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25003
書  名:大奸臣的小冤家(卷三)
作  者:濯清清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0-02-05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文華殿同門三人的劇本,隨著老師莊寅離京而結束,
荀鈺與太子之間的矛盾與衝突更加明顯,
夾在中間的「師妹」岑黛很無奈,
難道她的兩位師兄,兩世都無法君臣和睦?
陰雲初現,榮國公的不妥當,終於引起天家警惕,
眾人隱藏在假笑面具下的真面目,逐漸顯露,
而岑黛與荀鈺在經歷過幾次同舟共濟,情誼越發深厚……
前世無緣相處,她真以為他是大奸臣呢!
沒關係,不經一事,不長一智,
如今的她,早已不是以訛傳訛的芸芸眾生之一,
她知道了他的好,自然不再輕信毀他謗他的謠傳了!
第六十八章 蛛絲馬跡


岑黛今兒個一共吃了兩頓餃子,午時和晚間都吃了,一頓吃了蝦仁的,一頓吃了韭菜的。府裡的媽媽手藝好,她吃撐了肚子也沒覺得膩。
黃昏時候,宮中送了年禮過來。
豫安長公主今年不欲入宮小聚,越璟帝曉得她的打算,只指了高盛送了年禮來,以防外人誤會他們兄妹生隙。
因為明日是大年初一,豫安囑咐岑黛記得次日起早拜年,所以提早放了她回院子休息。
晚間小雪下得越發大了些,岑黛裹了狐裘,撐著傘回了園子。
彼時冬葵正候在臥房門前,見著小小的身影踩著昏暗的夜色徑直行至廊簷下,忙抬步上前,替她收了傘,遞予一旁的婆子,俯下身來低聲道:「郡主,牆頭草將將回來不久。」
岑黛蹙眉頷首,解了微潤的冰冷狐裘鑽進閨房暖香中,瞧見灰羽的鳥兒正立在熱烘烘的熏爐上,埋著腦袋梳理羽毛。
「乖乖,過來。」岑黛眉眼彎彎,伸了手指。
牆頭草聞聲,立時就將小腦袋瓜子調轉了過來,眨了眨眼,撲棱著翅膀穩穩落在岑黛右手上,兩隻爪子抓緊了細長蔥白的手指,嘎了一聲。
岑黛眉眼溫緩,轉頭吩咐冬葵,笑道:「明兒個要起早,今晚早些歇息,冬葵下去命人準備洗漱的熱水吧!」
冬葵早就知曉岑黛有不可輕易同外人說的打算,此時並不多問,只躬身應聲,退出合上門。
岑黛望著那緊閉的門扉,眸光複雜。
不是她不願相信冬葵,只是她如今做的所有準備都是為了更改必死的命局……而重生這種怪誕之事,只怕大多數人都不會相信。重生是她最大的祕密,若非不得已,她一定會死死瞞在心裡,誰也不告訴。
岑黛稍稍舒了口氣,托著小八哥進了更加暖和的內間:「今兒個在國公府書房,聽見了什麼?」她重重念了一遍「國公府書房」,這是她與岑駱舟訓練牆頭草時選中的暗號。
牆頭草抖了抖翅膀,黃豆大小的眼睛四處亂瞥著,學著語氣尖聲道:「聯繫莊家……太子妃……不能……李家得逞……」
岑黛沉了沉眼,從窗台前的桌案上拈了鳥食餵給牆頭草,「還有呢?」
牆頭草嘎了一聲,從她右手手指上跳到掌心裡,有一搭沒一搭地啄著鳥食,繼續道:「大年初三……天盛酒樓……敘……嘎!」
岑黛放了鳥兒,由著牠鑽進籠子裡喝水啄食,轉身在桌案邊坐下,蹙眉沉吟。
她今日之所以派著牆頭草打聽消息,是因為前世在太子妃位花落李家後,岑袖心中嫉妒,曾使狠計往李素茹頭上潑汙水。
岑袖所用的其實並不是多麼高明的技巧,最後雖然還是沒能阻止李素茹入東宮,但總歸是將自己折騰進了東宮,做了太子側妃。
現在想來,就憑岑袖那樣拙劣的演技,若是背後無大能幫襯,只怕那汙水就要轉而潑在她自己身上。
而她背後的大能……岑黛思來想去,似乎也只有榮國公一個了。
畢竟從目前的形勢來看,榮國公萬分渴望將岑家女兒嫁入皇家,前世他出手護住岑袖這個親女兒也實屬理所應當。
岑黛能猜到的事,外人一定也能猜出一兩分。
榮國公如此謹慎隱忍的一個人,表面上從未做出任何結黨營私的勾當,連直接回絕荀家提及的婚約都不敢,瞧這樣子,似乎是打算藉著岑駱舟的名義去婉拒。
榮國公都低調至此了,前世在遇上岑袖這檔子骯髒事時,若說只是出手保住自己的親生女兒便罷了,為何最後還要費心勞力地將岑袖送入東宮做側妃?難道他就不怕越璟帝瞧出他的欲望和野心?而後追根究底查出來更多隱晦的東西,比如暗地裡同莊家交好?
或許榮國公不是不怕,而是因為……他只能這麼做吧?因為,他必須得將岑袖送進東宮。
岑黛抿了抿唇,心中越發狐疑。
以前她只覺得榮國公是想攀附皇家來穩固岑家基礎,可如今聽見牆頭草提到一句「聯繫莊家」,這才察覺出來幾分不妥。
榮國公想將岑袖送進皇家,送就完事了。
可這事跟莊家這個幾乎可以稱得上陌生的氏族有什麼干係?怎麼他還要同莊家一道商量了?
榮國公想振興岑家。
怎麼,莊家一個日漸式微的氏族也想幫著振興岑家?怎麼可能?
岑黛不知道榮國公同莊家到底在商量什麼,但聯繫一應事件的首尾,能夠猜想到將岑家女兒送入東宮應當是兩家達成目的的步驟之一。
這兩家人,究竟有什麼目的?
「大年初三,天盛酒樓……」岑黛低聲喃喃,蹙了蹙眉,她得去瞧瞧。

翌日,天還未亮時,冬葵就將埋在暖和被窩裡的岑黛給撈了出來,笑嘻嘻道:「新年到了,郡主可別睡了!」
岑黛睡眼惺忪,懶洋洋道:「今兒個早上外頭劈里啪啦響了好久的鞭炮聲,我一連醒了好幾回,偏生冬葵還不讓我多睡一會兒。」
冬葵抿著嘴笑,哼笑道:「好呀,那婢子不叫郡主了,由著那些紅包隨著劈啪鞭炮聲飛走好了。」
「壓祟!」岑黛頓時睜大了眼,掀了錦被爬起來,精神倍兒好:「我要起床!」
冬葵忍著笑:「噯!」連忙喚了外間的婆子、丫鬟進來一併折騰。
待到天明時,燕京逐漸放晴,只剩下幾點雪花還在天上稀稀落落地飄著。
岑黛一路直奔京華園,不出意外地瞧見了父親、母親都坐在正廳,衣著整齊。
這回她沒再嬉笑著撲進豫安長公主懷裡了,進了大廳,老老實實地福身行了一個大家閨秀禮,笑道:「宓陽給爹爹、娘親請安,新年祝爹爹、娘親身體安康。」
豫安揚了揚眉,笑道:「瞧瞧,這果真是我們家的宓陽麼?誰家的禮貌姑娘,怎麼到咱們家裡來討壓祟了?」
岑黛忍著笑:「娘親這是說的什麼話,宓陽何曾不禮貌過了麼?頂多是平日在家中隨性懶散了些,娘親冤枉人。」
「妳倒是會給自己找好聽的說詞。」岑遠道唇角勾起,溫聲道:「那宓陽今日怎麼不繼續隨性懶散下去了?」
岑黛抬高了下巴:「自然是因為今年宓陽就要及笄了,是個大姑娘了,可得注意著禮教。」
豫安低笑一聲,偏頭同身旁的張媽媽道:「媽媽看著吧,最多不過十日,這妮子指定就要變回原來那副長不大的性子。」
張媽媽搖搖頭,笑道:「奴婢打賭,小殿下到第五日怕就得堅持不住了。」
一群人故意說著笑,岑黛也不計較,拿了紅封之後由著自家母親編排。
因掛念著拜年的事,豫安調侃幾句便也歇下了,同父女二人一同吃了點心墊肚子就牽著岑黛往外走,溫聲道:「宓陽今年可就要及笄了,為娘前些時候命人給妳新打了幾副頭面並幾套首飾,工匠說是今兒要送過來,為娘直接讓媽媽送去妳園子裡,晚些時候記得戴戴,瞧瞧合不合適。」
岑黛乖巧點頭,笑著眨了眨眼:「宓陽記下了。」
一旁張媽媽提醒道:「還有蔻丹。」
豫安點點頭,笑道:「是了,宓陽還沒染過蔻丹呢,染了多好看?待何時放晴了,讓宓陽到京華園來,咱們母女倆同染鳳仙花的。」
岑遠道在一旁聽著,也不出聲,只彎了彎眉眼。

岑黛一家三口難得地有說有笑。
岑家二房也難得地迎來一個沉默陰沉的年節。
岑黛跟著爹娘進了國公府內院的大廳,甫一跨過門檻,前頭一群人紛紛將目光投了過來,她頓了頓,左右看看,漸漸地收了笑臉,垂下頭去不敢說話了。
「老三來了。」岑老太君乾巴巴道。
岑遠道臉上的淺淡笑意還未完全收下,他的表情稍顯僵硬,老老實實地拱手行禮道:「是。」
豫安長公主表情從容,領著岑黛福了福身,徑直找了下首的位置坐下。
岑黛站在她身側,不動聲色地轉眼打量著堂中眾人。
幾個長輩大多是陰沉著一張臉,只榮國公的面色好看些,正在同岑遠道說著話。
岑家的兩個小姑娘站在對面,岑袖兩隻眼圈紅紅的,神色委屈,瞧著好像哭過。岑裾站在岑袖身側,竟難得地沒有趁機嘲諷岑袖,垂著頭不知在想什麼。
岑黛往旁邊挪了挪腳,瞥向身邊神情冷漠的青年,輕聲問:「今兒是怎麼了?怎麼都懨懨的?」
岑駱舟表情稍稍溫緩,低聲道:「岑裾自莊家夫人登門的那日起便是這個狀態了,至於剩下的……約莫是因為心裡還記掛著昨日頒下的聖旨。」
岑黛瞭然地頷首,蹙眉又問:「大哥哥這幾日在府裡可還好?」
「很好。」岑駱舟眼裡多了幾分笑意:「老太君現如今沒心思發落後輩,國公府後院清靜得很。」
可不是清靜麼?今年的年節同去年幾乎是一個天一個地了。
岑駱舟繼續小聲道:「至於榮國公……荀家人最近來得活絡,昨日除夕時還指人送了份年禮來。有荀家在明面上膈應著,我這邊自然是一切都好。」
岑黛張了張唇,思及岑駱舟近日應當是正得榮國公信任的時候。
越是被信任,舉動越是被盯得緊。
岑駱舟性子謹慎,若是不出意外,一切事宜應當都會穩妥進行,至於其他的異動,最好是越少越好……
如是想著,岑黛還是將那天盛酒樓的消息給嚥回了肚子裡。
2018-04-18
子醉今迷 著  
2019-06-26
竹宴小小生 著  
2018-09-05
陳雲深 著  
2011-07-07
當木當澤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