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3905
書  名:小白花奮鬥日常(卷五)
作  者:盛世流光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7-09-13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這男人的醋勁兒啊,可真是要不得!
因著嚴青先前的誤會,齊楚楚「認父」之路一波三折,
齊遠借屍還魂,以臨平王之身接近齊楚楚一家子,再續親緣,
齊楚楚自是樂意得很,意欲替爹娘牽線,
誰知自家娘親走了桃花運,竟是連景陽王也來「搶婚」!?
嬌妻的家事,自是嚴青的負責範圍,
嚴青向齊遠獻上了「苦肉計」,助岳父重新娶回岳母,
這廂齊遠和程氏夫妻聚首,齊楚楚與嚴青也和好如初,
偏生安寧日子沒過多久,嚴青就要領兵出征——
齊楚楚:「我和孩子等你回來。」
嚴青:「好,聽娘子的,等我回來,再給孩子取名。」
昔日恩愛生活,尚且歷歷在目,
誰知一朝突起變故,北地竟傳回了嚴青掉下峽谷的消息……

第一百二十二章 分房


等終於想通這一點,明白過來那個揍自己的兔崽子根本就是嚴青後,齊遠氣憤之餘,想到之前的情況,卻是有些不安。
好端端的,嚴青突然衝出來打自己做什麼?
那拳頭的力道大得不行,好像自己跟他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
大夫都說了,這拳頭下手太重,一看就是習武之人的手勁,就算敷上最好的藥,也至少要過個七八天才能完全恢復好。
現在自己半邊臉都還是腫的,連吃東西都只能吃點柔軟的食物。
齊遠想想就氣得不行,這個陰險的兔崽子,有一上來就給岳父送這麼大的「見面禮」的嗎?
不過,齊遠有些奇怪。
那個時候,嚴青怎麼會突然出現在竹亭?
齊遠記得很清楚,楚楚丫頭當時告訴過自己,對於自己還魂到臨平王身上這件事,她沒有十成的把握能讓人都接受,於是連程氏也沒有說。
至於嚴青,肯定也是對這件事情毫不知情的。
那麼,嚴青當時莫名其妙地衝出來,是為了什麼?
難不成是……誤會了什麼?
齊遠皺著眉頭,仔細回憶了起來。
那會兒,自己和閨女面對面站著,一五一十地將話都說清楚了,沒想到把她反倒是落淚了,最後自己就伸手幫閨女擦了擦眼淚。
似乎也沒什麼不對勁的,嚴青到底是誤會了什麼?
對了,擦眼淚?
齊遠想到這個,心中猛地一跳,一時間臉色乍青乍白。
這大女婿,難道是誤會楚楚丫頭那會兒是在……私會外男不成?
難道說嚴青那個時候,其實是來「捉姦」的?
所以,在看到自己替楚楚丫頭擦淚的時候,嚴青以為被戴了綠帽子,然後怒火大漲之下,才會直接一拳砸過來,打暈了自己?
齊遠越想越覺得,自己猜測的十有八九是正確的,不由得又是無奈,又是頭疼,這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事兒啊?
齊遠心中也控制不住地擔憂了起來。
嚴青對自己下這麼重的手,想來也不是個性子溫厚的人,從小又是個練家子,只怕是個脾氣暴烈的。
壞了!
齊遠匡的一下佔了起來,臉色有些發白。
楚楚丫頭那兒,該不會出了什麼事兒吧!?
那嚴青既然能對自己下狠手,那對待「背叛」了他,還讓他「蒙羞」的夫人,又會使用怎樣的殘忍手段?
之前不是聽嚴青說,請了孫大夫去了院子裡瞧病?既然自己親眼見到程氏沒有事,那說明……當時生病的另有其人。
那院子裡,不是只有她們母女兩個麼?如果不是程氏,生病的除了楚楚,還會有誰?
難道說……這個心黑手狠的兔崽子,竟然連女人也打?
「臨平王」這具身體皮糙肉厚的,被打了就被打了,也不會出什麼大事,可姑娘家哪裡禁得住嚴青這麼一拳?
要真是這樣,也太無恥了!
齊遠會有這個猜測,並不是突發奇想,實在是之前他在遙城的時候,曾經聽說過這樣的例子。
有些男人一旦醉酒或是動怒,就會拿自家女人或者孩子當出氣筒,手段極其凶狠殘暴,還曾經有一次,事情鬧得很大,原因是那家裡的女人終於不堪虐打,直接用菜刀砍了人。
最後,官府去捉人的時候,那女人早已經在周圍鄰里的通風報信之下,偷偷跑掉了,要不然,只怕是要以命相抵才行。
齊遠想到那樁事,一顆心都擰緊了,越發覺得以那個時候的情況來看,嚴青很有可能是動手了。
說不定正是因為這位嚴大將軍有這些個不好的毛病,曾經才會這麼大歲數了,都沒成親。
齊遠站起身來,背著手,焦慮地在屋子裡轉來轉去,眉間皺出一道深深的折痕。
不行不行,得去打聽一下。
要是……要是這嚴青真是個性格暴烈的,喜歡動手打女人的,自己寧願讓楚楚和離,也不會讓她繼續待在威遠侯府。

清晨,威遠侯府,錦繡院的正廳之中,齊楚楚和嚴青給老夫人請完安,在下首的玫瑰椅上坐下。
與此同時,大丫鬟冬荷湊近老夫人身邊,小聲說了句話兒。
老夫人聞言愣了一下,下一刻,一張臉上頓時樂開了花,整個人都精神了許多,招了招手,喚了齊楚楚到過來,小心地拉著她的手坐下,生怕讓她磕著、碰著哪兒了。
老夫人笑咪咪的,樂得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只一個勁兒地點頭道:「好好好,我就瞧著妳這丫頭是個有福的。」
其實,老夫人這兩天同樣在琢磨著這事兒呢,不過聽說楚楚丫頭去拜送子觀音的事兒,也就沒有出口問,免得給她太大壓力。
有時候吧,這催得太緊了,女人家心思太重了,反倒不是什麼好事兒。
老夫人原本打算著先順其自然再說,等到翻過年來,要是還沒什麼動靜,那時候再想辦法也不遲。
沒想到,楚楚丫頭這才剛剛拜了一趟觀音廟回來,居然不聲不響地就懷上了,這怎麼能不讓老夫人驚喜?
這孫兒都二十好幾的人了,總算是要當爹了。
他們這侯府,好久沒有熱鬧了。
老夫人心裡高興得很,這生孩子可是大事,一應東西都該早早地準備起來才是,不然到時候弄得手忙腳亂的。
心思轉到這上頭,老夫人索性又喚了一個婆子過來,讓她去提醒衣物房那邊,現在就要開始給楚楚丫頭提前準備些寬鬆些的衣服。
女人懷孕時,肚子大起來了,那一般的衣服就穿著不大合身了,順便也可以開始準備小孩兒的貼身衣物之類,要選那些個最柔軟的細棉來做,小人兒家家的,皮膚細嫩,可禁不住那粗料子的磨蹭。
老夫人一會兒又想著,楚楚丫頭身子瞧著瘦了些,要多補補才好,得去找大夫過來,好好瞧瞧,給她開些安胎藥和補品才是,更要選幾個合適的穩婆提前在府裡住著,當然得留意一下有沒有合適的乳母,等孩子出生了也好照顧,還有小孩兒的那些個吃的、用的、玩的……
老夫人安排這個、安排那個的架勢,好像齊楚楚今兒個才懷孕,明天就要生了似的。
嚴青聽見老夫人這一通上上下下的吩咐,頭皮都有些發麻,被老夫人弄得緊張了起來,彷彿下一刻那孩子就能嗖一下蹦出來似的。
見老夫人快吩咐不過來,一副忙暈了的樣子,嚴青頗為無奈地插了一句:「祖母,楚楚她才剛懷上,時候還早,妳別太著急。」
老夫人聽到這話,卻是忙裡抽空,橫了嚴青一眼。
什麼叫她這個做祖母的太過著急?依她老人家來看,分明是他這個做爹的不夠上心才是,這裡裡外外、上上下下的事兒多著呢,不早點準備怎麼成?這孫兒居然還嫌棄她操心太多了!還不是為了他家媳婦兒母子兩個嗎!?
嚴青都這麼大的人了,一點也沒有當爹的樣子。
老夫人不爽地哼了一聲,教訓道:「你又沒生過孩子,知道個什麼?」
沒有生過孩子,並且永遠不會有這個機會的嚴青無奈地摸了摸鼻子,索性噤了聲,不再亂說話,掃自家祖母興致。
難得見嚴青吃癟的樣子,齊楚楚視線飄過去一眼,唇角勾了勾,坐在老夫人身邊,笑著聽老夫人繼續碎碎念。
好不容易等到老夫人方方面面地吩咐完,嚴青這才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他還是頭一次發現,祖母居然這麼能念叨,依祖母這架勢,感覺過不了多久,整個府裡都要忙活起來了。
嚴青也是頭一回知道,這懷個孩子,居然有這麼些七七八八的東西要準備,聽得他頭都大了。
畢竟以前,這些個女人家的事情,他哪裡會去瞭解?
這會兒聽越多,嚴青越覺得自己這個丈夫做得不大稱職,完全是一頭霧水,什麼都不清楚。
看來他還得抽空瞭解瞭解,提前做做功課才行。
「咳……阿青吶!」老夫人結束了長篇大論,有些刻意地咳了一聲,終於再次把視線落在了嚴青這邊。
「祖母,什麼事?」被點名的嚴青不解。
「楚楚這月分還淺,處處都要留心,你在軍營裡粗手粗腳慣了,平時一不小心撞著、碰著楚楚就不好了,我想著,等會還是派人去把你們院裡的廂房收拾一間出來,你就先搬過去住一段時間,等到孩子穩妥些了,再回來住。」老夫人一本正經地提議道。
又來?嚴青心中一凜,雖然老夫人嘴上說的是他粗手粗腳,可他哪裡聽不出來這裡頭的意思?分明是怕他又生了什麼不好的念頭,萬一對著楚楚動手動腳,影響到腹中的孩子。
之前在觀音廟中聽到那位孫大夫提起的時候,嚴青就隱約有了點兒不好的預感。
畢竟之前,齊楚楚因為某些不可言說的原因起不來床的時候,老夫人就跟防什麼似的把嚴青給趕到書房裡去睡了。
更何況,現在是懷孕這樣重要的頭等大事。
只是親耳聽到老夫人提起,嚴青還是心中咯登了一下。
究竟楚楚是祖母的親孫女,還是自己是她老人家的親孫子?有這麼防著自家親孫子的嗎?自己看起來……就那麼禽獸?
嚴青哭笑不得,還是努力替自己爭取:「祖母,我知道孰輕孰重,會好好照顧楚楚的,搬出去就不必了吧!」
就算老夫人不說,嚴青也根本沒想過動手動腳。
這來之不易的孩子,他呵護還來不及,怎麼會為了一時的歡愉去傷害孩子?
老夫人淡淡地瞥了嚴青一眼,明擺著不大信任他。
這血氣方剛的男人,現在說得是信誓旦旦,真的到了那時候,忍不忍得住,可就不一定了。
老夫人可不敢讓楚楚丫頭冒這個險。
接收到自家祖母這般明顯的嫌棄眼神,嚴青心中暗暗歎了口氣。
沒辦法,這回……看來是非搬不可了,罷了罷了,也就兩個多月的時間,大不了忍一忍就是了。
只是雖然這麼想著,嚴青還是有些捨不得。
好不容易有了孩子,是件喜事來著,結果卻落得這麼個待遇,還不如楚楚沒懷的時候呢,好歹那時候能抱著媳婦睡。
老夫人見嚴青沒再說什麼,也知道這孫兒雖然不情願,好歹是默認了。
不過,這到底是他們夫妻倆的事,也要經過楚楚丫頭的同意才是。
老夫人轉過頭,拉了齊楚楚的手,詢問道:「楚楚,妳看呢?」
嚴青眸光越發暗淡了些。
老夫人現在拿這話問齊楚楚,毋庸置疑,得到的肯定是滿意的回覆。
剛鬧過了一場,齊楚楚巴不得他嚴青不出現在面前呢,有了這麼好的藉口,又怎麼會拒絕?定是會一口答應的。
只是,這分居兩個多月,兩人之間好不容易培養出的一點兒感情,怕是又耗得差不多了。
嚴青偏頭看齊楚楚一眼,留戀地看著那張白皙如玉的臉,有些失落地收回目光,攏在袖中的手緊握成拳。
下一刻,齊楚楚柔軟的嗓音響起,猶如天籟。
「我看……就不用了吧,夫君知道輕重緩急的,祖母不用擔心。」齊楚楚不著痕跡地收回看向嚴青的視線,只看著老夫人,淺笑著回應道。
「啊,這樣的話,那也好,你們平時多注意點。」老夫人有些驚訝,倒沒想到齊楚楚會說出這句話。
不過,既然是楚楚丫頭捨不得,阿青也搬走得不情不願的,那……那自己這做祖母的,總不好強行讓人分開,棒打鴛鴦。
其實自己也覺得,以自家孫兒的個性,受了上次的教訓,大概是不會再亂來了,只是稍微有點兒不放心,覺得分開更穩妥些,才會這樣提議的。
另一邊,聽到齊楚楚的那句話,嚴青卻是一下子怔住了。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齊楚楚會說出這樣一句話來。
嚴青微微抬眼,看向含笑的齊楚楚,眸中閃過一抹微光,帶著尚未察覺的驚喜之意。
怎麼會這樣?齊楚楚居然……沒有答應祖母,還願意讓他陪在身邊?
2017-05-03
天神遺孤 著  
2017-07-19
半袖妖妖 著  
2016-06-29
沐水游 著  
2015-01-21
楚寒衣青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