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3904
書  名:小白花奮鬥日常(卷四)
作  者:盛世流光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7-09-06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打從嫁給了嚴青,齊楚楚漸漸發現了這男人溫柔又多情的一面,
夫妻倆小心翼翼地試探彼此,於房事上也愈見契合,
感情親密得可說是蜜裡調油,容不得第三者插足!
然而,這夫君太好,也是有煩惱的,嚴青盡是招些「狂蜂浪蝶」惦記,
居然有姑娘想在嚴青面前裝出「可憐小白花」的形象?
哼,關公面前耍大刀,可不要小看她齊楚楚多年練就的演技!
另一邊,周凝霜幾度「求嫁」不成,已是心灰意冷,
一遭女扮男裝出遊,她不意間擊殺了臨平王,
誰知臨平王眼一睜,復活醒來,體內竟是換了個芯子!?
臨平王的一舉一動,讓齊楚楚感到分外熟悉,
而她對臨平王的關注,也讓嚴青怒火中燒— —

嚴青:「好吧,我承認,對妳以前的事兒,我是有點……吃醋。」

齊楚楚:「將軍若是介意,我們大可以和離。」

第九十一章 騎馬


多了鄭雨晴這個未出閣的姑娘家,為了避嫌,嚴青自然不可能再留在馬車裡了。
嚴青薄唇抿了抿,冷著一張臉,掀開簾子,下了車。
好在他那匹馬一直跟在路上,他從小廝手中牽了韁繩,翻身上馬,動作乾淨索利,別有一種瀟灑之氣。
「嚴大將軍的身手可真好。」鄭雨晴透過車窗看出去,低聲喃喃道,帶著幾分迷戀之意。
正說著,鄭雨晴眼前一亮,齊楚楚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掀開車簾,一副準備出去的樣子。
「嚴夫人,妳這是做什麼?」鄭雨晴不解地問道。
齊楚楚輕巧地跳下車,回眸一笑:「這輛馬車就送給鄭姑娘了。」
鄭雨晴還要再問,卻已見得齊楚楚走向那匹馬前方,仰著頭,笑靨如花,衝著面容冷峻的男人道:「我忽然想試一試騎馬,夫君可願意教我?」
聽到齊楚楚的話,鄭雨晴目光一怔,反應了一會兒,這才回過神來。
嚴夫人之前說的把馬車送給自己,竟是這意思,可自己又不是真的要借馬車,只是……只是想找個機會接近那人罷了。
偏偏嚴夫人使出了這樣「大方」的一招,好一個順水推舟。
鄭雨晴看著齊楚楚臉上的明朗笑容,心中甚是不痛快,之前精心策劃的打算一下子落空了。
不滿地咬了咬唇,鄭雨晴勾人的狐狸眼中露出幾分怯意,細聲細氣道:「可是因為妹妹佔了馬車,讓嚴夫人覺得不自在了?若是這般,那……那妹妹就不打擾了,妹妹寧願下車再等上四五個時辰,也不敢獨佔了夫人的馬車,害夫人去受那馬匹顛簸之苦,妹妹這就下車,還請夫人回來吧!」
一邊說著,鄭雨晴一邊步履緩緩地從車廂內移了出來,眉間輕蹙,嫵媚面容上帶著一分薄愁、三分愧疚,甚是惹人憐惜。
小巧的繡花鞋快要觸及地面的時候,鄭雨晴有些期待地抬起眼,朝著齊楚楚那邊看去。
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了,齊楚楚這新上任的將軍夫人總要做足表面功夫,定然不會留她在這裡繼續等下去。
為了不讓她心中繼續愧疚,齊楚楚該是要打消騎馬離開的想法了吧?
可此時的齊楚楚,哪裡還有閒情來顧忌這位「情敵」的想法?這會兒的全部心神都放在馬背上的男人這邊呢!
見男人沒有立刻回話,齊楚楚揚了揚眉梢,輕哼道:「怎麼,夫君不願意教我?」語氣中明顯帶著幾分不滿。
下一刻,齊楚楚一隻纖白的手往上抬,主動地朝著嚴青遞了過去。
因著那馬匹是來自北地的純種千里馬,馬背頗高,齊楚楚這麼一揚手,滾著金邊的袖口微微下滑,露出一截凝脂般的瑩白手腕來,又白又嫩,格外招人。
嚴青也不知怎麼的,明明上一刻還在擔心她吃不了騎馬的苦,這會兒卻是鬼使神差的掌心一攏,直接將那細白手腕包住了,輕輕一個使力,便將人直接拉上了馬。
他動作太過迅速了些,乍然從平地拔高了幾尺有餘,齊楚楚嚇了一跳,還好她有所準備,這才沒叫出聲來。
方才不是還不情願的嗎?這人也變化得太快了些。
嚴青自從下了馬車之後就一直黑著的一張臉終於在此刻轉晴,懷中是齊楚楚柔軟馨香的身子,近得他一低頭就能嗅到她髮間的清幽香味。
男人墨色的眸子瞇了瞇,現出幾分愉悅之色,忽然覺得方才的倉促之舉也沒什麼不妥。
既然是這丫頭非要騎馬,他又何必違心地拒絕?至於那位忽然冒出來的鄭姑娘,她不是要借馬車,索性讓給她就是了?
倒要多謝這位鄭姑娘了,要不是她,他又如何能有這樣親近這丫頭的機會?
更難得的是,這次還是這丫頭主動提出來的。
齊楚楚這還是頭一次騎馬。
坐在馬背上,齊楚楚只覺得整個人一下子都拔高了許多,有種居高臨下、俯視眾生之感,別有一番爽快滋味。
先前她說要跟著嚴青學騎馬,其實是一時想出來的藉口,她只是不想同這位別有用心的鄭姑娘在一起罷了。
不過,這會兒跨坐在馬匹上,齊楚楚倒真生出了興趣來,眸中也帶著幾分躍躍欲試了。
這樣高大的馬匹,若是在山林中飛馳起來,獵獵風聲颳過耳邊,想必會格外瀟灑吧!
不過她有自知之明,這麼一下子學會是不可能的,最多就請嚴青帶著她跑兩圈,能美美地體驗一把,也算是人生快事了。
這麼想著,那雙清亮的眼中染上一點兒興奮之色,齊楚楚唇角揚起,笑盈盈地轉過頭去。
「謝謝夫君肯……」
正好身後人往前傾身去拉韁繩,齊楚楚那微微張開的嫣紅唇瓣便輕輕地掃過男人輪廓分明的下巴。
柔軟唇瓣被嚴青下巴上的青色鬍碴扎了一下,刺刺的,有點不舒服,齊楚楚有點窘迫地往後縮了縮,儘管耳尖微微發燙,還是努力保持鎮靜,說完了那句話。
「……教我騎馬。」說完,齊楚楚便迅速地將頭轉了回去,完全不敢去瞧他的表情。
為了解除窘境似的,齊楚楚瞥了眼從馬車上下來的鄭雨晴,也沒問她怎麼跑下來了,直接笑著告辭道:「鄭姑娘,那咱們就此別過。」
「嚴夫人、嚴將軍……」鄭雨晴往前快走兩步,還要再挽留一番。
卻見齊楚楚話音剛落,嚴大將軍已經一揮馬鞭,朝著遠路疾馳而去了。
馬蹄噠噠聲中,揚起一陣灰塵,鄭雨晴正好離得近了些,被那塵土掃到,衣衫一下子變得灰撲撲的,像是在灰地裡打過滾一般,比府裡的僕婦瞧著都落魄些。
齊楚楚和嚴青一走,便預示著鄭雨晴的計畫徹底落空,落空也就罷了,她還被弄了滿頭滿臉的灰。
鄭雨晴站在原地,一雙狐狸眼瞇了瞇,狠狠跺了跺腳。
那位嚴夫人,果然不是個好對付的,難怪憑著區區孤女的身分,能傍上大將軍這樣的金龜婿。
方才大庭廣眾之下,嚴夫人便這般主動獻吻,真是有夠無恥的,不知道私底下用了多少不堪的風流手段,才勾引得大將軍迷了眼。
鄭雨晴咬了咬牙,唇邊忽而露出一抹諷刺的笑意。
將軍不過是一時貪戀新鮮罷了,等時日久些,齊楚楚這些不堪手段用盡了,又還能拿什麼勾住將軍?
到時候,將軍總是要納妾的,她鄭雨晴定然有大把機會。
只要進了威遠侯府,憑著她的美貌和才識,自然能牢牢抓住將軍的心,不動聲色地慢慢除掉齊楚楚那個眼中釘。

疾馳出好長一段路程之後,齊楚楚才覺得有些奇怪。
嚴青不是應該帶她回京城的嗎?怎麼周圍的路好像……越來越荒涼了些?
自從進了京城以後,她幾乎都待在威遠侯府之中,就算偶爾出來幾次,也是和府中女眷一同乘馬車出來,從來沒有這樣直接騎馬,對於京城的地理位置一竅不通。
所以這會兒嚴青帶著馬兒跑了好遠之後,她才察覺出來奇怪。
「夫君是不是走錯路了?」
聽說有人天生不認得路的,不會這位大將軍也有這樣的毛病吧?平時有侍從在,所以沒問題,如今只有他們兩人,他這毛病就顯露出來了?
偏偏她也不認得京城的路啊……
這麼下去,他們該不會跑到明天也跑不回去吧……
這樣一想,齊楚楚忽然覺得,之前她是不是應該忍一忍,直接和鄭雨晴一起坐馬車回去好些?
她可不想露宿荒郊野外啊……
齊楚楚話音剛落,就聽得身後人似乎笑了一聲,緊貼著她後背的胸膛也顫動了幾下。
「放心,回家的路我還認得,我先帶妳去個地方。」
「嗯?什麼地方?」齊楚楚有些好奇。
「妳之前不是說要學騎馬,這附近有個荒廢的馬場,再有半里便到了。」男人聲音清朗,比尋常時候溫和了許多,聽起來心情不錯的樣子。
齊楚楚笑著抿了抿嘴,嚴青還真打算教她騎馬啊,不過,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就是回了府裡,也沒什麼新鮮的玩意兒。
嚴青既然願意教,她當然是萬分樂意。
如嚴青所說,沒過多久,一塊荒廢已久的馬場便出現在兩人面前。
因著這馬比尋常馬匹高了些,嚴青擔心齊楚楚翻身上馬容易受傷,便依舊坐在她身後,只是將韁繩遞交到她手中,只讓她先慢慢遛達,這樣萬一有了什麼事,他也能及時控制住。
齊楚楚雖然設想過不會太容易,可沒預料到,她按著嚴青指導的試了好一會,手心都汗濕了,那馬匹卻一動也不動。
大約知道換了個主人,那馬匹正偷懶打著盹呢!
齊楚楚鬱悶地回頭看了一眼嚴青。
下一刻,齊楚楚握住韁繩的手便被嚴青嚴嚴實實的包裹住了。
她耳畔是男人低沉的聲音,他溫熱的鼻息落在她脖頸間,有點癢。
「慢慢來,挺直腰背,雙腿往前夾住馬肚兩側。」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了嚴青幫忙,齊楚楚按著他說的步驟試了一下,那馬終於開始慢慢遛達起來。
「真的可以了!」齊楚楚這次終於成功,開心得連聲音都透著雀躍之意。
她目光望著前方,自然沒有瞧見身後男人眸中浮現出的笑意。
男人薄唇微微向上勾起,成婚有一段時日了,可直到今天,他才覺得兩人的關係終於拉近了些。
等慢慢遛達了兩圈之後,齊楚楚便不滿足於此了,她這哪裡是騎馬?根本是遛馬。
就算不能快跑,小小地跑一下總是可以的,而且,齊楚楚知道,有嚴青在,她也不會出事。
齊楚楚那雙滿含期待的目光看過來的時候,嚴青又怎麼會捨得拒絕?
只是他沒想到,這次沒忍心拒絕,竟是給自己挖了一個深坑……
齊楚楚雖然開始不得要領,但慢慢在他的指導下跑了兩圈之後,倒也摸出些門道來,漸漸熟練起來。
不需要嚴青操控韁繩,齊楚楚自己也能小跑上一段了。
齊楚楚兩條修長的腿夾著馬背,玲瓏身軀微微向前傾,挺翹的臀卻是朝著斜後方,隨著馬兒的節奏上下起伏著。
齊楚楚沉浸於這新習得的騎馬技能之中,像是小孩兒得了玩具,正新鮮著呢,哪裡還顧得上身後的動靜?連臀尖拂過男人的衣料都沒有察覺到。
拂過她耳邊的風聲有些大,男人刻意壓制的聲音便愈發模糊難辨了。
嚴青勾住她腰間的手緊了緊,猶豫半晌,還是往後退開了些,在兩人之間留出一大段空隙來。
2017-05-17
子醉今迷 著  
2014-07-16
端木景晨 著  
2016-08-10
趙岷 著  
2015-04-15
糖拌飯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