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25101
書  名:喜迎嬌杏(卷一)
作  者:青燈綴綴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0-02-05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黃粱一夢醒來,馮淡水發現,自己還是狀元夫人,
口蜜腹劍的丈夫,費盡心思奪她嫁妝的婆婆,
還有突然出現打秋風的義妹,她怎會再讓他們好過!?
院落中一群牛鬼蛇神,好不熱鬧,且看她如何玩轉這些戲精!
上一世,她溫良恭謙讓,這一世,她要貫徹陰狠毒辣。
寧殺錯一千,不放過一個白蓮花!
想要用馮家的家產在長安城中立足?她豈會讓對方如意?
首先,她要速速跟渣男丈夫和離,再將欺她之人全踩在腳下!
這一生,卻有人猝不及防闖入她的世界,讓她的復仇之路徒添變數,
「徐胤!你這個混蛋!」馮淡水算計人時,看著突然出現的少年,
似乎她所有的心計與手段,在這少年的面前都無所遁形,
徐小侯爺斜倚身子,頑劣一笑:「表姑可真是小人之心!」
第一章 狀元及第


西晉長安城。
城西一處嶄新的五進宅子。
御賜的牌匾掛得極高,金燦燦的題著「狀元及第」四個大字。
此時,門上掛著紅燈籠、貼著紅喜字,鳴禮炮,點紅燭,繡鳳鸞的大紅被褥堆滿床前,雪白夏帳上掛著龍鳳呈祥的帳簾。
紅燭把新房照得如夢般香艷。
……
一雙鳳眸環視著房中擺設,紅得刺眼的薄唇輕啟:「十年寒窗苦讀,金榜題名花燭時,呵!」
手中捏著似血的蓋頭,彷彿是死前她見到馮家血流成河的場景。
「袁文佑,我馮氏淡水回來了,你、準備好了嗎?」
馮淡水的冷聲,讓走進來的弄竹一驚。
「小姐,怎麼了?妳身子又不舒服了嗎?」弄竹上前摸了摸馮淡水的額頭,急切的問道。
馮淡水望著走進來的身影,眼中帶著一絲複雜:「沒事,妳下去吧!」
弄竹聞言,眼中的驚訝更甚,吞吐道:「小姐,妳、妳知道姑爺不來了?」
她當然知道,嘴角微扯:「日理萬機的翰林院修撰,娶一個妻而已,怎會放在心上?妳下去休息吧,我也累了。」
弄竹眼中更多的是驚訝,小姐真的不在意嗎?
她微微福身,退出房間。
馮淡水躺在刺紅的床榻上,西晉十一年,一切都還來得及,一切都還來得及……

次日一早。
馮淡水驚醒,滿頭汗水,夢中她大哥、嫂子死在亂箭之下……
「小姐,妳醒啦?」
馮淡水淡淡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弄竹,輕聲道:「怎麼了?」
「小姐,姑爺、姑爺帶著巧姑娘在大廳等著小姐……」
弄竹說得憤恨,姑爺真是太過分了,昨日才與小姐成親,今日便帶著一名女子來給小姐請安,傻子都知道是什麼用意。
馮淡水淡然一笑,羅巧。
起身整理一番後,馮淡水踏進紫蘇院氣派的大廳,這個她待了十一載的院子,各路魑魅魍魎,都是在這院子中結識的。
一身端莊的紅衣,眼如點漆,清秀絕俗,枯井般的眸子看向正位上坐著的人時,劃過一絲陰冷。
袁文佑看向來人,嘴角露出淡笑,起身相迎:「夫人昨晚睡得可還習慣?」
「甚好。」馮淡水半閉鳳眸,看不出情緒,只是那風輕雲淡的面孔下,則是驚濤駭浪的恨意。
輕吸一口氣,都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她嘴角噙著淡笑,看著袁文佑。
「夫君是有事?」馮淡水說。
馮家看中袁文佑的一點,就是無父無母,又是寒門子弟,若是把馮淡水嫁給袁文佑,上沒有婆婆刁難,下袁文佑還要靠著馮家在官場上打點,這樣一來,馮淡水亦可以在府中橫著走。
哪知,在兩人成親一個月之後,袁文佑所謂的爹娘現了身,從此馮淡水的噩夢便開始了……
一身嫩綠色煙羅衫的羅巧,膚色白皙,臉頰微紅,眉宇間盡顯書卷之氣,對著馮淡水微微福身,聲音嬌嫩:「巧兒見過姐姐。」
馮淡水眸子微瞇,直接坐在主位上,挑眉看了一眼弄竹:「弄竹,我娘好像沒有給我生什麼妹妹吧,不知眼前的是哪家的妹妹?是我爹在外面的野女兒?」
弄竹怯怯的看了一眼眸子半閉的袁文佑,暫時她還捉摸不透這新姑爺的性子,於是回道:「小、夫人,老爺只有妳一個女兒,馮家只有妳一位小姐。」
馮淡水嘴角微勾,玉手撫上左手的玉鐲:「不知妳是?」說著,鳳眸直勾勾的看著臉憋得通紅的羅巧。

大廳中安靜極了。
袁文佑瞥了一眼馮淡水,臉上一如既往的溫和:「水兒,為夫知道妳是個知書達禮、賢慧的女子,如果妳是在怪昨晚……為夫在這裡給妳賠不是。」
一個男人若是在女人面前軟語後,女人還咬著不放,那便是女人的錯,袁文佑自是知道馮淡水的性子,只是……
馮淡水鳳眸微掀,同樣的話,聽一次就夠了:「夫君為何這樣認為?夫君日理萬機,委屈妾身一晚,也是可以理解的啊!」她,求之不得。
袁文佑聞言,看著馮淡水靜謐的側顏,心中好似有什麼東西劃過,沒有捕捉到,眸光轉向還福著身的羅巧:「巧兒很早就跟著為夫,水兒既然已進府,那便是掌家夫人,再過半個月,就把巧兒納了吧!」
羅巧聽後,嘴角輕抿,臉上的幸福之色不難看出,盈盈碎步,到馮淡水面前,輕身下跪,聲音軟糯:「妹妹見過姐姐。」
馮淡水輕嘖了一聲,真是跟前世一模一樣啊,轉動著玉鐲的玉手停下。
「妳便是從小與夫君一起長大的羅巧姑娘?」
羅巧看著漾出滿臉笑意的馮淡水,餘光掃向袁文佑方向,嘴角微彎:「妹妹的確是與佑哥一起長大的。」
馮淡水端莊的坐在主位上,淡然的目光直視著嫩綠的身影,眸子半閉,玉手繼續轉動著玉鐲。
「這樣啊,那夫君對羅姑娘的家世很清楚咯?」馮淡水側頭看著袁文佑的側臉,心中的冷意越來越甚,她真怕控制不住會殺了面前的人。
袁文佑對上那雙帶著疑問的眸子,嘴角的笑意微頓,似安撫馮淡水般:「自是瞭解的。」
馮淡水努力的把視線挪開,字眼明瞭的說道:「哪用得著過半個月?巧姑娘在府上住著便是,自是過著貴妾般的日子,委屈了誰,也不能委屈夫君的青梅呀!」
話音落下,羅巧一雙水眸就看著馮淡水,她以為這位富家小姐會大發雷霆,原來被佑哥捏得死死的啊!
袁文佑看向馮淡水的側顏微微呆滯,臉上噙著的笑容微頓:「水兒為何這麼說?半個月後,可以小擺幾桌酒席的。」
要是這個時候馮淡水細心一點,就會看見袁文佑眉宇間的陰鬱︱︱她是想告訴長安城的人,他昨日成親,今日就納妾?
馮淡水會心一笑,心中冷笑,是在怕她嫉妒?
「夫君放心便是,這酒席肯定是有的,只是夫君剛剛融入長安城的圈子,怎麼能為這種事情分了心呢?巧姑娘妾身自會照顧得好的。」
上一世可是狠狠的教訓著她呢,身邊的這個男人。
在短短的十年中,袁文佑就坐上平伯侯的位置,心計、手段了得。
當然,當上平伯侯後,他就休了她,讓出正妻之位,毀她馮家,馮家百年根基一朝空,他迎娶皇帝最喜愛的女兒,堪稱人生贏家。
袁文佑聞言,嘴角停頓的弧度才慢慢延伸,原來是這樣啊!頭腦簡單,且迷戀他的人,怎麼可能不聽他的話?
「夫人真是深得為夫的心。」
「夫君亦是呢!」恨不得喝你的血,吃你的肉。
大廳中的人,怎麼都覺得主位上兩人說出的話讓她們有點頭皮發麻。
羅巧看著兩人的互動,嬌俏的臉上微微呆滯,在看向馮淡水的臉時,薄唇微抿著,這就是富家出來的小姐?
2018-01-10
酒釀團子 著  
2018-05-16
林三酒 著  
2019-10-09
蘇芷 著  
2011-09-01
梨魄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