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3906
書  名:小白花奮鬥日常(卷六)完
作  者:盛世流光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7-09-13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即便對嚴青的「死訊」再如何悲痛,
齊楚楚仍是咬著牙,一力誕下了屬於他們的孩子,
靜王爺登基,坐擁天下,對她的覬覦之心卻依舊不減,
竟想趁人之危,要將她收入後宮!
宮中乃是幽幽深潭,人在其中,身不由己,
皇后探得新帝心思,竟是給齊楚楚下了漸忘前塵的藥物,
偏就在此時,嚴青大難不死,孤身回了京城——

齊楚楚:「我真的不認識你。」

嚴青:「即使妳一輩子好不了,我也會陪著妳。」

往昔的繁華盛景,皆如過眼雲煙,
嚴青甘願棄了手中的權位,來換取齊楚楚一個含情脈脈的回眸!
此後,山高水長,天高地闊,
他們還有很長很長的時間,來印證真愛無悔……
第一百四十六章 難產


痛,鋪天蓋地的痛意襲來。
齊楚楚一身冷汗,從噩夢之中猛然醒來,只覺得肚子痛得厲害,像是有什麼東西要從裡面迫不及待地蹦出來。
她一身的衣物已經全被冷汗浸濕,額髮濕淋淋的,像是從水裡撈出來一樣,就連睫毛上都還掛著水氣,眼前霧濛濛一片,看不清楚。
齊楚楚耳邊不停傳來什麼人來來回回走動的聲音,有年長的婦人正在急急忙忙地吩咐旁人準備乾淨的帕子,熱水和剪刀,還有別的什麼物事。
之前昏迷的時候,不知被灌了什麼藥,齊楚楚這時候口中苦澀得厲害,跟吞了黃連似的,只是她卻沒有空去管那些個了。
肚子上被人用手一下下地推按著,還有一隻手正在下面動作著,齊楚楚心中一驚,她之前做過準備,那位張娘子給她仔細說過生孩子的情形,讓她熟悉些,也免得將來生產的時候手足無措。
可她肚子裡這孩子明明才八個月,還遠遠不到預計的生產日子,怎麼現在這情況,倒像是馬上要生了?
是之前的噩夢還沒醒?
還是說……這個孩子要提前出生了?
這個念頭一生出來,齊楚楚頓時心驚肉跳起來,生出一種不好的感覺。
齊楚楚用力地掐了一把手心,並沒有從噩夢中醒來,反而痛意讓她更清醒了些。
她眨去眼中的水氣,透過模模糊糊的視線,終於稍微看清了一些室內的陳設、布置。
寬敞的內殿比尋常世家的內院都要高大不少,屋中陳設富麗堂皇,布置十分尊貴,來來回回走動的人中大部分是一身宮女打扮。
很顯然,這裡並不是侯府,她現在應該是在皇宮內院之中。
那也就是說,她之前聽到的那些話,並不是在做夢?
她的確是參加了宮宴,然後更衣回來的路上,聽見了兩個小太監私下說的話。
想到那兩個太監的話,齊楚楚陡然整個人都清醒過來,心中一寒,緊張之下,肚子痛得卻是越發厲害了,叫她一時無暇去顧及其他。
齊楚楚呻吟一聲,用力咬住唇,口中已嘗到了鹹腥的味道。
慌亂之中,她抓住了身邊一個人的手,斷斷續續地問出聲來:「孩子……是要……提前……出來了嗎?」
她這會兒身上痛得厲害,手上力氣沒多大。
那穩婆反握住她的手,溫聲安撫道:「夫人別急,妳先前動了胎氣,御醫給妳用了催產藥,孩子的確是要提前出來了。」
穩婆雖然知道現在情況凶險,那孩子很大可能是保不住了,可這個時候,哪裡能跟齊楚楚直接說?
外頭那位陛下,可是嚴令要保住這位夫人的。
要是這會兒真說了實話,這懷孕的夫人哪裡接受得了?辛辛苦苦懷胎那麼久,要是這會兒知道孩子快保不住了,弄不好一時情緒激動,就是一屍兩命。
穩婆哪裡敢擔這個責任?照著外頭的情形看,這夫人要是沒了,她只怕都得跟著受罪,只能先暫時用話安撫著這夫人。
等到凶險時候過去了,先保住這夫人的性命再說。
「我肚子……疼得厲害……是不是孩子……出什麼事了?」齊楚楚下意識猶覺得有些不放心,又強撐著問了一句。
「夫人且放寬心,這女人生孩子,哪有不疼的?痛過這一晚上就好了,妳這會兒別說太多話,免得耗損了體力。待會兒奴婢讓妳使力的時候,妳再好好用力就是。」
穩婆接生過的婦人,不說幾百個,幾十個是有了,各種場面也經歷過,知道怎麼讓生產的婦人寬心。
之前的那陣慌亂已經過去了,加上得了外頭那位陛下強硬的命令,穩婆也少了些顧慮,這會兒說話時語氣很是溫和,只管先安撫好這位夫人。
其實穩婆話中雖然句句安撫,但卻是巧妙地避開了齊楚楚的問題,並沒有直接回答那孩子是有事,還是沒事。
只是齊楚楚心神不寧,身上又痛得很,也就沒注意到她話中的這點兒異樣。
聽的這位穩婆回話時,語氣不急不緩,很是有把握的樣子,不像是出了什麼事兒,齊楚楚當下也安心了許多,聽進了穩婆的勸告,好好保存力氣待會兒用,沒再強撐著問出什麼話來。
一時之間,安靜下來,想到之前那兩個太監字字戳心的話,齊楚楚眼眶一酸,就要落下淚來。
嚴青離開的時候,分明說得那樣輕鬆,如今怎麼會出事?怎麼能就這樣把自己和孩子丟下了?
況且,周凝霜曾經拍著胸口,信誓旦旦地說過,嚴青一定會平平安安歸來。
周凝霜都已經是活過一世的人了,她的保證怎麼會出了差錯?
如今,靜王爺也當上新帝了,說明和上輩子周凝霜經歷過的事情確實是一樣的,那嚴青也肯定如周凝霜所說,一定會平安回來的!
那些個謠言,肯定是有什麼地方傳錯了,一定是錯了!
即使心中明白這樣的猜測有些荒謬無稽,齊楚楚還是收斂了心神,強迫自己把之前聽到的話扔在一邊,不要再去想那些個擾亂心神。
現在最重要的是,她得把這個孩子平平安安地生下來。
這是她和嚴青期盼了那麼久的孩子,不管嚴青有沒有事,她都一定會讓這個孩子健健康康地出生!

燈火通明的寢殿外間。
「陛下,明兒個還要祭祀先祖,這裡怕是至少得耗一晚上,你要不然還是先回去歇會兒吧?」大總管李太監手執拂塵,彎著腰,小心翼翼地勸著在殿中背著手來來回回踱步的新帝。
新帝腳步一頓,那張俊朗的臉上滿是疲憊之色。
捏了捏緊繃的眉心,新帝一揮手,朝旁邊一個小宮女吩咐道:「妳進去,看看裡頭現在怎麼樣了。」
新帝就像是根本沒有聽見李太監的話一樣,又或者是聽見了,也沒想過要離開,直接無視了他。
李太監見狀,只能默默地住了嘴,安安靜靜地跟在新帝身邊,再也沒多說一句。
他們這些個在身邊伺候的,最要緊的就是得看得懂主子眼色,可不能像那些個死腦子勸諫的臣子,非得惹得主子生氣,也要固執己見,沒得冤枉賠上自個兒的性命。
那小宮女才剛剛進去,還沒弄清情況,就聽得裡面就傳來一陣痛苦的慘叫聲,嚇得往後退了一步。
這痛苦的慘叫聲乍然響起,直接穿透內殿的隔扇,瞬間傳到了外間。
李太監低著頭,就看見主子的腳步滯了一下,垂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
新帝定住身形,直直地往內殿的方向看去,彷彿能穿過木製的隔扇和厚重的帳簾,看到裡面正在受罪的那個人似的。
他的聲音有些啞:「小李子,你說,她會不會出事?」
李太監眼皮跳了跳,忙俯身回道:「有陛下在此護佑,夫人吉人自有天相,定然會平安度過這一關。」說完,又使了個眼色給下面的人。
有個機靈點的小太監倒了杯茶過來。
李太監雙手捧著遞到了新帝面前:「陛下,先喝杯茶潤潤嗓子。」
新帝接過茶抿了一口,喉嚨的乾澀緩解了些,想到之前自己做的那個決定,手指捏緊手中的茶杯,目光暗沉了幾分。
那個孩子沒了,等齊楚楚清醒過來,知道原因的時候,會不會怪自己沒有留住肚子裡的孩子,而是選擇了犧牲孩子,保住她的性命?
阿青現在地下有知,又會不會怪自己沒有給他留住最後的血脈?
新帝握著白瓷杯盞,被燭火照得微暗的眸中,歉疚之色一閃而過,轉過頭,仰面看向黑沉沉的殿外,長長地歎了口氣。
不管將來會如何,即使重來一次,自己應該還是會做出一樣的選擇。
如果……如果當時齊楚楚是嫁給了自己,而不是阿青……
要是沒有嫁給阿青為妻,她又何至於因為聽到他的消息而動了胎氣?她也就不會早產,不會經歷今日這一遭生死劫難。
要是她那時候嫁的人是自己,這個時候,自然會穩穩妥妥地在宮中待產,說不定……還能給自己生下一位小皇子。
新帝收回視線,像是陡然反應過來什麼。
如今阿青已經不在了,齊楚楚又即將失去這孩子,她還這樣年輕,難不成以後要守著孤獨的日子度過餘生……
自己如今已是坐擁天下,又為何不能得償所願……
新帝忽然想到什麼,呼吸停頓了一瞬,握著的拳頭又緊了緊,眼睫垂下,遮住了黑眸中一閃而過的微芒。

丑時三刻,坤寧宮中。
「陛下現在還在偏殿?」皇后在寢殿之中靜坐了許久,終於開口,面無表情地問了一句。
「回皇后娘娘,是的。」身邊一個大宮女恭恭敬敬地低頭回道。
自從陛下進去那殿中之後,就沒從裡頭出來,自然是還在裡面等著。
大宮女方才跟在皇后娘娘身邊,那穩婆出來的時候,皇后娘娘那句話雖然沒說完,但她知道,娘娘應該是要保住孩子的。
畢竟,那位夫人和皇后娘娘並沒什麼親近的關係,而那位夫人肚子裡的孩子,卻是皇后娘娘的親外甥。
可誰知道陛下居然一臉怒色地出現了,駁了娘娘的決定,最後變成了保大人而不保小孩,娘娘還被陛下「請」了出去。
大宮女隱隱猜出了其中蹊蹺,心中頗有些膽寒。
在這深宮之中,有些事情,知道越多就越危險。
好在她是皇后娘娘的心腹,只要能保守祕密,一個字都不洩露出去,倒也不會有什麼事兒。
「呵!」皇后聽到大宮女的這個回答,倒是並不意外,只冷笑一聲,一向以溫和示人的眸中滿是嘲諷之意。
陛下方才說得那樣冠冕堂皇,可看看他現在做的事兒,怎麼能不叫人多想?
罷了,他願意守著,就讓他守著好了。
既然外甥都沒了,齊楚楚是死是活,都跟皇后沒關係,齊楚楚死了,反倒更合她心意,她又何必辛辛苦苦地跟著等消息?
「好了,本宮累了,伺候歇息吧!」皇后閉了閉眼,站起身來,斂去眸中湧動的怒色,平靜地吩咐道。
「娘娘,妳不等陛下了嗎?」那大宮女遲疑了一下,還是開口問道。
自從陛下登基以來,這些日子都是住在坤寧宮這邊的,其餘的嬪妃那裡,可是一日也沒去過的,由此可見對皇后娘娘的恩寵。
「不用,他不會來了。」皇后嗤笑一聲。
如今齊楚楚正在生死關頭,陛下估計今夜都不會挪地方了,怎麼可能還有心情過來這裡?
「是。」那大宮女應了一聲,上前替皇后寬衣,替她卸下了頭上沉重的鳳冠,並伺候她洗漱。
只是等到沐浴更衣完,躺倒床上的時候,皇后又哪裡睡得著?睜眼瞧著黑沉沉的帳頂,一夜未眠。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跟在新帝身邊的李太監都有些疲憊了,甚至還偷偷打了個哈欠。
好在這會兒陛下也不來回踱步了,只坐在一邊等著消息,李太監也總算是跟著輕鬆了些。
李太監敏感地察覺到,自家陛下跟方才似乎有那麼點兒不一樣了,不再神色凝重地看著裡面的方向,時不時就派個宮女進去看兩眼。
這會兒,陛下臉上表情鎮定了許多,也沒問裡頭的情況,只是出神地坐在一邊,想著什麼事兒。
李太監雖然有些奇怪,但只能憋在心裡暗暗揣摩,萬萬不敢問什麼。
現在,靠在椅上的英俊男人更是閉上眼,伸手揉了揉額角,似乎是有些累了。
就在李太監以為,陛下怕是要準備回去歇息的時候,一聲細細的嬰兒啼哭聲延綿不斷地響了起來,雖然不算嘹亮,卻打破了這滿室的寂靜。
正閉目小憩的男人猛地睜開眼,漆黑的眸中閃過一絲寒意,不見半點喜色。
新帝那森寒的目光如迅疾閃電般,飛快地轉向喧鬧處,一下子站起身,踢開身後的椅子,就朝著裡間的方向走去。
「裡面怎麼回事!?」他的眉頭緊緊地擰著,語氣裡猶帶著明顯的不悅和怒意。
之前說大人和小孩大概只能保住一個的時候,他明明都已經命令下去,保大人而不保小孩!
現在那孩子還活著,那齊楚楚是不是已經出事了……
難不成是她醒來之後,知道了什麼,非要犧牲自己,生下這個孩子不成?還是說命中注定,這樣的情況下,只能保住那個孩子?
李太監忙忙地小跑上去,趕緊擋在了新帝身前。
「陛下,陛下……你不能進去……這裡面汙穢得很,你可萬萬不能進去。」
被李太監一提醒,新帝神色一凜,腳步便緩了下來。
新帝自然也知道裡面不乾淨,女人生孩子的地方,男人一向是不能進的,免得沾染了晦氣。
方才他也是一時衝動,並沒有真的打算進去。
新帝沉默著點了點頭,復又坐回椅子上,寒著一張臉,命令道:「派人去問問,裡面怎麼樣了?」
2016-11-09
端木景晨 著  
2016-12-28
媚眼空空 著  
2013-09-11
衛風 著  
2017-08-23
墨輕愁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