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4006
書  名:拐個萌妻入東宮(卷六)
作  者:子醉今迷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7-09-27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惹熊,惹虎,千萬不要惹到太子妃,
因為誰都知道,太子妃有一個愛妻如命的太子夫君啊!
女子最大的幸福,莫過於有個可以倚靠的良人,
就算生活中有再多風浪,最終也會成了夫妻倆互相扶持的風景,
身為皇家媳,那就是事多、事煩、事難的苦差,
可誰讓冀行箴就在這漩渦裡呢?阿音只好「身不由己」的蹚這渾水,
心甘情願嘛,再苦那也是甜……
當年南行,楊林府的暗殺死士,究竟是誰的手筆?
線索逐漸浮出檯面,但一連串的巧合,卻使得真相更為撲朔迷離,
與此同時,得知出嫁的好姐妹竟受到「家暴」,
阿音怎麼能忍?立馬拉了自家夫君一起籌劃,
對方欺人太甚啊,不肯和離?那只好請皇上撐個腰,休夫去吧!

 
第一百三十一章 套話


聽完冀行箴說出的話,鄭惠冉掩面低泣,片刻後,聲音加大,嗚咽出聲。
冀行箴抬手敲敲窗櫺。
鄭惠冉花著一張淚臉去看他。
「妳若是想把人引過來,儘管大聲地哭。」冀行箴唇角雖然勾著,眼中卻半點笑意都無:「不過是被人拋棄而已,又不是天塌了,哭什麼!?」
鄭惠冉忽地暴躁起來:「被拋棄的又不是你!我哭又怎麼了?說不定他們就能知道我有多難過了!」
「是嗎?」冀行箴這次當真是笑出了聲:「往年冀符害我,父皇卻一力維護他,我差點沒了性命,父皇也只不過稍示懲戒他罷了……依著妳的意思,我那樣的情形下若是放聲大哭,父皇知道我心中難過,就會殺了冀符?」
鄭惠冉心中一震,全身僵住,她的淚珠子掛在臉上,雖然哭的樣子猶存,但是那淚意卻是驟然止住了。
冀行箴眸色冰冷地道:「所謂棄子,便是妳的死活再不和他們相干,如果鄭家在乎妳,就不會讓妳走到這一步……妳若是想不通,只當我是白來了這一回。」
說罷,他舉步向外行去。
鄭惠冉內心裡一片悲涼:「可我和你終究是不同的,我是被徹底放棄了,而皇上卻始終寵愛你。」
始終寵愛?
冀行箴抬眸望向天邊。
如果他不是兄弟裡才華最為出眾的,如果他不是兄弟裡最努力、最上進的,如果他不是兄弟裡唯一的嫡出皇子,再如果,二皇兄還活著……
結果會如何?
以往想過無數回這個問題,卻始終沒有答案,此刻不過想了半晌,冀行箴更是無法回答自己,不過,他可以肯定的是,「始終寵愛」這幾字,用在他和父皇之間終究是不太合適。
「我的處境比妳好了不少,不僅僅如妳所說,最重要的是,我還有母后,還有阿音。」冀行箴慢慢回頭看鄭惠冉:「所以,妳若是想活下去的話,那麼就必須付出比我更多更大的代價。」
鄭惠冉抬起袖子去擦臉上的淚,可是眼裡淚水卻又開始不住往外湧。
「你少哭耗子假慈悲了!」她哽咽著道:「誰都知道,你和你那嬌滴滴的太子妃最恨不得看我死去!」
冀行箴輕嗤著,冷笑道:「與我而言,妳不過是螻蟻,妳的死生與我何干?」
鄭惠冉抬起頭,透過淚水怒瞪過去。
「其實,我是不願理妳的……」冀行箴道:「若非阿音心存悲憫,那個清風,我不會理會,妳,我亦是不在乎,你們的生死與我沒有任何關係。」
冀行箴舉步而行,頭也不回地道:「倘若妳還想活下去,倘若妳能夠走出這裡,再來尋我吧!」

這一天,天氣略有些乾燥,風颳在臉上,吹得肌膚生疼。
鄭惠冉來到雅清苑雜草叢生的僻靜一角。
冬風吹過雜草叢,草桿隨風來回擺動,藏在角落裡的一個洞隱約可見。
鄭惠冉知道,那是一個狗洞。
她一步步走了過去,扒開乾枯的雜草,蹲下身子仔細打量著這個能夠通往雅清苑外面的地方。
除了有人守著的宮門之外,也就這兒能夠出去了。
知道這個地方的人,有,但是那些人不會去從這兒鑽出去。
不是皇上下令,允許搬出冷宮,裡頭的人即便出去了又能如何?還不是會被抓回來,而且一旦被抓,將要受到更為嚴厲的懲治。
但鄭惠冉卻不在乎。
到了她這個地步,當她全身赤裸地和男人在一起時候,被人看了個精光,當所有的親人都已經放棄了她……她還有什麼需要在意的?
就算她失敗了,就算懲罰再嚴厲些,也不過是死而已。
雖說鄭惠冉本就身量纖細,因為有傷,又在這冷宮裡受冷、挨餓了一段時日,她越發瘦弱了,身上絲毫都沒有肉,但這個狗洞也實在太小了一些。
她深吸口氣,趴在地上努力地往外鑽著。
肩膀經過的時候卡住了一會兒,她拚著蹭破皮的痛苦,使出了最大的力氣,努力往前鑽,後來好不容易出來了,可肩膀卻在火辣辣地疼。
重新到了雅清苑外,鄭惠冉絲毫都不敢耽擱,急急跑到一棵大樹後躲著,又掀開了肩膀上的衣裳,往那兒看了幾眼,皮破了,蹭出來好大一片傷,幸好傷口不深,沒有流鮮血。
對她而言,這便足夠了。
既是要做成今日的事,那麼她就不能衣裳帶血,免得汙了有些人的眼。
鄭惠冉從懷裡拿出一個小包裹,那裡面放了一把梳子、一支簡單的白玉簪,還有一件乾淨體面的外衫。
她把頭髮梳理好,用簪子綰了個簡單的髻,又披上外衫。
旁邊有個院子,也是長久無人居住的,她去那裡打了一桶水,清洗過手、臉頰、脖頸,待到面上的水漬慢慢乾了,這才小心地尋了小道往御花園行去。
雖然鄭惠冉在冷宮一段時間了,但是晟廣帝的一些喜好她還記得,更何況,她前段時間有心想要挨近蓬萊宮,曾聽鄭賢妃提起董仙人的不少習慣,連帶著晟廣帝的一些習慣鄭賢妃也順口也講了出來。
今日的這個時候,皇上應當是要去御花園小坐的。
鄭惠冉一路低著頭往御花園而去。
她穿的這種乾淨外衫,是宮女特有,原是鄭賢妃拿了讓她方便到蓬萊宮的,如今倒是派上了用場。
鄭惠冉躬身匆匆而過,旁人只當她是某處伺候著的,並未有太多人留意。
行至假山旁,她看四周沒旁人留意,就趕緊閃身藏在其後。
這個熟悉的地方,讓她一陣恍惚。
當初她就藏在這裡,披著一件水紅色的紗衣,滿心期盼地等著皇上的到來,想要藉此重新奪回他的寵愛。
如今,又是這樣的一個地方,又是在等著同一個人……但是,她心裡的感覺卻全然不同了。
鄭惠冉低頭看著腳前的一個碎石子,靜靜等著。

晟廣帝今日過來的時候,心情很是不錯。
前些日子董仙人煉出新的兩顆丹藥,他給了皇后一顆,自己留了一顆。
昨晚吃下丹藥後,他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年輕了許多,威風凜凜不說,身體好似也輕快了些,走路的腳步都沒有那麼沉重了。
這對他來說,著實是個意外的驚喜。
郭公公看晟廣帝走得急,就開口問了一聲:「皇上,要去哪兒?小的也好讓人趕緊去給聖上準備準備。」
「無妨。」晟廣帝語氣愉悅地道:「走到哪兒算哪兒吧!」
說著話的功夫,晟廣帝看到了不遠處的涼亭,就打算去那裡坐一坐,只因這個時候涼亭裡的景色著實不錯,歇歇腳的同時再看看美好風景,當真是十分愜意的一件事。
誰知剛一落坐,晟廣帝的好心情就蕩然無存。
他怎麼都沒料到,地上居然有一些泥土沾到了他的錦靴上,灰撲撲、軟塌塌又黏糊糊的,著實難看又難受。
「來人!」晟廣帝怒喝了一聲,但想到修道之人應當心平氣和,就道:「給朕把這兒清理乾淨。」
郭公公趕忙讓人來清掃此處,又跪下去給晟廣帝擦靴子上的泥。
晟廣帝伸出腳,擰眉看著靴子上面的髒汙,厭煩地道:「換雙乾淨的來。」
郭公公忙吩咐了一個小太監去拿。
想想自己還要穿著這個髒的靴子一段時間,等著乾淨的靴子拿過來,晟廣帝臉上的怒容更甚。
恰在此時,有人從假山後繞過來,撲通一聲跪在涼亭前,請求為皇上擦靴。
晟廣帝看是個宮女,隨口應了。
剛剛郭公公已用用拂塵與布巾來回擦過那靴子,不同的是,這個宮女是雙膝跪在地上,用自己袖子和裙襬去擦泥,十分認真且專注。
看到有女人這麼盡心盡力討好自己,晟廣帝心情大好,用腳尖點了點那宮女的肩膀:「抬起頭來給朕看看。」
宮女低聲道:「婢子不敢,恐汙了皇上的眼。」
「沒事。」晟廣帝道:「朕准妳抬頭,給朕瞧瞧。」
宮女遲疑了一瞬,先磕了一個頭,再低垂著眉眼抬起頭來。
晟廣帝看到她的容貌後,震驚地一腳踹了過去:「怎麼是妳?」繼而大怒:「滾!」
鄭惠冉平靜地重新跪好,重重磕了一個頭:「婢子懇求聖上的原諒。」
晟廣帝怒不可遏:「妳這汙濁的賤婢!」
「那事並非婢子的本意。」鄭惠冉的眼淚啪嗒啪嗒地一滴滴流下來,滾落在地:「若非是霽月社的人存心陷害,也不至於如此。」
晟廣帝轉身就要離開。
鄭惠冉撲到他的腳前死死抱住,泣不成聲:「是霽月社拿了有問題的籤子給婢子,婢子才中了招,他們存心害冀家的人,結果害到了我的頭上!陛下,婢子不求你諒解,只求你肯讓婢子在你身邊伺候著,為奴為婢!」
晟廣帝抬腳去甩開鄭惠冉,結果她用了全身的力氣抱著他的腳,他踢了兩次,她都只發出悶悶的哼聲,未曾放手。
郭公公趕忙過去拽人。
這時,鄭惠冉高聲道:「聖上!婢子知道有人是真正背叛了聖上,意圖去蓬萊宮裡毀了董仙人的修行,還望聖上明察!」
晟廣帝的動作就停滯了一瞬。
「此話當真?」晟廣帝抬手制止準備把鄭惠冉拖下去的太監,示意她繼續說:「妳可敢為自己說的話負責?」
鄭惠冉忙道:「是,婢子願意為自己的話負責。」
她先前意圖勾搭董仙人,繼而達到出了雅清苑的目的,自然知道什麼樣的話說給晟廣帝聽才有效果。
鄭惠冉心中快速思量著,她再次磕頭,急急道:「這事是有高人在夢中指點,讓婢子必須想法子見到聖上,親自把事情說與聖上聽,不然的話,若是被旁人知曉婢子因夢境而知曉實情的話,怕是會對婢子不利,讓這些話再也無法傳到聖上耳中!」
聽聞這些,晟廣帝心裡便重視了一些,抬指指了鄭惠冉,與郭公公道:「把她給帶回去,朕要親自審問。」
鄭惠冉這才真正放鬆下來,淚水滾落,拚命磕頭謝恩。

對於御花園裡發生的一切,阿音絲毫都不知曉,只因如今她正坐在永安宮中,與俞皇后說起辦宴那日丹藥被損一事。
兩人在屋中細細說著,屋門口卻嘩啦啦跪了一地的宮人。
不多時,段嬤嬤揚聲道:「皇后娘娘,三公主來了!」
阿音和俞皇后這才止了話頭,往門口望過去。
冀薇今日穿了一身錦緞金絲繡花長裙,外面披著一件雲霧煙羅衫,她相貌本不是特別出眾,圓臉圓眼,不似晟廣帝,更像顧嬪多些,如今穿著這樣華美的衣裳,倒是多了一些嬌美。
因為顧嬪這些年來在俞皇后跟前一直恭敬且低調,故而俞皇后待顧嬪和顧嬪的女兒們很好,冀薇和妹妹冀萱與俞皇后也頗為親近,她們姐妹倆平日在宮裡的吃穿用度都很不錯,和俞皇后說話時候便沒有那麼小心翼翼。
冀薇走到門口,繞過了跪在地上的宮人,笑問道:「不知母后尋我何事?」
俞皇后淡淡地看著冀薇,唇角倒是微微勾起,看似在笑:「沒什麼,不過是阿音想著有事問問妳,所以我把妳叫來了。」
說罷,俞皇后問段嬤嬤:「四公主呢?」
冀薇有些詫異:「四妹妹也過來?她不是正閉門思過嗎?」
「是我作主叫四公主來的。」阿音笑道:「我和皇上說了,今兒想問一問那丹藥的事情,皇上恩准,允許我把她叫來……咦,正說著她,她就到了。」
冀薇回頭去看。
果然,冀茹正大跨著步子往這邊行來,那一張小臉繃得緊緊的,看上去既淡漠又冷肅。
冀薇扯了扯唇角,悄聲和俞皇后道:「四妹妹這樣子真是嚇人,我原不知道她還能擺出這樣凶的模樣。」
「我原也不知道。」俞皇后平靜地道:「不過想想她的處境,就也知道她為何會如此了。」
冀薇道:「她莫不是因為父皇的懲罰而生氣?」
俞皇后斜睨了冀薇一眼,沒有搭理。
冀茹快步進屋,向俞皇后和阿音行禮問安,語氣有些生硬地問道:「不知道太子妃讓人叫我來,是為了什麼?」
阿音知道,自己那日拒絕了冀茹身邊小宮女懇求之事,冀茹肯定已經曉得了,卻並未因為冀茹的態度而著惱,只笑問道:「不知四公主這幾日過得如何?」
冀茹哈的笑了一聲,被俞皇后瞥了一眼後,低著頭道:「還成。」
想到自己被汙蔑,冀茹終究意難平,對剛才的簡短回答十分不滿意,又恨聲道:「整天替人受過,能好到哪裡去?不過是日日期盼有人能還我一個公道了!」
阿音問道:「妳果真沒做那事?」
「那是肯定的!」冀茹拔高了聲音,道:「我做那樣損人不利己的事情做什麼?閒得沒事不成?」
俞皇后重拍桌案,叱道:「不准對太子妃無禮!」
冀茹氣得把雙拳緊握,不過,到底沒再繼續大聲嚷嚷了。
阿音便對冀薇笑了笑:「既然不是四公主做的,那麼可是三公主做的?」
冀薇眉心一跳,正要辯解,就聽阿音又接著道:「據我所知,三公主那日去過那間屋子,把丹藥拿了出來,而且還將丹藥摔在地上……」
阿音神色忽變,寒聲問冀薇道:「說,妳究竟為何這樣做?」
冀薇急道:「我沒有!」
阿音冷笑道:「明明有人看到了,三公主在屋子裡拿了那些丹藥,還把它扔在地上摔壞了!」
「我沒有!」
「休得抵賴,我有人證,就是妳做的沒錯。」
「那不可能!」
「不止如此,三公主還想把丹藥摔壞的過錯退給四公主。」
「不可能!」
「有人看到三公主做了這一切,丹藥是妳拿的,也是妳摔的。」
「絕不可能!」
「三公主是打算死不認帳了?」
「不是不認帳,而是那人說的根本是假話!」
「怎麼就是假話了?三公主做錯了事,被人看到,還不准人說出來不成?」
「那人在說謊!」
「不敢承認的懦夫。」
「那人就是在說謊!」冀薇氣極:「那天屋裡根本就沒別人……」
這句話一出,屋內瞬間安靜下來。
冀茹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冀薇,喃喃道:「妳真的去過那間屋……」
俞皇后眼神驟然冰冷,語氣凜冽道:「果然是妳。」
冀薇這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
剛才她那句話,分明間接承認了自己去過放置丹藥的那間屋子,而在此之前,她是從來沒有承認過的!
心劇烈地跳動起來,快得像要掙破胸腔一般,冀薇既緊張又有點害怕。
冀薇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趕忙抬手不住擺著,磕磕絆絆辯解道:「我說錯了,剛才是口誤。」
深吸口氣,她心緒平緩了一些。
接著,她強笑著與阿音道:「太子妃可真會開玩笑,幾句話的功夫居然把我繞了過去,讓我不小心說順了口。」
冀茹嘴唇抖了抖,輕聲問道:「三姐姐,這事果然是妳做的,對不對?」
「怎麼可能?」冀薇惱道:「妳胡說什麼!我怎麼可能亂動皇后娘娘的東西?」
「話不要說得太早。」阿音在旁輕笑著打斷了冀薇的話:「有沒有可能,等一會兒便能知道了。」
冀薇微慍,冷笑著對阿音道:「太子妃,莫不是又要拿話來套我?」
「注意分寸!」俞皇后厲喝道:「妳膽敢對太子妃不敬?」
冀薇強壓下心裡的忐忑和惱恨,收手扭過頭去,咬著牙,沒有再多說什麼。
阿音抬手指向門口,點了一個人名,而後她淺淺一笑,道:「說說看,當日妳瞧見了什麼?」
2015-11-18
端木景晨 著  
2016-12-21
意遲遲 著  
2013-12-25
簡暗 著  
2016-05-25
殺豬刀的溫柔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