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4005
書  名:拐個萌妻入東宮(卷五)
作  者:子醉今迷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7-09-27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一件紅紗衣,引發了太子妃的「爬牆」風波,
小人暗地作祟,賞花宴上詭計連環而來,
阿音真是萬分無奈,莫名其妙就背了個好大的黑鍋……
哎呀,出嫁為妻,誰家都有本難念的經,
阿音無比慶幸,冀行箴這個太子夫君很有「護妻力」,
為了替她出一口氣,他竟仗勢欺了手足一把,
既然夫君能為她不顧一切,她自然要巧言把一切兜圓,
夫妻相護,天經地義,這就是情真意切的默契啊!
不過,隨著阿音「轉大人」時機到來,
看冀行箴恨不得吞她下肚的狠勁,她忍不住有些情怯……
但她再怎麼緊張,卻抵不過對他的喜歡,
這份情感終於要開花結果,「捨身」為他,她也是心甘情願的。

 
第一百零五章 算計


鄭惠冉剛跑出了御花園,一個小太監往這邊小跑著過來,他隱約看到有個女人的身影跑出偏門,想要急著追過去。
他正打定了主意,誰承想身後的主子揚聲喝止了他。
冀符揚聲道:「不必追了,既然人已跑遠了,追怕是不好追了。」說著話的功夫,往前走了幾步,卻見地上有個水紅色的東西:「這是︱︱」
小太監趕忙上前把東西撿了起來,看是一件薄紗外衫,答道:「回大殿下,這是剛才那女子留下的。」
冀符把那紗衣拿在手中,衣裳質地很薄,軟軟的,十分舒服,湊到鼻端輕嗅,上面還殘留著淡淡的香氣,不用多看,他也可知道這薄紗衣裳穿在女子身上,會是怎樣的嬌美可人。
懂得穿這樣衣裳來討人歡心的女子,想必是一個極其知情識趣的……
冀符喉頭滾了滾,低聲吩咐小太監:「去,問問剛才哪個女的在御花園?」
小太監應了一聲,小跑著而去,不多時折轉回來:「回大殿下,已問出來了。」他欣喜地道:「太子妃曾經來過這裡,剛剛離開。」
太子妃?
那個嬌滴滴的小姑娘?
冀符萬萬沒料到這樣妖嬈的衣裳居然是俞雁音的!他輕捻著薄衣的一角,雖未湊近了去聞,可剛才殘留的那淡淡馨香依然飄在他鼻端。
他神色不動地問小太監:「你可問出太子妃來了多久,在這裡做什麼?」
小太監道:「太子妃就來了一小會,在亭子裡坐坐,還和陛下說了一會兒話。」
假山就在涼亭的近處,歇在涼亭,衣裳完全有可能遺落在假山旁。
冀符基本上肯定這衣裳是太子妃的了,頓時剛才心裡頭升起的綺念消失無蹤。
他暗自沉吟,俞雁音自小就躲著父皇,聽聞父皇來了,她就會繞道走,想必兩人在這裡說話是不小心碰到的。
就是不知道她穿了這衣裳做什麼……
仔細回憶著俞家那丫頭平日的行事作風,冀符覺得她應當不會把這薄紗衣大喇喇地披在身上,應當是悄悄帶著,只不知怎地遺落在了這裡?
「走吧!」冀符忽地覺得自己這般打聽來的消息甚是無趣,正想著把紗衣拿出來拋給小太監,讓小太監給冀行箴送去,但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
倘若太子妃是想要和太子增添點閨房趣味,何至於悄悄把衣裳隨身帶著?莫不是原本打算私會情郎,如今卻不小心把東西遺落在這裡了吧!
一想到太子妃平日看著一本正經的,卻悄悄藏了這樣妖嬈的衣裳在身上,也不知準備怎麼勾搭人?冀符的心裡忽地一陣暢快。
若在合適的時機,讓這個東西鬧出點事情,想必能夠起到很大的效果。
不如就拿了它來做點什麼,一來可以藉機讓太子夫妻離心,二來又能攪和了俞家和冀行箴的關係。
冀符知道,晟廣帝有個很大的「喜好」,便是護著自己孩子,與其母是誰無關,但凡是他的孩子,他就會想法子護了。
當年鄭勝章就錯在敢對冀若芙下手。
皇上看到自己的女兒有難,豈會不出手相助?
冀符還知道,相較來說,父皇相信母妃,多過於相信俞皇后和冀行箴,當初俞皇后病重,冀行箴質疑母妃帶去的人時,父皇不是堅持相信母妃的話嗎?
屆時太子妃百口莫辯,晟廣帝為了維護太子,定然要將太子妃嚴厲處置,他再讓母妃在旁煽風點火,到最後,太子妃的下場怕是會很慘。
但俞家那麼疼愛俞雁音,她出了事,他們必然要尋父皇和太子討個說法……
打定了主意,冀符心情越發舒爽。朝後招呼了聲讓身邊人盡數跟上,他把東西塞進懷裡,暗自謀算著前行。
如今他已經二十有二,成親之時就搬出了皇宮,開府單過。
大皇子府在京中幽靜地段,與鄭家相隔不遠,平日無事的時候,冀符便會去往鄭家與外祖父下棋、閒談。
今兒一早,外祖父特意遣了人與冀符說,讓他記得時常進宮看望母妃,免得母妃太過孤單寂寞。
左右無事,見日不如撞日,冀符索性今日進宮來。
想到剛才的事情,冀符暗道果然萬事皆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他最近苦思冥想著想要折了冀行箴的一翼,誰料現在就來了機會!
冀符步履輕快地朝著靜雪宮行去,卻在將要到靜雪宮的路上遇到正巧也要去尋鄭賢妃的鄭惠冉。
兩人相見,都有點尷尬。
原本他們是名正言順的表兄妹,如今鄭惠冉是晟廣帝的後宮妃嬪,對於大皇子冀符來說,這個稱呼便很有些難辦了。
但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
冀符朝鄭惠冉輕輕頷首,喚道:「鄭常在。」自打入宮後,鄭惠冉得寵一段時日,品階略有升遷,只不過未升至高處罷了。
鄭惠冉低著頭與冀符道:「大殿下。」
兩人稱呼過後,都覺得氣氛有些僵硬,可這情況實在有些難辦,索性都保持了沉默,一同往靜雪宮內行去。

鄭賢妃正對鏡梳妝。
她現在年紀大了,比不得年輕時候,當年她容貌出眾,即便不施粉黛,依然艷光四射,如今她皮膚鬆弛,臉色也有些發黃,須得好好描眉、梳妝才能夠恢復以往容顏的十之三四。
原本聽聞有客到,她還準備讓對方等一等,待她描妝完好後再進來。
聽聞是冀符和鄭惠冉,鄭賢妃便沒那麼在意了,笑著說一聲「讓他們進來吧」,手中卻是不停,繼續塗脂抹粉。
冀符進來後,望見母妃這般,腳步略微頓了一頓,笑道:「孩兒來得可不巧。」
「怎麼不巧了?」鄭賢妃正往腮上抹粉,因為嘴不能大開,所以聲音有些發悶:「你什麼時候來,都是最好的時候!今兒怎麼想到來看我了?」
冀符本想著和鄭賢妃商議一下剛才的事情,但看如今鄭賢妃這為了心悅之人而忙著裝扮的樣子,他突然失去了想要和她傾訴的欲望。
「想來便來了。」冀符笑道:「鄭大學士今日還遣了人與我說,無事的時候過來多看看母妃。」
聽聞兒子是在外祖父的提醒下才過來,鄭賢妃臉上笑容就沒之前那麼開心了,不過,能夠相見終歸是喜悅的,她喚了人來奉茶、上點心。
鄭惠冉發現鄭賢妃只顧著和冀符說話,故意冷落她,就笑著到鄭賢妃的跟前,拉開妝奩盒子,幫忙挑選口脂。
鄭賢妃覺得正紅色的那個好看,鄭惠冉卻覺得嫣紅更好。
「正紅顏色雖正,但卻太過搶眼,須知盛極必衰,紅到了極致,想必很快就得黯然下去,倒不如嫣紅。」鄭惠冉把挑選中的口脂拿到了鄭賢妃跟前:「嫣紅看著不如正紅鮮艷,實際上很襯膚色,這般塗抹上去,紅得不明顯而又恰到好處,怎麼瞧都不會發膩,最是長久之道。」
雖然鄭惠冉口口聲聲是在說顏色,可是鄭賢妃在後宮多年,又怎不知鄭惠冉的指代?分明藉了正紅、嫣紅來說俞皇后與她。
將侄女的話在心裡過了一遍,鄭賢妃暗自滿意,頷首道:「那就擇了嫣紅吧!」又是一笑:「畢竟長久才是最合適。」
「這就是了。」鄭惠冉開心地道。
鄭賢妃想到之前吩咐鄭惠冉的事情,淡淡道:「剛才讓妳做的事情,如何了?」
剛才看到鄭惠冉後,鄭賢妃就知事情已經失敗了,不然的話,鄭惠冉現在應該在昭遠宮裡,而不是靜雪宮。
只不過,若不特意問一問,再藉機敲打一番,實在是讓鄭賢妃難以平息心中的氣憤,難得的一個好機會就這麼白白溜走了?真讓人心緒難平。
鄭惠冉瞥了冀符一眼,不太想在他跟前提起自己刻意與晟廣帝相遇之事,含糊回道:「給耽擱了,下次再說吧!」
此時,鄭惠冉正站在鄭賢妃旁邊。
看到鄭惠冉瞥向冀符的動作,鄭賢妃也暗自思量著,讓兒子知曉後宮這些確實不太好,雖心裡不快,便沒再提起此事,轉而說起了旁的。
看出鄭賢妃有話要交代鄭惠冉,冀符在靜雪宮略坐了一會兒,沒待太久便起身離去,考慮過後,他覺得之前自己想著的那事還是得找個穩妥的時機來辦。
如今冀符開府單住,他年紀已然不小了,進宮後也不能在後宮中亂走,除了御花園之外,只有鄭賢妃的靜雪宮、皇上的昭遠宮,他可以隨意點地去。
其實,俞皇后的永安宮,冀符亦是可進,只不過他不會到往那邊罷了。
因為這諸多的限制,他須得尋出個在外的時候來將事情辦妥,不然的話,在後宮裡處處都是晟廣帝的耳目,倘若他有所異動,很大可能會被抓個現行。
冀符邊往回走著,邊暗自思量。

阿音從御花園出來後,慢慢散步回了景華宮,看了一會兒書,覺得略有睏倦,加之身子實在有些不舒服,便歪靠在榻上小憩。
誰知她這一睡,竟然很沉,待到醒過來的時候,已然是天光泛紅,夕陽西下。
阿音茫然地望著窗外投入屋中的大片暖色,發了一會兒愣,忽地反應過來,趕忙坐起了身。
這一起來,她身上披著的衣裳就順勢滑落掉在了榻上。
阿音看著這寶藍色罩衫上的修竹紋飾,認出是冀行箴今日穿的那一件,就揚聲問道:「殿下可是回來了?」
阿音本是想問的在外守著的錦屏。
哪知道還不等外頭傳來回答聲,耳房那邊已經響起了一聲輕笑,繼而,是冀行箴含笑的聲音:「好似太子殿下當真是回來了,不然妳身上的衣裳從哪裡來的?」
阿音剛才大致看了看屋子裡,沒瞧見冀行箴,故而問錦屏,哪裡曉得他會是在隔壁耳房裡?
「衣裳在這兒,不見得人就在這兒。」阿音哼道:「自然是要問一問的。」
「強詞奪理。」冀行箴走到榻邊,抬手輕刮了一下她的鼻尖,攬她入懷,道:「今兒下午我一直在想,也不知道妳昨晚沒睡好,今日會不會累?如今看來,妳能這樣有精神地和我辯,想必是沒什麼大礙了。」
他雖然沒有明說,但阿音知曉他是在暗指昨兒晚上兩個人鬧作一團的事情。
她臉紅紅的,推了推自家夫君,嗤道:「我可是什麼都不記得了,自然有精神。」
冀行箴下巴擱在她細弱肩上,低低地笑:「看來昨日還是不夠賣力,今兒我更努力一下,說不定明日妳就能不忘。」
阿音推了他一把:「別了,我今日不舒服,你饒了我吧!」
這話,阿音不會隨便開玩笑來說,冀行箴頓時緊張起來,拉了她的手,問:「怎麼回事?要緊不要緊?我還是找個太醫來看看吧!」說著,就要起身去喚人。
阿音趕忙拉住他:「沒什麼,就是肚子不舒服,墜墜的,有些難受。」她原先也有過幾次這樣的狀況,太醫說是癸水將至前,會有這麼幾次,讓她放寬心就好。
冀行箴聽聞後也不再堅持,放鬆下來,坐到榻上,而後攬著她,讓她靠在懷裡。
「也不知道哪一次能夠真的是要來了?」冀行箴給她輕柔地揉著小腹,喟歎道:「真希望這次是真的。」
其實,阿音自己心裡隱約有點預感,這次過後,恐怕會真的來癸水了,因為這一回小腹墜脹的感覺非常明顯,她回到屋裡剛看了一會兒書,腰就痠得難受,根本不願繼續坐下去,這種感覺和之前那幾次的小打小鬧完全不同。
雖說癸水將至,算是個極好的消息,但是阿音一想到冀行箴那巨物,就緊張得脊背發涼,忙道:「我倒是希望是假的。」
冀行箴曉得她甚是怕它,見她小臉都驚得泛了白,心裡又是好笑,又是憐惜,他俯身吻上她的唇,一點一點慢慢輾轉、吮吸,輕喃道:「妳放心,往後妳就知道了,越是可怕,越是舒服。」
阿音被他吻得頭昏腦脹,暈沉沉地應了一聲。
冀行箴到底憐惜她不舒服,雖然吻過之後他已然情動,卻也沒太怎麼著,在她胸前、腰後一番揉捏便放過了,他將下巴擱在小妻子的髮頂,粗粗地喘息著,慢慢讓自己平復。
阿音攬著他勁瘦的腰身,在他懷裡蹭了蹭,尋了最舒服的姿勢依靠著。
說實話,阿音自己都說不上來為什麼,明明之前腹中不適只有四分難過,可是看著冀行箴對她百般關心,她的不舒服就變成了六分、七分,甚至於八分!此刻她很是倦懶,就想賴在他的懷裡不動,恨不得這樣生生世世下去才好。
兩個人靜默地相依偎了許久,待到阿音覺得手發麻,抱不住了,冀行箴才將她鬆開,又喚了人來擺晚膳。
藉著擺膳這段時光,小夫妻倆又去了院子裡散步。
冀行箴想到一事,側首問阿音:「聽母后說,過些日子要準備辦個賞花宴?卻不知妳們是如何打算的?」生怕阿音不明白,他解釋道:「剛才處理政事時,遇到俞家的一些事情,我去了一趟永安宮,與母后商議,臨走前母后與我說起了這個,因為匆忙,並未多說。」
阿音知曉冀行箴行事很是果斷,只不過,這次既然是他在昭寧殿處理政事時遇到和俞家相關的,且還要和俞皇后相議,那十有八九是俞家被人參了本。
這種事情,阿音不好插手,即便知道她一旦問了,他一定會詳詳細細告知,她卻沒多問他,只道:「我中午起得遲,去永安宮時,母后要歇息了,這事也未曾詳加商議……賞花宴暫定在十月初,具體日子還未確定,不過地點倒是商議得有點眉目了,就從京郊的幾處行宮裡選擇一個。」
既是要在行宮舉辦,那麼就是打算辦得大一些,也好多請些賓客前往了。
冀行箴就此事又提出了幾個建議,眼看徑山前來請示,說膳食已經備好,便與阿音便相攜著往屋裡行去。
2013-08-14
清楓聆心 著  
2013-09-11
衛風 著  
2017-03-22
蘇小涼 著  
2014-01-01
沉埃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