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lions jerseysWashington Redskins JerseysDetroit Lions Jerseycustom Detroit Lions JerseyUgg Bailey Button 5803Ugg Classic Mini 5854Ugg Bailey Button 5991UGG Metallic Tall 5842Ugg Classic Tall 5815Ugg Clasic Short 5825cheap uggscheap uggs outlet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14007
書  名:拐個萌妻入東宮(卷七)
作  者:子醉今迷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17-09-27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二皇子之死,曾是晟廣帝難解的心結,
這事件,是以往鄭賢妃慣用的哀兵之計,
更是多年來讓俞皇后與太子冀行箴備受委屈的一根刺,
如今,鄭賢妃故計重施,阿音又怎能袖手旁觀?
而隨著真相浮出水面,結果竟是令人唏噓的悲劇……
哎,情緣淡薄,難道真是皇族中難以擺脫的詛咒?
身為太子妃的阿音卻不以為然,對她和冀行箴來說,
以心相待的愛人與親友,那是最值得珍惜、不可捨棄的牽絆!
成為阿音親嫂子的樂寧郡主,喜懷雙胎,
但女子生產由來凶險,俞家上下在欣喜中更是戰戰兢兢,
卻怎料,一支釵竟引發了一場血案!
見親人危在旦夕,阿音毫不猶豫,決定捨了最後一個保命符……

 
第一百五十九章 風傳


阿音心裡終究還是不希望常書白去軍隊冒險的,但她知道常書白看似吊兒郎當,實則意志堅定,一旦他下定了決心,旁人就再也無法改變他的決定。
相對無言片刻,阿音問道:「行箴知道了嗎?」
「還沒和殿下說起過。」常書白看著她:「所以得麻煩妹妹幫我與殿下說一說了,順便……幫我勸勸,讓殿下答應我。」
阿音輕聲道:「和行箴說可以,但是勸他,我是不成的,你自己來說吧!」
常書白朝著深宮處遙望了片刻,頷首應了一聲:「也是,那我明天再來尋他。」這便和阿音道了別。
常書白一直靜靜地立在原處,目送她進入宮中,直到她身影望不見了才離開。
冀行箴知曉了常書白的打算後,曾與常書白在屋中促膝長談,他也知道男兒志在四方,可是常書白畢竟是和他自幼一起長大的同伴,常書白對他來說,如親兄弟一般,聽聞親兄弟要上戰場,誰會不緊張?
冀行箴亦是凡人,亦是會擔憂至親,故而把各種艱難險阻都攤開給常書白講,可是常書白鐵了心要去鎮守邊關。
冀行箴無法,只能允了。
常書白就整理行裝,準備不日就離京往軍營去。

鎮國公府的姑奶奶「休夫」一事,沒多久就在京城的高門之家暗暗傳開來。
原先大家還當是姚家要休妻,畢竟當初冬狩過後,護國公府曾明裡暗裡說起過這件事情,相熟的人家俱聽說過。
而後瞧著事情不對勁,眾人便猜測著不是休妻而是和離,畢竟鎮國公府依然勢大,護國公府沒那麼容易就把對方壓制下去。
可是,後來看到大理寺卿幾次進出護國公府,而後護國公府不止親自把前兒媳當年的陪嫁一一送了回去,還送上了賠禮道歉的兩車東西,不僅如此,送東西過去的時候,姚老夫人母子倆還親自到場,向鎮國公一家道歉。
於是,這事瞧著就有趣起來。
說來也巧,那日姚家去向常家賠禮道歉的時候,京中有名的多嘴夫人︱︱鴻臚寺少卿夫人還在場。
雖然姚老夫人他們開口的時候,少卿夫人避到了內室的屏風後,可是姚家人的話全被她聽了去。
那些話,可都是在大理寺卿的「陪伴」下說的,雖然姚家人道歉的誠意是假的,卻沒有半句的虛言在裡頭。
少卿夫人就把那些都記在了心裡。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更何況,少卿夫人本就是個多嘴的。
不多久,姚家被「休夫」的事情就被有心人知道了,而後,眾人把這事當作笑話一般暗自傳了開來。
姚老夫人不知道這事已經被人知曉,本還裝作無事人一樣,繼續在京中和別家夫人們走動,想著過段日子為姚德宇覓一段更好的姻緣。
可是左尋右找,即便原先和姚老夫人相熟的那些家的夫人能夠對她笑臉相迎,但是一提到姚德宇後,大家的臉色就變得微妙起來,沒幾句就岔開話題,不肯再多說姚德宇半個字。
姚老夫人心下疑惑,想要找出這種狀況的緣由所在,卻無奈旁人閃閃躲躲的,不肯提及,她也只能作罷。
這天,姚老夫人參加了個宴席,宴席上鴻臚寺少卿夫人也在。
姚老夫人嫌棄少卿夫人是個多嘴之人,不肯與之相交,原本打算去尋工部侍郎的夫人說說話,看那一圈的人裡有少卿夫人,姚老夫人就不再想過去,準備另擇了旁處說話閒談。
就在姚老夫人將要離開的時候,就聽旁邊那堆人群裡爆出一陣笑聲。
那笑聲裡夾雜著少卿夫人略有些尖利的聲音:「所以我說啊,人在做,天在看!無論什麼事都別說得太滿,免得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不知怎地,聽了這句話後,姚老夫人忽然就邁不動腳了,她收回打算離開的去勢,扶了假山旁的迎春花,靜靜聽著。
有人問少卿夫人:「這事妳可是當真說準了?莫要糊弄我們,免得我們誤會了人家,亂說一通,人家可是要質問我們的。」
「哪裡有錯?就是『休夫』沒錯!」少卿夫人笑著道:「這兩個字,可是他們親口說出來,我哪裡會聽岔了!?」
大家就發出了一陣會意的笑聲。
這些笑聲雖然不高,卻刺得姚老夫人耳膜生疼,她努力讓自己不發出聲音,快速地出了院子,而後尋了個無人的地方,捂住胸口,努力讓自己的氣息平穩。
姚老夫人把剛才聽到的那些話放在心裡想了一想,越是多思量一遍,她就越是暗恨不已。
難怪是這些天她與人相交時候屢屢受挫,原來是常家人不仁不義!
其實,少卿夫人說的「他們親口說的」,指的意思是,她是聽姚老夫人和姚德宇親口所說。
可是,姚老夫人並不知道當時少卿夫人就在內室的屏風後,只當是少卿夫人是聽了常家人所言,是常家人親口告訴少卿夫人的。
姚老夫人怒上心頭,有些頭暈目眩,想到今日再留下去恐怕是要給旁人多增添許多笑料,實在不值當,便尋了幾個藉口,找了個宴席上的管事媽媽說了幾句,匆匆離席。
姚老夫人回去後就病倒了。
之前兒子被休,都沒讓她精神禁受這樣大的打擊。
把那文書簽了後,她想著這事反正她在心裡當作休妻就成,看不到那個討人厭的兒媳就可,再不濟,當作是雙方和離也可。
姚老夫人自始至終都沒想到過要告訴旁人兒子是被休夫,倘若被別家夫人知道了這事,她顏面何存?她兒子德宇顏面何存?
誰知,姚老夫人的打算就被這麼驟然擊垮……
姚老夫人對常家人恨到了骨子裡,心裡一時間想不開,於是臥床不起了。
人在病倒在床的時候,就很容易胡思亂想。
姚老夫人思量著,倘若不是常家人不仁不義,非要把休夫之事說出去,他們何至於忍受這樣的苦?
於是,她就把女兒姚德燦叫回了家,即便女兒不肯出門,她也以死相逼,硬是把女兒叫回來,又把這事說與女兒聽。
「這簡直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姚德燦沒料到常家這樣過分,回去後,就細數與丈夫冀符聽。
大皇子冀符自被打斷腿後就一蹶不振,原本他還想著藉妻子娘家的勢力東山再起,誰承想,護國公府這次竟是被鎮國公府壓制得死死的?
可鄭家已經不成了,鄭賢妃也遭遇冷落,如果護國公府不夠強大的話,他是斷然沒有翻身可能的。
冀符在屋子裡靜坐了兩個多時辰,眼看著天擦黑了才出來。
第二天,他就進宮了一趟,到靜雪宮與鄭賢妃密談了許久方才離開。

此時,已經到了三月初。
冀符回到家後,第二日就是三月初四。
這天,是二皇子的生日。
以前的時候,每年這一天,晟廣帝都會陪著鄭賢妃度過,以撫平她失子的心中傷痛。
可是,自從晟廣帝跟隨董仙人開始學道,這個習慣就被打破了。
近些年來,他偶爾會在這天陪一陪鄭賢妃,但是更多時候,他是沉醉於學道而無法抽身前往。
鄭賢妃想到昨天兒子冀符說的話,多思量一遍,心裡的怨氣就多一分,只恨不得把那些多嘴之人的口舌給盡數打爛,免得那些人再口出汙言穢語,打擾她兒子和兒媳的清靜。
主意已定,鄭賢妃讓人給她梳妝打扮。
這一回的打扮可不同於以往,她把當年二十多歲時候的衣裳拿了出來,揀了顏色最鮮亮的那一件來穿上,又讓人給她梳了個好看的髮式,再讓身邊打理妝容最得心應手的一位嬤嬤來上妝。
對鏡而照的時候,鄭賢妃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怎麼我臉上皺紋多了些?前些天看著的時候還不至於如此。」她氣恨地把眼前銅鏡扣上,與那嬤嬤道:「給我把周圍的皺紋都遮一遮,妝上得年輕點。」
那嬤嬤有些緊張:「不知、不知娘娘要的年輕些,是要什麼樣的?」
想到俞皇后這些年精於梳妝,每每看上去還年輕得很,鄭賢妃就有些氣憤,便不耐煩地道:「我也不會太為難妳,妳看著那些年輕點的妃嬪喜歡什麼樣的妝容,給我來個就好了。」
嬤嬤覷了一眼鄭賢妃枯黃的臉色和細密的皺紋,戰戰兢兢地點了頭。
待到一切準備停當,鄭賢妃便讓人去取需要的東西。
「你們給我看好了。」她叮囑著身邊的每一個伺候的人:「本宮這次出去,指不定要多久,一會兒皇上許是會來靜雪宮,你們好生準備著,莫要皇上來了沒有茶吃,沒有水喝。」
晟廣帝可是許久沒有來過靜雪宮,在這兒伺候的人,許多都是當年鄭賢妃勢強的時候挖空心思來這兒做事,誰承想,原本一同長大、感情很好的兩個人,如今皇上卻很不把鄭賢妃當回事,近些日子來,似乎已經忘了賢妃娘娘的存在……
每一個人都在擔憂著鄭賢妃會不會徹底不受待見?到了那種時候,他們這些人何去何從,還說不定。
如今看到鄭賢妃終於鼓起了勁,想要大幹一場,大家都歡欣雀躍,七嘴八舌地給鄭賢妃出著主意。
鄭賢妃心意已定,這便拿著當年二皇子穿過的衣裳出門去了。

景華宮內,阿音也剛收拾妥貼,準備出屋。
她原本打算往永安宮去,陪俞皇后說一會兒話,可是聽聞了玉簪的稟報後,卻瞬間改了主意。
「賢妃娘娘往昭遠宮去了?」阿音側首細問玉簪。
「是。」玉簪急急答道:「賢妃娘娘好似是打定了主意要請聖上,懷裡還抱著個東西,依稀像是幾年前這一天她去攔皇上時拿出來過的衣裳。」
阿音知曉鄭賢妃的本事,動不動就要拿二皇子來說事,抱著故去兒子的衣裳哭哭啼啼去找晟廣帝,特別是每年二皇子生日的這天,必然會來這麼一遭,想必這次也不例外。
但有些方法用得多了,難免讓人厭煩,而且,有些事情拖得太久,也極易讓人心生厭倦。
阿音決心已定,就和萬嬤嬤說了一聲,自己先不去俞皇后那兒。
萬嬤嬤趕忙問阿音要做什麼。
「妳無須擔憂。」阿音笑說著,往宮中某處遠遠望過去:「不過是想著,有些事情得好生處理,所以要特意走一趟罷了。」
2016-11-30
意遲遲 著  
2015-12-16
一枚銅錢 著  
2017-09-06
后紫 著  
2017-09-13
子醉今迷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