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4001
書  名:拐個萌妻入東宮(卷一)
作  者:子醉今迷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7-09-13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郎騎竹馬來,遶床弄青梅……
所以說,竹馬什麼的,最煩人了有沒有!?
俞家五姑娘阿音,嘴甜性善,是長輩們眼中的寵兒,
她這嬌生慣養的小吃貨,日子「幾乎」無憂無慮,
沒錯,只要那位太子表哥別沒事找她的碴……
太子冀行箴,世人皆道他光風霽月,溫潤如玉,是實打實的好人,
但在阿音看來,這廝卻是個纏人精!
他還有個「惡興趣」,便是千方百計搶走她喜歡的東西,
奪人所好非君子,偏偏他只對她不「君子」!
比不過他的老謀深算也沒什麼,那她繞著走總行吧?
哪知天意弄人,她有點「生不逢時」,八字竟和那冤家合了個大吉!
她還想著離他多遠有多遠,他卻已經打算坑她一輩子……

第一章 阿音


入春已經一個月,樹上枝條漸次抽出了青綠嫩芽,京中近日開始轉暖,河上半夜裡結起來的一層薄冰,到了中午就會在陽光下漸漸化去。
如今正是太陽最大的時候,過了晌午,人們用膳後,習慣去歇午休,街道慢慢安靜下來。待到最後的語聲也散去後,不遠處卻響起了馬蹄踏地的得得聲,中間還夾雜著車輪碾壓路面的聲音。
一名眉目清俊的錦衣少年當先出現在路中央,他策馬快速而行去到街邊,下來急急地繞了一小圈後,就又上馬循著原路折返回去,跑出沒多遠,幾輛車子繞過轉角駛了過來,他就沒再繼續前行,勒馬靜候在路邊。
待到最前頭那輛輕便、精緻的小馬車經過自己身旁,少年拉穩韁繩,驅使著駿馬跟了上去,並行後,他抬起手中鞭子輕敲車壁,喚道:「阿音,阿音妳快來看。」
半晌沒有動靜。
他再次道:「阿音,莫不是睡著了吧?來看看,我有好玩的給妳。」
伴著他的接連輕喚聲,車窗上掛著的簾子總算是微微動了,不多時,簾子被掀起,一張小臉出現在了車窗內。
女孩約莫六七歲大小,圓圓的小臉,皮膚很白,粉妝玉琢的,極其討人喜歡。最吸引人的是她那雙眼睛,像是汪了一潭水,甚是惹人憐愛。
阿音的視線在少年身上溜了一圈,並未發現有什麼特別之處後,她抬眼去看少年:「二哥,你又騙我。」
她聲音甜甜糯糯的,讓人一聽就心裡止不住的喜歡。
俞林安唇角揚起了愉悅的弧度,眉梢一挑,笑道:「我騙妳做什麼?不信妳看!」說著就把手伸到妹妹跟前,攤開給她看。
他慢慢放開五指,想著用掌心中的鮮花來給妹妹個驚喜,可他如今也才十歲,手不算很大,加上剛才策馬時候拉韁繩和揚馬鞭,不自覺地就使上了力氣,原本應該十分好看的花朵被他這樣一握,已經花瓣軟爛、花莖歪折。
俞林安十分沮喪,趕忙收回了手,扭頭撇向另一側:「還是別看了。」
雖然剛才他的手只鬆開了一剎那的功夫,可阿音已經瞧見了他手中之物,那種花是他們小時候在京城裡常玩的,到了江南後卻是見不到。
阿音笑著趴在車窗邊,軟聲細語地道:「我要看!二哥,你送我吧!」
俞林安扭著頭不答話,五指收攏,緊緊握著韁繩。
阿音就繼續叫:「二哥,二哥?」
這時候,車子另一側的另一個少年已經開了口:「阿音,莫要再這般叫了,回了家裡可不要叫錯,不然的話,祖父、祖母怕是要不高興。」
這少年身量比俞林安還要稍高一些。兩人五官有三四分相似,只是俞林安慣常帶著笑意,他卻雙唇緊抿成一條線。
雖然他瞧著不苟言笑,可阿音不怕他,阿音在這邊看不到他,只能聽到聲音,便揚聲道:「大哥,你放心好了,我定然不會叫錯。」
他們是一母同胞的兄妹,三年前跟著父親到了江南任職。
幾個月前,臘月的時候,父親收到了調令,任命他為九門提督。
新年一過,父親就急忙趕回京城上任了。
當時天氣還冷著,父親捨不得他們受凍,就讓他們等開了春再收拾行裝過來。
說來,這次父親的調任也有些奇怪,父親少時是皇上的伴讀,兩人感情很好,當初父親臨離開京城前,皇上曾私下裡說過,讓父親在外面歷練些年頭再歸京,可如今不過才一任三年就將父親給調回來了,倒是有些稀奇。
不過,聖意難測。
許是皇上改變了主意也說不定?
阿音這樣想著,還不忘了和另一側的兄長做保證:「四哥,你放心好了,我斷然不會記錯。」家裡祖父、祖母安好,自然未曾分家,三房孩子要一起序齒,大房、二房那邊還有幾位堂兄在。
俞林琛在旁淡淡地應了一聲,就沒了旁的話。
他一向寡言,俞林安和阿音早已習慣了。
如今春色正好,兄妹倆看俞林琛不吭聲,又見路上沒什麼行人,索性就把那側車窗簾子撩了起來,悄聲說著話。
「阿音,爹看到我們,高興不高興?」
「自然是高興的。」
「阿音,爹看到我後會不會誇我騎術精進了?」
「我倒是覺得爹爹會考你這個月的課業。」
「好吧……」
俞林安的一腔熱情被妹妹最後一句給徹底澆滅了,他這才記起來,父親臨走前確實說過,見面的時候要考考他。
於是,他接下來一路都沒了說話的興致,一直在拚命想著前段時間夫子到底教給他了些什麼。
他這麼回憶著,不多時就到了俞家大門前。

俞林琛兄弟倆將駿馬交給了門房的人,阿音由婆子扶著下了馬車,兄妹三人這便去到緊跟在阿音車後頭的那輛車子旁靜等。
不多時,母親程氏下了車。
看到恭候著的兒女們,程氏笑道:「你們怎麼不先進去?」她五官秀美,身材窈窕,雖然已經是三個孩子的母親了,可風姿不減當年。
阿音去拉程氏的手:「四哥、五哥說了,咱們一起過去,好給爹爹個驚喜。」
俞家三房夫妻倆一向感情很好,程氏也很想念自家相公,聞言笑著點了點頭。
旁邊扶程氏下來的婆子有些為難的開了口:「三老爺如今不在家裡。」
「不在?」程氏很是意外。
俞林安和阿音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疑惑,今兒早晨父親還遣了人去郊外的莊子上接他們,說是他特意告了假,留在家中等著他們,怎的如今卻變了卦?可他並不是會變卦的性子啊!
俞林安脫口而出:「該不會出了什麼事吧?」
「別胡說!」俞林琛輕喝了一句,但是他的眉間也已經微微蹙起:「若是有事,祖父會讓人和我們說的。」
「是婢子多嘴,說錯了。」婆子趕忙笑道:「剛才宮裡來了人,把三老爺叫走了,這才沒能等著。」
程氏聽聞後安心下來,領了兄妹三人一路說笑著往裡去,順口談論著府裡這幾年的諸多變化。
大夫人和二夫人領了孩子們在垂花門等著,看到程氏他們過來,都欣喜不已。
夫人們上前和程氏相攜著往裡行,少年們和俞林琛兄弟湊到一起,女孩們則找了阿音說話。
俞老太爺和俞老夫人正在堂屋裡喝茶,原本兩人還一左一右的坐著,後來俞老太爺聽聞程氏他們已經到了,就有些待不住。
他當先起身朝外行:「我瞧著外頭院子裡的花不錯,去瞅瞅。」
雖然說的是花,可他走著走著就去到了院子外頭,也不管那些花了。
俞老太爺一路走著,不多時就聽到了歡笑聲,老人家稍稍分辨了下,從裡頭聽出了個甜甜糯糯的聲音,花白的眉毛就揚了起來,腳步也不由加快。
「祖父!祖父!」
這聲音既歡快又喜悅,俞老太爺聽聞後綻開了笑容,彎身伸出雙手。
阿音小跑著,撲到俞老太爺的懷裡。
俞老太爺一把抱起她來,掂了掂:「喲,沉了!沉了不少。」
大夫人楊氏在旁道:「可不是?三年了,能不沉嗎?」
「沉了好!說明我們阿音好好吃飯了。」俞老太爺將阿音放到地上站好:「阿音聽話了,祖父有獎勵。」說著,就朝一旁看過去。
一位媽媽趕緊上前來,將手中的匣子捧到俞老太爺跟前。
俞老太爺將裡頭的東西拿出來給阿音戴上:「這是祖父給妳的,妳好生戴著。」
阿音低頭一瞧,原來是個赤金花絲嵌寶瓔珞圈,說實話,這東西用料很足,剛一壓到脖子上,她就感受到了那沉甸甸的分量。
但看這瓔珞圈作工精緻,很是漂亮,她就開心起來,也顧不上什麼重不重的,努力挺直了被壓的小脖子,開心的朝著俞老太爺道:「多謝祖父。」
其他姑娘看到後,暗暗驚詫,祖父什麼時候準備的這個禮物?她們可是一點都不知道!且她們都沒有這麼精緻的瓔珞圈,這可是獨一份的。
姑娘們有的渾不在意,有的臉色不太好看,望著阿音時就連笑容也淡了下來。
俞林琛發現後,朝俞林安看了一眼。
俞林安四處環視著,了悟,開口嚷道:「祖父,你可是偏心,我們都沒有,就只阿音有。」
那幾個女孩這才想起來,不光是她們沒有,就連剛剛回來的兩位少爺也都沒,臉色稍微舒緩了些。
俞老太爺吹著花白的鬍子對俞林安道:「你們是阿音嗎?不是,就不用要了。」說著笑咪咪地對小孫女伸出手:「來,祖父牽著妳。」
阿音上前握牢他的手。
俞老太爺慢悠悠走著,阿音在他身邊邁著小短腿跟著。
俞林安想了想,心裡也有點不是滋味,悄聲和俞林琛說:「老爺子忒偏心。」
俞林琛淡淡看了弟弟一眼:「我也偏心。」
俞林琛這話說得明白,他也是向著阿音的。
俞林安摸摸鼻子沒話說了。

因為三夫人和三房孩子們的歸來,晚上家裡擺了宴席。
阿音是家中孫輩女孩裡最小的,也是最得寵的,俞老太爺以她年紀小,不用避諱為由,拉著她和他一桌坐了。
老人家拚命往孫女碗裡放好吃的,生怕她吃不飽似的,給堆了一座小山。
正當席間氣氛美好和樂的時候,丫鬟匆匆來稟:「老太爺、老夫人,三老爺回來了。」
聽聞這話,三房的人齊刷刷放下了筷子,欣喜地望向了門口。
阿音好久沒見爹爹了,想念得很,眼巴巴地看了過去。
受冷落的俞老太爺見小孫女不搭理自己,不樂意了。
他冷著聲音問起那罪魁禍首:「到哪兒了?趕緊過來吃飯。」省得小丫頭總惦記著她爹。
丫鬟還沒來得及回話,簾子撩起,俞三老爺已經大跨著步子走了進來。
他已過而立之年,氣度如松,身姿挺拔,只不過此刻他眉目冷肅,步履急促地快速行著,倒不似平日那麼沉穩儒雅,反倒是多了幾分凌厲氣勢。
到了屋中,被食物的香氣圍繞著,俞三老爺腳步一頓,忽地反應過來,此刻屋中有許多人在,忙將已經到了嘴邊的話給嚥了回去。
他朝妻子和兒女微微頷首,示意了一下。
走到俞老太爺跟前,俞三老爺轉而說起另外一件事來:「娘娘說,春日到了,要家裡的女孩過兩日進宮去賞花。」
而後,俞三老爺再次望向了女兒:「娘娘特意叮囑過,阿音也去。」
2016-11-16
糖藕 著  
2015-11-25
端木景晨 著  
2013-04-30
吱吱 著  
2017-08-23
賞飯罰餓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