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海豚灣系列書籍
薔薇館系列書籍
夢行者系列書籍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好書推薦
編  號:D25004
書  名:大奸臣的小冤家(卷四)
作  者:濯清清 著 【作品一覽
出版日期:2020-02-12
價  格:$250
特  價:$188
購買數量:
岑家長房之冤,揭露出榮國公的叵測居心,
為母乃強,面對難論吉凶的未來局勢,
豫安長公主為女兒岑黛安排下保命手段,推動她成長。
那廂人家護女心切,開始相看女婿,
這廂素來穩重的荀鈺,再無法維持淡定,
終於不再隱忍,向長輩表明了真心,
是的,他,想要求娶岑黛為妻,
如果她是隻金絲雀,那他情願成為庇護她之人!
至於岑黛嘛,她有點懵了,這發展簡直出乎她的意料,
只不過,她雖驚,喜的卻是他的願意,
人說出嫁從夫,這個夫如果是他,她還是比較安心的……
第一百零二章 把握機會


送走了衛叢後,豫安長公主一改方才的冷厲目光,笑咪咪地讓小姑娘回去自個兒的院子裡算帳,刺繡,半句不提衛叢一事。
岑黛知道母親今日只是想讓自己認認人,心中也好有些準備。是以不再多想,老老實實地回了棲梧園。
黃昏時候,岑駱舟終於回了府。
岑黛在涼亭裡同他一起用過了晚飯,邊在亭中走動消食,邊問他:「關於離京一事的安排,大哥哥心中可有數了?」
彼時岑駱舟站在廊台邊,正瞧著亭外的芭蕉葉。
聞言,他偏轉過頭,回道:「已經同左都御史大人商量過了,基本已經將離京的眾多準備確定了下來。」
他苦笑道:「聽聞浙江前不久空出了一位監察御史的位置,本是打算安排了都察院中的老臣入職替補。只不過,按著陛下的意思,似乎無意讓京中其他的權貴子弟觸及那位置,便想讓我過去瞧瞧情況。」
浙江的監察御史?那可是正七品!
岑黛立時就睜大了眼,小跑上前,蹙眉擔憂:「大哥哥這才剛在都察院辦了一年多的事,雖是沒犯什麼錯,但到底還是資歷尚淺,只能說一句腳跟子剛剛踏在實地上。舅舅這時候安排你去上任浙江的監察御史,未免太突兀了,朝中多少大臣怕是都不會同意!」
她原是以為豫安會給岑駱舟安排一個隨行學習的名頭離開燕京,誰承想,越璟帝竟然給他安了這麼大一頂高帽!
岑駱舟起初就是因為一篇︽鑒監察書︾而受到左都御史的舉薦,這才有幸踏入仕途,做了從九品的司務。
雖然岑駱舟才能有目共睹,但在都察院中待的時間尚短,如今一點成績也沒,只能勉強稱得上是不好不壞,多少人對他仍舊充滿了不服氣和惡意。
想當初荀鈺也是這般被人看輕,還是後來展現出狠厲果決的處事手段,做出了好些成績,這才讓人心悅誠服地閉上了嘴。
可如今,岑駱舟還沒有做出成績,越璟帝就突然捧他。
這,不是明擺著推岑駱舟入火坑麼?
岑駱舟眉眼溫緩,輕輕撫著小姑娘的後腦杓:「陛下的決定雖然突兀,但卻並非是一時興起,或者憐憫慈悲,其中自有他的打算。」牽著小姑娘重新在亭中落坐,溫聲解釋:「沒人會無緣無故地對另一個人好,陛下不會白白施與我恩惠的,他總得從我身上拿回一定的報酬。陛下幫著我離開燕京,替我擋去了榮國公的威脅,可他同時施加了一份新的壓力在我身上,同僚嫉妒,朝臣不服……所有的這些負面情緒,他們不敢當著上位者的面說,是以只能來刁難我。」
岑駱舟道:「五妹妹,陛下這般做的目的,是想逼著我儘快做出成績,好成長起來啊!他想考校我的能耐,若能通過他的考驗,那麼我就可以同荀鈺一樣,得到他的賞識,若是我不能通過,他大可以立刻放棄我,讓其他能者居之。」

岑駱舟輕輕垂下了眼。
他太過弱小,到如今都不曾見過越璟帝,對那位眼光毒辣手段狠厲的大越帝皇半分印象也沒有,饒是如此,他在同岑黛解釋方才的那一番話時,全身卻在抑制不住顫抖,源於緊張和興奮。
岑駱舟彷彿看見了一道身著明黃龍袍的身影朝著自己走來,身上的威壓渾厚如實質,直直朝著自己洶湧而來,逼迫得自己在皇帝面前俯首跪伏。
岑駱舟低著頭,看不見那道身影的臉,只能瞧著那明黃的袍角徑直行至身前,再聽著那人居高臨下地同他說:「一次獲得賞識和權勢的難得機會,朕想要換你一顆忠心。」
岑駱舟閉了閉眼。
他心中覺得,這似乎是那位帝王對他使出來的攻心計策。
他足夠聰明,聽懂了越璟帝的深意,同時也不可避免地著了道,來自帝王的青睞和重視讓他感到興奮,對權力的野心讓他渴望。
岑駱舟從不認為自己是同荀鈺那般清高正義的人物,畢竟無論是在身世還是在個人層面上,荀鈺自出生時就佔盡了好處,對於在權勢道路上攀爬的契機,荀鈺自有荀閣老費心為他鋪路準備好所有,可自己卻什麼也沒有。
豫安的憐憫不知道能保證多久,岑駱舟只能靠自己去爭取一切機會。

岑黛不知岑駱舟心中所想,只瞧著他眼中閃爍的暗光,語氣仍是有些擔憂:「可大哥哥一時半會兒也離不開燕京,光是職責交付就得耽擱許多時間,在這段日子裡,大哥哥該怎麼在都察院中自處?」
她皺緊了眉:「這樣一個難得的契機,從天而降到大哥哥頭上,官場上多的是人會不服氣,再加上榮國公心裡記恨,定然會趕在你離京前報復一二……」
岑駱舟彎了彎唇角:「故而,三嬸嬸今日特地讓我去拜訪了左都御史大人。那幾份鑒書都是我的心血,不僅可以讓一部分人閉嘴,還能夠讓左都御史大人滿意,會幫我掃除一些力所能及的麻煩。」
岑黛咋舌,心說母親果真是心思縝密,提早就打算好了一切。
對於岑駱舟遷升的安排已經確定下來,岑黛見岑駱舟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也不打算閒吃豆腐淡操心了,但她心裡悄悄糾結著另一件事︱︱岑駱舟該怎麼把荀釧兒一併帶走?
這都過了大半日了,也不知荀家的一眾長輩是如何考慮這事的。

岑黛的糾結,到了第二日就得到了解答。
這日,是岑黛及笄的前一日。
豫安長公主一大早就吩咐了下人灑掃府邸,又命張媽媽將信箋紅封送到了自己的幾位手帕交,並楊姓皇族的幾位親信主母手中。
岑駱舟今日沒再留在長公主府,早早出門前往都察院辦事,除此之外,還要儘量處理好一應離京前的疾風驟雨︱︱越璟帝提拔他的消息,今日應當就要公之於眾了,眾人眼中的惡意他總得挺直了脊背去面對。
馮媽媽今日仍舊未來。
岑黛待在母親身邊,由著母親十分心情好的給自己試戴髮簪。
豫安在養女兒方面最熱衷的愛好,就是打扮她的閨女,十幾年下來了,從未見她厭煩過。
岑黛正坐在京華園的廂房裡,冬葵給岑黛端來了淨面的清水,幫著岑黛將臉上的口脂和鉛華洗淨。
豫安折騰了好一會兒,只覺得手累,此時她斜倚在一旁的軟榻上,正打算歇息一陣子。
她將將閉了眼,張媽媽就進了屋,小聲喚道:「公主,荀大夫人登門。」
岑黛洗臉的動作一頓。
荀大夫人……荀鈺的母親?
怎麼是這一位登門,不是應當是荀二夫人前來商議荀釧兒的事麼?
豫安睜開了眼,面上卻並無太多驚訝的神色,輕笑:「果真來了。」她藉著張媽媽攙扶的力道起身,似乎是打算往會客的前廳去了。
剛踏出一步,豫安又回頭看向岑黛:「乖宓陽,妳同為娘一起過去。」
岑黛將面上的水珠擦乾,雖是不解,但仍舊是乖巧應聲,跟在母親身後,回想著自己對荀大夫人僅有的瞭解。
岑黛只在去年簪宴時見過這位大夫人一眼,除卻知道這位夫人待人溫柔賢淑,是個有慧心的人之外,就再沒有什麼多餘的印象了。
豫安眼角餘光看著小姑娘不解的目光,笑了笑,輕聲道:「荀大夫人才是荀家後宅真正主事的夫人,她今日特地前來,可見荀家很是看重妳大哥哥。」
岑黛眨了眨眼,恍然。
荀家的老太太早年就不在了,荀閣老向來就不大管後宅的事,遂將一應事宜都交給了兒媳打理。
只是,荀閣老因為看重荀鈺的緣故,已經默認了由大房繼承荀家家業,是以真要說起來,大夫人邢氏才是荀家真正管家辦事的正經主母。
思索間,岑黛母女二人已經進了前廳。
荀大夫人已經站起身。
她今日穿得莊重,面部表情管理得很是妥當,朝著豫安福身行禮,恭敬道:「臣婦見過長公主殿下。」
豫安忙伸手扶起了她,笑道:「荀大夫人快快起來吧,本宮在自個兒府上,向來並不大講這些虛禮的。」
岑黛心中嘀咕:其實豫安是看人的,要是來人是豫安不喜歡的人物,豫安決計不會正眼看人。
心裡吐槽,岑黛面上卻乖巧得很,行了大家閨秀禮:「見過荀大夫人。」
荀大夫人聞聲,轉眸看她。
一年不見,眼前的小姑娘其實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比如說原本就精緻的眉眼如今長開了好些,身量也比一年前高了不少,舉止間進退有度,越發有了閨秀模樣。
今日岑黛穿了件百蝶穿花的白色下裙,栩栩如生的蝴蝶繡花在裙襬翩飛,上身是一件繡了一叢叢富貴牡丹的藕粉長衫,面上則粉黛未施,倒是還有些許小女孩的稚嫩。
荀大夫人對岑黛是越看越滿意,覺得別人家的姑娘養得真真是好,還尋思著要是自己的小兒子荀錦是個女孩兒就好了!瞧瞧人家閨女多乖巧,偏偏自己家的卻是個成天喜好爬樹翻牆的皮猴。
思及此,荀大夫人面上的笑容更深了一些:「倒是許久不見小郡主了。如今隔了一年再見,瞧著這乖巧可愛的模樣,依舊是忍不住喜歡,覺得臣婦家裡頭的女孩兒們都不如小郡主討喜呢!」
荀大夫人將小姑娘的手牽起來,擱在自己掌中包著,還褪了手腕上的一件價值不菲的翡翠鐲子,親手給她戴上,笑吟吟同她對視:「就連鈺哥兒都誇過郡主好呢,要知道,他那冷淡性子,連自家的姐妹可都沒誇過。」
岑黛茫然抬頭:「……」荀鈺?誇她?
思及荀師兄那眉目冷淡的臉,岑黛扯了扯嘴角,實在是難以想像。
2019-10-02
尤冰 著  
2018-12-12
蕭魚禾 著  
2012-01-05
關就 著  
2012-02-02
水合 著  
 
 
哈燒快報 | 愛戀書閣 | 會員樂活 | 快樂GO購 | 談天說地 | 作家小窩 | 徵稿看板 | 桌布宅急便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10 說頻文化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ADD:台中市烏日區五光路607巷20號   TEL:04-23366995   FAX:04-23366553   網頁設計 藝誠科技