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1502
書  名:皇上別翻臉(卷二)
作  者:花日緋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7-01-18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人生的際遇啊,真的很難單用好壞二字來作個總結,
比如潘辰意外的入宮,撞上祁墨州這個「知人善任」的皇上,
她都不知道該說如此運道是幸或者不幸了?
他的「寵」,只是一種手段,好讓她更稱職的當個靶子,
想來就欲哭無淚啊,但生存嘛,利益與風險總是成正比的,
皇上很煩,潘辰就得使些手段替他排難解憂,
皇上要讓她呼風喚雨,她便得衝到風口浪尖上刷仇恨,
皇上會變身……嗚,和人格分裂的老闆只領一份工資,會不會太虧了?
命運上桿子的跟她對著來,想過好日子真真真真不簡單啊!
幸好,潘辰表面上和祁墨州逢場作戲,心裡頭卻很「公私分明」,
她才沒有喜歡他,現在不會,將來也不會……吧?
可是,總有些瞬間,他對她的態度,讓她很容易誤解啊……
第三十七章 思量對策


祁墨州讓潘辰處理宋婕妤,其實,到最後潘辰也沒想明白為什麼?如果按照祁墨州的性格特徵來判斷的話,若真想讓宋婕妤不煩他,至少有一百種方法讓宋婕妤在宮裡待不下去,又何必要借自己的手呢?
左思右想之後,潘辰才勉強給了自己一個理由,就是祁墨州想試探她能力,這是老闆們慣用的伎倆,用一些小事件觀察員工的反應,從而判斷員工是否合格,潘辰覺得,祁墨州很可能就是在試探她,宋婕妤事件最多是個引子。
不管怎麼樣,既然答應了,潘辰自然是要做的,但具體怎麼做,她還沒想好。
宋婕妤性格比較跳脫,走到哪裡都像一隻驕傲的小公雞一樣,總愛顯示那華麗的尾巴,看得出來,她對自己的外表很有自信,正因為有自信,才會千方百計的想要侍寢,因為她堅信,皇帝現在不寵她,完全是因為她還沒侍寢,皇帝不懂她的美、她的好,只要給她一次機會,她一定能把皇帝的心給徹底俘獲。
真是太年輕、太天真!祁墨州要那麼好俘獲,潘辰的容貌拾掇拾掇也能成啊!可實際經驗告訴潘辰,他不吃這套,如今對她比較寵,完全是因為她有特殊的專業技能,並且一開始就靠著現代人的基本知識,顯露了一下下她的能力,讓祁墨州知道她是個聰明人,並且還是一個可以控制、可以使用的聰明人。
就是祁墨州如今對潘辰這樣,外界都覺得潘辰是他的寵妃,可只有潘辰知道,他那樣自我內斂型人格,絕對不會輕易對他人付出真心,他的防備意識太強,在完全取得他信任之前,甚至可能連最基本的相信都很難做到,對人習慣性懷疑。
潘辰不指望祁墨州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憑她說了那麼幾句話、做了幾件事就完全相信她,所以,她可以斷定,像宋婕妤那樣的,以為「一睡成功」的想法,在祁墨州身上是絕對不成立的。
想要阻止宋婕妤,對潘辰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只不過,在後宮中,還有好多比潘辰位分高的人,有些事情還輪不到潘辰出頭。
收拾宋婕妤簡單,主要還是要斷絕宋婕妤搬救兵。
祁墨州說過,宋婕妤會偷偷的找機會找人去宮外哭訴,這說明,宋婕妤有專門的互通宮外的途徑啊!
壓制宋婕妤容易,可封住她往宮外傳遞消息的途徑,那才是最難的。

在自留地裡摘下了自己種植的幾根鮮嫩胡瓜,潘辰坐在葡萄架下,將月落、張能喊到面前,讓他們搬幾張小凳子,坐在自己身邊。
潘辰對他們問道:「你們知道,怎麼從宮裡送東西出去嗎?」
月落是個打探小能手,張能也是個值得信任的,潘辰知道,不管什麼世界裡,人和人是存在差別的,層次和圈子不同,接收到的訊息也不同。
後宮之中,宮婢和太監的人數是后妃、皇帝、太后加起來的數百倍,雖然做著伺候人的工作,可是這麼多人,一定都有一套生存法則。
宋婕妤入宮之後,若是憑她自己,一定不可能做到把傳遞消息出去,那麼,必然是她手下的人去做。
果然,月落和張能對視一眼,然後月落咬唇對潘辰道:「娘娘,妳有什麼東西要送出去宮去嗎?之前奴婢倒是聽人提起過,只要找對了門路,送東西出宮並不是難事,只是沒有做過,不知道具體該找誰。」
潘辰點點頭,又轉頭對張能問道:「你呢?你可有聽說過這路子嗎?」
張能是個忠心的,可他的路子沒有月落廣,對於潘辰的問題,只能搖頭。
潘辰有些小失望,月落和張能也無奈的互看一眼。
潘辰問了話,雖然沒問出什麼,卻不是要為難月落他們,既然他們不知道,那也沒辦法,不過想想倒是,如果隨隨便便都能讓人知道,那麼這條路子肯定也沒法做長久就是。
找不到宋婕妤送消息出宮的方法,那麼潘辰也不能貿然對她出手,要不然,這邊一出手,她轉頭就把受欺負的消息送出宮,然後宮外炸了,總歸會重新鬧到祁墨州面前,到時候就更加不好收拾了。
所以,在沒有找到宋婕妤的退路之前,潘辰還是決定靜觀其變。
可潘辰沒想到的是,第二天事情就有了轉機。
李全身上的傷已經好得七七八八,晚上從張能口中得知潘辰想送東西出宮,一早就讓張能扶著他到了潘辰面前。
李全道:「娘娘,奴才倒是知道一些路子,並不是特別困難,御膳房、工勤司、採買司、水司等等,都有各自的出宮途徑。採買司裡有奴才的同鄉,經常要出宮去,曾經就和奴才說過,若有什麼想要送出宮,或是帶進宮來,只要東西不大,找他的話,他一準能辦成。」
李全的這些話,倒是給了潘辰一個很大的提示。
對啊,宋婕妤在後宮裡要送消息出宮,勢必就要有人替她出宮,一般宮裡部門都是禁止出入的,可皇宮就像個圍城,圍城必闕,就算警衛森嚴,卻依然存在流通的人口,宋婕妤找對人手,送個口信出宮,絕對不是什麼難事。
「不是我要送東西出宮,是我想知道別人怎麼送。」潘辰看著李全,似乎有些猶豫,該不該把這事兒交給他去辦?因為李全之前對她並不是特別信服,做事怠慢又不盡心,而宋婕妤這件事,她只能偷偷的暗自進行,若是打草驚蛇的話,麻煩係數會增加不少,所以她還算慎重。
李全似乎看出了潘辰的心思,推開了張能的攙扶,隨即給潘辰跪下,熱淚盈眶的道:「娘娘,奴才性命是娘娘救的,娘娘有什麼事,儘管吩咐奴才去做,哪怕上刀山、下火海,就算要奴才豁出一條命,奴才也會替娘娘把事兒辦成,從前是奴才不懂事,做事怠慢,態度不好,但娘娘不計前嫌,居然肯大費周章,勞師動眾的救奴才一條微薄的小命,奴才感激不盡……娘娘的大恩,奴才不能報其萬一,只求替娘娘分憂。」
潘辰沒想到李全會突然跪下表忠心,趕忙讓月落上前去把李全扶起來。
誰知道,李全這小子也是個強頭,身上有傷都不顧,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一個十七八歲的大小子,比潘辰還大兩歲,居然哭得不成樣子。
只聽李全一邊嚎哭,一邊道:「娘娘,奴才是真心悔過了,奴才想報答娘娘,想死了那麼想……奴才一條賤命,給趙嬤嬤他們抓住,往死裡打的時候,奴才從來沒敢想過有人會來救我,已做了必死準備的,可張能告訴我,娘娘為奴才做的事情,這天底下從沒有一個人對奴才這樣好過,小時候奴才就被賣進了宮,家裡兄弟多,爹媽唯獨賣了我,進宮之後,什麼骯髒的苦都吃過,什麼沒尊嚴的罪也受過,好些年過去,奴才混成了油子,從前對娘娘十分不盡心,本不敢再對娘娘要求什麼,只請娘娘再給奴才一次機會,給奴才一次報答娘娘恩情的機會。」
李全說得聲淚俱下,月落和張能都為之動容。
潘辰也是感動的,親自上前去扶著他起來,溫和道:「好了,好了,我也沒說不讓你報恩,可你現在還傷著呢……」
話音剛落,李全就要去扯胳膊上的布帶,被潘辰攔住。
李全道:「娘娘放心,奴才的傷好得差不多了,說句實在話,娘娘想從後宮裡送東西出去,只靠月落和張能兩個人是辦不到的,這條路子十分隱祕,若不是熟悉的人介紹,光憑他們倆,就連門都摸不著。奴才知道,現在說什麼都不能讓娘娘相信奴才的真心,可奴才願意替娘娘試一試。」
潘辰是真沒想到,從前那個對自己怠慢不已的李全,被救回來之後,居然像是脫胎換骨了一般,可見還算是個有良心的,懂得知恩圖報,是個有情義的。
既然李全都這麼說了,潘辰若是再不相信也說不過去了,便想著,反正就讓李全去試一試,正如李全所言,宮裡傳話到宮外,聽起來簡單,可做起來卻絕對不簡單,要涉及的部門太多,這麼多年下來,絕對是一條成熟的「產業鏈」,靠著月落和張能從周邊抓瞎,還不如讓李全去碰碰運氣。

祁墨州伏案書寫已經快兩個時辰了,李順進殿來看了兩回,他都沒有反應,直到午膳,他都沒有叫,李順才拜託傅寧進殿來看一看。
傅寧來到龍案前,給祁墨州請安之後,問他要不要傳膳?
祁墨州才抬起頭來,卻不說傳還是不傳,而是對傅寧招招手,讓傅寧過去看他龍案上的東西。
傅寧走過去之後,看見祁墨州寫了密密麻麻一頁紙,上面字體十分奇怪,用語也很怪異,叫人看了,知道這個是字,卻不太懂這字讀什麼,更別說那字裡行間的意思了。
祁墨州放下筆,對傅寧問道:「這些字你認識嗎?」
傅寧看向祁墨州,果斷搖頭,「屬下才疏學淺,只認識幾個,其他的並不熟悉。」就連勉強認出的那幾個字,組合在一起,他都不太能夠理解,「皇上,這些字是什麼意思?」
傅寧從來不會不懂裝懂,以為祁墨州既然寫了出來,肯定便知道什麼意思,遂這般問道。
祁墨州沒有說話,而是目光深沉的凝視著他花費兩個時辰寫出來的紙。
他過目不忘,雖然能夠將看到的字體都默寫下來,可這些字體是什麼意思,大概只有潘辰知道了。
祁墨州雙眼一瞇,露出危險的目光,一個擁有太多祕密的人,實在是叫人難以放心啊……更何況,她還知道了他最想隱瞞的那個祕密!
2015-10-28
顧慕 著  
2013-09-25
衛風 著  
2016-04-27
女王不在家 著  
2016-06-01
梁杉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