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4002
書  名:拐個萌妻入東宮(卷二)
作  者:子醉今迷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7-09-13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青梅與竹馬,兩小無嫌猜……
只不過,青梅的年齡小了些,對自己也有點嫌棄,
但在冀行箴眼中,阿音就是他要「寵一輩子」的責任,
昔年救命之恩,以身相許也不為過,
更何況,她的存在總能溫暖他高處不勝寒的心,
太子這身分看似高大上,身後卻有無數明槍與暗箭虎視眈眈,
一場兄弟間的射箭比試,便是一齣大鬥法,
不但牽扯到後宮之爭,更是皇帝與皇子們的制衡,
誰料表面上技藝的一較高低,底下竟潛藏攸關性命的毒計!
天家中暗潮洶湧,冀行箴步步小心,沉著以對,
然而,他再如何從容不迫,遇上了阿音的刻意疏離,卻無法淡定,
他心屬的小姑娘,他絕不能放手……

第二十七章 小白


阿音被一個頭次見到的男子給戳了鼻子,雖然對方年歲不算太大,不過是個少年郎,可她依舊心裡覺得彆扭,故而她緊繃著小臉給對方福了福身:「多謝公子出手相助。」
不管怎麼說,若非對方拉她那一下,她鐵定要跌倒。
少年仔細盯著面無表情的她看了一會兒,唇邊笑意淡了些許:「妳既是厭惡我,為何謝我?既是謝我,為何還要繼續厭惡我?」
阿音心說倒也談不上厭惡他,不過她只習慣於和至親有親暱動作,被個陌生人親近實在難以接受,因此神色不佳。
不過,她知道有時候越是解釋越不好,因此只道:「公子既是幫了我,我自然要謝你。」說著,不動聲色地後退了一步。
他留意到她遠離的舉動,先是怔了怔,繼而瞭然拊掌大笑:「原來不算是厭惡,莫不是妳小小年紀就講究男女大防了?」
阿音雖被揭穿心事,卻不羞惱,平靜道:「早點習慣終歸是好的。」想想,又補充道:「再半年我就七歲了。」
她這小大人似的樣子逗笑了少年。
「小小年紀,說話還一套一套的!唬我呢?妳不讓我戳,我偏要戳。」他說著,不顧她的掙扎,一把將她抱起:「不光戳,我還要抱妳……照妳看來,莫不是妳要羞憤欲死了?」
阿音心說這什麼人啊!?頓時氣得七竅生煙,掙扎著想跳下去。
她可沒功夫跟他耗著,元宵的小爪子受傷,還在等她要來傷藥呢!
少年怕她跌下來,忙摟緊了,道:「妳這麼漂亮,當真不多見,再者,妳在景華宮裡橫行無阻,沒人去攔……是俞家小丫頭吧?我帶妳去見行箴,妳莫要亂動,地滑多泥,若是摔下去了可不是鬧著玩。」
阿音本是急著傷藥的事情,顧不得多搭理少年,但聽他直呼冀行箴的名字,她又起了好奇心,狐疑地盯著他細瞧。
少年和冀行箴年紀差不多,略比冀行箴大一點點,看來也就相差一歲左右,桃花眼顧盼神飛,膚白唇朱,雖年紀甚輕卻已自帶風流意態。
阿音左思右想,最後緩緩吐出三字:「常書白。」
常書白沒有料到,這頭一回見到的小姑娘居然就能叫出了他的名字,詫異之餘又笑:「怎麼?可是曾聽行箴提過我多次?」他心中好奇,越發神采煥然:「是讚我學識好,還是讚我劍術高?」
「很多。」
「比如?」
「比如︱︱」阿音回頭望了一眼:「如今我沒功夫細說,還請公子將我放下,感激不盡。」
常書白不肯,非要她講。
阿音惱了,快速列舉道:「聽說你偷吃過他的果子,偷喝過他的茶,甚至懶得做功課了,還要他代勞,被先生發現字跡不對時死不承認,非要說自個兒是仿了太子殿下的字跡做的功課……」
不等阿音念叨完,常書白抬指刮了一下她的臉頰:「小丫頭忒的記仇,就不說我點好來。」
「沒辦法。」阿音一本正經道:「好似公子也沒做過什麼好事。」
「是嗎?」常書白忽地鬆開手。
阿音驟然往下墜,嚇得臉都白了,結果,還沒來得及驚呼出聲就又被人接住,從前到後也不過一瞬而已。
她臉黑黑的去看常書白。
常書白眼帶笑意:「哎呀,手滑。」
阿音推他手臂,想要跳下去。
他摟得更緊。
阿音踢他。
他索性抬起手來,把她一下子扛到肩膀上。
這動作有點太快,阿音絲毫防備都沒有就忽然小腦袋朝下,一下子緩不過勁來,有些暈眩,再不敢亂動,扒著他的肩膀微微發抖。
常書白髮覺後,趕緊把她從肩膀上扶下來,重新好生抱在懷裡。
看她慘白著小臉,雙唇都有點發顫,常書白後悔了,吶吶道:「怎麼這麼不禁嚇?以往抱我侄子時這樣逗,他都開心得很,我……我頭回抱小姑娘,可真是嬌氣……餵,妳別嚇我,妳要不要緊?」
阿音別過臉去不理他。
常書白再不敢造次,好生摟著她,緊緊抱在懷裡。

冀行箴聽宮人們說俞姑娘來了,甚是欣喜,疾步出屋去尋,一路問人到了竹林,順著蜿蜒的路前行,停停走走,好不容易才尋到了人。
可是,此刻常書白抱著阿音已經要進殿門了。
兜兜轉轉一路,居然又回到了剛才出去的地方!冀行箴暗歎一口氣,正要開口,抬眼見阿音被常書白緊緊抱著。
顧不得其他,冀行箴三兩步過去將人攔住,語氣頗為不悅地問:「怎麼回事?」說著,就伸出手去要把阿音抱過來。
常書白原本覺得小丫頭在懷裡軟軟的、香香的,挺好,不願放手。
但看阿音一見到冀行箴就朝他伸出手去,常書白也是沒轍,只能將阿音放到了他的懷裡。
冀行箴的懷抱是熟悉而又安全的,阿音緊緊摟住他的脖子,不肯撒手。
冀行箴早知常書白做事甚少考慮後果,平日又很少和小姑娘接觸,根本不知道小女孩們的脾性,想必做了什麼出格的事情嚇到了阿音,語氣不悅地問:「你這是怎麼了?」
常書白雙手抱胸往門框邊一靠:「沒什麼,就逗了逗她。」想想剛才小姑娘的樣子,他也是有些歉然,正要開口道歉,卻聽小姑娘先開了口。
「其實,剛才我要跌倒的時候,常公子拉了我一把。」阿音道。
冀行箴面色稍稍和緩,低聲問她:「差點摔倒,所以怕了?」
阿音猶豫了一瞬,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冀行箴就和常書白道:「原以為是你的過錯,倒是我錯怪你了。」他抱了阿音一會兒,看小姑娘沒事了,就把阿音放到桌旁的椅子上坐好。
阿音惦記著另外一件事,拉著冀行箴的衣袖,和他說了元宵受傷一事。
冀行箴知曉她很疼愛元宵,趕忙讓人備了傷藥,依著阿音所言的位置送去。
「我也去。」阿音跳下椅子往外奔,不過沒走幾步就被冀行箴給攔了下來。
「我去。」冀行箴道:「妳好好等我,莫要隨意走動。」說罷,不等阿音的反駁,徑直大跨著步子出了屋。
阿音焦急地看著他的背影,慢慢回了之前的位置上坐好。
常書白拉了把椅子挨近阿音旁邊,閒閒散散地坐在上面,手中轉著一個拴了玉石墜的絡子,輕聲道:「多謝。」
阿音擔憂著元宵,一時間沒有想通常書白說的是什麼,緩了一下神,明白過來,她道:「不用謝,我只是覺得沒必要罷了。」
常書白對她沒有惡意,且他對之前的舉動後悔了,她知道。
剛才冀行箴十分維護她,她也看了出來,想想沒必要因為她的小事就讓冀行箴和常書白鬧得不甚愉快,所以便將一些事情掩下不提。
常書白心中瞭然,笑彎了桃花眼,手指猛地停住將墜子和絡子收起,抬指戳小姑娘鼻尖,語帶笑意地道:「妹妹是個好姑娘。」
阿音氣悶,別開臉,心中憤憤。
剛剛她還覺得常書白是個好人來著,他就又來這套?現在她還能不能反悔,把之前他的一系列過分舉動告訴冀行箴啊?
阿音跳下椅子,去到山水畫前細看。
常書白就順勢跟了過去,看小姑娘對山水畫有興趣,他索性將眼前幾幅畫一一講解。

冀行箴進屋的時候,看到的便是常書白與阿音正湊在一起說話,常書白眉梢眼角都是笑意,而阿音卻是滿臉的不甘願,常書白說十句,她連一個字也說不到。
冀行箴喊了阿音一聲。
阿音回頭看過來,見到了他懷裡的元宵,大喜過望,她小跑著過去,不敢挪動元宵,只小心翼翼問他:「牠要不要緊?」
「尚可。」冀行箴看她滿臉期盼,將元宵小心地擱到了她的懷裡:「牠不過是扎了刺而已,拔出來就好了,養幾日莫亂跑便可。」
阿音小心翼翼地撫著元宵身上的毛。
元宵喵嗚地叫著,在她懷裡拱來拱去。
「咦?妹妹養的貓?」常書白探頭過來:「毛色頗為純正。」
冀行箴沒好氣道:「誰是你妹妹?」
常書白彎了唇角去指阿音:「你妹妹不就是我妹妹?」
「不成。」冀行箴走到阿音身後,探手把她半抱在懷裡:「旁人可以,她不行。」
常書白奇道:「怎地就不行了?我還就偏要叫。」說罷,對著阿音「妹妹」、「妹妹」地說個不停。
阿音被常書白氣得不行,涼涼看了他一眼,緩緩吐出兩字:「小白。」
這二字入耳,常書白的聲音驟然停住,而後不敢置信地看著阿音:「妹妹說的肯定不是我。」
阿音笑咪咪地看著常書白,又喊了聲:「小白。」而後挽住冀行箴的手臂:「太子哥哥。」
常書白猶不敢相信,指了她問冀行箴:「這就是你說的那個很聽話的小丫頭?」
冀行箴難得聽阿音喊自己一聲「哥哥」,誰料竟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微微俯身在她耳邊悄聲說了一句:「妳就知道欺負我。」又笑著直起身來,對常書白道:「我家包子只聽我的,你的話,她不理會。」
常書白把阿音上上下下打量了許久,哼笑道:「總有一天她也會聽我的。」
冀行箴莞爾:「你說的可作不得準。」
「咱們走著瞧就是!」常書白揚了揚下巴,懶懶地抬手朝阿音揮了兩下:「好妹妹,哥哥先走了,過幾日去學堂找你玩。」說罷,轉身就走。
原本常書白就和冀行箴商議完事情了,須得去到皇上那裡參加帝后二人給鎮國公設的接風宴,先前正是因為這個而告辭離去,只不過遇到阿音後又折回來送她。
冀行箴揚聲喊常書白:「你明日不去崇寧宮?」
「不了。」常書白腳步不停,遠遠拋下幾句話:「我才剛回來,歇幾日再說,先生們若是問起,你就和他們說我還沒回來。」
冀行箴無奈地搖了搖頭,低頭一看,小姑娘也正做著一樣的動作。
「真是個笨的。」阿音自言自語道:「鎮國公都回來了,他會沒回來?騙誰呢?先生們肯定不會信的!」
「說得好。先生們又不愚鈍,怎會隨意被糊弄過去?」冀行箴笑著抱起不住搖頭的阿音,坐到椅子上,將她放在自己的腿上坐好:「不過,書白也不在乎先生們信不信。」倘若在意的話,那也就不是常九了。

元宵小爪子上的傷著實養了些日子,這幾天裡牠一下地,爪子落在涼涼的地面上就會喵喵亂叫,顯然疼得難受,這種時候,也不等阿音去勸或者去抱,牠自己就會乖乖跑回貓捨的小床上縮成一團。
看著牠這樣可憐的小模樣,阿音心疼得緊,原打算這一回歸家時候帶牠同去,可牠現在才剛剛見好,若是貿貿然就把牠帶著,一路顛簸也不知有沒有問題。
雖然錦屏說了貓兒、狗兒都皮實得很,一丁點小傷沒有關係,阿音最終還是決定不帶元宵跑來跑去。
到了要回家那一天,阿音就將元宵帶去了景華宮,拜託冀行箴幫忙照顧著。
冀行箴並沒有很爽快地應了下來,只道:「妳再叫我一聲,我便答應。如何?」
阿音抬眼看他:「叫什麼?」
冀行箴挑眉笑道:「那日,書白在的時候,妳叫過的。」
「唔。」阿音瞭然地點點頭,後退半步恭敬行了個禮:「太子殿下。」那日她確實這樣叫過冀行箴,在依著禮數行禮問安的時候。
冀行箴要笑不笑地看著她。
阿音看他還不答應,果斷轉身要走:「我覺得,我還是把元宵託付給皇后娘娘比較好。」
阿音走得異常決然。
冀行箴看她半點回頭的意思都沒有,只能上前去把元宵接了過來,又狠狠在她頭上亂揉一氣才作罷。

阿音在宮裡讀書,每十日才能夠歸家一次。
每到這一天,俞家上下都會在俞老太爺的命令下,把家裡收拾得煥然一新,為的就是迎接他老人家寶貝孫女的歸來︱︱即便這所謂的「離去」,也不過是短短九日而已。
為了在家裡多待些時候,阿音都是在能夠歸家的前一天下了學就坐車回去,緊趕慢趕,能夠在天擦黑前到家。
可這天因為阿音把元宵送去冀行箴處,晚了一點,進家門的時候就有些遲了,過了掌燈時分,天已經黑透,路兩側掛了燈籠點了燈。
俞林安伴在阿音左側,走在路上,邊往裡行邊抱怨:「妳不知道祖父有多心急,妳才晚了一盞茶的時間,他就讓我們輪番來家門口守著。」又叮囑道:「下次可別再晚了,不然啊,我們遲早要被老爺子折騰死!」
阿音很是歉然:「元宵的腳扎到刺,受了傷,還沒好全,我把牠送去太子殿下那裡,所以遲了些。」
「元宵傷到了?」俞林安問:「嚴重不嚴重?」
元宵跟著阿音已經一個多月了,前幾次阿音回來的時候,把牠一起帶回了家,俞家上上下下都很喜歡這個毛茸茸的小傢伙,如今聽牠傷到了,俞林安亦擔憂。
「倒不算太嚴重。」阿音道:「就是傷在腳上,平日牠稍微走動就影響傷勢癒合,想必過幾天就好全了。」
俞林安頷首,道:「這就好。」
到了廳堂後,阿音又將自己沒帶元宵回來的緣由和家裡人說了一聲,大家問過了元宵的情況後,就一起入座用膳。
阿音依舊被俞老太爺帶著和他同桌而食。
俞老太爺的理由很簡單,七歲以後便要開始注意男女大防了,如今已經是四月底,九月就到了阿音生辰,到時候她年滿七歲,許多事情都要留意,沒法再和他同桌用膳,故而他現在是每次都堅持著要阿音跟他一個桌子,免得到了九月後想這樣也不成了。
家裡人拗不過俞老太爺,只能依了他。
阿音倒是很喜歡與祖父在一道。
俞老太爺領兵作戰多年,看過的事、到過的地方不知凡幾,每每兩人一起用膳的生活,他都會擇了當年的趣事來當故事講給她聽,她很喜歡這樣。

不知不覺間,晚膳時間過去,阿音又陪著祖父母說了會兒話才回玉竹苑。
程氏早就在屋裡等著了,看到阿音回來,忙拉了阿音進屋,她早已吩咐人備好了熱水,待到阿音洗過澡換好衣裳後,才與阿音坐在桌前說話。
「明兒我想帶妳去鋪子裡一趟,順便多裁幾身衣裳。」在程氏和阿音說完旁的瑣事後,這般與阿音講道。
阿音便有些好奇:「前些日子不才剛拿了衣裳?怎地又要給我裁新的?夏衫早已備齊了吧?」
「我是說,要再做兩套夏天的舞衣。」程氏無奈道:「蘇娘子當初春日裡叮囑妳備好舞衣,是因為妳初初才去,故而特意提醒一番,如今妳既是學了一個多月了,那麼夏日舞衣便就要自己提早備好,不能再等先生提醒。」
蘇娘子是教習公主們「舞」之一課的先生。
公主們的學習課程與京中尋常貴女們不同,公主們無須學習針線、刺繡這樣的針黹技藝,因為生來尊貴,即便往後嫁人,她們也是建公主府、招駙馬,即便需要服侍婆婆,亦用不上她們親手去做針線活。
不過,公主們另有她們相較起尋常貴女們更得要多學的東西,比如御,比如射,比如舞;前兩者,是自太祖皇帝打下江山後就要求後輩子孫必須學習的,而學舞,則是為了有更為曼妙的身材,以及更為優雅的儀態。
阿音是學生裡年歲最小的,阿音還沒抽開身段,還是個小姑娘的樣子,跳起舞來著實算不上「優雅」。
但蘇娘子對待每個學生都「一視同仁」,嚴格要求每一個人都要做到最好,如今阿音的身材達不上她的要求,她就讓阿音做幾身漂亮的舞衣,藉此彌補年齡造成的欠缺,務必讓全部學生都能美到一定程度。
其實,除了身材這一項之外,蘇娘子對阿音還是讚賞有加的,比如她悟性好,比如她姿態漂亮。
可是,每次想到蘇娘子的嚴苛程度,阿音的心裡就止不住的打突。
挽了程氏的手臂,阿音哀哀道:「娘,我真不想學舞了……三公主什麼時候能夠尋到新的合適伴讀?我覺得自己也幫不上三公主什麼。」
程氏自然曉得那「新伴讀」是不可能選出來的。
想到女兒將要在宮裡過一輩子,程氏心裡也難受得緊,旁敲側擊半晌,最終故作不經意地問道:「太子殿下待妳如何?」
阿音想了想,道:「挺好的。」
母女倆又說了會兒話,商議著明兒去哪些鋪子轉轉,看看衣裳。
商議已定後,阿音頭髮也差不多乾了,程氏便催著讓她歇下。
2015-09-09
清楓聆心 著  
2013-06-11
吱吱 著  
2015-12-30
七和香 著  
2012-03-01
當木當澤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