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4003
書  名:拐個萌妻入東宮(卷三)
作  者:子醉今迷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7-09-20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一個「禮」字大過天,這回阿音可是切身體會到了,
這不?因為皇帝一番訓斥,她便和冀行箴硬生生冷戰了兩年,
縱然和好如初,還有男女大防四字擺在前頭,
阿音謹守自己本分,偏偏冀行箴卻是一個不安分的,
他竟然千方百計找機會與她相約,還周密地安排人「望風」……
有沒有這麼誇張啊?見他如此用心良苦,她都有些過意不去了,
但他的念舊,也讓阿音有種腳踏實地的安穩感,
在這宮裡,唯有他不變的情誼,是她長久以來的倚仗,
誰知,一串紅豆手鍊卻引發了兩人的友情危機!
阿音真有些傻眼啦,冀行箴竟然對她「不懷好意」?
他還信誓旦旦,將來只對她好,只娶她一人……
然而,他可是太子殿下呢,終身大事又哪裡由得了己?

第五十二章 打算


阿音原本打算不去景華宮那邊,但是回了清瀾小築後,總覺得心裡有什麼事總記掛著,思來想去,最終還是往冀行箴相約之處而去。
因為不願被旁人發現,她只讓錦屏在旁跟著,其餘人則留在清瀾小築裡收拾,或是清掃房間,或是整理她帶過來的物品。
臨近相約之處後,阿音讓錦屏留在街角等著,她獨自向前,往那棵樹下行去。
冀行箴早已等在那裡。
聽到腳步聲,他回頭看,見是阿音後,微微一笑,讓火青、川青留意四周,便帶她從小道往景華宮裡行去。
「那錦屏她︱︱」
阿音的話未說完,冀行箴就笑道:「放心,斷然不會耽擱妳太久,也不會讓她在那邊凍著,銀峰等一下會帶她去喝茶。」
錦屏自小就伺候阿音,是個可靠的,平日阿音尋冀行箴的時候就帶著她。
冀行箴說著說著,就要去拉阿音的手。
阿音不肯,冀行箴原有些不太高興,後來又思量著,她到底是年齡大些了,若是一直不避諱著的話,她怕是會覺得他太過孟浪,這才壓下非要與她拉著手不可的念頭,和她一起並行著往裡走去。
其實,每逢過年,冀行箴都會給阿音準備一份禮物。
只是這幾次過年,阿音在年後回到宮中都和他很是疏離,結果這幾年的禮物他就都沒有送成。
連同今年的,冀行箴將這些禮物統統歸置到了一起,帶她來看。
「這是前年給妳備下的一套首飾,這是去年給妳準備的古琴,這是今年給妳新備下的繚綾衣裙……」他將這些一一給她看著。
阿音拿起那身衣裙來,奇道:「這是,給我的?」
繚綾華麗且精美,僅宮中有少許貢品,外面是見不到的,如今衣裙在手,不用將它展開,單單這樣拿在手裡,便不由自主被它的華美而吸引,若是穿在身上,定然是極其奪目的艷麗。
冀行箴見阿音喜歡,不由一笑:「是,我問父皇要了一匹,專程讓人給妳做的。」
「皇上?」阿音疑道:「他肯讓你用繚綾為我做衣裳?」
「父皇不肯讓我送妳,聽聞我要這匹布想送妳,父皇說,就當他賞給妳的,旁人問起也這樣說便是。」冀行箴說著,忍不住道:「不過,這料子是我親自挑選的,裙子樣式亦是我敲定的,妳只管放心吧!」
阿音本以為晟廣帝對她說了那些話,定是極其厭惡她的,卻沒料到竟肯將這樣名貴的衣料送給她。
看阿音百思不得其解的樣子,冀行箴不由暗暗一歎。
他知道,在晟廣帝的心裡,阿音就是冀家沒過門的兒媳,要給自家孩子東西,晟廣帝還是很捨得的,更何況,阿音越是出挑,等她往後嫁到東宮,帝后面上也就更好看些。
只不過,冀行箴還是有些懊惱。
父皇不願他在外和阿音太過親近,因古琴是身外之物,他可以用表兄的身分正大光明地送,但是像衣裙這樣貼身的東西,卻要用帝王的賞賜來做藉口,他想想還是有些不甘心。
不過,冀行箴心裡的這點不甘很快就被阿音的喜悅給沖淡了。
阿音是頭回看到這樣漂亮的繚綾,想像一下這衣裙上身後,蘇娘子定然不能在她的舞衣上面再挑出錯來了。
好生謝過了冀行箴後,阿音拿出了自己準備的新年禮物,是一把紫檀木描金扇,原本是她尋了好久才找到的名貴摺扇,可是與這用心讓人做出的繚綾衣裙一比,就算不得什麼了。
更何況,冀行箴每年都給她備了禮,而她只準備了今年的。
看著阿音遲疑不定的樣子,冀行箴稍一思量就也明白過來,笑著拉了她的手讓她坐下,又在她著惱之前趕緊收了手。
「妳能記得送我便好。」他笑得開懷:「其餘的我並不在乎。」

兩人閒聊了一會兒後眼看著時間差不多了,就各自分開,而後又分別從兩個不同的方向往昭寧殿去。
如今宮裡將要開始繼續課程學習,眾人須得在時辰合適的時候去拜見帝王,聆聽他的教誨,再在明天開始新的一個年的學習。
今兒等到皇子、公主還有陪讀們到齊後,晟廣帝依然如故,看著先生們對上一年學習的總結,將各人的課業做了評判。
最後得出結果,崇寧宮那邊武課最好的是常書白,文課最好的是冀行箴,崇明宮這裡,文課最好的是冀若芙,武課最好的是常雲涵。
與少年們不同的是,女孩們對藝課尤其重視,而藝課最好的則是阿音。
「成軒和蘇先生都對妳讚不絕口。」晟廣帝與阿音道:「好好努力。」
阿音忙起身道謝。
雖然晟廣帝私下裡對她用詞嚴苛,讓她幾次落淚,但是在旁人面前時,晟廣帝從未說過她半句不是,甚至還時常讚揚她。
晟廣帝點點頭:「我讓人給妳備了一身衣裙,以茲鼓勵,往後妳上『舞』課便可以用得上。」這就是當眾把那套繚綾衣裙過了明路,往後再有人看到她那用貢品衣料做的衣裳後,便不敢再過多置喙了。
阿音再次行禮謝過帝王。
晟廣帝給各方面最為優秀的少年、少女們依次褒獎過後,又提起一事,他與冀行箴道:「我記得,去年和你談論大理寺的幾樁案子時,你說很欣賞大理寺卿斷案的手段和魄力,是也不是?」
「是。」冀行箴起身道:「連大人處事冷靜手段果決,兒子很是佩服他。」
「嗯,那就好!我和他提了幾句,他說無事的時候可以進宮來和你探討一二,往後你看看什麼時候得閒,和他說一聲,商議個合適的時間。」
此話一出,眾人神色各異。

待到少年、少女們散去後,冀符在昭遠宮外繞了一圈後又折了回來,回了昭寧殿見晟廣帝。
自打幾年前那傷藥和扳指的事情,晟廣帝待大皇子冀符遠不如以前親熱,原先他有意栽培冀符,雖然冀符年歲不大,依然放手許多差事讓冀符去辦;可是自打那天開始,他便將這習慣停了下來,未再繼續歷練冀符。
俞皇后曾問起晟廣帝的打算。
晟廣帝道,他原以為大皇子性子溫和,可做賢王,後覺得大皇子心術不正,就先磨一磨性子再說。
俞皇后便沒再過問此事。
後來,鄭賢妃曾幾次三番替冀符向皇上討要差事,皇上也未曾鬆過口,故而冀符如今雖又長大了一些,但無論人脈,或是對前朝的瞭解,都遠遠不如幾年前。
聽聞冀行箴往後可以向大理寺卿請教功課,冀符心裡驚慌,面上卻不顯,回來見過晟廣帝後,與他閒聊半晌,才旁敲側擊地提起自己的來意︱︱想要一同跟著大理寺卿學習。
「以你如今的資歷,還不能與大理寺卿研習課業。」晟廣帝對冀符這般做法有幾分不悅,直截了當地將此事推去:「你母妃如今就你一個,與其每日裡去爭這些,你反倒不如多陪陪她,也免得她自己在這宮殿裡冷清無趣。」
冀符沒料到晟廣帝會說得這般直接且絕情,臉上火辣辣的,也顧不上尋藉口了,匆匆又說幾句話便告辭離去。
晟廣帝思量了一下,知曉冀符稍晚一些定然會將此事告訴鄭賢妃,他本想著提前去知會一聲,免得鄭賢妃聽了後會擔憂。
可是轉念想到俞皇后,晟廣帝猶豫了一下,終是繼續手中的事務。
過了晌午後,靜雪宮那邊來人,說是賢妃娘娘親手煮了晚膳,邀請皇上晚間去那邊用膳,晟廣帝便順勢應了下來。

待晟廣帝處理完政事,到靜雪宮時天色已經擦黑,他抬手止了宮人的通傳,遙看著屋中燃著的燭光,在院子裡負手而立好半晌,這才舉步往裡行去。
鄭賢妃平日容顏清冷,唯有見了帝王才會露出嫵媚的笑容來,她親自上前給皇上換衣,親手伺候皇上洗漱。
在拿著帕子給晟廣帝擦去手上水滴時,鄭賢妃似是不經意地道:「聽說哥哥這次差事辦得好,皇上還當眾讚了他?」
晟廣帝聽出了她的意圖,不由抬眼多看了她兩眼。
鄭賢妃其父鄭大學士當年教習晟廣帝文課,乃是當今帝師,如今是首輔大臣,又是太師,位列三公,鄭家已是榮耀至極。
很顯然,鄭賢妃還要再求鄭家更大的榮寵。
可晟廣帝此時此刻卻是不能再給了,更何況,那鄭勝章實在是不太成氣候,即便鄭家再風光,到了他之後也撐不起來。
「我心裡有數。」晟廣帝說著,避而不提此事,反而明知故問地問鄭賢妃:「今日讓我來、可是有什麼事情?」
鄭賢妃擔憂冀符。
前些年晟廣帝有意栽培冀符,冀符無論是在處事,還是人脈上,都有了長足的進步,可是下毒那件事之後,晟廣帝忽然停了給冀符的所有優待,如今更是開始讓冀行箴跟著大理寺卿學習。
大理寺卿乃是當年姜大學士在世時一手提拔的,且是姜大學士極其得意的一個學生,倘若冀行箴與大理寺卿交好,那麼和對方有關的姜大學士一脈的文臣,怕是都會和冀行箴或多或少有所牽扯。
當年入閣拜相的三大學士,鄭、姜、程皆桃李滿天下。
如今姜大學士已經故去,程家與俞家是姻親,倘若冀行箴再和姜家一脈有牽連,那他便會日漸羽翼豐滿,很多事情就更加沒有轉圜餘地了。
這讓鄭賢妃越發緊張。
不過,她也不至於蠢笨到看不出皇上的不悅。
「沒有什麼旁的閒事。」鄭賢妃溫婉地笑道:「不過是想和皇上一起用膳罷了。」
晟廣帝便未多說什麼,只點了點頭。
鄭賢妃忙讓人擺上飯菜。
用膳過後,鄭賢妃拉了皇上去到書房。
「皇上可還記得當年我們學字的時候?」鄭賢妃研了墨,將蘸好墨的筆放到了晟廣帝的手中:「你說我的字寫得不好,一筆一劃教了我,如今冀符寫字也有偏差,為何你就不肯教他了呢?」
提起當年紅袖添香的往事,晟廣帝有瞬間的恍惚。
當年他的皇祖母很喜歡乖巧可人的鄭清蘭,時常在鄭大學士授課的時候讓鄭大學士把女兒帶到宮裡玩,是以他和鄭清蘭自幼相識,感情一直不錯,若不是後來他在俞家遇到俞正明的妹妹,驚為天人,他許是就會聽從了皇祖母的建議,說服父皇,想方設法娶鄭清蘭為妻……
「不是我不肯教。」晟廣帝知道鄭賢妃借了寫字來說冀符的前程問題,便在紙上提筆畫了一枝梅:「只是他年紀還小,再等幾年吧!」
鄭賢妃靜了好一會兒才笑著應一聲,又拿了新寫的詩詞向皇上討教。

大理寺卿為人陰沉行事狠辣,許多難辦的官司、難治的人,到了他的手裡俱服服帖帖,迎刃而解。
可以說,在他的面前,幾乎沒有無法攻克之事。
晟廣帝並未說過,要冀行箴跟著大理寺卿學什麼,但是冀行箴的心中隱約有些明白,故而跟著連大人學習的時候分外努力。
可是,也正因為冀行箴要跟著連大人學習,所以平日的空閒時間越發少了。
這一回,冀行箴連續四日都未能私下裡去見阿音,每每想起這不夠用的時間,就會讓他剛剛靜下的心開始越發煩躁。
好不容易,這天他有了一點空閒時間。
前一天晚上先生布置的課業少,少師又因故未能來給他上課,因此他晚上得以早睡了一會兒。
早晨,冀行箴特意早起了半個時辰習武,練完劍回到景華宮正殿後,他打算快速吃過早膳,那樣差不多就是阿音將要離開清瀾小築的時辰,屆時他半路去攔人,順便和她說說話。
誰知,冀行箴走到屋裡,剛剛把劍放到桌上,還沒來得及讓人擺早膳,徑山就匆匆進到屋裡來。
只見徑山神色緊張萬分:「殿下,雲峰剛得了一些消息,殿下趕緊聽聽吧!」
徑山做事素來守本分,知禮節懂進退,甚少不問冀行箴的意見便直接用肯定的語氣來讓他做什麼。
聽聞徑山要自己「趕緊聽聽」,冀行箴心知有異,將旁的事情暫且擱到一旁,喚了雲峰來說話。
雲峰一進門便撲通一聲跪到了地上:「殿下,出事了!」
冀行箴眉目驟冷:「究竟是何事?」
「小的也不清楚具體細節。」雲峰素來冷靜,這時候聲音卻在發顫:「好似是二公主那裡出了些問題。」
「二皇姐?」
「是。」雲峰快速壓低聲音道:「似是、似是和鄭家的公子脫不開干係。」
雲峰無法說出其中細節,但是,他從眾人的反應裡推斷出了一些事情來,就快速壓低聲音與冀行箴說了。
冀行箴臉色瞬變:「鄭、勝、章。」咬牙將這幾字緩緩吐出,當即快步朝外行。
走到門口時,他猛地停住步子,回頭望了一眼後,立刻轉身,折回去拿了桌上佩劍,這才疾步快速而去。
2017-02-15
女王不在家 著  
2016-02-17
七和香 著  
2017-07-05
海的挽留 著  
2016-08-24
梁杉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