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25102
書  名:喜迎嬌杏(卷二)
作  者:青燈綴綴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0-02-05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普光寺一場鬧劇,馮淡水拆穿了丈夫袁文佑的漫天大謊,
袁文佑的一巴掌,讓夫妻情分出現裂痕,馮淡水順勢回了娘家,
只是,和離的時機尚未成熟,馮淡水還得徐徐圖之……
平陽郡主邀請馮淡水赴馬場散心,卻遇上柳家女蓄意挑釁,
危急之際,幸得徐胤出手相救,馮淡水將計就計,不惜墮馬受傷,
不過,這人為何沒事就出現在她的閨房裡?他不要名聲,她還要呢!
渣男袁文佑跟四公主和瑩兒看對眼,一時間天雷勾動地火,
陰錯陽差下,兩人中了催情香,在府裡翻雲覆雨,被逮個正著,
對馮淡水來說,真是才瞌睡就有人送枕頭,她一狀告上金鑾殿,
換來御賜一紙休書,不過是她休了袁文佑!從此一別兩寬——
馮淡水重回馮家,徐小侯爺怎麼又黏了過來:「招惹了本侯就想逃?」
哎!她不過是醉酒時不小心親了他一下,用得著那麼認真嗎?
第三十三章 掌握把柄


馮家的書房沒有書香氣,整個房間都充滿著幹練的味道,到底是經商的。
馮老太爺見一側站著已經為人婦的馮淡水,輕嘆一聲:「水兒啊,這次你們是怎麼一回事?還有去狀元府鬧事的人是怎麼回事?」
「祖父,這些事情孫女會好好的處理。」馮淡水輕聲說道。
「成親前日特意拿走那枚印章,水兒,妳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祖父?」馮立仁吐出的話語中帶有淡淡的威嚴,精明的眼睛看著馮淡水。
「馮家手中同時擁有兩樣會給馮家帶來致命一擊的東西,祖父就沒有想過把這兩樣東西毀掉,或者送給別人?」馮淡水說得氣定神閒。
馮立仁見馮淡水如此認真的模樣,隨即大笑幾聲:「真不愧是我馮家的女兒啊!」說著看向馮淡水:「這兩樣東西,祖父全都給妳了吧,印章是妳硬要過去的,那本名冊可是祖父悄悄放進妳嫁妝中的,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內,水兒竟然知道了。」
馮淡水嫣然一笑:「這個不難猜呀,水兒還知道,這本名冊連皇室中的人也在四處打聽呢!」
果然,馮立仁聞言,臉色一緊:「皇室?誰?」
「皇室有幾方人馬都在尋找,但是知道那本名冊在馮家的,也就只有三皇子和墨初與皇位上坐著的那一位。」馮淡水走向一側的椅子上坐下,習慣性的摸了摸左手上的玉鐲。

提起那本名冊,馮立仁嘴角都微微抽搐。
說起來,那本名冊也算是「意外」落入馮家的。
馮老夫人唐氏出嫁那會兒,徐胤的祖奶奶親自來為唐氏這個表妹添嫁妝,那日,宣伯侯府的老侯爺特意與夫人一起來唐家給唐氏添嫁妝。
宣伯侯的夫人屏退閨房中的所有人,便讓人抬了足足三大箱子的嫁妝進來,硬是把唐氏震撼了一把。
小秀才的女兒能得到宣伯侯府的添妝,這說出去多有面子,還順利搭上了宣伯侯府的那條線。
馮立仁那時也是個要成親的楞頭小子,哪裡知道宣伯侯的伎倆?甚至對宣伯侯有點感激的情緒。
馮家就算退出官場,那也是世家,而唐氏卻是一小秀才的女兒,馮立仁為了唐氏能在馮家好過一點,還特意說了宣伯侯府夫人與唐氏的關係。
那時馮家還沒有如今這般,在商界才剛剛起步,有了宣伯侯府這條線,也算是為馮家清理了不少的障礙。
而宣伯侯也不是傻的,覺得有個這麼重要的東西落入馮府,便把馮家放進宣伯侯府的囊中也不為過,反正馮家已經退出了朝堂。
宣伯侯怎麼也沒有想到的是,馮家崛起如此快,而先皇本就對宣伯侯府早有剷除之心,眼前正是多事之秋,宣伯侯府還和崛起如此快的馮家捆綁在一起,難免引起旁人的猜忌。
宣伯侯便大肆宣揚與馮家的關係,更做出了無禮的舉動,說宣伯侯府夫人背著他偷偷給了給唐氏添妝,還親自上馮府要回了那三大箱嫁妝。
只是,宣伯侯在書房與馮立仁大幹仗的時候,突地戛然而止,從箱子中翻出了那本名冊,對著馮立仁語重心長的說道:「立仁啊,這本名冊就交給你了,原本打算給你媳婦添妝,掩人耳目,順便把這本名冊扔掉的,奈何馮家崛起得如此快,皇帝早有剷除宣伯侯府之心,以後宣伯侯府是斷不能與馮家交好的,這是為了徐家,也是為了你們馮家。」
馮立仁當時拿著手中的那本名冊,微微覺得不爽,不說道:「既然這本名冊對你這般重要,為何不直接毀掉?」
宣伯侯倒是愣了愣,隨即一聲輕笑:「本侯倒也想毀掉,但是本侯的兒子、孫子、後代們總是要知道這件事情的,徐家……唉!」
「所以,你這是把這本名冊放在我這裡,是想讓我以後或者我的後代交給你的後代?」馮立仁越看那一臉正經的宣伯侯越不爽。
「對徐家,皇室早晚會有殺心,到時候交給本侯的後代,把名冊上的人找出來,徐家的血統與身分總歸要恢復。」宣伯侯心中微微惆悵。
「那要是皇室得了這本名冊呢?你有沒有想過將會給你徐家的後代帶來什麼?」
宣伯侯深深的看了一眼馮立仁,大笑幾聲:「你的先祖馮明月能為和熾帝打江山,那本侯爺會信,本侯的後代定不會差,徐家的男兒個個是有血性的真漢子,皇室這幾代哪一代有像我徐家的子孫能上戰場?」
宣伯侯又道:「所以,若是皇室代代是好皇帝,個個都心繫天下,與徐家相安無事,那就請立仁告誡後代們,不要拿出這本名冊。」
馮立仁拿著手中的名冊,微微嘆氣,以為馮家踏出了朝堂,偏偏離了匪窩,又掉進賊窩!
隨後,宣伯侯便與夫人大吵了一架,甚至下命令不准再與馮家有任何來往,不然就要休了宣伯侯夫人……

馮立仁想起已經故去的老侯爺,輕嘆一聲:「看來皇室也隱隱約約知道徐家的真實身分了。」
馮淡水媚眼微微一瞇,徐家的真實身分?
前世她只知道徐家落馬是因為那本名冊,但是那本名冊有何重要,她就不怎麼清楚了,聽著馮立仁的話語,嘴角一動。
「徐家的真實身分?」
馮立仁看著馮淡水認真的模樣,寵溺的看了她一眼:「妳一個女孩子家家的,少摻和這些事情。」
「可是,祖父,這些事情除了你,我們馮家還有誰知道嗎?」馮淡水的臉色微微有些沉重。
前世,二房可是能從叛國那條罪名中輕易逃過的,馮淡水不會相信她的好二叔不知道!
而馮立仁臉色一樣沉重,道:「祖父沒有告訴任何人,要將那本名冊放妳嫁妝中時,也是祖父悄悄放進去的,就算有人看見了,也會以為是帳簿的。」
隨即,馮淡水的眸子中冷光一閃,輕聲道:「祖父,那本名冊,孫女已經給了徐家的小侯爺。」
馮立仁震驚之餘,便是釋然,隨即大大的嘆了一口氣,看著馮淡水說道:「給了也好,總歸是徐家的東西。」
「可是,孫女留了副本。」
馮立仁落下的心又被馮淡水猛地提了起來,驚訝的看著馮淡水:「什麼?」
「孫女留了副本。」馮淡水看著馮立仁臉色微微一黑,馬上解釋道:「祖父,你以為你把這本名冊還給宣伯府後,就沒有關係了嗎?前段時間,袁文佑與和柳志斌走得極近,還拐彎抹角的問孫女有沒有你老人家給的東西,那麼,連柳志斌那老狐狸都知道了宣伯侯府的東西落在我們馮家手上,那皇室定會知道。」
馮淡水看著馮立仁正在回味她的話,便繼續說道:「宣伯侯府手中有兵權,武將全都出自徐家,徐家兵來自西晉一半百姓中,你說,要是皇室為了某個東西真的要對馮家出手,孫女手中還握著宣伯侯府的把柄,馮家有難,宣伯侯府不會管?」
馮立仁臉色滿是震驚,隨即又笑了起來:「妳這個鬼靈精怪的丫頭,祖父怎麼沒有想到這一點呢?」
「那是因為你這一輩子都被宣伯侯的那位老侯爺嚇著了。」馮淡水端起一側小桌上的茶水,慢慢啜了一口。
她心中冷笑一聲,想把馮家一併拖下水,老侯爺真是好算計,既然你都先算計馮家,那不如馮家就抓著這個把柄,威脅一把宣伯侯府,那老侯爺應該不會從棺材裡跳出來與她理論吧?
「倒是那袁家小子是怎麼回事?現在本就是多事之秋,為何還要去和柳太傅攪和?」馮立仁現在對袁文佑是越來越不喜了,狀元郎就該有個狀元郎的樣子,整天去與那些大官攀關係做甚?
「祖父放心便是,孫女知道怎麼做!」馮淡水說話間,眸中的殺意甚是明顯。
剛好被馮立仁看了個正著,輕聲的問道:「禾禾啊,妳……是不是對袁家那小子有別的心思啊?」
馮淡水嘴角含笑,並不言語,忽而起身,笑道:「祖父,現在你也應該頤享天年了,別去想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和祖母好好的一起到白頭。」
她上前挽著馮立仁的胳膊,眼中全是冷意,這一世,她怎會讓馮家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情景再現?既然二房早就想脫離馮家,那她何不送他們一程?
「頭髮早就白啦!」
馮立仁說著,便想起與唐氏剛成親那會,晃眼就過了幾十年,時間真是過得太快了,看了一眼馮淡水的側顏,微微嘆氣,孫女都已經嫁人了。
2017-12-27
長溝落月 著  
2016-11-16
糖藕 著  
2015-09-23
朱砂 著  
2016-12-28
一枚銅錢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