書,而不是去學堂、書院,甚少出門,個個性格文靜賢德,與沈夫人相似。
沈老爺雖然喜歡姨娘們,但學著有規矩的人家那樣,嫡庶不同,院子都隔得很遠,是以沈來寶跟妹妹們極少接觸,一年也說不上幾句話。
但他每次出遠門歸來,都會帶些新奇玩意給她們,平時見了面倒不會生疏,但也談不上親近。
不知不覺中,大妹已經到了該出嫁的年紀。
沈老爺說道:「那就為她尋個好人家吧!」
沈夫人又道:「老爺可有屬意的?」
沈老爺想了想,「倒是有一個,那秦老爺家不是有個庶子叫秦來嗎?和安嫻年紀相仿,聽說也知書達禮的。」
沈來寶頓了頓,「秦來?我記得他腿腳不太好。」
「就算腿腳不好,脾氣好,會做生意,也是可以的,而且我們兩家有生意往來,結了親家,也是好事。」
沈來寶也知道這點,但不知道大妹有沒有見過那秦公子,又是否願意?
再看爹娘,已經在商議著說下這門親事,沈來寶這才回神,這年代,兒子跟女兒始終是不同的,嫡子和庶女更是不同。他自己能任性做主,但他七個妹妹,只怕都要當做聯姻的工具了。

算好了帳目,沈來寶從房中出來。
他還沒出院子,就見院門口有個身影在地上轉圈圈,出來一瞧,只見個面容嫻靜俏美的姑娘正低頭在旁邊轉悠。
似乎是聽見了動靜,那姑娘抬頭看去,見了沈來寶,便喚道:「大哥。」
這正是沈家長女沈安嫻。
沈來寶微微點頭,「怎麼在這站著?」
「我想去找母親,下人說你在裡頭,我就在這等了。」
沈來寶又點了點頭,要離開時,又問道:「妳跟秦家那位秦來公子見過嗎?」
沈安嫻想了想,搖頭。
沈來寶便不再多問,不過平時大妹極少來這裡,這會特地來尋母親,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事?
沈安嫻等他走了,才進裡頭。
旁邊的丫鬟緊跟上去,低聲道:「大少爺對姑娘妳挺好的,老爺又願意聽大少爺的話,不如跟大少爺說說?」
「大哥哪裡有閒情管我這事?而且這種事也不好麻煩大哥的。」沈安嫻一陣心煩意亂,「不要說了,好好想想怎麼跟母親說吧!」
沈夫人不是沈安嫻的生母,但大事都由沈夫人做主,自己的母親是沒有半點權力的,沈安嫻並不覺得沈來寶會插手她的事,畢竟他是兄長,她是妹妹。

冰雨昨日才停,雖然今日出了太陽,但地面的冷意還是往上直冒,並沒有因為有日光而溫暖起來。
沈來寶走得鞋底微涼,拿著帳本去了一趟鋪子,回來時日光隱沒,撩了馬車簾子往外瞧,許是要下雪了吧!
他突然想到,要是自己第一次獨自堆雪人,就比小花堆得好看,不知道她會不會哭鼻子?
想到花鈴,他不禁笑了笑。
沈來寶回到家中,剛從馬車上下來,就聽見巷子裡有鈴鐺聲作響。
他立刻從石階上望去,果真是花家馬車,可並不是花鈴平時乘坐的那輛,又並非花老爺坐的那個……他低眉微想,不由一頓。
馬車緩緩停在花家門前,車伕從馬車上下來,搬了馬凳來。
先下來一個身材修長、略顯單薄的年輕男子,他剛下來就伸手給車上的人,車廂裡伸出一隻白淨的手,由男子牽著下來。
男子容貌俊朗,眉宇間含著一股冷淡、沉穩氣質,令人敬畏又覺可靠。旁邊的女子模樣卓絕,面色淡淡,挽著婦人髻,清冷而淡漠。
不過剛站定,她就下意識往旁邊看去,只見一抹身影從餘光掠過,轉眼就見沈家大門緊關。
她微微怔神,旁人聲音沉落:「進去吧!」
等她回神進了家門,花續才也往沈家那邊看了一眼,眼神複雜。

差點遲了一步進家門的沈來寶沒有進去,而是站在門後,等聽見隔壁大門關上,他才往裡走,眉頭已輕輕攏起。
花續夫妻倆這麼多年甚少回家的原因,沈來寶不是不知道,不就是因為不願意讓秦琴和他碰面嗎?
雖然沈來寶不曉得為什麼秦琴執著於自己,但花續防範他、疏離他,他也明白,因此每次他們回家,他都是刻意迴避。
但方才聽花續的聲音,可見秦琴還是一如往常,先往沈家這邊瞧了吧,才會惹得花續不悅。
成親都那麼多年了,為何秦琴還念念不忘?沈來寶不懂。
如果說是小花嫁了別人,他念念不忘倒不奇怪,畢竟兩人有過那麼多的曾經。可他跟秦琴,當真沒有什麼交集。
難道還是燒餅一事?
沈來寶搖搖頭,這都成未解之謎了。
沈來寶進了家門,沈老爺正要出去,見兒子折返回來,就問道:「可是忘了什麼東西?」
沈來寶這才想起自己是要去鋪子的人,頓了頓,說道:「爹,最近不是說翰州那邊的鋪子有掌櫃失職,領著夥計罷市麼?我想去瞧瞧。」
「不過是小問題罷了,而且我已經讓人過去了,不是什麼大事。況且,這一來一回也要十天,萬一碰見哪裡塌方,你趕不上過年怎麼辦?你奶奶非得揍你爹不可!」沈老爺道。
沈來寶笑道:「祖母不會的,而且去翰州的路好走,十日光景不成問題。」
沈老爺見他執意,好奇道:「你可是要去那裡做什麼?」
沈來寶無非就是想化解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尷尬,朋友的妻子喜歡自己,這種事無論在什麼時候,都是要避諱的,雖然他並無過錯。
他忽然想,如果跟小花成親了,那秦琴就成了自己的嫂子……
這可真是……估計花續連明州都不會回了。
「嗯,想去辦些事。」
沈老爺當然歡喜見兒子熱心生意上的事,而且兒子做事越發讓人放心,便沒有再問,讓他準備去翰州的事,又叮囑道:「可千萬別告訴你祖母說是我同意讓你去的,得說是你自己要求的,強求的!」
「知道了,爹。」

沈來寶回到房中,先給花鈴寫了一封信,告訴她,他去翰州了,讓她不要掛念。他拿著信走出來,尋思著找誰送去,還沒出院子,就聽見有人喊自己。
他回頭一瞧,方才進去的沈安嫻現在正好出來,兩人就又撞見了。
沈安嫻瞧了瞧他,「大哥,你剛才不是出去了麼?」
「有事,又回來了。」沈來寶看看她,笑道:「大妹,妳幫我做件事好嗎?」
「什麼事?」
「幫我送封信去給花鈴,但別說是我送的,妳說自己去找她玩就好。」
沈來寶和花鈴親近,沈家上下的人都知道,沈安嫻也是個碧玉年華的姑娘,一聽就明白了,抿唇笑笑,伸手道:「拿信來吧,我幫你送過去。」
沈來寶當即把信給沈安嫻,又道:「大哥欠妳一個人情。」
沈安嫻轉了轉眼,「那我得把這人情攢起來,以後求大哥幫個大忙。」
沈來寶說道:「一家人,妳要我幫忙,我肯定會幫的。」
沈安嫻微微一笑,點點頭,忐忑的心倒有了半分安寧,雖然不知道大哥會不會幫忙,可有這句話,心裡多少好受些。
她將信放入袖子中,誰也瞧不出來,就這麼去敲了隔壁花家的大門。

因沈家姑娘極少外出,連花家下人都沒怎麼見過沈安嫻,但也知道她是隔壁家的千金,聽說是來找花鈴,就放她進去了。
花續和秦琴剛回來,花家卻並不是太熱鬧,用廖氏的話來說,那就是兒子是個冰塊,兒媳也是個冰塊,兩個冰塊站在那,沒把人凍著就好了。
廖氏問了兒子、兒媳一些話,著實無話可說,丈夫又出門去了,說了幾句就讓他們回房歇著,她也落個清靜。
這會花鈴還在大堂陪母親,見沈安嫻來了,還是來尋自己的,隱約猜出是誰讓她來的,便拉著她進了自己房裡。
沈安嫻來過這裡一回,也是給沈來寶送信的。
進了花鈴房裡,仍舊是那樣簡單而滿是書香氣,沒有過多的名貴裝飾,卻讓人覺得舒服,沈安嫻禁不住多看兩眼,「鈴鈴,別家姑娘房裡都是熏香,妳這裡卻滿是書香,難怪我哥喜歡妳。」
花鈴淺淺笑道:「我愛看書,跟妳哥哥喜歡我有什麼關係?」
沈安嫻笑笑,「我也不知道,只是覺得有關係吧!」
花鈴甚少和她打交道,不過偶爾淺聊,倒不會覺得疏離,也聊得愉快。
「這個給妳。」沈安嫻取了信給花鈴,「我哥讓我拿給妳的。」
花鈴見了信就知道沈來寶肯定又要出遠門,否則不會給她寫信,畢竟現在她在家比以前自由,有心要見,還是能見到的。
難道……又是為了躲著秦琴?
也唯有這個可能了,沈來寶才走得匆忙,要讓沈安嫻帶信來。
門外敲門聲起,花鈴往那看去,瞥見了門外的身影,稍稍默然,示意沈安嫻不要作聲,放好信就出去開門。
門一開,就見到秦琴站在門前。
2013-08-28
衛風 著  
2016-02-05
八月薇妮 著  
2016-05-11
莫惜紅衣 著  
2014-10-15
一樹櫻桃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