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1306
書  名:吾家金貴婿(卷六)完
作  者:一枚銅錢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7-01-11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從人妻晉升人母,花鈴生下一個可愛的女兒,
沈家小千金,取名沈念念,在眾人的呵護下,快樂長大。
她從小古怪機靈、聰慧過人,儼然是個混世小魔王!
沈老爺嫁女,賓客盈門,一時不察,沈念念竟被不明人士拐走……
綁架事件落幕,沈來寶和花鈴看著女兒日漸長大,貼心懂事,
如今兩人只愁一件事——覺得誰都配不上自家寶貝女兒怎麼辦?

昔日一招金蟬脫殼,盤子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
如今一招瞞天過海,盤子再出現,已是花朗的「糟糠妻」身分,
私定終身、攜子認親、藉著毀容改頭換面——這唱的是哪一齣?
為嫁給心愛的人,如此灑狗血的劇情,也虧盤子編得出來!
儘管哭笑不得,花鈴仍慶幸,好友和二哥花朗能有情人終成眷屬,
小花高興,沈來寶就高興,這已經是他生活的最高指導原則!
穿越至今,再怎麼會跑、會跳的「雪人」,都帶不走他了,
因為他的兒女在這,更因為,他最愛的小花,也在這。
第一百一十六章 日夜相隨


中秋前一天,花朗才回來。
早就被廖氏派去望風的下人,每日都守在城門口,這會在前頭迎著馬車回來,跑進去稟告花平生和廖氏。
廖氏笑道:「回來就好,快讓少爺進來,說我們都在這等他。」
下人神色遲疑,低聲道:「少爺自己下不來,得喊兩個護院。」
花平生一愣,「受傷了?傷了哪裡?」
廖氏也大驚失色,起身就和丈夫一起往外面小跑出去,剛出大門,就見兒子正由車伕、隨從扶著,從馬車上下來。
花朗面上氣色全無,雖然能走,可從動作來看,好似腰背受了很重的傷,連走都走得不利索了。
廖氏鼻子一酸,真想把他揍一頓,怎地就這麼不讓人省心?
「朗兒。」
花朗見了爹娘,笑得歡喜,「爹,娘。」
知道兒子要回來過中秋,廖氏高興,可沒想到兒子卻是負傷歸來。
看著花朗從馬車上顫巍巍下來,還要人攙扶,廖氏的臉都黑了,沒有了歡喜,只想大罵他一頓,然而話到嘴邊,又只剩滿滿的痛心,連忙讓高大、有力氣的下人扶他進屋去。
花朗自知理虧,也不敢多看母親,只能扯了嘴角笑笑,表明自己並沒有大礙。
只是花朗傷得太重,人進了大廳,在下人的攙扶下都快不能直起雙腿了。
廖氏看得心痛,只能嘆道:「罷了,回屋躺著吧!管家,去請大夫來。」
「娘,我沒事,我就坐著陪妳說話。」
廖氏瞪眼,「回屋去,你娘眼不瞎。」
花平生也道:「回屋吧,別讓你娘擔心。」
花朗這才不強撐,隨下人回房去了。
廖氏直勾勾看著兒子的背影,都瘦成什麼樣了?曬得那麼黑,還受傷了,軍營果然不是人待的地方!
她回頭就道:「就趁著這個機會把兒子留在家裡吧,不要再讓他回軍營了。」
花平生搖搖頭,說道:「既然進了軍營,就不可能隨便離開,否則就是違反軍令,要處斬的。」
聽見後果這樣嚴重,廖氏不敢再說了,只是嘀咕道:「軍營難道沒大夫了,非要奔波回家休養?」
方才花平生也顧著擔心兒子,沒有細想這件事,現在妻子一提,他才想起來,對啊,為什麼兒子會突然回來?難道跟他負傷有關係?
廖氏說道:「過去看看吧!」
「好。」花平生行了兩步,又想起來得告訴女兒,就喚了個下人來,說道:「去告訴小姐,說她二哥回來了。」

花家的下人很快就將這話送到了沈家。
花鈴正在窗前小榻上剪著窗花,聞訊便立刻放下紙花,要過去。
那下人又連忙說道:「二少爺受了傷,如今正臥在床上休息,小姐現在過去,恐怕不方便。」
家裡的姑娘出了嫁,再單獨去兄長房裡的確不行,不過花鈴想,爹娘肯定在那,這倒無妨,不用等沈來寶一起。
只是,既然二哥受了傷,那大夫等會應該會過去診治,她在場也不好,就壓了焦急,決定等一下再去。
花鈴問了二哥的傷勢,就讓下人回去,有事再來稟報,末了,又讓沈家下人去喊了家中的李大夫,一起過去。
沈夫人聽聞花朗受了傷,也忙讓人請大夫去。
等大夫都到齊了,足足有六個,個個瞧看一番,商議半晌,再給花朗下藥,藥敷上去沒多久,花朗就覺得舒服多了。
等沈家的大夫回來,花鈴問了狀況,知道那邊已經忙完,就趕過去探望,一見二哥,只覺他比半年前又瘦黑了許多。
兄妹兩人說了會話,廖氏就拉著花鈴走了,叮囑兒子好好休息。

花鈴一人回了屋,又覺犯睏,準備去好好休息。
她快走到床前,卻見半邊蚊帳垂落,她邊想約莫是窗戶開了風大,吹得蚊帳亂飛,邊往那邊走去。
誰知剛走到床邊,就聽見裡面一聲輕笑,聲音雖輕卻很是張狂,花鈴愣了愣,立即要收身,誰想裡面伸出一隻纖細玉手,一把將她抓住。
花鈴一瞬知道這人是誰,忙道:「別傷了孩子。」
那裡面的人手勢一頓,這才收了力氣,探了腦袋出來,笑道:「我都忘了,妳懷了我的小外甥。」
會隻身闖進別人閨房,還這麼大方又大膽的,除了盤子,花鈴可想不出第二個人,最重要的是,二哥在哪,盤子就會在哪。
盤子撩起總是垂落至腰的紗笠,明眸中都是笑,輕輕一拉,把花鈴拉到床邊坐著,又摸摸她的肚子,「我的小外甥,快喊舅媽。」
花鈴失笑,壓低了聲音:「就不喊,哪裡有這樣來嚇唬人的舅媽?」
盤子盤腿坐著,看著她圓滾滾的肚子,一時沒挪開視線。
花鈴抿了抿笑,問道:「怎麼,羨慕呀?」
盤子撇嘴,「沒有,就是覺得妳胖了不少,有點不認得了。」
花鈴惱道:「妳才胖了。」
「真的?」盤子抬手摸摸自己的臉,「我倒是想胖些,畢竟這十幾年來,我一直沒胖過。」
花鈴差點沒被她氣笑,「怎地還是這麼壞?等妳真懷上了,以妳的身子骨,估摸是要比我還胖的,到時候我就使勁嘲笑妳。」
「嗯,記得要嘲笑我胖,妳笑話我了,才證明我有那一天。」盤子念了一句,倒身躺下,又拍拍旁邊的被褥,從心底舒暢地嘆著:「真舒服呀!小花,妳都不知道,軍營裡的飯菜有多難吃,我真的瘦了,妳二哥瘦得更厲害。」
花鈴摸了一把盤子的手和腰,果真沒有多少肉,她躺在盤子一旁,輕聲道:「我哥哥武功好,妳又在旁邊看著他,可是怎麼還會受這麼重的傷?問我二哥,只說是打了場小仗,不小心受傷的。」
盤子不禁嗤笑一聲,「那個呆子,騙人都不會!打小仗能打成那樣?就算能,但是受傷了,可以回家休養?而且還有人護送回來?那戰場上每打完一場仗,就得走多少人?」
聽來果真有隱情,花鈴方才去探望兄長時,就有了許多疑問,於是問道:「那到底是因為什麼?」
盤子此時才刻意將聲音壓得很低,附耳道:「妳哥哥在軍營裡表現得不錯,可將軍一直沒給他升個伍長或校尉,當時我就覺得不對勁,便想,難道將軍是做那個打算,後來果然如我所想。」
聽到這兒,花鈴略覺緊張,讓盤子都嚴肅起來的事,肯定不是小事,「到底是因為什麼?」
「因為呀,沒有軍銜,更適合去辦一些秘密的事。」
花鈴自幼也愛念兵書,這話已經說得這樣明白,她心頭咯登,嗓子都乾了,啞著聲說道:「密探?」
盤子輕輕點了點下巴,「對。」
越是沒有軍銜的人,敵軍就越難認出這是敵營的人,那要去做密令任務,就容易多了。更何況,花朗身手了得,真執行起命令來,也懂得隨機應變,算是做密探的上等人選。
花鈴聽得揪心,「實在是太危險了!」
「嗯。」盤子道。
「我要是問妳,到底二哥執行的是什麼密令,妳會告訴我麼?」
盤子想也沒想,「不告訴。」
意料之中,花鈴還是揪心,「嗯。」
盤子想了想,偏身說道:「不過,可以告訴妳的是,他惹上大麻煩了。他身上的傷,不是在完成密令時所留下,而是回到軍營後,在外出時遭人埋伏。所以,將軍才將他送回家中,至少這裡離邊塞遙遠,能保他安然,今日隨行的車伕、漢子,其實都是軍營派來暗中保護他的人。」
花鈴沒想到二哥竟然做了這麼大的事,雖然盤子輕描淡寫,可也能聽出不同尋常的意思來,她問道:「二哥回家的話,那些人真想報復,也會找來吧?那到時候,我爹娘怎麼辦?」
「這倒不必害怕,妳二哥取得的東西,足以讓他們方寸大亂,根本無暇來殺妳二哥,而且妳二哥當時在敵營裡也沒名氣,我想至今他們還很奇怪,到底我方是派了什麼高手去,這麼輕易就取走了東西?」
說著,盤子的聲調得意又驕傲,連花鈴都聽出了她對自己二哥的喜歡。
花鈴又問道:「那二哥以後回到軍營裡,會如何?」
「升官,雖然離大將軍還差一大步,可至少也有了一小步。」躺在鬆軟舒服的床上,盤子都快睡了過去,她合眼閉上,睏意漸漸地襲來,「小花,讓我在這躺一會,就一會。」
花鈴真不想盤子躺在這,畢竟這是自己和沈來寶睡的地方,只是盤子面色憔悴,想來這一路她隨馬車同行,應該累得不行了,便沒反對。
可放任盤子一人躺在這,花鈴心裡也不是滋味,就陪她躺著。
︱︱想想人也是奇怪,明明命可以給對方,但總有些東西是不能給其他女人的,比如和丈夫一起睡的床。

沈來寶今日回來得早,還沒回屋,下人就回稟了花朗負傷回來的消息,他忙問道:「少夫人有在午睡麼?」
「回少爺,在午睡的。」下人這才明白過來沈來寶問的是什麼,又答道:「剛才少奶奶已經回了娘家一趟。」
知道花鈴在午睡,也已經看過花朗,沈來寶就自己一人過去花家。
花鈴還能睡著,至少說明花朗沒有性命之憂,不過入了軍營的人,只是受點輕傷,就能長途跋涉回來休養?
沈來寶心覺奇怪,可還是過去了。
花朗精神尚好,和沈來寶說了許多話。
等沈來寶問及花朗是如何受傷的,花朗面上一剎的為難,已讓他明白定有不可說的緣故,便道:「我也是奇怪,你身在軍營,受了傷也正常,何必問得這麼細?對了,城裡又開了一家新酒樓,等你能跑能跳了,咱們就一起去品茶、吃肉吧!」
花朗沒被追問緣故,暗暗鬆了一口氣,聽見沈來寶說品茶、吃肉,頓覺好笑,就只有他這沾酒即醉的好友,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好,等我好了,再跟你好好品茶。」

見花朗沒事,沈來寶就放心回家了。
進到自己屋裡,見蚊帳只放下一半,沈來寶不由笑笑,真是個迷糊人,也不怕蚊子鑽進去,又咬她的臉?
沈來寶放輕腳步走到床前,正要瞧瞧花鈴,卻見床上躺著兩個人!另一個還是位美艷的姑娘。
他詫異得要去捉那人,可卻覺這人有些臉熟,仔細一看,嘴角就抿緊了。
原來是盤子!
這是沈來寶第一次見到盤子的女子裝束,跟她身為男子時,大不相同,完全變了個人般,如果不是想到花二哥回來,小花又這麼安心的跟她躺在一塊,他真要把這陌生女人拽出來了。
「嗤。」鼻音嘲諷,隨即盤子睜開一隻眼、兩隻眼,靈活的眼珠在眼眶裡打著轉瞧沈來寶,「你盯我,還很久。」
「……」聞言,沈來寶臉一黑,「如果不是看在妳是我二舅子未婚妻的分兒上,我真想丟妳出去!」
盤子對這稱謂頗覺舒心,也不捉弄沈來寶了。
她從床上爬下來,特意避開了還在熟睡的花鈴,「小花以前不這樣酣睡的,定是你們夜裡做多了事,累的。」
沈來寶撫額,抬手往窗外指,「出去。」
盤子忍笑,這才往窗邊走,最後真的從那窗口跳了出去,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了沈家大院。
此時,紗笠又重新放下,她看著隔著紗笠看見的事物,模模糊糊的,什麼都看不清,這種感覺真不痛快!
盤子踢開腳下的石子,這種日子,她真的再也不想過了!

花朗本身體格康健,大夫醫術又精湛,休息了半個月,傷已經沒什麼要緊的了,就是不能跑,只要一跑,腰就撐不住,如骨髓裡埋了一根針在刺著他。
花朗還沒有接到回軍營的消息,也覺煩躁,想著天色正好,就尋了沈來寶和妹妹去外面喝茶。
花朗正換著衣服,總覺得外面有人,他走到窗前,問道:「妳在?」
一會兒,那人才應道:「在呀!」
「怎麼這次躲得這麼不明顯了?」
「我要是躲得太隱蔽,你把我當刺客怎麼辦?」
花朗知道她是個細心人,又問:「妳的傷好了沒?」
「好了。」
「妳又救我一命。」
外頭聲調微揚:「那你還不以身相許?」
花朗蒼白的臉一僵,沒有答話,片刻才舒展開來,「我要出門了,約了我妹夫和妹妹去登天樓。」
「記得給我捎隻醉鵝。」
「嗯。」
花朗回家後,以自己身上有傷為藉口,用飯都在房間裡面,也都會勻一半給她︱︱就算是吃飯,她也不在自己面前吃,明明是這麼膽大的人,卻不肯露臉。
身為一個成年男子,他也曾想過,她到底長了一張怎麼樣的臉?好奇,又帶著些探究的意味,可她不給看,他也沒有問。
自己去哪裡,她都跟著,花朗總覺得……好像十分安心,又十分暖心。
等他隱隱明白過來,唉,好像是喜歡她了!
可他連她叫什麼?住哪裡?多大年齡?都不知道。

到了登天樓,沈來寶三人點了菜。
花朗又道:「準備一隻醉鵝,帶走。」
沈來寶和花鈴知道,這些天盤子肯定是窩在花家蹭吃蹭喝,相覷一眼,都瞭然於心,沒有多問。
花朗想了想,問道:「大哥最近回不回家?我和他也許久沒見了,大哥的傷勢已無礙了吧?」
花鈴答道:「沒事了,已經能處理公務,不過大哥已申請調任,離這裡也近,約莫一天的車程。」
「那我明天過去一趟。」
花鈴心頭咯登一聲,知道二哥此時不宜到處走動,免得有危險,「大哥說了最近會回家一趟,你過去,說不定就跟大哥擦肩而過了。」
︱︱先暫且哄著,等拖到不能拖了,再看吧!
花朗一想也對,就沒再提這要求。
等沈來寶幾人用飽了飯,小二也拎了打包好的醉鵝來,還笑道:「招牌菜,公子真是行家。」
旁邊下人接過,花朗瞧著,說道:「給我拿吧!」
下人遲疑,見花朗神色堅定,只能遞過去。

一行人回到家門口,沈來寶邀花朗過去再說會話。
花朗心中還惦記著那碟子姑娘,怕她餓了,說道:「我先回去一趟,衣服髒了,換個衣服。」
心知肚明的沈來寶笑笑,「好,去吧!」
花朗快步回家,進了房間,沒察覺到她的蹤影,往窗戶外面瞧,也沒看見她。他墨眉又擰,回到屋裡,還去翻了衣櫃和桌底,都不見人。
花朗心下一驚,輕聲喚道:「碟子?」
他手心的冷汗瞬間冒了出來,她平時也是神出鬼沒的,但現在她應該正等著他的醉鵝,以前都是乖乖在附近等的,此刻卻不見人影。
「碟子?」
花朗又喊了一聲,突然覺察到動靜在裡屋,他忙走過去,只見蚊帳已放下,像是有人在裡面,他撩了蚊帳往裡看,一見那裝束,就知道是她了。
「吵死了!」盤子擰眉,翻了個身,臉上還罩著紗笠,剛才昏睡過去了,差點沒將她悶死,「讓我躺會。」
花朗問道:「我買了醉鵝,妳吃嗎?」
「不吃,難受。」
「妳哪裡難受?是傷還沒好嗎?讓我看看,我這裡有藥,給妳上藥。」
耳朵裡都是嗡嗡的叫聲,盤子真想堵住他的嘴,她蜷了蜷身,有些痛苦,「不要吵,不是傷,我……我來癸水了。」
花朗一頓,忙收了話,「那妳好好歇著。」
他將醉鵝放在桌上,然後想著,來癸水這樣不舒服的話,那她以前是怎麼過的?她總在軍營周遭出沒,但附近甚少百姓,她怎麼料理自己的吃住?
花朗越想,心中就越不舒服,他記不起來自己什麼時候能讓個姑娘這麼辛苦的喜歡著?

盤子並不是來癸水了,像她這樣從小就有自家養的大夫伺候著的人,有問題就開藥調理著,來癸水從來不會疼。
不過是上回花朗遭遇埋伏,她出手救他時,不小心受的傷罷了。
如果不是要等他的醉鵝,她早就跑到別的地方躺著了。
又躺了一刻,出去的花朗又回來了,盤子聽見他往這邊走來,沒有吭聲。
一會,那人影停在外面,說道:「用米熬粥太久了,所以我讓下人用剩飯熬了些,妳要不要喝點?」
盤子愣神,仍是蜷著身子,「不餓,我要睡覺。」
花朗還是想喊她起來吃,可是再說下去,估計她就又要罵人了,她的脾氣不太好,他只好道:「我去隔壁家,妳如果餓了,就自己起來吃,我不會突然回來的,會先敲門。」
盤子心裡又嫌棄他了,進自己的房間還敲門,更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不過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她就沒說他。
等聽見花朗走了,盤子掙扎了好一會,知道自己該吃點東西,這才緩緩起身。
那砂鍋很大,餵一頭牛都夠了。
她搖搖頭,打開砂鍋一瞧,滿是藥味的粥,往裡仔細一看,一片紅……難怪有藥味,裡面的紅棗、枸杞都快比粥還多了。
她又想笑,又覺舒服,等舀了一碗粥,才想起來,他怎麼會知道姑娘來癸水要補這些的?
盤子柳眉輕擰,他懂得真多,可又亂七八糟的,指不定是臨時跟人問的。
粥不好喝,可她還是吃了兩大碗,又撕了隻鵝腿吃。
登天樓的醉鵝,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好吃,那個笨蛋,他定是沒有想過︱︱她怎麼一點菜就點了登天樓的招牌菜?
她留給他的線索已然太多,可那個笨蛋……
盤子頓覺堵心,邊吃邊嫌棄著他。

快至十一月,花鈴的肚子已經大得走路不便。
她還有一個多月就要生產,沈家上下都很是緊張,沈夫人更是早早將生產用的東西都準備好,萬事俱備,就等著孩子出世。
此時,花朗也終於接到軍中密令,要他回去。
一聽能回軍營,花朗立刻開始收拾東西,看得廖氏心頭拔涼,對丈夫說道:「看看,生他、養他二十年,軍營倒成了他的親娘。」
花平生說道:「兒子有志向,也是好的。」
廖氏明白,可過不去那個坎,送兒子出門時,她說話的聲音都在發抖,可仍要強裝鎮定:「你這次回去,可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什麼危險的事都往前面衝……多想想……」
廖氏本想說「多想想你爹、你娘」,但最後還是把話嚥下了,只因實在不忍兒子肩頭有重擔,「多想想你自己。」
花朗點頭,「我會的,娘,妳和爹也是,好好照顧自己。」
廖氏暗暗嘆息,笑著點頭,目送兒子上車,又想,剛養得白嫩些、胖了些,就又要去軍營那邊給磨沒了。

車出明州城,入了郊外,行人越發稀少。
花朗坐在車上,又往外看,沒有看見那碟子姑娘。
他記得碟子姑娘很怕冷,早早就跟他討了小暖爐,他怕去跟母親要,母親會覺得他身體變差,然後更加擔心,就去外頭買了兩個。
後來每次見了碟子姑娘,都能看見她懷裡抱著那暖爐。
他有一回問她:「妳夜裡睡哪?」
她反問道:「擔心呀?那讓我睡你的床好不好?」
他又僵了,說道:「妳喜歡睡就睡吧,我睡地上或睡小榻,都可以。」
他倒希望她能來睡,這樣自己就不用擔心她去了哪裡?又睡得好不好?可她再沒提過,倒讓他擔心。
花朗正想著,車伕忽然停下馬車,聲音沉落:「有刺客。」
2015-11-04
一樹櫻桃 著  
2015-12-16
一枚銅錢 著  
2014-08-06
端木景晨 著  
2016-08-10
趙岷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