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1406
書  名:錦繡奇緣(卷六)完
作  者:李息隱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7-01-18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夾在齊錦繡和何文秀之間,趙昇左右為難,
即便他知曉自己深愛的是齊錦繡,
可面對何文秀,他始終抱持著愧疚——
為了不使趙昇為難,
齊錦繡離開了威遠侯府,意欲到新的地方從頭開始,
卻沒想到,這一出走,竟也能犯了新桃花!?
郡王李鈺從前就對齊錦繡傾心,
見她離開了趙昇,他暗暗想趁虛而入,
誰知趙昇已向今上請纓剿匪,正往南方氣勢洶洶而來……

今生今世,趙昇再也不會放開齊錦繡,
這女子離奇地穿越而來,那麼鮮活地交融於他的生命裡,
她是他的妻,不論是這輩子,還是下輩子,他都會等著她!
這一場書中奇緣,彷彿早已注定了他們情纏永遠的結局……

第一百六十三章 決心離開


齊錦繡回了房間後,找出了成親前趙昇給她寫的契書。
那一張薄紙上寫著︱︱將來時機成熟,婚嫁自由。
之後,齊錦繡又鋪開一張紙,親手寫了休書。
寫完之後,齊錦繡將兩張紙疊放在一起,用硯台壓住。
這時,小香將甜寶接回來了。
齊錦繡一把將閨女抱在懷裡,緊緊的抱著她小身子。
甜寶開心得很,仰著腦袋使勁笑,小手捧住母親臉親一口,然後說:「娘親的病好了,娘親又可以抱著甜寶睡覺了。」
齊錦繡搖頭,「娘的病還沒有好得徹底,娘可以哄甜寶睡,還不能抱著甜寶睡。甜寶,妳是大孩子了,妳要聽話,知道嗎?以後不論遇到什麼事情,都不要哭,因為哭是沒有用的。」
「嗯……」甜寶認真聽著,然後點頭,「甜寶知道了。」
「真是娘的乖女兒。」齊錦繡捨不得閨女,心都要碎了,一直緊緊抱著她。
甜寶說:「娘,甜寶永遠愛妳……」
「娘也永遠愛甜寶,娘抱妳去床上睡覺,給妳講故事。」說罷,齊錦繡抱著閨女,起身往床的方向去。
冬天冷,雖則屋裡燒著炭盆暖和不少,可是齊錦繡還是怕閨女會凍著。
前些日子天氣好的時候,齊錦繡讓小香將幾床壓箱底的被褥拿了出去曬,如今給閨女蓋上,讓她整個縮在輕薄的褥子裡。
甜寶覺得好暖和,又想著娘親就在身邊,她開心得很,許是白日玩得累極,聽著故事,沒一會兒就睡著了。
齊錦繡沒有睡,一直坐在床邊陪著閨女,直到後半夜了,才動手簡單收拾了兩件衣物。
衣裳不便帶得太多,銀子也是。齊錦繡想著,左右自己有手有腳,餓不死。
齊錦繡不是不相信丈夫的感情,她心中明白,丈夫待繡繡真的不過是兄妹之情。
他這個人就是這樣,重感情、講義氣,只要是他放在了心上的人,他做不到不管不顧。
這回好了,他打了繡繡一巴掌,繡繡氣得跑出去,他也不管,如今繡繡被人糟蹋了,想必他心中肯定極為自責吧?
齊錦繡可以理解,她認識他的時候,他就是這樣的人。
但是,齊錦繡做不到諒解,也不想委屈自己。
她繼續留在這裡,和趙昇的關係只會越來越糟糕,她的心情也會越來越壓抑。
到時候,怕是她就成了深閨怨婦。

齊錦繡一坐到天明,外頭漸漸亮了起來,又轉頭看了眼甜寶,而後起身去錦華屋子。
錦華七歲了,比甜寶大,自然也比甜寶懂事。
齊錦繡進妹妹屋子的時候,妹妹已經穿戴整齊,此刻正坐在案前看書。
見姐姐來了,錦華趕緊起身,跑到姐姐跟前來。
「姐姐,這麼早,妳怎麼來了?」錦華還跟小時候一樣,特別愛黏著姐姐,只不過她懂事,不似甜寶那樣。
齊錦繡牽著妹妹的手往一邊坐下,細細打量她。
見錦華如今已經出落成斯文俊秀的小姑娘,齊錦繡心中高興,還記得初次見到這小丫頭的時候,她才三歲多,當時穿著一身髒兮兮的大人衣裳,跟著錦榮拖泔水。
她很懂事,也很可憐,齊錦繡十分憐惜這個妹妹,待她跟待甜寶是差不多的。
「錦華,天兒這麼冷,往後可以遲些起床,貪點懶沒事。」齊錦繡唇角輕輕挑起,眼眶卻濕潤了。
錦華認真說:「姐姐花了銀子請先生教錦華念書,錦華不能貪懶,定要好好念書,將來考進紅山書院去。姐姐跟姐夫都對我很好,先生也教會了我很多,我要更加優秀才行,跟那些世家的小姐們一樣優秀,給姐姐爭光。」
齊錦繡將妹妹攬進懷裡,輕輕地拍著她背說:「錦華真懂事,錦華已經是大孩子了,往後就算姐姐不在妳身邊,妳也可以照顧好自己,姐姐就放心了。」
「姐姐怎麼會不在我身邊呢?」錦華好奇,抬頭認真看著姐姐。
齊錦繡輕輕捏錦華挺翹的小鼻子,笑著說:「難道錦華還想一輩子賴在姐姐身邊?將來妳長大了,終歸是要去旁人家的。」
錦華說:「可是我不會離得姐姐很遠,我也不想離開姐姐。」
「傻丫頭,有些事情妳還不明白,等妳長大了,就會明白了。」齊錦繡說:「妳記住姐姐的話,自立自強、有上進心是好事,不過也不能過於功利。姐姐請先生教錦華念書,一來是因為錦華喜歡念書,二來書讀多了,人的見識會不一樣,想進紅山書院是好事,不過,咱們不攀比,也別在乎別人的眼光。」
「我知道了。」錦華聰慧,聽出了姐姐話中意思,她輕輕點頭。
齊錦繡望了望外邊天,已經大亮了,摸了摸妹妹小腦袋,「將書收拾收拾,一會兒要去學堂念書了。」
從錦華住處出來,齊錦繡又回了主院。
小香已經幫甜寶穿好衣裳了。
見到母親,甜寶撲過來,抱住母親腿,委屈仰頭說:「娘親一早就不見了,去了哪裡?甜寶做噩夢了,夢見娘親不要甜寶了。」
齊錦繡彎腰抱起閨女,努力笑著說:「去妳小姨那裡了。」
甜寶揉揉眼睛,趴在母親肩膀上,回頭說:「小姨肯定已經去先生那裡了,甜寶也要去。」
「好,娘送妳去。」齊錦繡說,又轉頭望向小香道:「妳去廚房端了早點來,給姑娘們送到學堂去。」
小香應聲退下。
齊錦繡送閨女去上學,而後回來又坐了會兒,轉頭看了看壓在硯台下的契書跟休書,見還是原來的樣子,她沒有再猶豫,背著包袱起身出門去。

許慕平說,他的人是在城外一間破廟尋到繡繡的,找到她的時候,她上衣已不在,躺在破廟內的草垛上。
對此,趙昇除了痛恨毀了繡繡清白的匪徒外,他更是內疚。
如果當時他追出去了,或者,派個人去暗中跟著,事情也不會發展成現在這樣。
女孩子家的清白很重要,趙昇痛苦不已,一整夜坐在書房內,沒有闔眼。
毀了繡繡的人,他自然不會放過,故而早早便派人去查探此事,但是姑娘家名聲事大,這件事情,就算查,他也只能命人在暗中查探。
趙昇一坐便是坐到天明,待回了神,他才發現,已經天亮了,想著回主院跟妻子說幾句話,再收拾一番去京畿營應卯。
奈何有小丫頭來說,繡繡在鬧自殺,趙昇便轉身去了何文秀院子。
等一遭事情忙下來後,已經到了晚上,趙昇有一天一夜沒有瞧見妻子了,下了值便直接往主院來。
趙昇沒有看見齊錦繡,卻是在她時常伏著畫圖的案几上瞧見了被硯台壓著的白紙,他眉梢一動,顫著手去展開來看。
才看到前面「休書」兩個字,他漆黑的眸子驀地睜大,而後強作鎮定努力將這份「休書」念完。
另外一張紙,是他迎娶妻子前給妻子寫的契書,當時他怕她不肯嫁給自己,故而寫了這個東西,為了安她的心。
趙昇一字一句地念著,待念完最後一個字的時候,兩片薄紙輕輕旋轉著飄落下來,他臉色瞬間蒼白許多,覺得自己像是在做夢一樣,不敢相信也不願意相信妻子真的要離開自己。
離開……趙昇驟然醒悟過來,連忙朝外頭跑去。
守門的門童道:「夫人一早就出門去了,肩上還背著一個包袱,夫人說是去錦繡齋……」
那門童話還沒有說完,趙昇便闖了出去。

此刻天色已晚,外頭又漸漸飄起了大雪,錦繡齋的大門已經落了鎖。
趙昇站在門前,身子一動不動,任由漫天飛雪落在自己身上。
阿錦走了,她離開了自己,而自己……卻不曉得她去了哪裡。
天寒地凍,漫天大雪,她能去哪裡?
身上覆了厚厚一層雪,趙昇身子終是動了動,一路走著回到威遠侯府。
回了威遠侯府後,趙昇直接去了趙大娘那裡。
趙大娘還不曉得齊錦繡已經不在府上了,正陪著幾個孩子說話。
見兒子過來了,趙大娘一怔,連忙問道:「阿昇,你這是怎麼了?」說罷,已是快速站起身子來,走到兒子跟前去,想伸手替他撣去身上厚厚的白雪。
趙昇後退一步,蒼白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漆黑的眸子在屋內掃視一圈,而後輕聲啟口道:「娘,讓孩子們先出去。」
趙大娘曉得怕是出了大事,連忙吩咐丫鬟們將孩子都抱去別的地方玩兒,這才又問:「阿昇,到底出了什麼事情?你倒是跟娘說。」
趙昇依舊沒有說話,只是雙膝一彎,在趙大娘跟前跪了下來。
「娘,阿錦走了。」他聲音低沉,沙啞又疲憊,跪在地上,頭垂得很低。
趙大娘一屁股跌坐回去,愣怔半晌,才回過神來。
「走了,去哪兒了?她跟你說,她要走的?你怎麼不攔著她?」說到這裡,趙大娘想起昨兒晚上兒媳婦跟自己說的話來,「錦繡昨兒晚上把事情都跟我說了,我當時並沒有察覺什麼,沒有想到……沒有想到原來她是想離開這裡,她這孩子……我當時要是想到這些,如何也要一直陪在她身邊的,她是我的兒媳婦,只要有我在,就只認她。」
趙昇低垂著頭,默不吭聲,半晌才說:「我要去找她。」
「她這個孩子聰明得很,既是有心離開,想躲著你,你去哪兒找她?」說到這裡,趙大娘難免氣得落淚,「好好的一個家!好好的一個家……她對那孩子們多好!」
後面的話,趙大娘已經說不下去了。

第二日一早,趙昇親自進宮去,向昭元帝請辭。
昭元帝不允,趙昇便於勤政殿前跪著。
昭元帝最終開金口,允了趙昇三個月假。
這三個月以來,趙昇一人一馬不曉得闖了多少地方,可始終沒有妻子的消息。
從隆隆冬日,尋到春暖花開,趙昇三個月的假期結束,回到京城,卻收到一封信,看著字跡熟悉,他趕緊拆了來看。
信中寫道:「阿昇,我很好,不必擔心我,也不要為了尋我而忤逆陛下的意思。三個月假期結束後,就去做自己該做的事情吧,千萬不要讓全家人都跟著你遭罪。我離開你,不是因為不再愛你,而是我想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你要是聽話,我以後還會給你寫信,你要是不聽話,這一輩子都別想尋到我。」
雖然沒有落款,但是趙昇知道,這是妻子寫的。
趙昇連忙拽了人來問,才曉得,這封信早在兩個月前就送到了府上。
他這才明白,原來妻子離開家後,並沒有急著出城,想來是在城中某家客棧住著,也是他太過心急,竟然沒有想到這些。
趙昇將信輕輕疊好,放進衣內,貼在心口藏著。
妻子不讓他再去找她,他不可能真就不去找她了。
她不想回家,他不逼她,可是他總得知道她是否安全,他必須派人好好保護她。
2016-12-07
意遲遲 著  
2016-12-21
媚眼空空 著  
2017-01-11
一枚銅錢 著  
2016-02-24
七和香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