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4102
書  名:絕色生香(卷二)
作  者:許之行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7-09-20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祝棠雨被抓進水月樓,她決定將計就計,伺機查出真相,
偏偏老是遇上梁景言這個不著調的來搗亂,有錢了不起啊?
哼!她可是「賣藝不賣身」,誰稀罕他的同情?
哪曉得她不僅甩不掉梁景言這個瘟神,連債主都找上門來了,
危急之際,梁景言出手搭救,兩人雙雙墜入河中,
見梁景言如此仗義,祝棠雨本想跟他和解的,可惜還是不歡而散……

那廂,馬新棠頻頻出招,梁家脂香堂被勒令停業,
梁景言利用自己調香的天賦,試圖力挽狂瀾,眼看稍有起色,
馬新棠再下狠手,害得梁景言失去調香最重要的嗅覺!
沮喪的梁景言,無意中發現自己僅能聞得祝棠雨身上的味道,
他重燃一絲希望,準備「重金禮聘」祝棠雨當自己的助手……
包吃包住,還有人幫忙還債,天底下竟有這等好事?
祝棠雨自是欣然接受,但她可沒打算連「初吻」也賠進去啊!?
第二十二章 英雄救美


水月樓裡,蒙著面紗的阮姐坐在桌邊喝著茶。
她放下手中的茶盞,看了看練舞廳裡的眾人,道:「今晚的上課內容是……妳們到下面的舞廳裡隨意挑一個男人,跳支舞。」
玲瓏不解地問:「跳舞?」
「阮姐,跳完舞就不用再上課了?」祝棠雨驚訝地問。
阮姐答:「是。」
祝棠雨自信一笑:「跳舞,這不是很容易嗎?」
話一說完,周黛眉看著她,嘲諷似的笑了笑:「是挺容易的。」
阮姐道:「妳們跳舞的時候,我會一旁觀察,不及格的人,老規矩,不許吃飯。」
「是。」眾人答。
祝棠雨噘起嘴,小聲道:「又要罰……」
「好了,課正式開始,妳們都下去吧!」

舞池裡風花雪月,歌舞昇平。
大廳裡聚集著一群舞女、各行各業的老闆、紗廠的老闆及小開,舞女們穿著紫貂,圍著火狸,翻領束腰的銀狐大氅,說說笑笑,無不透著大千世界榮華的麝香。
祝棠雨看了看舞池裡的人,神色有些懊惱:「該找誰跳呢?」
這時,一隻手突然搭上祝棠雨的肩膀。
祝棠雨回頭,看見一名矮個子男人。
「這位小姐,我可不可以請妳跳一支舞啊?」男人一臉猥瑣的笑容,一口黃牙,禿頂被燈光映得發亮。
祝棠雨暗暗道:「這麼醜的男人怎麼還有臉出來混?算了,跳一支舞而已,反正我也找不到人,湊合湊合吧……」這麼一想完,便點點頭:「好啊!」
男人笑起來,露出一口噁心的黃牙:「那走吧!」說完便連忙握住祝棠雨的手,往舞池中走去。
歌聲響起,舞池裡的人都開始跳舞。
男人一把摟住祝棠雨,手放在她的腰上,她尬尷地笑了笑。

馬新棠和周黛眉一起進入舞池,兩個人開始跳起了舞。
馬新棠對她道:「妳上一次不是說,有個人會出現來幫我?」
周黛眉一笑:「她已經出現了,只不過她讓我暫時不能告訴你她是誰。」
「為什麼?」
「因為,她在做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馬新棠一怔:「聽妳這麼說,她好像很厲害?」
周黛眉淺淺一笑:「到時候你就知道。」
「這麼神秘,到底是何方神聖?倒是讓我很好奇。」馬新棠說。
「既然你那麼好奇,我就透露一點,她現在就在這裡。」
聽聞周黛眉的話,馬新棠很是意外,連忙四處張望,不經意一瞥,便看見角落裡正和人跳舞的祝棠雨。
馬新棠怔了怔,眼中和她跳舞的禿頂男人的手,正在伸進她的裙子裡,祝棠雨故意踩了下他的腳。
見此情景,馬新棠笑了笑。
周黛眉看他浮起笑意的臉,不解道:「怎麼了?」
馬新棠移開視線,淡淡地說:「沒什麼。」

角落裡,祝棠雨不耐煩地和禿頂男人跳著舞。
禿頂男人看了看祝棠雨,再次把手伸進她的裙中。
祝棠雨猛地一把拉住他的手,推開了他,怒道:「你幹什麼!?」
禿頂男人莫名其妙地瞪她一眼:「喲,妳裝什麼裝?」
祝棠雨頓時火冒三丈:「我裝,你有病吧?」
禿頂男人怒道:「我來這兒可是付了錢的,妳是這裡的舞女,我摸妳兩把,妳他媽到底懂不懂規矩!?」
一旁的人聽見爭吵聲,都停了下來,只有音樂還在繼續。
祝棠雨罵道:「我是來陪你跳舞的,你憑什麼動手動腳!?」
禿頂男人大怒不已,張著一口黃牙,上前抓住祝棠雨胸前的衣服,囂張地說:「怎麼著,我就摸妳了……」
祝棠雨猛地打開禿頂男人的手,厲聲道:「你這個色狼,離我遠一點!」說完,便轉身離開。
「嘿,反了不成,誰是這兒管事的!?」禿頂男人追上去抓住祝棠雨,揚起手準備要打她巴掌。
一旁的馬新棠正要跑過去,卻停住了腳步。
「放開她!」
祝棠雨一抬頭,便愣住了。
梁景言單手摟住了祝棠雨,墨色的眼睛在璀璨燈火裡晃出幾道冷光來,迎面撲過來的氣息,有股強勢的力量。
「你幹什麼?」那禿頂男人略微有些害怕,退後了一步。
梁景言目光寒氣逼人,透出絲絲危險的氣息,冷笑道:「我幹什麼?我是來教你,這個地方,不是什麼敗類都可以來撒野的。」
禿頂男人一怔:「你是誰?我教訓這個不懂規矩的舞女,關你什麼事?」
「我是誰?」梁景言冷冷一笑,漫不經心道:「你信不信,我一句話就可以讓你消失在桃花嶺?」
禿頂男人聞言愣了愣,惱羞成怒道:「你他媽別唬我,我不吃這一套!」
這時,老鴇突然跑了過來,看了看站在一旁的祝棠雨,吁了口氣,對梁景言道:「梁少爺,我替他給你陪個不是,你就原諒他吧?」
禿頂男人一怔,瞳孔突然放大,湊近老鴇身邊,心驚膽戰地問:「梁……梁少爺?可是梁景言?」
見老鴇點了點頭,禿頂男人頓時嚇得臉色蒼白,連忙鞠了個躬,顫抖道:「我眼瞎,原來是梁少爺,對不住、對不住了,我就不掃你的興了,就先走了。」說完轉身正要離開,卻又被叫住。
「……不著急走吧,怎麼著也得說聲對不起再走啊?」梁景言說。
禿頂男人便轉過身,連忙走到祝棠雨身旁,拱了拱手:「這位小姐,妳大人有大量,就原諒我這次吧?」
梁景言看了祝棠雨一眼,朝那禿頂男人淡淡道:「這麼沒誠意,跪下來磕個頭。」
「這……」禿頂男人的冷汗刷的流了下來。
梁景言道:「怎麼,不肯?」
禿頂男人一咬牙、一閉眼,騰地跪在地上,朝祝棠雨磕了個頭:「對不起,請小姐原諒我!」
這時,舞池裡所有人見那禿頂男人滑稽的模樣,都露出不屑的目光,嘲笑著。
梁景言走到祝棠雨身邊,長長的胳膊摟住了她,看著所有人,目光一凜,道:「所有人都給我聽清楚了,祝棠雨,她是我的人,以後除了我,誰都不可以欺負她,誰敢不聽我的,就是跟我作對,聽清楚沒?」
聽完這話,人群一陣騷動,人人相顧失色。
梁景言滿意地翹起嘴角,卻被祝棠雨一把推開。
「你在胡說什麼!」祝棠雨臉色漲紅,瞪著梁景言。
梁景言對她眨了眨眼睛,壞笑著攤開雙手,聳了聳肩。
「你們別聽他……」祝棠雨看著場中所有的人,面露難色:「別聽他胡說八道,這都是他……」
她話還沒說完,就被梁景言連拖帶拽拉走了,人群裡隨即爆出一陣掌聲。
馬新棠看著梁景言的背影,笑了笑。
「你笑什麼?」周黛眉疑惑地問。
馬新棠斜了斜嘴角,冷冷道:「我笑那位梁少爺,自身都難保了,現在居然還有心情在這裡多管閒事。」

正是桂花開放的時節,微風一拂,這桂花香便讓夜色也微醺了。
梁景言才剛把祝棠雨拉到了水月樓的門口,祝棠雨便一把掙脫開他的手,怒道:「放開我!」
梁景言的臉抽了抽,乾笑道:「我說妳這個女人,怎麼那麼蠢?」
「誰讓你多管閒事了?」
「……妳知不知道『謝謝』兩個字怎麼寫?」
「你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胡說八道,我怎麼謝你?」
「要不是我,妳以為那個禿頂男人會放過妳?」
「我自有辦法對付他。」
風拂過,桂花清香逐風而來,梁景言抬起眼簾,冷笑幾聲:「妳有辦法?妳有什麼辦法?上次我不是告訴過妳,別留在這種地方了嗎?妳到底是有多缺錢?」
祝棠雨臉色煞白,沉臉道:「不用你管。」
梁景言嘆了一口氣,手指探入口袋摸著什麼。
祝棠雨看見梁景言那熟悉的掏錢動作,蹙了蹙眉:「你又想給我錢?你的車還沒被砸夠是吧?」
梁景言愣了愣,把銀票放了回去,斜眼看著祝棠雨,道:「我真想把妳的腦袋劃開,看看裡面裝的究竟是什麼?」
祝棠雨頷首,想了想,才又續道:「總之,以後我的事你別管,你看見我也不要上來跟我說話,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陌生人。」
梁景言沉吟半晌,壓低聲音:「為什麼?」
祝棠雨揣摩著兩人挨得過近,那清幽幽的白檀香惹得她頭暈,拉開一點距離,低頭斟酌著回答:「不為什麼。」
話剛說完,一陣冷風吹來,祝棠雨打了個冷顫。
梁景言瞥了她一眼,不屑道:「既然如此,那就算我今晚好心被狗咬了……」
祝棠雨愣神間,一襲墨色外套兜頭罩下,她掙扎著從這一團衣服裡冒出頭來,見著梁景言已離開,穿著白襯衫的背影清瘦而挺拔,整個人清貴高華似千年凍雪。

這天上午,是北平秦總督的太太五十壽辰的日子,鞭炮不停地在總督府大門外炸響,大門上掛著紅燈籠,貼著壽字,絡繹不絕的客人走進總督府。
街道上兩邊都停著密密麻麻的一長串黑色轎車,梁清明和陳陽從車子裡下來,進了總督府。
梁清明看著端坐在大廳正位上的秦總督,連忙走上前來,拱手施禮道:「秦總督,恭喜恭喜啊!」
秦總督站起來,笑著還禮:「梁老爺不遠千里大駕光臨,快請坐請坐……」隨即邀梁清明在一個位置上坐下來,又道:「還麻煩你親自把香水送過來,一路辛苦了!」
梁清明微笑道:「總督客氣了,是你看得起我們梁家才是……」看向陳陽,命令道:「陳陽,把給秦總督的禮物拿上來。」
陳陽把禮盒遞給梁清明。
梁清明把禮盒打開,小心地遞給秦總督,道:「這是二十年的人參,一點小小心意,還望總督笑納。」
「人來就行了,還帶什麼禮物……」秦總督看了看禮盒裡的人參,吃驚地說:「我最喜歡的就是你們脂香堂的香水,你可不能讓我失望啊!」
「總督放心,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哈哈,那好,走,後院已經擺好酒席,你我去喝一杯!」
梁清明正欲答好,卻看見一個侍從急急忙忙跑了進來,只聽那侍從嘴裡喊道:「總督!總督不好了!」
秦總督皺眉呵斥道:「大呼小叫,你怎麼這麼沒規矩!?」
「對不起,總督我……」
秦總督不經意地問:「什麼事?」
侍從支支吾吾地答:「是太太,她……她失蹤了!」
這話如同驚雷,把廳中所有人都劈愣了。
驀地,秦總督的臉一瞬變得慘白起來,惶恐地問:「你說什麼?」
「從……從昨晚開始,太太就不見了,我們四處都找過了,也不知道她究竟去哪兒了。」侍從驚駭地看著秦總督。
秦總督猛地從座位上站起來,眼睛血紅,臉色也猙獰起來,他急切地說:「那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繼續去找!?」
「是!」
梁清明看侍從急忙離開,不禁疑惑,這壽宴當天的主角,怎會無緣無故失蹤了?

午時,昨夜的溼霧已散去,明媚的陽光照在梁府院子中的海棠樹上,原本被大霧肆虐的海棠樹竟已重新煥發了生機。
二姨太悶悶地坐在房間裡的黃花梨螭紋圈椅上,百無聊賴地看著一本話本兒。
吳嫂站在一旁,拿起桌上的青花茶壺倒了一杯茶,遞給二姨太,道:「二姨太,這次老爺外出,最晚也要兩天才回來,我覺得,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
二姨太放下書本,疑惑地問:「哦,妳的意思是?」
「妳不是討厭三姨太那個賤人嗎?我們為什麼不趁這次機會,設計趕她出去?」吳嫂冷冷一笑。
二姨太皺起眉頭:「我當然想趕她出去,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要怎麼趕?」
「這還不容易?」吳嫂眼睛一轉,思忖一會兒,湊近二姨太的耳邊,悄聲細語。
二姨太聽了,若有所思地笑了,滿臉陰險的神情。

不多會兒,二姨太和吳嫂便來到花園,兩人遠遠見到獨自坐在花園的石凳上繡著花的三姨太,互相遞了一個不懷好意的眼神,朝三姨太走了過去。
二姨太走進涼亭,溫聲細語地喊了一句:「三妹。」
三姨太一驚,連忙站起來:「姐姐,妳們怎麼來了?」
二姨太看著她,笑咪咪地說:「我聽說,三妹妳做的薄荷酥堪稱人間美味,不知是不是這樣?」
「哦……」三姨太頓了頓,吃驚地問:「也不知姐姐妳是聽誰說的?美味談不上,只是稍微能入口罷了。」
「妹妹不必謙虛,其實我對妳的手藝倒是羨慕得緊,可惜啊,我這雙手就是笨,不太會做糕點……可這張嘴呢,卻偏偏對糕點饞得緊,這不,一聽說妳會做薄荷酥,就控制不住想嘗嘗了。」二姨太揚起眉梢,笑了笑。
三姨太一怔,微笑著說:「既然姐姐妳不嫌妹妹的手藝,那我就下廚做一份薄荷酥,晚上給妳送過去,怎麼樣?」
「哎呀,妳能答應給我做薄荷酥,這真是太好了,那我就提前謝過妹妹了。」二姨太按捺住心中的喜悅。
「這是哪裡的話?我們本就是一家人,這點小小的心意,孝敬姐姐是我的福分。」三姨太沒想到二姨太居然會主動來與她和好,便笑意盈盈地回道。
二姨太故作欣喜地看三姨太一眼,道:「那我們就這樣說定了,妳繼續繡花吧,我就不打擾妳了。」
二姨太便和吳嫂轉身離開。
剛踏出涼亭,二姨太便翻了個白眼,冷哼道:「誰跟妳是一家人?賤婦!」
2016-11-23
如意餅 著  
2017-03-01
如意餅 著  
2016-04-06
蘇小涼 著  
2016-06-01
梁杉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