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1603
書  名:隔壁獵戶有點壞(卷三)
作  者:花裡尋歡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7-02-03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都說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
若換成岳父大人,可就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了!
看著凌珣對女兒一片真心,阮庭舟勉強應允兩人的親事,
怎料,凌三成家的血案,刺激阿茶想起了娘親自殺的真相,
凌三成的一句胡話,更讓阮庭舟對凌珣的身分起了懷疑,
面對準岳父旁敲側擊,凌珣只能見招拆招,上演「諜對諜」……

本以為這樁婚事還有得拖,殊不知命運從來都是不按理出牌。
一道從京中送來的任命書,徹底打破了翁婿倆僵持的局面——
阮庭舟升官了!直接從地方調回中央,必須前往京城赴任,
此去京城,禍福難料,阮庭舟不願連累女兒,唯有提前定下婚期!
能夠迎娶美嬌娘,凌珣欣喜若狂,背地裡,各方人馬卻是蠢蠢欲動,
婚禮當天,不速之客出現,凌珣的真實身分再掩不住,
這下可好,洞房花燭夜泡湯不算,竟還換來一紙「和離書」!?

第六十四章 凶案現場


這會兒天色已晚,村人們大多都吃完晚飯歇下了,凌三成驚懼、悲痛之餘,也哭不出太大聲,啞著嗓子悶吼了幾句就昏過去了,並沒有鬧出太大動靜,若非凌大山離得近,又還未入睡,怕也不一定能發現這事兒。
因此,凌珣三人趕到凌三成家的時候,除了守在門口的凌大山媳婦和老娘之外,並未見到其他圍觀的村人。
「到了,到了!方才三成就昏倒在這兒,我把他背進院子之後,就趕緊去找你了!」凌大山對凌珣說完,便轉頭問面前同樣有些驚魂未定的自家媳婦兒,「三成醒了沒?」
凌大山的媳婦兒是個身材矮小圓潤,性子也有些怯懦的中年婦人,聞言搖頭道:「沒,屋裡一,一直沒動靜……」
和平村素來和平,鮮少發生這種非自然死亡的事情,因此不說凌大山媳婦,就是性子潑蠻大膽的凌大山老娘都有些驚到,這會兒只揉著滿是皺紋的額頭,嘆道:「也不知三成媳婦兒為什麼這麼想不開……」
「想不開?」阿茶一愣。
「難不成是自殺?」葉紹也挑了下眉。
「也不是,這……」老太太顯然有些不知該怎麼表達,好半晌,才擺擺手道:「你們,你們進屋看看知道了!」
「走吧!」凌珣擰眉,大步走了進去。
阿茶和葉紹緊跟其上。

凌三成家不大,院門後頭是一塊巴掌大的空地,勉強算得上是院子。
院子東邊牆角下蓋了個簡陋的草棚子,下頭雜七雜八的堆著很多東西,看著有些亂,也叫這本就不大的空間顯得更加狹小了。
院子裡頭就是兩間破舊的土房,大些的那間顯然是主屋,旁邊那間小的,看起來應該是廚房或者雜物房之類的地方。
主屋中間是吃飯的大堂,兩側是臥室,左邊那間大的,自然是凌三成夫婦所住,右邊那間小一些的,是他們唯一的兒子凌牛根的房間。
這會兒,整個院子都靜悄悄的,只左邊凌三成夫婦房間的窗戶裡透出一抹昏暗的光暈,隨著夜風來回搖晃,在院子裡投出斑駁的剪影,襯得這本就寂靜的院子更多了幾分陰森。
人就死在這屋裡。
阿茶忍不住縮了縮脖子,心頭有些緊張,凌珣側過身,不著痕跡地捏了捏她的手,這才叫小姑娘放鬆下來。
「大山叔,牛根呢?家裡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怎麼不見他人?」
「這,我,我也不知道呀!方才就一直沒有看見他……」凌大山愣了一下,也覺得有些奇怪,「難不成,不在家?」
凌大山媳婦兒小聲地問道:「是不是也……也出事了?」
凌大山臉色微變,「可屋裡只有鐵柱和三成媳婦,沒,沒看到牛根啊!」
想起下午錢氏所說的話,阿茶抬頭朝右邊凌牛根的房間看去,有些遲疑道:「下午的時候,我聽三成嬸說,牛根生了病,他……是不是病糊塗了,所以沒聽到外頭的動靜?」
「兩個屋子離得這麼近都聽不到,那得病成什麼樣了?」葉紹在一旁搖頭道。
「我去瞧瞧!」凌大山說著,便衝進了凌牛根的屋子,片刻後,又匆匆忙忙地跑了出來,「沒,沒有!他真的不在屋裡!」
「那這大晚上的……他一個孩子能去哪兒?」情況有些詭異,凌大山的老娘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問問三叔吧!」凌珣皺眉,長腿一邁,進了大堂。
凌三成就躺在大堂門口的竹椅上,仍雙眼緊閉,昏迷未醒。
「三成,三成你醒醒!」凌大山跑過去拍了拍凌三成的臉,又按照葉紹的吩咐,死死掐住了他的人中,凌三成這才渾身一顫,醒了過來。
「大……大山?」
「三成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有,還有你兒子牛根去哪啦?」
凌三成猛地抬頭,朝不遠處的臥室看了一眼,而後嘴唇一抖,又趴在椅子上悲痛至極地哭了起來,顯然是再次想起了家中的慘事,「我不知道,我……媳婦兒啊……妳怎麼,怎麼就這麼傻……」
他臉色慘白,滿臉涕淚,聲音嘶啞得幾乎發不出聲,顯然是傷心到了極點。
凌大山媳婦和老娘聽著也忍不住紅了眼眶,他們一家人生性老實良善,與凌三成家做了這麼多年鄰居,多少也是有幾分感情在的。
「三叔,你真的不知道牛根去哪了嗎?」
凌珣沉沉的聲音叫凌三成有一瞬間的清醒,他突然抬起頭,面上露出憤恨、悲痛的神色,「不要提那個不孝子!都,都是他……都是阿玲才會死的!都是他!」說完便捂著臉痛哭出聲。
「什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眾人驚呆了,凌珣也擰起了眉頭。
「是他打死了鐵柱……是,是他害死了阿玲……是他……」凌三成渾身顫抖,聲音嘶啞,再也聽不進去旁人的話,只一邊哭,一邊含含糊糊地說著什麼,神情痛苦而茫然。
聽不清凌三成說什麼,凌珣皺眉沉思片刻,轉身朝一旁凌三成夫婦的臥室走去。
阿茶亦步亦趨跟在凌珣身邊,小手下意識捏緊了他的衣角,叫青年冷冽的心頭生出些許柔軟。
「害怕就別看,躲在我身後不要出來。」凌珣忍不住摸了摸她毛茸茸的腦袋。
阿茶想說,見過你殺人的場景之後,我的膽兒比從前肥多了,才不怕呢!可剛要開口,便突然想起,這事兒自己還沒與他提起過,不由又嚥了回去︱︱這會兒不是說私事的時候,而且旁邊還有凌大山一家呢!
於是,阿茶只是搖搖頭,笑了一下,「我膽兒可大了,才不怕呢!」
凌珣這才點點頭,撩開了那房間門口的布簾子,抬頭往屋裡看去。
只是下一刻……
「別看!」凌珣飛快地抬手去蒙阿茶的眼睛,可到底還是晚了片刻,阿茶已經清晰地看見了屋裡的場景。
皮膚白皙的中年婦人,身著今日下午阿茶看到的那身淡色衣裳,高高地懸掛在屋子中央的橫梁上,一張先前還鮮活溫柔的臉,這會兒已是鐵青一片。
看著她長長吐出的舌頭、突瞪的雙眼以及猙獰扭曲的面孔,阿茶只覺得腦袋「轟」的一聲,額角劇烈地痛了起來,尤其是她眉角那顆鮮艷的紅痣,更叫阿茶雙目刺痛,無法自控地滾出淚來。
腦中有什麼東西鋪天蓋地的湧了上來,小姑娘頓時臉色慘白,心神大亂,整個人無法自控地抖了起來。
「阿茶!」凌珣心頭一緊,忙側身將阿茶攬進懷裡,「阿紹!」
「哥?」葉紹正四處打量,被凌珣緊繃冷冽的聲音嚇了一跳,忙三步併作兩步跳了過來,「這這這是怎麼了?」
「不……不要!」小姑娘雙手抱著頭,臉色瞧著竟比凌三成還要痛苦,嘴裡喃喃道:「頭好痛,凌大哥,我頭好痛……娘,娘親……不是的,不!住手!住手!不要傷害我娘親!不要︱︱」
像是再也承受不住,阿茶突然渾身劇烈一顫,繃直身子,昏了過去。
「阿茶!」凌珣眸子一縮,彎腰便將她打橫抱了起來。
「哥,別急別急,我看看!」葉紹被小姑娘這突如其來的狀況驚了一下,反應過來之後,忙伸手搭在了她的手腕上。
「阿,阿茶這是怎麼了?」不遠處的凌大山一家也嚇了一跳,圍了過來。
昏黃的燈火跳躍不停,再一看屋裡錢氏那張青紫猙獰的臉……凌大山的媳婦頓時倒吸了口涼氣,兩腿直哆嗦,道:「不,不會是中中中邪︱︱」
只話還未完,便叫凌珣一個冷眼駭得僵在了原地,再也發不出聲音來。
見葉紹若有所思地收回了手,凌珣心下一沉,「阿茶怎麼樣?」
「受到強烈刺激,驚懼過度導致昏迷……她從前受過類似的驚嚇吧?」見凌珣點頭,葉紹便從袖子裡掏出一個白色小玉瓶,倒了一顆藥餵她吃下,「這藥能定心凝神,疏通脈絡,吃完之後,再好好睡上一覺就沒事了。」
凌珣這才眉眼微鬆,「有沒有辦法去除她心裡的陰影?」
葉紹搖頭,「心病只能心藥醫。」
凌珣沒有說話,早知屋裡是這樣的場景,他定不會帶阿茶進來。
思及此,凌珣忍不住擰眉看了凌大山一眼,「方才為何不早說三嬸是吊死的?」
這一眼比屋裡的死人臉還叫人害怕,凌大山額上冒出冷汗,嚥著口水,訥訥地說道:「我,我沒說嗎?」
凌珣:「……」
若不是時機不對,葉紹都要笑出來了,「想來這位伯父也是太驚慌了,所以沒說明白,哥,要不,你先送嫂子回去吧?」
「嗯。」凌珣抱著小姑娘欲走,只是剛走出一步,又回頭往屋裡看了一眼,而後淡淡道:「勞煩大山叔再跑一趟裡正家,請他派幾個人把這裡圍住,別讓人破壞凶案現場。」
「誒,誒,好!」凌大山聽不懂,但還是慌忙去了。
「真的是凶案?」葉紹還不知裡頭什麼模樣,聞言挑了一下眉,驚奇地伸長了脖子,往屋裡看去。
第一眼入目的便是高高懸掛在橫梁上的錢氏,緊接著,葉紹又看到了側臥在床邊地上,滿頭鮮血的凌鐵柱,他衣衫凌亂,面色痛苦,裸露在外的手臂上有幾道瘀痕,顯然是生前遭受過虐打。
不遠處的地上還有一根手腕般粗細的棍子,上頭染著猩紅的血色,想來便是打死凌鐵柱的凶器,但奇怪的是,屋裡的擺設很整齊,並不見一絲凌亂,而門口的地上,還有重物從外頭拖進來的痕跡……
將所有東西盡收眼底,又想著凌三成方才的話,葉紹嘖嘖幾聲,道:「這事兒,不簡單呀!」
是不簡單。
凌珣目光掃了四周一圈,抱著阿茶走了,經過凌三成身旁的時候,他側頭看了一下這個已經哭得出不了聲的男人,到底是淡淡地說了一句:「三叔節哀。」
凌三成恍若未聞,只呆呆地看著自己的房間,麻木地流著淚。
那眼裡,是彷彿失去了一切的絕望。
2015-08-05
蘇靜初 著  
2016-11-09
糖藕 著  
2013-04-30
吱吱 著  
2016-01-20
花日緋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